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13章 再下一城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13章 再下一城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曲终,连莲双手由琴上拿开,秦胜蓝左手背在身后,右手仗剑拄地;梓倩搁笔,坐正身体,霜落把书归置原位,四人一起收了动作。

    观看之人这才回过神来,实在是太精彩了!大家不约而同的拍起了手,甚至北御那边也不情不愿的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。

    赛金微微低垂着头,在盘算此举有几分赢的把握。想了良久,她觉得还是得靠北御来的大儒,因为她自己都不知该选谁好。

    萧惟怀转首看了一眼澹台明镜,这一场不用评审来判,也能看出孰高孰低。所以他眼里带有几分戏谑。

    原来你的有备而来,就是这两下子啊,呵。

    澹台明镜装作没看到,他的心里呕的要死,但面上还要保持住一国之君的风度。以往觉得很优秀的赛金弟子,怎么今日觉的是那么不堪入眼。

    同样是女孩子,天凌的都像花一样,又白又嫩,自己带来的女学生和人家一比,就黑的像炭,壮的像牛。

    人家跳的舞,英姿飒爽,唱的歌悦耳动听,弹的琴缠绵悱恻,画的画……额,还看不到。

    北御众女还不知道,她们的表现已经被陛下嫌弃的不行。还在那里沾沾自喜,觉得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就连霜落四人走回来坐下时,还都一脸不屑的拿眼角看人。

    淳于景站在万树身后,他一直不错眼珠的看着持书端坐在座位上的女孩,耳边传来的是她婉转的歌声,可是美颜却被书遮住了,让他有股上前把书拿掉的冲动。

    这位侯府大小姐,每次见面,都让他有新的感觉,他的目光会情不自禁的想追随。见霜落唱完,把书放下然后和同窗相视而笑,淳于景只觉得心脏轰然一跳,那粲然的笑容,就这么闯进了心怀。

    山长一直在控场,在表演结束后实时的走上前。目送那四个女娃娃携手走到场中,整齐划一的福身施礼,然后款款走向等候区后,才复又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两国团队都表演完毕,大家觉得好不好?”山长一脸期待的表情。

    天凌大人们齐声叫好,很给山长面子。

    山长满意的颔首:“那么接下来,就把这困难的选择权交给六位评判了。”

    他示意侍卫,把两国学子画好的画拿到评判席前。

    署名在背面,但还是根据内容看出哪张是天凌哪张是北御的。

    即使知道那画着舞娘的才是自己人的作品,但北御评判还是忍不住多看两眼,那手执旌旗的年迈老将军脸上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画画的真是投入了感情,整幅画里充斥着剑舞里的那种豪情壮志,还有一丝丝舍小家保国家的无奈。

    这时,北御人拿起了牌子就想投票,被楼姑姑出声制止。

    所有评审都看向这位一脸严苛的妇人,她坦然的提出了反对意见:“我建议一项一项投牌,这样算起来公平些,大家也没有那么多的思想包袱。”

    这个说法得到一致通过,然后山长被请过来当监票人。于是本是一轮的投票权,变成了四轮,评审们都认真起来,虽然还是偏颇了一点,但总体上做到了公正公平。

    “琴艺,天凌三票,北御三票。舞艺,天凌四票,北御两票。歌艺,天凌四票,北御两票。画艺,天凌五票,北御一票。”山长执行着监票人的职责,认真的在算票。

    最后山长向评审们结算出票数:“天凌十六票,北御八票。第二项比试,天凌赢。”

    天凌评审团都露出早知如此的笑容,楼姑姑那一丝不苟的脸上竟然也有了笑意。

    北御的评判们却都耷拉下了头,输得这么彻底,让他们觉得无颜极了。虽然投票时,很想把牌子都压到自己那方,但做学问之人,终归是有良知的。他们其中有人就遵从了本心,抛弃了两国的概念,只是投给了最好的作品。

    山长走到场中,高声宣布了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霎时,天凌再一次响起了欢呼声。

    霜落四人激动地手拉着手,一起站起来向评审团弯腰施了一礼,终于,不负众望。

    萧停云紧握的右手忍不住锤了一下左手心,太好了,再下一城!他此刻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,眼里只有那道白色的人影。

