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16章 灼灼其华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16章 灼灼其华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霜落云淡风轻的坐在座位上,连莲本来有些紧张,可是看到霜落那么淡然,心立刻被安抚。对面北御派出来的三人,如今没有了初来时的骄矜,眼巴巴的看着天凌三位严肃的评判。

    她们怕丢人,连桑桑公主都丢了一个大脸,还有蒙戈世子也输了,她们再不敢自视过高。天知道天凌评审会丢出什么难题来,若是一个都答不出,那可真是无颜见北御父老。

    山长刚想说比试开始,就见北御赛金丞相拿了个古怪的物什走上来。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,这是做什么?”山长礼貌地问。

    赛金嘴角轻扯,挤出个笑容:“忘记说了,这是定时辰用的,比你们天凌的一炷香好使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坐在座位上定睛望过去,对非要挤到自己身边坐的萧琛说:“那就是沙漏,北御计时辰的用具。”

    萧琛嗤笑:“赛金也是输傻了,换个东西计时,就能改变什么吗?并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总算没说废话。”萧停云揶揄他,气的萧琛抱胸瘫坐在座位上,再也不和他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想他堂堂三殿下,金口玉言,到云弟这里竟成了满口废话,哼,生气。

    山长接过了沙漏:“可以,评审出完题目,答题时就以这个为限制。”幸好萧停云给自己说了,不然他一张老脸就扔到这,因为不知沙漏是啥。

    赛金错愕的把东西给他,他竟然认识,而且知道怎么用。那这还怎么成为奇招啊?

    这也是赛金的计谋。因为天凌习惯一炷香,若是用从未见过的沙漏计时,她们不知道如何计算时辰,答起题来就会慌张匆忙,从而影响题目质量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她是不是又失策了?赛金边回座位边想。

    山长是个老江湖,单从她神色就看出所想,不由撇撇嘴,嘁。

    把沙漏放到北御评判所在的书案上,山长扬声道:“双方交错出题,出题后的思考时辰,以沙漏为主,沙漏流完答不出者,算作放弃。另外,答上来,评审不满意者,可不给牌子。最后以牌子多者为胜。北御为客,天凌先答,”

    说完细则,山长走回到自己的座位,开始凝神听着。

    北御三位评判微笑着看看同伴,年纪最大的大儒先来。

    他适才失了大儒的面子,这会儿到了自己最拿手的文学题,打起了一百二十分的精神,看向霜落三女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天凌的女娃娃真是娇嫩。

    大儒眼里闪过一丝不忍,这么难的题,会不会让女娃娃当场就哭啊。哎,她们哭就哭吧,总胜过自己回北御哭。

    “请接题,三人谁答皆可,但所有题目里每人必须都要答至少一道题,不可商议。沙漏流完截止。”

    连莲和梓倩都看向霜落,沙漏得多长时辰?

    霜落悄声道:“比一炷香要短一会儿,但我们答个对子用不了,别慌就是。”

    二女安了心,转头注视着大儒,等候出题。

    霜落起身脆生道:“请先生出题,学生们已经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大儒撩撩胡须,点点头。这天凌的小姐们甚是有礼,值得北御女学学习,免得都学的和桑桑公主一样,鼻孔朝天。

    贤王妃望过来,只觉得这候府小姐一举一动都很得体,确实不错,心里就暗暗记了一笔。

    老昭王妃一样的想法,停云不小了,是该定一定了。

    大儒看看自己面前的题册,沉声道:“这是一首同字异音联,老夫不能念出来,只能让你们在纸上回答了,时辰到后,自己念出来,老夫宣布结果。”

    侍卫上前,拿起他事先写好的上联,先对着四周亮了亮,让大家看清楚题目。然后才放到霜落面前的书案上,同时沙漏反转,计时开始。

    萧停云面色一沉,北御真是有备而来,题目出的确实很难。他不由紧张的看向霜落,发现三女凑在一起审题,尚未下笔。

    沙漏里的细沙片刻不停的下漏,就等于时间在飞速流转。

    天凌皇萧惟怀都提起了心,这劳什子沙漏如此之快,看得人心里都跟着揪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,他面色一喜,因为最中间的小姑娘提笔了!这小姑娘看上去不大,发饰上可看出尚未及笄。

    那题目他也看清了,仔细一品,倒是把同字异音联给念出来。但是若让他这时写出下联,他估计都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调琴调新调调调调来调调妙,这题目出的,估计是北御大儒弹琴弹得便秘了才想出来的吧。

    真他娘的拗口!

