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11章 旗开得胜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11章 旗开得胜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梓成胸有成竹的开始下笔,左手撩着袍袖,开始挥毫泼墨。姚天祁坐在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好友,心里在想着描述天凌繁荣场景的诗。

    楼明光把马给了侍卫,自豪的走回了团队,得到了大家热烈的掌声。他给了梓成充足的时间,因为梓成都开始磨墨了,北御那厮才打马上来台子。

    “好样的!”萧琛夸赞道:“明光开了个好头,这样梓成就从容多了,反而把包袱抛给了对手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赞同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梓倩看看大哥再看看一边的姚天祁,刚刚提着的心总算放下了。大哥的画技她知晓,时间足够的话,那就绝对不会出差错,而姚大哥的话,应该更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所以她也跟着大家一样,把赞誉的眼神递给了楼明光。

    本是站在护栏前的人,现在都陆陆续续回归到座位,萧停云依旧挨着霜落坐下。

    楼明光则一屁股坐在玉玑身旁,玉玑县主摸着下巴啧啧道:“看样子,我的特训很有效。”

    楼明光嘿嘿笑着,好兄弟一般的拍她肩:“是啊,多亏你。”

    玉玑拉下他的手臂扔一边:“当然了,你的表现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在一旁听到了二人的互相吹捧,无语望天。他们可能是不知道追月的爆发力,都在那里沾沾自喜。虽然,楼明光是值得夸赞一下。

    霜落抿嘴偷笑,萧停云发现了,俯身问:“开心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收敛了笑容,真是,笑笑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开心的还在后面,咱们会赢得很精彩。”萧停云傲然的说。

    霜落一双妙目转了转,侧首看他:“若是你参加第二项,你会画什么,四海升平图吗?”

    萧停云摇头:“不会,那耗时太长,对第三项不利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说:“我应该会画其中一处的集市。”

    霜落想了想,展颜一笑:“这个好,国富则民强,百姓安居乐业,自给自足,这就是天凌繁华的最好诠释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赞赏的看着她:“真聪明,就是这样。”他一说,她就懂,这一点让他心折。

    “可是,若是北御之人也画同样的场景呢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那就画工取胜,再者,还有你大哥的题诗呢。你觉得北御之人,文采能比得上姚兄?”

    霜落挑挑眉:“怎么可能,别说北御,就是在天凌,除了你,我都想不出还有谁……”她闭口不语。

    萧停云凝视着她突然有些晕红的白皙小脸,心飘啊飘,就像浮在云中。原来在她心里,自己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梓成很快画完了,审视一遍,觉得没问题,起身把画送至了姚天祁面前。

    大家开始交头接耳,大致意思就是这么快就进行到第三项了啊。

    萧停云站起身,凑到霜落耳畔说:“我去做准备了,仔细看着。”说完,他整整衣袖,走向箭靶前的指定地方站好,开始挑弓。

    北御的那位世子,此时也从不悦中回过神,跟着萧停云的步伐也走过去。他们第一项已经落后了,没想到第二项都练了无数次,还是落后人家一步,怎能不让他气急。

    霜落目送他的背影走开,心里也挺期待他的第四项,目光不由转向自己哥哥。第三项完成之后,可就要射箭了。

    梓成大哥完成的很快,给大哥的时辰很充足,她一点都不担心。作诗赋词什么的,就和上书院一样,那有啥好紧张的。

    看过去,姚天祁果然一派从容。本就生的温文,被雨过天青色的锦衣一衬,更是儒雅端方,只看得北御参赛团的姑娘们偷偷地指指点点,凑在一起夸这些天凌人一个比一个好看。

    有一个小姑娘问丞相赛金,“相爷,你说那第四项,天凌人会不会出丑?毕竟咱们蒙戈世子那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赛金嘴角一抽,她现在已经对前三项不抱希望了,她看向站在箭靶前的蒙戈,也就只有期待一下他了。