    姚天祁和梓成对了一下手掌,妹妹都是好样的。姚天祁更是与有荣焉,不但妹妹是功臣,还有一个是自己未来媳妇呢。

    适才评审评判完后,把画转向了他们,他已经看清了梓倩的画,被未婚妻的画艺深深折服。

    霜落四人赢了之后也没露出太得意的样子,她们低调的走回了天凌区域,又得到了萧琛等人的热情迎接。

    “我为你们骄傲!”萧琛激动的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这都已经是第二局了啊,还剩三项未比。即使输掉接下来的两局,最后一项还有云弟与霜落联手的棋艺,那么,三比二的话也是天凌最后胜出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他就是与萧停云有莫名的信心。

    梓成拉着梓倩坐在自己与姚天祁的中间,他早已看出画里的人是秦将军,小时候的记忆回笼,梓成特别怀念那少不知事的岁月。

    姚天祁抬头想叫霜落过来坐,却发现,妹妹早已被三殿下和萧停云按着坐了下来,也被二人夹在中间。

    他想,可能是为了第五项棋艺,三个人要商量一些事,这才作罢。

    萧停云看着霜落因为太过开心,而微红的眼眶,有点心疼。他安慰的轻拍她的背:“唱得很好听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霜落轻轻的嗯了一声,那首歌,她唱着就觉得心酸。

    保家卫国的大将军,从少年征战到老年,那股子英雄不迟暮的劲儿,都在梓倩画里呈现。

    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右擎苍,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冈。酒酣胸胆尚开张,鬓如霜,又何妨!

    所以,霜落只觉得胸臆间都是豪情,不知不觉才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萧琛也学着萧停云想拍拍她肩,给予安慰,却被萧停云早一步放上了手,一下子拍到了他的手上。萧琛嘴角一抽,还不是你的人呢,你这也太护食了。

    霜落没看到两人打的机锋,她平静了心情后,转首对着萧停云抿唇一笑:“第三项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拿下手,规矩的放在自己腿上,声音柔和的对她说:“到玉玑了,咱们可以看北御人出奇招,如何引蝶。”

    萧琛突然觉得胳膊有些寒意,这么温柔的声音,不是见了鬼吧。云弟的声音低沉有质感,但因为一向冷冽,所以只让人品出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如今这么宠溺温暖的语调,实在是让萧琛接受无能,同时暗暗生气。你跟我这个堂兄,咋就不用这语气呢,嗯?

    萧停云看向山长时,不可察觉的扫了萧琛一眼,你想的美。

    山长看着手里的台本,心已经很安定了,越发幽默风趣起来:“接下来这一项可厉害,比试的是琴艺,一国出一位女娃娃比试。但又不单单是枯燥的琴艺,而是用琴声引蝶!怎么样,是不是很期待呢?老夫这么大把年纪,弹得琴也算悦耳动听,可是连只蜂也没引来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众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吴先生跟楼先生嗔怪道:“这老东西又忘记场合了,一得意就忘形。”

    楼先生一直静静观看,除了霜落几人赢了的时候她拍了拍手,其余时间就没见过她激动。

    听好友这么说,楼先生嘴角一抽。你埋怨就埋怨,那一脸我有夫君我骄傲的神情是为哪般?嘁。

    玉玑身上一直裹着薄披风,此时脱下了披风,众人立刻闻到了一种芬芳。说不出的香气,让人嗅之迷醉。

    萧琛隔着几人对玉玑道:“妹子,你若赢了,咱们剩下的两项都不用比了。”

    玉玑作势要穿上披风:“额,这样啊,那我弃赛好了。三堂兄,我想看云堂兄和霜落下棋。”

    “呸!你真以为你绝对能赢还是怎么的。那是三哥怕你紧张,给你加油鼓劲呢。”萧琛气得倒仰,哪里来的自信,让她觉得自己有这么大的脸?

