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15章 弄巧成拙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15章 弄巧成拙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玉玑抬起身,看到了蝴蝶满天飞舞,震惊的无以复加。见她不再动作,大胆的蝴蝶静静地停在了她的头上、身上。

    桑桑公主嘴角不停抽搐,天凌侍卫放出来这么多,她竟然才引到了几只?而且还是围在一边飞,甚至大有抛弃她去对面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想她自制的香料,应该天下无敌才是。

    桑桑看向玉玑身上的蝴蝶,这么说,她一定也使了诡计。

    带着审视与嫉妒,桑桑盯着对面的人。她五官长得比自己小巧,肤色上也白了不少,但没有几分气派,估计就是一般人家的小姐。

    她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山长见二人都收住,虽然自己也觉得有些惊叹,但他毕竟是皇家书院山长,应该见识广博。所以他淡然的走出来,伸手示意大家自己看。

    “表演完毕,评判们应该都看到了,大家开始投牌……”

    子字未说完,就见坐在表演席上的桑桑公主,随手挥了挥没剩几只的蝴蝶,气势十足的站起身道:“慢着!”

    山长被人打断话茬,也不生气,反而兴味的看着桑桑:“这位小友,有何不解?”

    桑桑傲慢的看看他,就一个半大老头子而已,无非是书院的先生之流,不配和她公主之尊对话。

    萧停云看着场上的变化,低头问霜落:“这个北御女人是不是发现了咱们的香?”

    一句咱们,说得格外亲昵。霜落啐了一口,小手在下面对着他摇了摇:“无妨,香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霜落见女子脸色不虞,就知道那位选手知晓其中道理,应该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香料问题。可是要让她失望了,自己制的香没有旁门左道,就是取了不少鲜花中的花粉,和平时一样的制香而已。

    再者,提出引蝶的是北御,本就是不可能的事,是她们用香料开了先河。如今见技不如人,就想秋后算账?那可如不了她们的意。

    霜落示意萧停云静静地看就是。萧停云暗搓搓的瞄了一眼她的小手,见两只小手交握在一起,置于裙摆之上,有些失望,怎么就不再继续蹭自己的手心了?

    桑桑公主迈着四方步,趾高气扬的走到玉玑身旁,耸动着鼻翼轻嗅。可任凭她左嗅嗅右嗅嗅,就是闻不到丝毫不妥,然后她一脸懵逼的僵在那里。

    说好的浓郁的香味呢,这怎么没有?

    山长好笑,这位参赛选手有点把自己看得过于高了,看样子应该出身不低。但他秉持着不与小辈一般见识的想法,保持着微笑问:“到底是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桑桑指着玉玑的鼻子:“不可能!你说,你到底用了什么?”

    玉玑不愧是皇家人,一脸迷茫状:“我用什么了,不就是弹琴吗?”

    “你!”桑桑的手抖了半天,最后使劲一甩:“虚伪。”

    玉玑无辜的摊手:“莫非你们都用过什么?能不能说给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桑桑张大了嘴,被反将一军的感觉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楼明光看得有些痴,玉玑此时与北御人对峙,发际还有几只蝴蝶留恋不去,加上不慌不忙的气度,真的美极了。

    他有种冲动,想要上前亲自把玉玑接下来,但这念头被他死死按捺住了。玉玑全家应该都在,皇家所有人都看着,他算不算赖蛤蟆想吃天鹅肉?

    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,以前跟在婀娜郡主身边时,都没这种想法。按说,婀娜的身份还更有分量一些呢。

    山长见桑桑无话,对恢复了平静的评判扬声道:“请大家投牌子吧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二人弹的什么,他们都没注意,在蝴蝶放飞的时刻,心神就都关注在蝴蝶身上了。

    如今有眼之人都看到了结果,还用得着他们投牌子?

    蝴蝶大都去了天凌方,北御这边的拿手绝技反而落了个稀稀拉拉,明显是天凌胜嘛。

    北御的评审都知道参赛的是公主,他们互相交换视线,怎么也不能让公主是零票啊。这样回去的话,皇上一怒还不知要怎么收拾自己呢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资深的大儒摸了摸长须:“我的一票投给北御,虽然天凌引蝶较多,但北御琴声优美,技巧娴熟,实在是为她加分不少。”

    其余两位北御评审面面相觑,真……无耻。

    楼姑姑冷哼一声:“难为评判先生能听的清,在下甘拜下风。”

    话里的讽刺,让北御大儒老脸一红,但依然坦然的接受。你不是北御人,你当然不怕,论明哲保身,老夫可是数第一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票,就能有第二票第三票,那俩北御大儒在有人事先不要脸的情况下,也就进一步加深了脸皮的厚度。

    公主耶,怎么可能不投她。再者,这个项目无伤大雅,一点都无损他们大儒的学识。被天凌人骂一骂怎么了,嗯?怎么了?