    不过,赛金目光一转,看向气定神闲的天凌世子,这位可是情报上天凌鼎鼎有名的世子,她突然有点怕阴沟里翻船。

    若是在北御的强项上失手,那可就是丢人丢到天凌来了。

    姚天祁丝毫不知底下人所想,他看了梓成的画,一瞬间就觉得自己想好的诗句都不能用。他准备的都是夸赞国富民强的诗句,现在想来,有点过于浮夸了。

    梓成的画很写实,而且画技在今日发挥到了极致,每一处细节都描画的非常好。可能真的就是压力越大动力越大?姚天祁看了画,觉得浑身的血液叫嚣着,脑海里的佳句汩汩向外冒。

    梓成画的是欣欣向荣的农田,京城郊外的田地,上次去秋明湖见过的。姚天祁觉得画这个很贴切,民以食为天,粮食充足,才会有繁华盛世。

    一畦春韭绿,十里稻花香。盛世无饥馁,何须耕织忙。

    说的极是。

    他提完诗,立刻把画送至靶前,两名侍卫按照北御人说的规矩,一人一边展示着画,倒数三个字后一起松手。

    萧停云早已拉弓上箭做好了准备,他眼疾手快的在侍卫们松手的瞬间,“嗖”的一声射出了四箭。

    观看者都发出惊呼,甚至连皇上萧惟怀都激动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见那四箭分四个方向直奔画而去,整齐划一的“噗”的一声,那幅画被齐齐整整的钉在了箭靶上!

    而这时,北御提完诗的画才刚送过来。

    蒙戈世子的脸已经沉下来,如今就算他完美的把画钉上去,他也出不了彩了。

    侍卫同样把北御的画也停留了三个数,开始松手。蒙戈心里带着火,也是四箭齐发,只听“噗、噗、噗、噗”大小不一的四声,画也被钉在了箭靶上,只是第一支箭略微重了,右上角的画纸出现了一丝裂痕。

    蒙戈气的想把弓给扔了!他今日有点失常,被前三项的人磨没了脾气,对方又完成的那么漂亮,自然就影响了发挥。

    赛金垂眸,果然,天凌这位萧姓世子不容小觑。他们第一项,应该是妥妥的输了。

    两个箭靶送至了评审席面前,六位评审有三位脸色不虞,自然是北御来的所谓大儒。

    楼姑姑很公正的先看北御的画,看完再看题诗,嗯,有些华而不实,她遗憾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转回脸看天凌的画,这一看,楼姑姑立马被吸引了,这农田画的,好逼真啊。原来天凌的学子,画技已经有这么高的水平了。

    再看题诗,楼姑姑忍不住大叫一声:“好!”这才叫诗配画。

    意境美妙,用词淳朴,描述的就是天凌的繁华盛世,而北御的那叫歌功颂德。

    北御的三个评审面面相觑,他们就算再想放水,也放不了,因为那太昧良心。

    首先,自己人第一项就慢了,从而一路慢了下去。其次是质量,人家天凌不愧是泱泱大国,有文化底蕴。你看这画,这诗,确实都是自己学子不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再说最后一项,蒙戈世子最拿手的就是四箭齐发,如今也被人家天凌碾压。人家四箭同时落靶,蒙戈却是有先有后,这一点就能看出,连箭法他们北御都输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投牌子的环节,除了一位北御评审为了面子给了北御一票外,天凌五比一赢下了第一轮比试。

    萧惟怀捻须微笑,不着痕迹的瞥了澹台明镜一眼,呵呵。

    澹台明镜面上带着笑,心里实则已经骂了蒙戈一百遍。说好的旗开得胜,给天凌一个下马威呢?

