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04章 心的靠近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04章 心的靠近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五大项宣布完,大家都坐在位子上思索,接下来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萧停云懒洋洋的一手搭在书案,一手搭在椅靠上对大家说:“接下来各司其职,自己参与哪一项,回家多练练。明日辰时照旧书院汇集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一落,众人纷纷站起身,说得对,回府躺下好好想想。

    楼明光着急的问:“世子,玉玑在哪啊?”

    萧停云掀掀眼皮,还未说话,萧琛替他摆了摆手道:“她在南王叔那,你去找她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见楼明光匆匆仍下一句:“明儿见。”脸上带着笑意,兴冲冲的跑出了书房……

    姚天祁与梓成面面相觑,这厮啥时候这么上进了。

    萧琛撇撇嘴,他是不是也该去马场盯一下,万一这丫被玉玑玩坏了,明日可怎么上场跑马?

    姚天祁走到妹妹与梓倩的身后,俯身问:“要不要一起去侯府?”

    霜落笑嘻嘻的看着未来嫂子,也等她的回答。梓倩没想到姚天祁会这么大方,她错愕了一下,脸上烧着红云,低声说:“大哥去,我就去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侧首看跟着过来的梓成:“怎样?”

    梓成眼珠转了转:“去!我想看看你的藏画,找点灵感。”他是看出妹妹想去的,当然要支持嘛。

    霜落挽着梓倩的手,看看秦胜蓝与连莲:“胜蓝剑舞定好的曲目,连莲是去我家拿曲谱,还是我派人送去丞相府?”

    连莲现在想融入这个集体,笑着对秦胜蓝道:“咱们也去吧,正好我练练琴,配合着你的舞,熟悉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无所谓,回将军府也是一个人,还不如去霜落家热闹呢。

    结果这一商量,等于是把阵地挪到了吉安侯府,从书院大书房换了个地方而已。

    萧琛摊手,他是去看着玉玑,还是去看傻丫头练剑呢,这是个问题。但不待他细想,他的云弟他做出了抉择。

    “霜落,咱们还得研究棋谱。”萧停云道貌岸然的提出中肯的建议。

    姚天祁现在心情很好,梓倩也跟着去自己府里,想想就开心。再加上比试项目的分配,他看萧停云就像是看英雄,自然没了以前对他的挑剔:“嗯,那就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霜落有些无奈,对萧停云说:“我书房有孤本,你先去研究着。我把琴谱给连莲后,还有事要做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颔首,没问出是做什么去,他感觉应该是很私密的事,莫名不想在众人面前问。反正能待在霜落书房也很好。

    就这样安排好了去处,大家坐着各自的马车,有志一同的都去了吉安侯府。

    安氏被门房告知家里来了一大帮子少爷小姐,还是姚天祁带回来的。她本都躺下歇歇了,又爬起来,很是好奇的迎出门。

    相公去参加南王府的婚席,儿子女儿说去书院商量比试事宜,这会儿怎么就回来了?

    这一看可了不得,安氏笑得合不拢嘴,有云世子呢。

    萧停云当先招呼道:“姚伯母,我们又来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安氏摆摆手:“说的什么话,常来才好呢,快进去。”

    她来到女孩子面前,拉住梓倩的手,亲热地说:“倩儿也来了,以后就要多来府里,伯母都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叹口气:“梓倩姐姐一来,我就得靠边站了。”活脱脱一副小姑子争宠的模样,逗得大家都笑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在一边看着,嘴角微勾,心里想着,没事,你在我这里永远第一位。

    姚天祁对母上大人说:“娘,我带他们去世子院了,明日比试有事商量。”

    安氏连忙点头:“嗯,你们忙你们的,一会儿我着人去送上茶点,你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伯母。”少爷小姐们一一与安氏打过招呼,这才进了姚天祁的院子。

    秦胜蓝与连莲没有进屋,她们是未婚小姐,进男子卧房不方便,就坐在院里搁置的石桌前。梓倩是未婚妻,没有这些大防,但她脸皮薄,也跟着坐在外面。

    霜落经常来哥哥院子里,早就让丫头们做了一些棉垫垫上,又美观又保暖,所以即使在院子里,也很惬意。

    萧琛与萧停云和梓成跟着姚天祁进了屋,萧琛看看外面,建议道:“让小厮抬张桌子出去,咱们也在院子里吧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一想也对,分开了还有什么意思。于是院子里石桌旁并排了一张桌子,大家在这里一起说话。

    霜落没坐,招呼萧停云:“我要去书房拿琴谱还有棋谱孤本,你在这里等还是跟我一起去?”

