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12章 玲珑心肝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12章 玲珑心肝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坐在宁美人身侧的就是新妇永欢公主,她虽然身子不爽利,坐在位子上只觉得腰快断了,但依然看的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在土帛时,真是见识短浅,以为一个景哥哥就优秀的天下无敌了。没想到,天凌才真是卧虎藏龙,不愧是第一大国。

    北御的人虽然输了,但那一手射箭的功夫,四箭连发,这在土帛见所未见,也是很厉害的。

    永欢忍不住悄悄看向她新上任的相公,却发现萧瑜正一脸纠结地看着自己呢。她瞬间拉下脸,你纠结什么?是嫌我坐在这碍事吗?

    正想着,就听身边的宁美人轻叹道:“宇文馥竟然也来了,无缘上场竟然还能进宫,真是好手段。”

    对对对,就是这个名字!永欢眼睛一亮,宇文馥就是那什么什么馥。原来如此,难怪萧瑜纠结呢,哼,旧"qing ren"也在场。

    永欢公主扫了宁美人一眼,这老女人是什么意思,别以为她不懂宫里的这一套,挑事这一招对她来说简直就是玩剩下的。

    她忍住怒火,这笔账回府关上门慢、慢、算。

    萧瑜还不知道被人坑,只看见新媳妇羞涩的垂下头不敢看自己,立刻就洋洋得意起来。这就是女人,看吧,只要你身体上攻克了她,她就全心意的臣服你。

    他不再看新任世子妃,而把目光调向山长,可以专心看比试了。

    山长留出时间给众人惊讶,然后才继续为大家解说第二项的规则:“第二项女子配合赛,双方都需要派出四人。四人分别表演舞、乐、歌、画,听到这你们一定认为是一项一项接着来吧?非也,何为配合,那就是四项融合到一起,汇成一个表演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发现大家鸦雀无声,都注视着自己,就也不卖关子:“老朽若再不痛快说出来,陛下应该让侍卫来把老朽丢下台子去了。”

    在座之人都被逗笑,天凌皇萧惟怀哈哈笑着拿手指点着山长,这个老不修。就连北御的参赛女学子们,都觉得这位老先生好幽默,让她们消除了一丝紧张。

    “言归正传,说到第二项比试。一人抚琴,一人和弦而歌,一人配舞,最后一人在一边作画。曲响,比试开始,曲终,比试结束。这样讲,大家明白否?”

    “甚是清晰。”众位大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接下来,有请两国参与比试的学生上前来。”山长伸手:“琴案已经布置好,请大家就位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扶着霜落的双臂,微一用力把她扶站起来,跟着也站起身,在她耳边轻语:“我还没听过你唱歌呢。”

    霜落理理裙裾,傲然地回:“今儿你给我好好听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萧停云伏低做小状。

    霜落无奈的睨他一眼,然后和那三人聚齐,四只小手也搭在一起,秦胜蓝喊:“天凌必胜!”

    其余三人也都一扫往日的严谨,跟着叫了一声:“天凌必胜!”

    四人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萧琛等人全都围过来,为她们四人打气,只听萧琛道:“连莲弹琴时一定要稳,就当……是在家里弹琴。梓倩画画时,也不要想其他,看看画题想好再下笔,就当……是在家里画。秦家妹妹也不要紧张,就当……是在家里练剑。霜落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说,萧停云接了一句:“就当是在家里唱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姚天祁没想到萧停云有朝一日也能这样逗比,有些承受不住,笑出声。

    霜落也掩口娇笑,这俩皇室的贵公子,一定要这么一而再的跌下神坛吗?

    连莲挥挥手:“别说,我还真不紧张了,待会儿我要在家里弹琴,霜落、胜蓝听好我的前奏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霜落二人清脆的应道。

    相对来讲,梓倩这一关是最难。琴和曲与舞都是早就排练好了的,只有她,是现场出题,还要跟着曲子最后一刻画完,很考验功力。

    四女由秦胜蓝走在前面,依次走入场内,北御那边同时也派出了四位女学子。

    萧琛远远看着北御那边的人,突然以手作拳凑在鼻尖轻咳,悄声对也坐回座位的萧停云耳语:“早知道北御人长得不好看,我还期待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一向眼光不好,我懂。”萧停云连一个眼神都不分给他,只是专注地凝视着场中那一抹白色的倩影。

    霜落一走起路来,那些七彩梅在裙摆处影影绰绰,煞是好看。加上窈窕的身段,望背影既知是绝代佳人。

    萧琛忍不住把萧停云的脸掰过来:“兄弟,收敛点,你这么**裸的不好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嫌弃的把他的手弹掉:“那也比看你好。”

    嘿,看我怎么了,我三殿下温润如玉、玉树临风、风流倜傥,哪里就辱没你的眼睛了?