    和皇上一个想法的人很多,都在发愁这个可怎么对。所以大家更为热切的看向了霜落,都特别想知道她会给出个什么样的对子。

    霜落看看梓倩,她有些犹豫,摆摆手,示意霜落来。连莲也觉得无把握,她虽然文采也不错,这个对联给她点时间也能对出来,但这会儿……她脑海里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霜落盯着对联沉思,念对语调不难,难的是用哪个异音相同的字来回应。突然,她秀眉一展,伸手取笔蘸墨,刷刷刷的一蹴而就。

    从思考到写出来,沙漏的沙还剩一小半。

    北御大儒有点吃惊,不能吧?

    霜落把写完的对联给梓倩和连莲看,她们都笑了,悄悄比了个强的手势。

    侍卫把对联收上去,先给大儒看,只看得他眉开眼笑,大赞:“妙!”

    赞完,大儒讪讪的悄悄看向新皇,不是他投敌啊,实在是人家对的太工整了。

    对联转向观看区,萧停云一眼扫了个清楚,嘴里念念有词后,忍不住移向坐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女孩儿,眼神灼热。

    犹记当初,婀娜给自己说起姚霜落时,说那人就以为天凌只有她是才女似的。当时还引得自己讥笑不已,甚至还帮婀娜抢魁首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霜落还是太谦虚了。而且她早已经收起了那份咄咄逼人的光华,把自己埋得严严实实。就连年考,她都甘愿把魁首让出去,若不是这场比试,她到底还要藏多久?

    桃之夭夭,烁烁其华。他的霜落,就该这么光芒照人。而他也要更强大,才能守护好她。

    北御大儒吧唧吧唧嘴:“这位小友,可否起来为大家解释一番。”

    你答完对联,就得负责念出来,要不然我怎么知道你确实深解其意呢。你若念不对,那老夫可就有理由收回牌子喽。虽然你写的字相当有风骨,老夫看了忍不住想收藏。

    霜落站起身,看着侍卫举着的宣纸,微微一笑:“当然可以,请先生教诲。调(tiao)琴(qin)调(tiao)新(xin)调(diao),调(diao)调(diao)调(tiao)来(lai)调(diao)调(diao)妙,这是上联。学生对的是:种(zhong)花(hua)种(zhong)好(hao)种(zhong),种(zhong)种(zhong)种(zhong)来种(zhong)种(zhong)香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就见天凌评审楼姑姑当先点头:“大善。”

    在座的观众们齐齐拍手,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北御大儒拍桌:“对的甚好,老夫给牌子。”他摇头轻叹,这么难的题,天凌小女娃都能这么短时辰就对答如流,看样子,今日不能善了了。

    他只愿接下来北御这边别全军覆没就好。

    第二位大儒心颤,这题答对了,他的题岂不是更不在话下?没办法,那也得说啊。

    他不再废话,开口道:“请听题,这可不是写的,要求直接对。小友们,我可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梓倩伸手:“先生请。”

    “上一联是异音同字联,老夫出的是回文联。上联:雾锁山头山锁雾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一听就笑了,他几乎立刻就对出了下句。妹妹她们,应该可以应付。而萧停云现在已经完全放松,舒适的靠在椅背上,只是看着一个人,目光痴缠。

    姚天祁所料不差,果然,梓倩沉吟一会儿就站起身,慢慢吟出:“天连水尾水连天。”

    先生接着出:“静泉山上山泉静。”

    “清水塘里塘水清。”连莲起身接答。

    “秀山青雨青山秀。”

    “香柏鼓风鼓柏香。”梓倩也答上了瘾。

    霜落悠哉的看着二人,眼里含着笑意,不愧是女学丙班乙班的魁首。

    于是第二位大儒也铩羽而归,牌子留下。

    北御只剩下了最后一位出题人,他觉得肩上有沉沉重担。可是,生活再艰难,也得要继续。

    他本来也准备的对联,是叠字联。如今看来,还是换题吧。兴许人家天凌就在对对子这块,特别有天赋呢。

    “老朽的题目是,沙漏时辰内,做一首诗。”他看了看还未撤下去的花丛,指着花儿说:“那就咏花吧,任何花都可。”

    霜落三人互相看了看,要不然,三人合力?