    更跟着她单独行动,萧停云自是求之不得,堂而皇之的站起身,义正言辞的道:“在书房研究吧,毕竟下棋需要静心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点点头,这倒是:“你过去吧,找个最难的残局给北御。”

    只有萧琛在一边撇嘴,论把泡美妞说成国家大事的脸皮厚度,云弟数一数二。

    两个人离开众人,一前一后的去往挽霜阁。

    转过弯,无人能看到时,萧停云紧走两步,和霜落并肩。

    他嘴角噙着笑:“你说要做别的事,是什么?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在书院时他没问,就等独处时单独问她。

    霜落看着脚下的鹅软石,平静地说:“制香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看着她如画的侧颜,眼睫微垂,小鼻子挺翘的弯出优美的弧度,粉色樱唇紧抿着,看着就让人喜欢。忍不住想伸出手去触碰她今日的垂寰髻,吓了她一跳。

    霜落杏目圆睁,横了一眼:“真喝酒了?”

    萧停云微笑:“真的只有一点点。”手照旧抚上了她垂下的秀发,果然,她也没把他手打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今日大婚的喜宴吗,不喝酒,能饶了你?”霜落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谁敢。”萧停云傲然的说,手轻捻着一缕秀发,似是找到了好玩具。

    霜落失笑,也就是他这么说,却无人反驳吧。一张冷脸坐在那,谁上前敬他酒,等于自找没趣。

    萧停云不悦她打岔,牵着那缕秀发轻揪了一下,见她的小脑袋跟着往自己这边磕了磕,可爱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霜落生气,一巴掌拍下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萧停云赔笑:“我没使劲,别生气。”也就只有她了,打了自己,还得让自己赔礼。若是换个人,看他不把手给弄断。

    “制香做什么,你还没说。”

    霜落鼓着脸颊,不想搭理他了。

    她侧过脸看他一眼,见他讪讪的,不由那气就泄了。越想越好笑,扑哧笑出声,雪白的贝齿一闪而没,然后抿紧了唇瓣。

    萧停云叹气:“你惯会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霜落怒视他:“是你先揪我头发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对视片刻,可能实在是觉得这对话像小孩子吵架,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都笑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摇摇头:“那只是表示亲昵的动作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霜落无语:“当着人不许做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就想咬掉舌头,这是说的什么啊,难道没有人就可以随便做?

    萧停云很快的应道:“不会的。”此时冷脸无处寻找,一张俊颜如雪后初融般温暖。他才不舍得让别人看她这么亦娇亦嗔的样子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挽霜阁到了。霜落当先走进去,二兮飞快的上前伺候,在见到小姐身后跟着那吓人世子后,两个小婢女都傻在当下。

    霜落笑着摇头,跟了自己这么久,俩丫头还有待进步哪。

    “我与世子去书房,你们不用跟。”霜落吩咐道,想了想加了一句:“给他泡一杯我新晒好的茶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二兮如遭大赦般跑下去,她们就是看着云世子害怕,无解。

    带着萧停云走进自己的书房后,霜落回身嗔他:“看你把我丫头吓成什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自得的坐在霜落经常坐的椅子上:“是她们老鼠胆子。”

    “嘁。”霜落去给他找棋谱。

    萧停云伏在书案上,张张嘴又闭上,最后忍不住,试探的问:“你说的新晒的茶,是什么?我一直没问,你家人都有你亲自调制的茶,能不能给我也调制一种?”

    霜落手上的动作微顿,就在萧停云以为她会岔过去时,就听他心尖的女孩低声道:“这就是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激动地站起身,差点把书案推倒。他三步两步来到霜落身后,再也抑制不住内心对她的喜爱,一把拥她入怀!

    霜落这才真是傻掉了,就这么呆呆的任他在背后环抱。

    耳畔处传来他低沉又压抑的声音:“你……心里有我,是不是?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臆想,对吗?”