    他正想说啥,就听场中的山长这时候道:“学生们请就位,北御学子先到表演台上来。因为北御是出题方,所以先上场的是他们国学子。大家不要担心这样有失偏颇,两国画艺题目不一,以示公平。接下来,鼓声响起后,北御开始表演。”

    天凌四女坐在一边的长凳上候场,看向归置的像模像样的表演台。

    三架书案,一台置琴,一台笔墨纸砚,一台上只摆着几本书,前方空地大概就是跳舞之人的空间。

    还真是公平,所有用具都是用一样的,即使输了,也没有任何理由可挑。

    霜落打量着北御的四名女学生,原来北御少女都长得这么健壮。浓眉大眼,高鼻阔嘴,自有一番异域风情。

    她们这么胸有成竹,是仰仗着什么呢?霜落沉思,再一抬眼,她就惊呆了。

    同时发出抽气声的还有在坐的所有天凌人,包括所有大人和后宫们,就连起舞阁阁正于镶,都瞪大了眼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实在是……有伤风化!

    萧琛嘴角一抽,跳个舞而已,至于都脱了吗?原来这就是北御的法宝啊。

    梓倩嘴角不停地抽搐,她有些不敢看,干脆看向自己的哥哥。这一看她笑了,拍拍霜落的手,示意她也看。

    霜落转过来,发现天凌的学子们都低下了头,不敢直视。就连萧琛与萧停云也在互看,都没往台子上抛眼神。

    她满意的转回身,做得好。但她却恣意的看上台,目不转睛的看着,那上身脱得似乎只剩下肚兜的北御女学子,手里拿着的不是剑,而是一条丝绸。

    丝带舞,她在地域志上看到过,挺有名的番邦舞。霜落还以为她们要跳草裙舞呢,毕竟是马背上的国家,以草为生。

    但跳舞就跳舞吧,你至于穿的这么清凉?天凌现在是春夏交替时,霜落都替这位女子觉得冷。

    台子上的北御人就位,负责敲鼓的天凌侍卫拿起大鼓槌,又是咚的一声敲响。

    弹琴的女子拨出旋律,紧跟着另外三人也一起动作。

    她弹的曲子似是赛马曲,慷慨激昂,只见她手指在琴弦上不停拨弄,似乎有马儿在驰骋的感觉。

    穿着好似天凌肚兜的舞者,一扬手,丝带旋转成了陀螺,在自己身边旋转,倒是挺有一番美感。

    唱歌的人,音色细高音域宽广,和着琴声咿咿呀呀而歌。她的歌曲似是梵音,配上这穿着暴露的舞,可以称得上是靡靡之音。

    画画的那位女子应该是最正常的人了,她看过题目后,开始奋笔疾书一样不停作画。

    四人合作的确实挺无间,看样子在北御不知练习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霜落一直看到琴声收尾,这才又转身看向大哥所在的位置。天凌学子们已经克服困难,看向了表演台,不过,应该是看的画画之人展示出来的画作。

    她抿嘴一笑,这帮乖宝宝,真不错。

    秦胜蓝拉住她的手:“霜落,我有些没信心,我的剑舞,好像没她们的舞蹈有趣,怎么办?”

    霜落看了一眼北御的舞者,她终于是穿好了衣服,一脸傲娇的归了队。摇摇头,明眸直视着秦胜蓝,安慰她:“我没觉得有趣,论技巧来说,她的不叫舞技,是杂耍。而且,四人配合赛,不只是看一项,所以,拿出你最好的状态来就可以了,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嗯了一声:“霜落你一说,我突然就信心百倍!”

