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02章 惊才绝艳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02章 惊才绝艳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姚天祁三个人也不看书了,不约而同的起身凑过来,连莲见他们过去,这才跟着站到了后面。她有些怕萧停云与萧琛,毕竟上次踏青时弄得有些丢人,大家伙在一起,她才能稍稍压下去这份心虚。

    霜落嗅到了一点酒味,淡淡的倒是不难闻。她回头抬眸看,正对上萧停云含着笑意的眼,脸上带着酒后的红晕,不由问:“喝酒了?”

    萧停云笑:“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他见霜落想抽回手,连忙施了点力按住,回首招呼那几个:“快来,大家鼓鼓气势,然后阿琛给大家说说北御这次想出的幺蛾子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当先把手放在梓倩上面,梓倩吃惊的张大小嘴,脸蛋立刻爆红,横他一眼,却沉溺在他温柔的眼波下。

    梓成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这是自己的准妹夫,要是别人他才不乐意。笑嘻嘻的盖住姚天祁的手后,让楼明光快点。

    楼明光一巴掌拍上,气的梓成想把他撅出去。连莲最后抿抿唇,终还是伸出手置于其上。

    萧停云满意的颔首,环顾一周:“明日咱们就要为天凌荣耀而战,天凌必胜!”

    “天凌必胜!”另外八个人异口同声的喊出口号,这一刹那,没有了任何的龃龉,忘却了所有的不快,大家有志一同,只想赢下比试。

    大家励完志,纷纷把手收回,萧停云掌心的温度很高,热的霜落心里有些烦乱。

    萧停云依依不舍的收回手,忍不住攥紧拳头,似乎这样就能多留一会儿那柔滑的触感。

    萧琛拉他走过去坐下,和个傻狍子似的站在那,是嫌姚天祁没看出来吗?

    众人兴致高昂的纷纷坐好,眼巴巴的都瞅着萧琛,等他发话。

    萧琛拿出北御国制定好的细则,轻咳一声,一脸严肃的开始给大家讲解。

    “制定这次比试规则的,是北御女相赛金。”萧琛抛出来一记重磅。

    “啊,丞相是女人?”果然,他们几个书院的都不置信的互看。

    楼明光扯唇讥笑:“北御是没有人了吗?女人做丞相,能有什么搞头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怒目而视,这让楼明光突然想起了玉玑县主,立刻讪讪的抓抓耳朵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梓成摆摆手,不赞同的说:“此言差矣,刚刚你没看书上说,北御民风彪悍,女人说不定比男人还要凶。”

    梓倩此时扯扯霜落的衣袖,轻声惊呼:“霜落,北御还真是有女官呢。”

    霜落眼睛看着萧琛,也小声的回道:“嗯,是女官才会让女子参赛吧。”毕竟男人对女子还是有偏见的。

    秦胜蓝捧着脸颊,一脸向往:“我要是也能当官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娇俏的笑:“那你能当女将军!”

    “知我者,霜落也!”秦胜蓝忍不住上前一把搂住霜落的肩,头还想在她发间磨蹭,却感觉有一道视线冷冷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她茫然的抬头,萧琛看着面前的纸,姚大哥几个人还在探讨女人做官的事,她的视线忍不住转向剩下的云世子,果然,他那如刀削的脸上正目无表情的盯着自己……的脑袋。

    秦胜蓝觉得后脊背一凉,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。霜落诧异的的看看她,胜蓝怎么奇奇怪怪的。

    萧琛就知道把赛金名字扔出去,会达到这种效果。他嘚瑟的挑挑眉,伸出手示意大家平静一点,别跟没见过世面一样。

    “北御这位丞相挺狡猾,若咱们事先没调查,就把宝压在书院上了。谁也料想不到,她会以女子比试为主,因为这是从来没有过的。但她同时还保留了一个强项,就是他们北御年节盛典的重头戏,叫接力赛。”

    “接力赛?”这真的很新鲜,大家从没听说过这种比试方法。

    萧琛有些解释不明白,看向萧停云:“云弟,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颔首,站起身,来到放书的书架前,拿了一张五尺见方的纸,从怀里掏出一把精巧的匕首,轻松的钉在书架上,充当解说板。

    大家目不转睛的看着他,萧停云的背影如松般挺拔,一系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,姚天祁都暗暗叹服,这个人是有资本的。

    他拿了一支沾了墨的笔,走到纸张前面,边画边给他们讲解。

    “何为接力?就是四人一组,每人有每人的任务,第一人做完他的事,才能轮到第二人做,以此类推。这是北御年节庆典的习俗,四人自由结合,胜出的一组,可以得到彩头,受到大家的敬重。”

    他讲的清楚明了,每个人都听懂了。

    姚天祁问:“萧兄,这一项,是男子参加的吗?”