    霜落只觉得他的气息包围着自己,一股清冽的薄荷香,时不时飘进鼻尖。心里有他吗?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在新鲜花瓣下来时,不由自主的就想为他炮制一种茶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不想沾染他的,这背离了她的初衷啊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霜落刚启齿,嘴上覆上来他温热的袍袖,阻止她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先别说,等比试完再说,好吗?”萧停云近乡情怯,突然不想听她的回答,万一她再说出什么不入耳的话,他怕明日的比试会全盘皆输。

    霜落正好也不知要说什么,点点头:“那你先松开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再舍不得软玉温香,也不得不先放开她,见她手里拿着两本孤本,看样子是找到了。

    这时,盼兮敲门:“小姐,茶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霜落理理衣袖,看着萧停云拿着棋谱坐到了书案前,正仔细地查看,就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盼兮送茶进来,倩兮躲远了,所以只能她来送。其实,她一点都不想进来的。

    头都不敢抬,就怕对上那冷淡的眼神。

    临出门时,她不经意的扫了一眼,发现云世子认真的在研究书本,小姐在找书本,这才舒了一口气轻轻关好了门。

    霜落偷笑,盼兮的表现她都看进眼里,小丫头还算负责。见萧停云开始翻看棋谱,对他说:“你先瞧着,我把琴谱和琴给连莲送过去,让她配合胜蓝练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让二兮去,你不是制香吗。”萧停云抬眸:“还未跟我说,你制香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霜落认真的说:“你与三殿下有些过分,你们没想过,若五局比试,只有玉玑县主输那一场,她该如何面对?”

    萧停云哂然一笑:“皇家人不拘小节,只要大局赢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霜落神色冷凝:“可是我觉得不好,我想让玉玑这一场也能赢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么说,你的香是为玉玑而制?”萧停云一脸兴味。

    “是。弹琴引蝶,说得好听,蝴蝶又懂什么?虽说万物有灵气,但若说花鸟虫鱼懂乐理,我却是不信的。”霜落娓娓道来,带着一股不以为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书上云,蝴蝶蜜蜂喜人,那是因为人身上有香气。我猜测,提出这项比试的人,一定深知此理。玉玑琴艺如何我不知,但若想要蝴蝶说她琴艺高超,我确实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自己破功,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萧停云也跟着笑了:“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请世子,拭目以待。”霜落俏皮的歪头。

    霜落忙调香的时候,大家都在忙碌。

    世子院内,连莲琴艺虽说比不上霜落,但在女学也数得上。她拿过琴谱,熟悉了两遍以后,就已经很熟练了。

    秦胜蓝接过萧琛的佩剑,和着琴声开始舞剑。梓成和萧琛伏在桌上欣赏,只觉得将军府小丫头还真像模像样的,有一股子飒爽女将军的味道。

    梓倩看着这幅画面,研究着二人,脑海里竟然出来一幅画面,忍不住以手作笔,在空气中临摹。

    姚天祁则忙着把安氏送来的茶点安排下去,做好尽职的主人。

    他把最后一杯茶放在梓倩面前后,就坐在她身旁。看着她的动作,忍不住出声相询:“要不要我拿纸笔来,灵感稍纵即逝,若不画下来,怕是会忘记。”

    梓倩收回手,捧住那杯茶,笑着摇头:“现在画下来也没用,不是现场出题吗?”

    姚天祁勾起嘴角:“你可以送给我。”

    梓倩脸又是一红,姚天祁发现他这小未婚妻还真是脸皮薄,但很适合他的性子,因为他其实也是一个羞涩的人。

    梓倩抬头寻找霜落,借以让自己小脸退烧:“姚大哥,霜落不来就着琴合一首曲子吗?”

    姚天祁摆摆手:“这曲子,霜儿很熟,该唱什么她有数的。”说到妹妹,不是他吹,这是他最放心的一关了。

    梓倩笑:“是我多虑,霜落不用人操心的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伸出手拍拍她发顶:“你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得,刚消下去的热度,又飞速烧了上来,梓倩干脆捧着茶猛灌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边大家都为了比试努力,楼明光那边也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他骑了马迅速到了南王府,一路的流水席都没引他分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今日出来守门的小厮不认识他,但凡有点地位的,都被派进去招待客人了。楼明光也不生气,自报家门说是礼部尚书楼申的公子,小门房见他仪表堂堂,也就放他进去了。

    南王府今日布置的真是喜庆,楼明光有种不知该往何处去的错觉。他难住了,女席那边自己是不可能去的,那怎么才能把玉玑县主叫出来呢?

    突然,楼明光计上心来。他大踏步的向男席处走,等见到萧瑜他们时,让他找个小丫头去叫。

    正走着,身后传来一声呼喊:“楼明光,你站住!”

    楼明光听的耳熟,转回身就发现,竟然是很久未见的婀娜郡主。她今日穿了一身大红,这有点不合时宜,没有懂事的小姐会在今日穿红的,岂不是抢新娘子的风头。

    婀娜一张娃娃脸又胖了,圆滚滚的加上一身红衣像是招财童女。楼明光别的倒是没多想,只是心头一喜:叫玉玑的有人选了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