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10章 秒杀北御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10章 秒杀北御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众所瞩目的两国比试大旗,正式拉开,大家都看向评判席,因为这时候有六位评审被带到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霜落好奇的看过去,五男一女,有两位花甲之年,其余四位都是中年模样,看样子这就是两国找来的大儒了。

    她自言自语的咦了一声,声音很小,大家也都在放飞思想,所以无人侧目。

    萧停云坐在她身侧,一直在关注她,这时低声问她:“怎么?”

    霜落稍稍离他近了一点,依然注视着评判们,悄声问他:“山长不在邀请之列?”

    论大儒,舍山长其谁。

    萧停云嘴角勾起,头也向她方向靠了靠,同样悄声的回:“北御不愿意,说皇家书院与女学的先生都不能用,有失偏颇。”

    霜落一脸不以为然:“北御人还真是小心眼,大儒心胸宽广,自然是看文采不看人的,他们的人会徇私,咱们天凌绝对不会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嗯了一声,笑了:“阿琛找的人名头也很大,只是已经退出书院很久了。你看到那个唯一的女先生没?”

    霜落惊喜的转脸看他:“这是咱们天凌的先生?”

    萧停云看着眼前白玉般的小脸,大眼睛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,突然不敢再看,不自然的转向评审席。他怕再看下去会忍不住伸出手抚触,就是莫名得想亲近。

    “她是你们楼先生的姑姑。楼氏一脉有名的才女,只是楼氏低调惯了,如今知晓她名头的很少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听到这说法,连忙找寻楼先生,看看她来了没有。果然,在一堆人里发现了她的身影,书院与女学所有的先生都来了,还有起舞阁的阁正都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霜落再次看向楼姑姑,发现她坐在那身板挺得很直,透着一股子不好接近的冷淡。穿着湖绿色的衫裙,肤色很白,只是脸上已有岁月之色。发饰是妇人髻,看样子不像楼先生一样立志不嫁,她已嫁为人妇。

    她一脸严肃,头发丝都梳的一丝不苟,看上去就像个古板的老学究。

    萧琛这时候凑过来,“你俩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也就只有他无聊的只会盯着萧停云了。

    “要你管?”萧停云不假辞色。

    霜落则抿嘴笑,见三殿下抹不开面子,下巴一点示意他看:“咱们天凌的大儒与众不同。”

    萧琛立马高兴:“那是当然,哥哥请来的先生,能差的了吗?”

    萧停云冷哼一声,萧琛立马瞪回来:“怎么的,你不同意?”

    “同意,不过麻烦你坐回去,比试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“额。”萧琛灰溜溜的坐回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果然,只听一声鼓点响起,书院山长一袭青衣手拿书卷走上了高台。他虽然做不了评审,但是这场比试由他来贯穿,也就是所谓的解说。

    他遥遥抱拳对着萧惟怀的方向,“启禀皇上,时辰已到,比试现在开始。”

    萧惟怀抬抬手,示意你自便,我只是来看热闹的。

    山长笑了笑,手上的卷宗是这次比试的台本,每一项都清清楚楚的列了下来,

    还是云世子靠谱啊。

    “十年之约,今日再续,天凌、北御以文会友,希望能出不少传世佳作!这次虽然是在天凌比试,但规则由北御国出,添加了不少女子项目,可见北御新皇很注重女学教育,值得咱们学习。”山长一顿,恰到好处的向北御参赛团方向颔首。

    赛金木然的回以点头,这么多废话干嘛。既然开始,那就快点。

    “第一项,男子接位赛。”山长话一说出,看热闹的不懂究竟,都一脸问号左顾右盼的,啥叫男子接位赛啊。

    老昭王看向萧停云,也不知他能不能应付,听起来就很困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山长捋胡须:“先请双方参赛者都上台来,各项比试的场地都以就位,然后老夫为大家解释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站起身,招呼自己的同伴。楼明光、姚天祁与梓成都走过来,四个人凑在一起。

    萧琛作为领导者,当先发话:“第一项比试,明光看你的了!”