    萧停云微微一笑:“是,仅此一项。”

    男子们暗暗咬牙,北御国确实有些小人了。最拿手的项目,定为男子比赛,这倒无可厚非,坏就坏在,他们细则拿出来的晚啊。若是明日才给出细则,天凌临时组队,那岂不是真的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“四项都是哪四项?世子可有对策了?”楼明光跟着问。

    萧停云拿笔在“解说板”上写写画画,然后傲然的转身回答楼明光:“有,而且他们讨不了好。”

    男子们都兴致勃勃的看上去,萧停云既然如此说,那就有十分的把握,这一点,他们都坚信。

    “第一项,马术。两人赛马,先到者就能先取到第二项要用的用具。第二项画画。第二人用取到的笔墨开始作画,早画完者,第三人就可以早上场。第三项,赋诗。第三人为画好的画题诗或是赋词。最后一项,射箭。是最难也是最重要的一项,画会被人拿起置于射箭用的靶子上,第四人利用他们撤回手的瞬间要射出箭,把画及时钉在靶子上,既不能脱靶,还不能损害画作。完成后,敲锣,比试结束。”萧停云一点一点讲解,指点江山的睥睨,加上运筹帷幄的自信,汇合成这一个很有魅力的云世子。

    姚天祁当先拍手,随后众人跟着一起,霜落惊叹:“太精彩了。”

    她夸的是萧停云,只因他画的太形象了,而且每一项注明的都清楚明白,让人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萧停云眼睛里泛着笑,霜落夸他了呢。他极力抿着唇,怕自己会笑出声。

    楼明光有些不自信,“云世子,这个看起来很厉害,我……能行吗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走到萧琛身边坐下,示意他接着说,自己有些说累了。

    萧琛嘿嘿笑着:“你上第一项,骑马难不倒吧?”

    楼明光眼睛一亮:“可以可以。”若只是让他骑马去抢个用具,应该难不倒他。他骑术还是蛮不错的。

    萧琛见他不再自卑,摇摇头:“一会儿去皇家马场练练,让玉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楼明光答应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众人没插言,都灼灼的看着萧琛,等他继续安排。所以萧停云得以光明正大的看霜落,她怎么每见一次,就越发动人了呢。

    霜落听的津津有味,而且还边听边代入,想着楼明光骑马抢用具的样子,嘴角勾着笑,明媚的笑脸真是姝色无双。

    萧琛看看从怀里掏出的纸,这是他和云弟昨夜的成果。从北御新皇那里得到细则后,二人在椒阳宫商议了一晚。也真难为二人这么能忍,参加萧瑜大婚,还要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第二项画画,梓成上,这个难不倒你。第三项,自然是天祁了,给画题诗,绝对是小菜一碟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和梓成交换了一个眼神,两个人都笑着点头,确实。

    不过,梓成有疑问:“殿下,那我画什么?”

    萧琛摊手:“我也不知,具体题目,明日会有请来的评审制定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评审?”秦胜蓝当先瞪大眼。

    萧琛好笑的看她:“没有评审,怎么定输赢?”

    秦胜蓝嘟嘴,一脸委屈:“我以为,谁快谁就赢啊。”

    萧琛哈哈大笑,这个傻妞真的是很可爱,有什么说什么:“不能,若是只贪图快了,画的一塌糊涂,诗题的乱七八糟,那岂不是很不公平?”

    他自己都没发现,对上秦胜蓝,他是格外的有耐心。萧停云难得转头分给他一个眼神,眼神里若有所思,然后失笑,继续看他的霜落美人。

    秦胜蓝恍然大悟,连连点头:“哦哦,说的也是,殿下真厉害。”

    萧琛忍不住骄傲的挺直了胸膛,那是。

    姚天祁这时也明白了:“也就是说,阿成作什么画,我就得配什么诗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萧琛抚掌,带着一帮子聪明人,真省心。

    霜落想到了困难的最后一项,心里一动。蓦地看向萧停云,却见到了一脸痴汉模样的云世子,嘴角使劲一抽。

    萧停云怔住,伸出手不自然的揉揉脸,怎么就让她看到了?再抬眼,就见女孩儿笑的弯弯的大眼,他的心立刻又柔软成一团,罢罢,丢就丢人吧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你来我往,无人发现,只因那些人还沉醉在四人接力赛中,听上去太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萧琛笑望众人:“天祁题完诗,第四项就是云弟射箭了。”

    轮到萧停云,他简单的一句带过,萧停云给他一个眼角,我都不屑的正眼看你。

    萧琛呲牙,真特么气人。

    霜落这时好奇的问:“殿下,射箭应该是北御除了骑马最拿手的一项吧?”

    萧琛点头:“他们押的就是这个宝。你想,咱们天凌文化源远流长,他们一个番邦,论底蕴绝对比不上,那是什么给他这个底气,敢上门来挑战?”

    见大家都认真听着,萧琛也正色道:“他们就是认为,最后一项,咱们必输!”

    众人唏嘘,确实是这样没错。

    姚天祁自问能画出好画,能赋出好诗,但让他瞬间射出箭,把画完好的射在箭靶上,他真心无能。所以,确实必输无疑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看向萧停云,若萧停云能做到,他决定,以后再不会敌视他。

    梓成感兴趣的是北御派上什么人:“殿下,射箭这一项,他们派出的不会是个神箭手吧?”

    萧琛撇撇嘴:“是他们连续几年年节大庆最后的魁首,也是一个什么世子。这估计是他们的杀手锏。”

    霜落突然笑开,接话:“但是,明日一定会让他们失望的,对吗?”

    萧停云截住萧琛,没让他说话,当先应了一声:“是。会让他们笑着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哭着走!”剩下的话,大家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,然后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梓倩这时对着手指,不置信的问:“这只是其中一项男子比试?”

    萧琛看了看流程:“没错,接下来我要说的就是女子比试了。他们倒挺讲究,男子说是一项,其实是四项结合在一起,所以,女子比试干脆也弄了四项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想看骚气的世子如何赢得比赛吗?敬请期待……

    装做自己很红的渣作者,在此感谢投给《我美》票票还有打赏的所有亲爱。并保证努力多写,因为编编想看我日九……我的flag现在已经扬起了风帆……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