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05章 旗帜飘扬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05章 旗帜飘扬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婀娜来到楼明光跟前站定,上上下下的打量一遍,最近这家伙都不缠着自己了,不知忙啥呢。

    “见了本郡主也不行礼?”萧婀娜倒背着手,嚣张的仰脸看着他,仿似她比他还要高得多。

    楼明光懒得和她废话,拱拱手:“郡主在上,小生有礼。”他看着她身后的方向,正是女席。

    婀娜鼻子里嗤出一声冷哼:“算你识相。你不在男席出来作甚?”

    楼明光挑眉:“该我问你吧,你不在女席,跑出来干嘛?”

    “嘿,和本郡主顶嘴,我看你胆子越发大了。”她能说她是想去看新娘子?

    “嘁。”楼明光没接茬,勾勾手指头,示意她靠近一点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婀娜一脸不屑的走近。他要是约自己逛街,自己一定会一口回绝。

    她正想着,就听楼明光悄声道:“你去把玉玑县主叫出来,我找她有事。”

    婀娜傻眼,愣愣的看着楼明光,他找那疯丫头,还让自己跑腿?真是气死她。

    “你找她?”婀娜眯起了眼,玉玑是萧念的亲堂妹,爵位比起自己矮了一级,但比自己大一岁。

    她性格古怪,喜欢男孩子喜欢的事,且泼辣果敢。自己虽然不喜欢她,却不敢明目张胆的与她呛。因为,一定呛不过。

    楼明光敷衍的“啊”了一声:“快点去。”

    婀娜抱胸而立,小眼神斜过来:“你是什么东西,敢指使本郡主?”

    楼明光怔住,认真的看她一眼,最后失笑:“那就不劳动郡主了,在下失陪。”

    说完,楼明光奔着男席而去。路上他在想,以前可能是我瞎。

    婀娜张大嘴,就这样看着他跑走,不像以往那样插科打诨的来逗自己开心,有些不敢置信。就像是,她养了一条狗,养着养着突然跟别人走了,见了自己还汪汪咬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使劲跺了一下脚,本想去看新娘子的心也淡了,郁郁寡欢的回了女席。

    男席的院落,楼申在喝酒,笑着让酒的时候,一眼就看到了四处张望的儿子。

    他以为明光是来找自己,连忙站起身招呼:“光儿,这里。”

    楼明光本是在找新郎官萧瑜,被老爹一喊,无奈的走过来,向认识的大人问了好后,对楼申道:“爹,你叫我?”

    “诶,你不是来找我的?”楼申喝的晕头转向的。

    “您少喝点,我来找阿瑜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去吧。”楼申这一打岔,让楼明光适才在婀娜那里受的气,立刻就散了。

    他看到一脸笑容的新郎官后,和众位大人拱拱手,连忙疾步走了过去。把身后大人夸赞他的话都抛到了耳后。

    “见过二殿下,念世子,瑜世子。”楼明光见了三人组合想笑,因为,萧琮与萧念都已经上了脸,红的像番茄,而萧瑜站在他们中间雪白的一张脸,更像是小白脸了。

    “明光,来喝喜酒啊。”萧瑜笑眯眯的招呼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给我找个小丫头,去女席叫叫玉玑县主。”楼明光说明来意。

    萧念听到妹妹的名字,酒气上涌:“你找……呃,玉玑干嘛?”

    楼明光扶住他:“让她带我去皇家马场。”

    萧念哦了一声,那有什么的,还非得叫玉玑。不过转念一想,那个堂妹最爱骑马,也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玉玑被小丫头带出女席,她正好呆烦了。吃饱了不走,留在桌上聊天,也只有她娘那年纪的人能做的出来。

    刚从女席转出来,就迎见了婀娜郡主,她随意地招呼了一声:“郡主妹妹。”

    婀娜冷哼一声,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玉玑指指外头:“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婀娜就这样冷笑的看着她出去透气,心里把楼明光骂了个狗血喷头。

    楼明光终于等到了人,欢天喜地的上前虚推着玉玑就走。

    “嘿,做什么……”玉玑一脸诧异的就这样被他推出了南王府。

    给南王府门房要了一匹马,二人扬鞭直奔皇家马场。

    路上玉玑笑声不断,原来这厮是要去练马技,那找她真是找对人了。玉玑自恋的想,她可是最好的师傅。

    来到皇家马场,萧玉玑把二人的马扔给了马夫,拉着楼明光就去挑马。

    “明日比试,当然要最好的马。否则,你这第一关要是慢了,后面的都大打折扣。”玉玑这样教训他,楼明光却觉得此声如天籁,只有天上有。

    “那就劳烦县主操心,为在下挑一匹马。”楼明光正色的拜托她。

    玉玑啧啧称奇,这小子越来遇上道了啊。

    她一拍胸脯:“交给本县主了。其实,停云堂兄的马最好,但是就算他借与你,你也不一定驾驭的了。退而求其次,你骑琛哥哥的马吧。”

    退而求其次的追月,送她一记白眼。

    “来人,前方给摆上一副辔头。”萧玉玑吩咐马场侍卫,模拟一个明日比试的现场。

    楼明光不太懂:“何意?”