    他叹口气,抱的希望过高,只能是摔得更惨。无妨,还有赛金的女弟子们呢。

    山长接到结果,一本正经的本着脸,作为比试的解说,当着敌国他不好太喜形于色。

    “两国比试第一项,四人接位赛,天凌胜出!”山长高声宣布出结果。

    围观的天凌众臣欢呼雀跃,就连稳重的后妃们都忍不住尖叫。

    萧琮与他的俩臭皮匠坐在一起,虽然天凌胜了他也很高兴,但是自己没能参与进去,总归是遗憾。他羡慕的看向三皇弟,真好运啊,比他负责萧瑜的婚礼强了百倍。若是拿下了这场比试,父皇心里一定会给他记个大功的。

    他阴郁的坐在那,都无心去看被他带进来的宇文馥。宇文馥因为在起舞阁的舞派不上用场,被刷了下去,若不是她哭求萧琮,连进来观看这场比试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如今她眼巴巴的坐在起舞阁阁正那一伙人后面,期盼她的未来夫主能大发爱心把她叫去身边坐,可惜萧琮一直不予理睬。这让宇文馥很是心伤,侧妃就不是人了吗。

    土帛的俩人也被震惊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淳于景沉默的看向萧停云,这位世子,还是人吗?看来,以前他都是隐藏的,自己和他交过手,大概他只发挥了六成功力吧。这个人,若是作为敌人,那是相当可怕。

    他试想最后一项若是自己,会不会这么完美收官?答案是不能。因为即使他也射出四箭,估计也会像北御人一样,有个轻重缓急,这就是差距。

    万树再也不敢说也参加比试的事了,因为他们土帛,这种人才找不出几个。哎,也就是想想罢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才不管别人怎么想,他作为最后的英雄走回了座位。刚一回到地方,就得到萧琛大大的熊抱。稍后,作为庆祝,几人的手又摞在了一起。他们一个个都很激动,因为终于拿下来了第一战!

    萧琛适才看比试看的热血沸腾,如今英雄们一个一个都在,他得好好夸奖一番。一一看过众人,他感动的说:“谢谢你们,大家都表现的非常出色。四人接位赛,要的就是团结协作,与每个人在各项的技巧,本皇子代表天凌感谢你们!”

    几人都点点头,沉浸在胜利的余韵中。

    姚天祁等心情平静了一点,这时说道:“梓成兄,你的画给了我灵感,我没想到你会画那副场景。”

    梓成摸摸头:“我也不知怎么的,当时就觉得一股热气往头上涌,脑子里都是欣欣向荣的农田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失笑:“很好的想法。不过,天祁兄的那句诗估计也能成传世名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诗?”霜落离得远没看清,这时候听萧停云说起,不由出声问。

    萧停云慢慢吟出来:“一畦春韭绿,十里稻花香。”

    “好诗!”女孩子们异口同声的赞道。

    梓成拍着姚天祁的肩说:“不愧是咱们书院双杰啊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不想居功,摇摇手道:“今日开场开得好,结尾收的妙,你的画传神,我的诗实在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楼明光傻笑,他又被夸了,忍不住又偷偷去看玉玑。玉玑刚好也看他,两个人四目相对,都不自然的移开了。

    萧琛招呼几人坐下,“都别谦虚了,依我看,功劳是大家的。”

    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连莲这时附和道:“三殿下说的极是,你们今日实在是太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打量霜落,是这样么?霜落点点头,肯定的小眼神,是,很帅。他满足的笑,望向山长,等他说出第二项。

    大家安静下来,齐齐看向场中央,山长正好在翻细则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是第二项比试。老夫看明白了,这第二项,其实也算是个四人配合赛,只不过参赛者是女学生。”山长觉得挺有趣。

    天凌的大臣们不知这次是女子为主打,听到这里不由错愕:“女子配合赛?他们北御,竟然派出了女子比试?”

    左相连堃微笑,他可是早就知道了,而且他的女儿也在其中呢。

    右相梓允业睨他一眼,就和自己女儿不参加似的,嘁。

    有一位大人说:“一开始我还纳闷,为什么咱们比试团也坐了不少女子,原来如此啊。看来,咱们三殿下是早有防备,哈哈。”

    萧琮听见这话,脸更阴沉。就连大人们都这么想,父皇岂不是更要把功劳安给阿琛了。

    萧念没察觉二哥的阴暗心理,他饶有兴致的看向天凌团队。女子比试,真不知天凌这几位小姐,会不会也惊艳一下?

    新婚的世子萧瑜没心看别人,他一直盯着坐在皇后那边的自己的世子妃,也不知累了一宿的永欢公主,受不受得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