    桑桑得了三票,很自然的和玉玑战成平手。但她深知自己是输家,所以一脸阴沉的率先下去了,都忘记了施礼。

    玉玑可不会忘,天凌可是礼仪之邦,她很有礼的先给评判们福福身,然后对着众人福了一礼,脚步轻快地回归大本营去也。

    她是真高兴,本以为必输的,可竟然得了个虽平犹荣的结果。

    皇后那边可就炸锅了,郡王妃笑得合不拢嘴,她的玉玑终于出息了。再不会被人笑话堕了皇室小姐优雅的名声。

    贤王妃掩口惊讶的说:“玉玑还有这本事,你怎么还遮着藏着?琴声出神入化到能引蝶,这岂不是成神仙了么。”

    郡王妃蹙眉:“我哪里知道,她还有这么个绝招啊,我要早知道,就不用发愁给她找婆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你还托我相看一下好儿郎呢。”贤王妃笑:“这下你可放心了,玉玑经此一场,那应该是引无数男儿蜂拥而至,你要做的就是好好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郡王妃脸色得意起来,“到时还得有劳大嫂帮着掌掌眼。”

    玉玑走回到座位,萧琛站起来给了她一个拥抱:“好妹子,给哥哥长脸了。”

    两胜一平,还让北御颜面扫地,实在是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玉玑推开他,正好坐在霜落的身边,兴奋地问:“霜落,你知道吗,那个北御人也用香了,但她身上很浓烈,为什么我身上的香味都没了?”

    霜落看看萧停云,见他也一脸想知道的表情,笑着道:“因为那香味就只能保留这么短啊,又不是香料做的,自然不持久。”

    玉玑惊愕:“不是香料啊?”

    “香料太浓郁了,会对人有害无益。我用的是新鲜花朵,是健康的香,而且蝴蝶更喜欢。只是你下次不要抹了,我怕你再引来的不是蝴蝶,而是蜜蜂!”霜落取笑她。

    玉玑懊恼的趴在霜落肩膀,压得霜落身子一斜,萧停云立刻把玉玑的脑袋拂下去,引得玉玑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但萧停云冷眼瞅她,她立刻怂了。

    嘟着唇嘟囔:“还想着以后天天抹呢,那香味我很喜欢,可你这么一说,我不敢。”若真引来蜜蜂,叮的满头包,那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霜落呼出一口气,第三项比完了,接下来就是第四项,貌似,也有她。

    萧停云这时在她耳边道:“别有包袱,这种比试出了头,往后无人敢动你。”

    霜落蓦地转头看他,他怎么这么懂自己?自己所担心的,他竟然都了解。

    她想为天凌出一份力,但不想把力都出了啊。

    可萧停云这么讲,意思就是皇上会保她们一世,那么这可就是天大的好消息了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就不怕。”霜落俏皮的笑,还对着他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她是真怕有人惦记上,毕竟,自己是这么美。

    山长看看手上的细则,这么快啊,已经第四项了,而且是他最喜欢的对句子。

    他眼光不屑的从北御评判脸上飘过,我看你们这回再怎么徇私。

    桑桑公主此时坐在自己座位上,耷拉着头。赛金想安慰她,却无从说起。连最拿手的男子四人接位都输,公主输也就没那么难接受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觉得有些抹不开脸,来时给皇上保证最少能三比二拿下天凌,如今看来,自己的大话着实打脸。

    千想万想,没想到天凌人这么厉害。赛金觉得下一个十年,都不一定能赶上。她愧对相信自己的陛下。

    澹台明镜确实不好受,他现在被刺激的已经不知说啥了。萧惟怀难掩的开怀,让他如坐针毡。这次比试其实来不来都无所谓,人家也没催北御,是自己听了赛金的话非要上门挑战,结果,输了个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虽然才比试了三项,其但他们已经输了。他不蠢,皇妹的平局是赖皮赖来的。这让他无言以对,甚至萌生出一股怒火,还不如三盘皆输呢。

    那三个评审,以后不用在北御混了,什么特娘的大儒!就是有这帮子墙头草,他们北御才不会发展,教导不出什么优秀的下一代学子。

    山长可顾不得这些人的心理活动,他此刻正点名叫人上台:“第四项比试人选,双方各派出三人,参加吟诗比对项!”

    萧琛现在被挤到了楼明光那边,自己的座位被玉玑占了,听闻山长所言,他站起身:“霜落、梓倩、连莲,准备上场!”

    三女起身来到一起,霜落转头问萧停云:“世子,这题目是谁出?会不会发生舞弊之事?”

    萧停云也跟着站起来,走到她们身边。他身材修长高大挺拔,俯视着面前的小脑袋:“不会,这次是见真本事,给北御的题目,咱们先生出,你们要接的是北御的题。怎么样,你们有信心吗?”

    虽然问的是你们,但看的却只有霜落。

    “有!”连莲摩拳擦掌的当先道。

    霜落和梓倩相视一笑,这个项目,她们自然是不怕的。

    相反,她们反而为北御担忧,天凌先生出的题,一定不会是好相与的。特别是其中还有楼氏一族的当家老才女在。

    三女有序的向台上走,梓倩上去前回首给姚天祁与梓成挥了挥小拳头,梓成呲牙咧嘴的双手攥拳,示意妹妹加油。姚天祁则温润的一笑,点点头,再看向霜儿,却不是滋味的发现,妹妹竟然不知对谁伸出了大拇指,顺着望过来,更不是滋味的发现竟然是萧停云。

    他觉得,这次比试妹妹好像与某人熟稔了不少,反而与自己疏远了。不行,回家后一定要纠正霜儿的想法,哥哥才是最亲的。

    三人上了台,这次的书案又被侍卫换了位置,分别设在六位评判面前。只不过,天凌的学生坐在北御评审这边,而北御的三人则坐在天凌这边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求个月票,辣个数字我不喜欢,太难听了,给跨过去好不好,哈哈哈

    想打屁股的排队,我估计人数很多……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