    玉玑恨不得敲他后脑勺,可惜她够不着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明日你要抢的用具啊,你今日就练这个,在马上稳稳的捞起来,懂?”玉玑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楼明光恍然,摸着后脑勺笑:“哦。”

    然后,玉玑骑着马在马场跑圈,监督着楼明光一趟又一趟的练习骑马捞东西。刚开始第一趟,他弯腰过度,差点一头栽下来!玉玑在马上叉腰大骂:“一手拉紧缰绳啊,笨蛋!”

    第二趟,他稳稳的捞住了东西,但速度上却慢了。玉玑在马上犹如战神般扬鞭指着他:“笨蛋,你是在散步还是遛马?”

    第三趟,楼明光速度上不变,稳稳地捞起了东西,却得意忘形没抱住,一下子掉在马下!他都不敢去看玉玑的脸,只因玉玑已经气的骂不出来什么了,哽在那里喘粗气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玉玑最后磨牙吐出俩字。

    楼明光也算是条汉子,就这样,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在玉玑县主的鞭策下,越来越熟练。到最后下马时,他有些站不稳,还是玉玑赶忙伸手扶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样的。”玉玑第一次对他露出真诚的微笑,她敬佩认真的人,特别是为了天凌荣誉而认真的人。

    楼明光扯扯唇,回以一笑,他估计大腿上应该磨出了血印,不然不会这么火辣辣的痛。

    两个人把马还给马夫,同时望天,发现不知不觉竟然练了这么久,日头已经下去,天渐黄昏。

    玉玑咬唇,“你……是不是受伤了?”

    楼明光笑:“没事,睡一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命人去叫马车,叮嘱他:“到明日比试前,再别动马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听你的。”楼明光被她扶着,一瘸一拐的走,只觉得心里从未有过的安逸。

    到得马车前,玉玑扶他上了车,想了想对他道:“你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楼明光点点头,“好。”虽然吃了皮肉之苦,但他觉得很甜。

    玉玑找马场的人要了些皇家专用伤药,毕竟来这里骑马的都是皇家人,太医的药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来到马车前,她一股脑的都扔给楼明光:“这个很有效,你回去一定要抹。”

    楼明光抱着药膏,一看就是皇家专用的,不由心下一暖。刚想说啥,就见玉玑红着脸解释:“是我让你练习过度才受的伤,你可不要多想。”

    楼明光微笑:“你知道我想什么了?”

    玉玑呸他:“快滚吧。”

    马车嘚嘚跑远,玉玑捧着温热的脸颊,暗自唾弃自己,今日都不像是以往的萧玉玑了。

    二人小组在皇家马场忙了这么长时间,吉安侯府的分小组同样练到现在,只不过人家是吃吃玩玩的,最后还蹭了一顿侯府的爱心晚膳。

    为什么说是爱心晚膳呢,只因安氏亲自下厨,做了几道菜。

    安氏很开心儿女有这么一帮子朋友上门,而且侯爷也不在府里用晚膳,只有她自己很无聊的,不如下下厨呢。

    霜落与萧停云回到世子院时,身上带着一种很好闻的香气,就像是花香一样浓郁,却不恶俗。

    萧停云是第一个闻到的,问她:“你以前身上的香,也是自己调的?”

    霜落骄傲的点头:“是啊,但我很少用,只是沐浴时加一点。怎么?”

    萧停云以前就想跟她要,一直说不出口,如今与她这么熟了,可是想什么都能说的:“送我一份。”

    霜落以为听错了,看色狼一样的眼神:“这是女孩子用的,你要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萧声不会弄,装点一下屋子。”以后我就能天天闻到你的气息了。

    霜落一想也对,屋子里有清香,很陶冶心情,就允诺给他一瓶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可别用,是让你拿给玉玑的。明日弹琴,让她抹一些在身上,头上最好也戴朵花,花上也抹点。”霜落谆谆告诫。

    萧停云点头,捕捉到她话里的“也”字:“她们也会戴花?”

    霜落冷笑:“若我没猜错,一定会戴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安抚的顺毛:“有你的香,她们一只蝴蝶都引不到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说说笑笑的来到世子院,秦胜蓝练剑舞练得都要吐了,一见霜落回来,趴在霜落肩上装可怜。

    萧琛也拉着萧停云询问,见他手上拿着一盒东西,问:“这什么?”