    楼明光哈哈大笑,县主真可爱啊,这明明是逗三殿下玩呢。其实他不知道,萧琛就是配合萧玉玑让她玩,这样才不会紧张。

    萧琛瘫在座位上,只觉得心累,当堂兄容易么,当比试团领队容易么。

    玉玑上场前,在霜落面前站住,“闻到这香气,我有种是花仙的错觉。”

    霜落失笑,摇了摇她的手:“那花仙快去引蝶吧,咱们都等你下凡来。”

    玉玑挑眉,“必须的。”

    玉玑上了场,皇后那边的郡王妃,成了被羡慕的对象。

    萧念的娘亲贤王妃,不无嫉妒的说:“还是女儿好啊,你看这些小姐,一个赛一个好看。”

    郡王妃偷笑:“大嫂,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,你要是像我一样只有玉玑,我看你急不急。”

    贤王妃叹气:“会急死,但我还是想要一个贴心的女儿啊。”

    郡王妃指着天凌团队那边,坐在萧琛身边的霜落道:“有个媳妇不一样嘛,你看,那个被皇嫂夸过的女孩子就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本来是夸玉玑的,夸着夸着就变了味,成了相媳妇大会。这些个王妃们都看向了团队阵营,能来参加比试的,自然都是好的。

    贤王妃观望着,越看越满意:“是真水灵,皇嫂啥时候夸过她来着?”

    玉玑娘数落她:“瞧你这记性,年节庆典时,皇后在宴席上夸赞起舞阁众女,对这位候府小姐青眼有加。”

    贤王妃想了想,好像是有这么回事,“哦,我想起来了。你说是候府小姐,哪个府的?”

    郡王妃翻了个白眼,这叫想起来了?皇家媳妇睁眼说瞎话的功力,都见长呢。

    “吉安侯府的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贤王妃一估量,这个身份也还凑合,勉强能配得上王府世子的身份。只是和萧瑜媳妇比起来,就有点不够看。萧瑜那傻小子都能尚个公主,虽然是小国的,但终究也是异国公主啊。

    老昭王妃全程听到了这些谈话,她顺着郡王妃的视线望过去,惊异地发现,自己的大孙子也坐在这女娃身边。

    这可是不得了的发现,一直以为停云不近女色,离女人三尺开外。如今看来,不也能靠的很近?

    昭王妃心里有了计较,就想着回去探探长孙的口风,能让郡王妃和贤王妃看上的女娃,她自然要优先考虑。

    玉玑坐到了琴凳上,她的对面也架了一张琴案,北御参赛的女子正落落大方的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虽然也有北御人的特点,微黑,但五官长得不错,唇边两个小酒窝,有一种娇滴滴的味道。

    台子上摆放着一盆盆各宫里的名品花,早就营造出了引蝶的最佳环境。二女等于是坐在花丛中,看上去还真挺像仙女下凡。

    山长见两个人就位,对大家解释:“因着这里不是御花园,所以皇后娘娘带着所有的后宫娘娘们贡献出了所有名品盆花。大家在看表演的同时,还能欣赏名花,是不是一举两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大人们现在都放飞自我了,怎么高兴怎么来,反正是山长先疯癫的。

    “比试正式开始,一炷香时辰!”山长说完,闪身去了一旁,不杵在那里碍眼。

    负责敲鼓的侍卫第三次上手,鼓声敲响,玉玑和北御女子都立即开始弹奏。

    这一战,很是乱。因为是二人一起弹,所以一定要异常专心,不然就会被对方的琴声带偏。所以不仅考验比试之人的意志力、琴艺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引蝶。

    琴声悠悠,大家正不知听谁的好呢,就忽听山长一声令下“上蝴蝶”,立刻有几个御林军夹着大网走到了花海前。

    他们打开了网子的系口,新出炉被捕的蝶儿扑闪着翅膀,争先恐后的飞了出来。先是兀自扑棱着小翅膀,然后你争我抢的纷纷落到了那名品花朵上。

    除了北御人,天凌众人都惊呆了,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。

    赛金翘高一边嘴角,很是不屑的扫了对面的人一眼。土包子,若我们不来,你们一辈子也休想见到这种盛景吧。

    她看向自己最得意的弟子,桑桑公主,北御新皇的亲胞妹,排行老幺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这一局就指望她扳回来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在码二更,码不出来就明天上午发。大家嗅到了什么危险吗,比如说?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