    梓倩噗嗤笑了,连忙捂住嘴,“胜蓝这么可爱,你家将军祖父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他在呢,你看,在丞相身边那位就是。他不但不知道,还总想着敲我脑袋,让我聪明一回。”秦胜蓝哭唧唧。

    四位女孩子都笑了,一起站起身。因为山长在那边招呼她们就位,接下来表演时间是天凌的。

    北御四女鞠躬谢过评审,也鱼贯下台走向等候区。她们似乎觉得胜券在握,一个个都扬着头颅,像是威风凛凛的公鸡一般,就差打鸣了。

    赛金丞相对着她的姑娘们双手比了拇指,示意她们做的非常好,几乎是零失误。接下来就看天凌人的表现了,只要她们不尽如人意,那北御就扳回来一分。

    一比一打平,剩下的三项都是自己学生拿手的了,何愁不赢?

    他们男子本就厉害,先得一分有什么关系,笑到最后的才是真笑。赛金开始为自己的高瞻远瞩庆幸,训练一帮女子书院的人,就是为了今日扬国威啊。

    山长经过了刚才的惊吓后,急需要正常的表演来洗眼。相信在坐的众位大人一定深有同感,老古板们兴许有喝花酒的,但这么正大光明的花酒,估计他们喝不下肚。

    他话不多说,见自己人都就位了,直接示意侍卫敲鼓开始。

    秦胜蓝拿到了萧琛命人送来的宝剑,倒背在身后,摆好造型定格。就等着鼓响后,连莲的琴音了。

    连莲看着面前的瑶琴,呼出一口气,默念着在家里弹琴,我怕什么。

    梓倩拿到了题目,正在那思索,手里的毛笔也已沾好了浓墨,就等着下笔。

    霜落是展现歌喉的,按理说干坐在那最尴尬,但她随意的执起书案上摆着的一本道具书,反而看上去是最放松的一个。

    萧停云暗笑,他的霜落怎么就能这么兰心蕙质。书是他让萧琛摆上去的,因为他考虑到了坐在那唱歌,被一群人看着很难受,手里有本书的话可以不那么干巴巴。

    北御那唱歌的就是个傻子,从开始到结束,就坐在那张嘴傻唱。这个姑且不说,还有那曲调,简直像是无病"shen yin",他都想拿块擦脚巾给她堵上嘴。

    鼓声一响,连莲一弹一拨,古典的琴音淙淙流出。

    秦胜蓝开始动了,宝剑指天挽了一个剑花。

    霜落的歌恰到好处的插进来,她没有露脸,小脸藏在书后,就是单纯的为秦胜蓝配唱。

    “剑煮酒无味,饮一杯为谁。胭脂香味,能爱不能给,你是英雄,就注定无泪无悔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清澈动听,曲调难得的朗朗上口。秦胜蓝似乎是被歌词触动,一柄剑舞的虎虎生风,动作干脆利落,就真的舞出一位为国为民的将军,为了征战沙场有家不能回,有红颜不能陪的无奈。

    这一点,秦胜蓝感触最深,她的祖父和爹爹都是将军,他们曾经离家很久,只剩下一帮妇孺等待,这种心酸谁人体谅?谁人又感同身受?

    曲子是天凌古曲,只不过词是霜落填的,又贴切又顺口。她们现在已经都会唱了,所以配合起来,简直是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梓倩也画的很顺手,她的题目就是画出歌中所写,梓倩简直要笑出来。

    也许北御出题时是想难倒她们,可没想到这题却出的是最简单的,因为这首歌太脍炙人口,她一哼唱眼前出现的就是老秦将军的脸。

    犹记得老秦将军刚从塞外回京,他驻守边疆多年,功劳比天。爹爹甫任右丞,去城门接人,哥哥则带着自己偷偷在酒楼里观望,就为了看老将军骑着马走过京城大街的雄姿。

    那一幕,至今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梓倩算计着曲子的长度,有条不紊的画着。

    萧停云直直的看着藏匿书后的人,她真是玲珑心。以她的美色往那一坐就出戏了,大家会忘记看秦胜蓝,都会分神看她那张绝美的脸。

    这丫头鬼机灵的很,深知这一点,毫不争风头的把自己隐匿。这么美好的女孩,他怎么能不喜爱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谢谢亲爱的们的关怀,还有爱的票票与发发和钻钻,爱你们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