    接位赛有四人,他们都在台上,只有楼明光要去台子下面比试。远远望过去,笔墨纸砚两个大包放在马道上正前方,等着两个人去抢。

    楼明光摸摸后脑勺:“我会努力!”说完还看了玉玑县主一眼。

    萧停云望过来,霜落回以一笑,攥紧小拳头冲着他挥了挥手,意思是加油。他扯唇一笑,我会的。

    霜落现在最期待的就是萧停云第四项射箭了,因为梓成的画与哥哥的诗词都不新鲜,对他们来说和玩似的。

    但萧停云的那个,考验本事的就很多了,不只是箭法要准,还要快,实在是一个字,难。

    四个人手压在一起,做了个赛前宣誓后,就一个接一个的上了台。

    北御方也派出了四个人,当先一人虎背熊腰,孔武有力,看来他是骑马的人选。中间二人和他比起来,未免过于弱小了,但番邦人最小的个头,也比姚天祁他们矮不了多少,而且皮肤都是微黑。

    最后一人,神色倨傲,一身紫红色锦袍,看上去倒是长的最好的。

    萧停云勾起嘴角,这就是北御的什么府世子了吧,也就是说,这项比试,其实就是他俩之间的战争。

    听说,他箭法精准,有北御第一箭的美誉。呵,那就放马过来吧。

    八个人分成两伙面对面,北御世子同样在偷眼打量萧停云。天凌云世子在他们的情报里,也是重点关注对象,来之前他一直把萧停云当假想敌。

    如今一见面,北御人心里都有些嘀咕,天凌水土好啊,看这一个一个男子,长得比他们那的娘们都水灵。

    身材高大的北御人,鼻子里呼出一声冷哼,楼明光和他比起来,无异于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楼明光挑眉,吆喝,还不服气,来吧,小爷爷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马技。他伸出手,礼貌的邀请北御勇士和他一起下场,毕竟他是天凌人,咱有素质。

    二人携手下台去操练场了,马儿已经就位,北御勇士骑得是一匹高头大马,膘肥体壮的,把追月从体型上碾压。

    北御太子看看跑马场,突然笑出声。这么小的马,等他们的马都到了地方,它是不是才跑了一半?

    追月踢踢踏踏,突然仰首怒嘶,大眼睛斜睨了一眼对面的大块头马,又打了一声响鼻,真丑的马啊。

    楼明光来到追月身边,安抚的摸摸毛,“小家伙,合作愉快!”

    山长在台上开始讲解模式:“大家看到没,这就是接位赛第一项,赛马。四人接力赛,这在北御是传统项目,每年年节会有接力大赛,是北御普天同庆的象征。所以,北御国也是在用他们最喜欢的方式来和我们邦交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好,内涵其意就是,他们拿自己最拿手的来当第一项,就是这么不要脸。

    土帛万树是第一次接触这种项目,只看得脸都激动红了,回首问淳于景:“这种四人赛,你听说过没?”

    淳于景摇头:“不曾,头回听说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三国比试多好啊,咱们回去也练上一练。”万树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淳于景一脸黑线,你拿什么练?用嘴?他有自知之明,论国力,土帛照着天凌与北御还差得远。

    山长继续道:“第一项大家看到了,两国各派出一人,下去赛马抢前面的包裹,里面是笔墨纸砚。你们一定要问,谁抢到就赢了吗?其实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他卖了个关子,只急的台上听的津津有味的人想揍他一顿。

    “哈哈,稍安勿躁,得给下面赛马的人准备的功夫嘛。”

    山长又捋捋短胡子,这才继续说:“第一项关系着第二项的快慢,抢到了笔墨纸砚之后,要送回台子上来,接下来第二项比试就出来了,那就是画艺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哦了一声,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“看到那座位没有,第二项参加者,快去坐到那里等着,面前的白纸上写着你们要画的题目,你们可以事先琢磨着。”

    梓成看看萧停云,萧停云示意他可以过去,姚天祁对他拍拍手:“等你的好画!”