    萧停云塞给他:“你去给玉玑送去,告诉她,明日弹琴且不论琴艺好坏,一定要戴花还要抹上点这盒子里的香。”

    “行,交给我。”萧琛一点就透,他与萧停云可谓是身无彩凤的好兄弟。

    安氏来叫他们时,看到的就是和乐融融的一院子人。

    “过去用膳吧,今日我下厨做了几道,大家尝尝。”

    霜落挽着娘亲的手臂,对众人安利:“我娘轻易不下厨,你们有口福了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勾着嘴角看着她们,萧琛则夸张的一手摸着肚子:“姚伯母您来的正好,正好我空出肚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哈哈大笑,一起去了永和院,安氏准备的很齐全,早已经摆好了饭菜和碗筷。

    于是这顿晚膳,萧停云第一次品出了家的味道,让他流连且向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王府的晚宴也跟着到来了,新郎官在黄昏时回新房小憩了一会儿,永欢一直不理他,他觉得很憋屈。

    “公主,我没惹你吧?今日大婚,我一直在外面陪客。”萧瑜看着洗漱过的永欢,只觉得粉面如桃花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永欢哼了一声,一叠信件砸到他面前:“这都是你写的?”

    萧瑜捡起信,本来就觉得眼熟,拿起来还真是自己写给永欢的信。

    他嘿嘿傻笑:“这都是过去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永欢冷着脸:“说不清楚,就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萧瑜一怔,嗯,怎么说清楚?

    “你要给我休书?”永欢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:“我万里迢迢的来到你们天凌,当你南王府的世子妃,做你萧瑜的娘子,你就日日想着怎么递给我休书?”

    萧瑜拿着信笺连连摆手:“不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公主哇的就哭出声,把这段日子来心里的苦闷,与初离开家乡的彷徨,都化作眼泪流出来。

    门口听声的下人一听这还得了,世子妃刚进门就被世子惹哭了。上了年纪的嬷嬷连忙去找王妃,汇报这个惊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南王妃在女席上正众星捧月般的风光,冷不丁就被下人给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这个混蛋!”王妃撸起袖子,要是他爹知道了,还不得打折他的腿。人家公主的皇兄还在呢,你都敢惹哭人家,这不是茅房里摔跟头——离死(屎)不远么。

    南王妃急匆匆的去了世子院新房,果然,在门外就听到了永欢公主嘤嘤哭泣。

    她把人挥退,太丢人。然后自己敲敲门:“阿瑜,娘来看看永欢。”

    萧瑜不情不愿的走过来开了门,露出半颗脑袋:“娘,一会就没事了,您走吧。”

    王妃眼一瞪,你给我一边儿去。一把推开萧瑜,迈步走进去。

    永欢这时不知道该不该哭下去,当着未来婆婆,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“媳妇啊,娘来给你做主。阿瑜若是犯了错,你就给娘说,我揍死他。”南王妃看着如花朵般的公主,越看越满意。

    永欢破涕而笑:“永欢见过娘,萧瑜以前惹我的,今日没有。”

    王妃眼珠一转,那就是在算老账喽,好吧,她这一趟白来了。难怪儿子一脸丢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好好说,大喜的日子不要哭,知道吗?”南王妃叹气,这叫什么事,新婚第一日,就闹个笑话。

    送走了王妃,萧瑜掐着腰来到永欢面前:“那信就烧了吧,你看把我娘吓得。”

    永欢擦擦眼角:“我就不,我要去给皇上看。”

    “嘿!”萧瑜吓出了一头冷汗,皇伯父若看到了,和自己爹看到没啥两样。

    “别别,算我求你。”萧瑜这才知道,原来逞一时之气,倒是痛快了,可后患也是无穷的。

    永欢指着地上的红色地毯:“你坐那。”

    萧瑜嘴角一抽: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坐在那给我认错,说以后再不说混账话。我才原谅你。”永欢哭过的眼睛里很湿润,也有些肿,看上去可怜兮兮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,凭什么啊,本世子坐在那,像是什么话?”

    永欢哼一声:“没让你跪着,就是顾念你的世子面子。我不管,你不坐,我就去找我皇兄,本公主不嫁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瑜张大嘴,还有这么威胁人的?不过一听她说不想嫁,他的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永欢见他发呆,以为他不想照做,嚯的站起身:“我知道你不想娶我的,你心里还想着那个什么馥,我去找皇兄说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说完,就见萧瑜一屁股坐在了那方红垫上。永欢站在那,高高的俯视坐在地上的他,噗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