    连莲率先点头,她来开句,因为这个简单。霜落和梓倩都觉得可以,示意她开题,随意。

    就见连莲执笔写下咏桃花三字,第一句诗跃然纸上:“千株含露态,何处照人红。”

    梓倩接过笔,信笔写来:“风暖仙源里,春和水国中。流萤应见落,舞蝶未知空。”

    收尾最难,当然给霜落啦。她眨眨眼,把笔递给霜落。

    霜落失笑,收就收呗,她喜欢。审视一下上下诗,胸有成竹的下笔:“拟欲求图画,枝枝带竹丛。”

    五言绝句写完,这才发现三人都用的簪花小楷,看上去还挺像一人所书。

    侍卫帮着收上去,照例是先给评审看,

    北御第三位大儒看完,沉默半晌,“过关。”说完,就把诗推给那两位先生看,三个人一起做的诗,没事先商量,却难得切题。

    天凌得了满牌,也就是说,即使对方也全答对,终还是平局。再加上天凌事先赢得两局,他们北御其实已经落败。

    萧惟怀呼出一口长气,自己的臣民,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就连女学的小娃娃们,都能独当一面了,看来,他注重女学与书院,是做对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霜落三人就无事一身轻,三人饶有兴致的看向天凌的评判。她们好期待自己这边的大儒们,会出什么难题难倒她们。

    北御参赛的小姐们已经在瑟瑟发抖,对方答题时那种从容果断,是她们想都不敢想的。大儒们出的题,她们都答不上来,人家天凌的小姐们却对答如流。甚至沙漏里的匆匆流逝的细沙,都不能阻挡。

    天凌评审们看着自己面前的题目,示意楼姑姑先来。现在他们一点包袱都没有,因为已经赢定了的情况下,还揪心个锤子。

    楼姑姑面无表情的看向北御三女:“那就由老身先开题了,既然北御都是出的对联题,老身自然入乡随俗,沙漏时辰内对上来即可。”

    北御三女忍不住坐直身体,那就好,那就好。

    楼姑姑抬起头,中气十足的念道:“望江楼,望江流,望江楼下望江流,江楼千古,江流千古。”同时侍卫把写好的对联,照例举给众人看。

    这一联一出,霜落心里暗叹,不愧是楼先生的姑姑啊。就这念上句的气势,常人都不能比拟。更何况上联还挺难,看对面北御小姐们的表情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北御方有些傻眼,她们三个没对过这种,什么楼啊流的,首先要找准近声字,才能对的上来。

    三个人你瞅我我瞅你,没人抢先回答。

    沙漏里上半段的沙一点一点下坠,最终全部流光到瓶底,时辰已到。

    北御新皇脸色铁青,赛金在国内时吹的有声有色,说女学做的多么多么好,就是这么个好法?

    萧惟怀瞥他,见他铁拳紧握,不由没有威仪的耸耸肩。上天有好生之德,朕还是不戳他心了。虽然自己心里已经笑抽。

    淳于景这时看到霜落笑了一下,心里一动。直觉告诉他,她一定是有下联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突然很想知道,若霜落遇到此题,她会如何应答?

    楼姑姑叹了一声:“时辰已到,北御这是放弃此题了吗?那老身的牌子可就不能给了。”

    三位女学子都垂下了头,也就是她们皮肤黑看不太真切罢了,眼下三人脸都红成了布。

    第二位天凌大儒也是一位退隐多年的先生,曾任过皇家书院山长,如今已是耄耋之年。他哈哈一笑接过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该着老夫出题啦,这么久不带学生,我都手生了。”

    楼姑姑失笑,加了一句:“以您老的学识,就算忘记大半,也能教在下。”

    “女先生客气,老夫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楼姑姑不再多话,等候他出题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是对联,那老夫也出个数字联好了。这个简单一些。”他一加这句话,北御女学生简直要吐血。

    这简直在**裸的看轻我们!不过……再简单一些,好不好?

    老先生不言不语时看不出来,这回单独站起来,还挺有仙范儿。

    他念道:“万瓦千砖,百日造成十字庙。”

    北御其中一个女子脸色一喜,连忙抢答:“一舟二橹,三人摇过四通桥。”

    大儒勉强的点头,继续道:“先生讲命,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。”

    雾草。这是什么?女学生面面相觑,啥?

    说好的简单呢?

    其中一位女子咬咬牙,站起来回答:“童子看相,一二三四五六七**十。”

    大儒想了想,还算工整,又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继续吟出第三题:“有三分水,两分竹,添一分明月。”这题是他放水,得饶人处且饶人吧。

    不能让人家女娃娃太没面子,他们能不仁,天凌不会不义。

    果然,最后一个女子很快的答了出来:“从五步楼,十步阁,望百步大江。”

    大儒伸出手:“过关。”送她们一张牌子又如何。

    女学子们都忍不住抹额擦汗,至少不是零蛋啊,回去终于能交差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二更在晚上。谢谢投票送花送钻的小仙女们,好开森,爱你们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