    梓成冲他笑了笑,伸伸大拇指,意思是没问题。

    山长见第二项的二人也已经就位,满意的点点头:“然后第三项的人,要在画上赋诗题字,同样是前面的人完成得越快,他就争取到了更多的时辰。赋诗与画是一个题目,他们只要不跑题,再加上自己的文采,就可以过关。那么接下来难题来了,就是第四项……”

    他指着不远处的两个箭靶:“大家看到没,那就是第四项,射箭。”

    武将们不以为然的撇嘴,射箭有什么难的,自己要不是超龄了,能好好教教北御这帮孙子啥叫射箭。

    山长粲然一笑:“可不单是射箭哦,是要把第三项提好诗的画,给完好无损的射到靶上去。这需要手快,而且同时还要有个巧劲。因为你力气太大了,倒是不脱靶,但会把画撕裂损坏,那一样是输。”

    他见众人一脸懵逼,拍拍手:“话不多说,大家请看比试,第一项赛马,鸣鼓开始!”

    众人起身,纷纷来到护栏旁,居高临下的望过去。就见楼明光已经坐在了追月的马背上,早已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楼申那个激动啊,自己的儿子也能为天凌争光了,他只觉得眼角湿润,不由伸出手抹了抹。评审席上的楼氏,是他的远房表姑,楼氏一脉最有名的当家姑姑,自从分支后,他们就渐行渐远,如今能让当家姑姑见见他们的人已崛起,楼申怎么能不激动。

    其实他想多了,楼姑姑根本不在意这一项,楼氏是书香世家,你一个赛马项目,只会让她觉得分支脱离了是对的。而且,她已不记得楼申是谁。

    侍卫在一边见二人都抓好了缰绳,就拿起大锤使劲往鼓上一敲。只听沉闷的“咚”声一响,两匹马如离弦的箭一样飞奔出去。

    霜落扒着栏杆,萧停云护在她身边,她忍不住侧脸问他:“那是三殿下的马?”

    “嗯,阿琛的马在皇家马场里是最好的。”萧停云为她解惑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闪电呢?”霜落一边说着,一边转回身看楼明光跑马。

    “我的闪电认主,他骑不了。”不是萧停云夸大,闪电是他驯跑出来的,性子很烈,一般人驾驭不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原来如此。”霜落相信。

    这时,她雀跃的指着下面的追月:“殿下的马不愧是最好的,楼明光领先了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望过去,他一直就没担心,但是见霜落这么高兴,他也觉得开心。

    “别太靠前了,不安全。”他最关注的是这个。

    楼明光越跑越来了手感,他夹紧马背,掌握好了平衡,直奔目的地而去。他现在很有信心单手稳稳的捞起包裹来。

    北御的人有点急眼,这小鸡身体的马,竟然还有如此强的爆发力,还领先了自己一个身位,这让他的千里马情何以堪。

    他又一鞭子狠狠抽下去,马儿吃痛,叫嚣着奋力追赶。

    北御新皇在台上看的脸色铁青,这就是他们北御赛马第一的勇士?说好的天凌无好马呢?

    很快的,楼明光第一个到了包裹前,他一手抓紧缰绳,俯身捞起了地上的包裹,然后紧紧地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楼明光心里一稳,单手拉着缰绳,示意追月直奔高台而去。

    后面的北御勇士马儿跑的太急,个头又高,差点一个踉跄摔倒。得亏他骑术高超,一个硬性拐弯,让马儿顺了过来。他这一下又慢了一步,捞起包裹后,就只能看见追月的马屁股了。

    完蛋,第一项就栽了,他都没脸见皇上了。

    楼明光快速的把包裹送上了台子,梓成接过来,展开摆在事先放置的书案上。他有条不紊的先磨墨,一边磨着,一边想好了如何下笔。

    题目他已经看到,不难,画出天凌国的繁华场景。反之,北御那边自然就是画出北御的繁华了。

    题目虽然相同,但北御沾了一个大光,那就是他们自然已经熟能生巧,还不知在国内练了多少遍呢。

    梓成胸有成竹的沾墨,他还有闲心想着,若是萧停云来画四海升平图,那就直接秒杀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