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01章 一起加油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01章 一起加油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萧停云和萧琛早就挑了一桌上席坐下,他们看完热闹,吃完这场酒席就要去和书院众人汇合了。

    萧琮和萧念是要为新郎官挡酒的,他俩不坐下,就无人敢和这两尊大神坐一起,所以萧停云和萧琛可以自在的商量事情。

    三皇子斜睨着与父皇并肩坐着的澹台明镜,凑过头来轻声道:“狡猾的北御人,看着就来气。幸好你反复琢磨,看出他的诡计,不然这回咱们真的被打个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想起那份细则,不屑的弯起嘴角:“他们也就这点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让皇子参加,这一条既是遏制我们几个,也是为了掩盖女子参赛的事,但其中还弄了一项男子比赛,估计就是北御那个世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书院与女学双管齐下,任他北御如何出题,都难不倒的。”萧停云径自端过桌上的茶壶,为自己添满杯。南王府的婢女都在伺候来贺喜的大人和女眷们,皇上那桌是南王亲自满茶,自己与萧琛这桌无人敢问津,他乐得自给自足。

    萧琛抢过他那杯茶,坏笑着饮下:“谢了云弟……嘿,你干嘛去!”

    不就是抢你一杯茶喝,至于的起身走人?

    萧停云没理会他,起身向着那些大人们的席位走去,萧琛一直扭头看他,这才发现有一桌坐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萧琛忍不住握了一束草。

    吉安候姚文远正和同僚们坐在一起,大家喝着茶聊着闲话,和以往在官场上不同,都卸下了假脸。

    萧停云没想到霜落的爹也会来,所以看到他在,诧异了一下,立刻过来打招呼。走过来的时候,他恍然领悟,南王家的婚事,侯爷碍于面子人情,也必须要来出席。

    姚文远正和大舅子说话,忠义伯自然也是为了给南王面子才来的,两个人自然就坐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突然,他们眼前站定了一个身影,同桌的大人不约而同的抬头,一看竟然是昭王府云世子,有会来事者就笑着站起来招呼:“云世子,还有一个座位,你要不要坐这?”

    萧停云摆摆手,打眼一望,发现姚文远的杯子空了,连忙探身拿过茶壶为他斟满:“姚伯父喝茶,今日南王叔家大喜,我代王叔接待各位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适才说话的那位大人无语。说好的接待,怎么不见你给我等满茶呢?但他只敢腹诽,不敢直面而言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这可是王府二代里最冷酷的人,同样也最有本事,谁敢惹。

    姚文远站起身:“世子客气。”

    忠义伯睁大眼,这是什么情况?他可看出来了,云世子可不是为了招待这一桌人过来的,简直就是冲妹夫来的啊。

    他审视着姚文远,不就是刚成为侯爷吗,有什么地方值得王府世子高看一眼的?

    萧停云回以一笑,请侯爷坐下:“各位大人都敞开来喝酒,不要为王叔省银子。”

    大家哈哈大笑,萧琛这时候循声走过来,和萧停云并肩而站,也对着他们伸手:“今日酒菜挺丰盛的,大人们吃好喝好啊!”

    必要时候为云弟打掩护,这就是兄弟。哎,可惜,小屁孩不懂,只会坑哥哥。

    萧琛都被自己感动的要哭。

    两个人招呼完,回到自己那一桌。萧琛一手搭在萧停云肩上:“见了未来老丈人,也不能这么激动啊,不是哥哥说你,你这样会让侯爷为难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挑眉:“为难?怎么讲?”

    萧琛用一脸你还太年轻的表情道:“谁人不知侯爷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,你这样上杆子逢迎,任谁都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真是萧琛多虑了,除了姚文远本人,谁都没想到这一层。毕竟霜落,实在是小了一点,刚刚十三岁,甚至还未过生辰。

    萧停云摸摸下巴,看出来就看出来呗,正好无人敢动她的念头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席上一片欢声,洞房里的事同时还在进行。

    萧瑜与永欢喝完合卺酒,嬷嬷立刻递喜称给萧瑜,让他挑下盖头来。永欢两只手绞在一起,心里扑通扑通的跳,这一刻,应该是又期待又害怕的。

    新郎官舔舔嘴唇,今夜的酒有点甜。他拿喜称撩起了红盖头,一把抓下来,就见到万永欢被妆点的格外鲜妍的小脸,是那样娇美。

    他傻住,就这样呆呆盯着她殷红的唇与飞起了红云的脸颊。

    喜婆掩口笑:“新娘子太美,咱们世子爷都看傻了。世子,请为新娘子取下凤冠啊,这一路,很辛苦的。”

    萧瑜有些抹不开脸,冷哼一声,命丫头婆子进来伺候公主,自己起脚就走。喜婆尴尬的站在那里,不知如何是好,这位世子怎么想一出是一出,都不按牌理出牌啊。

    永欢公主咬紧嘴唇,好你个萧瑜,你不给我脸面,我还巴着你不成!她的眼睛里已经酝酿出湿意,任凤冠压在头上,倔强的就是不取下来。

    喜婆刚想自己动手,就见本已走了的萧瑜又倒了回来,一把把凤冠端了起来。

    永欢脖子本来压的有些酸,突然轻松了,忍不住伸直脖颈看过去,就对上萧瑜狼狈又含有歉意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先歇歇,我去敬酒了。”说完,萧瑜这才把凤冠扔给了喜婆,再次蹬蹬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喜婆呼出一口气,这才对嘛,看来,新郎官适才是害羞了,真是羞涩的小新郎呢。

    丫鬟婆子都被永欢打发了,只剩春水一人,春水叽叽喳喳的说:“公主,奴婢觉得,驸马其实人挺好。刚刚,他都走出去了,好像不忍心,又退了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永欢默然不语,但嘴角已然翘了起来。这个二傻子!

    “公主,您看,这都是驸马让准备的,怕您饿着。”新娘子一天不能进食,这也是规矩。

    永欢起身,伸了一个懒腰,在轿子里不敢动,还是真累。

    “你去命人备水,一会儿本公主要洗漱。”永欢打发春水走人,笑着来到桌前,四碟点心外加一壶茶,算他有心。

    萧瑜来到宴席,萧琮与萧念凑了过来,二皇子让了几桌酒,脸上已经有了酒意:“走吧,去敬我父皇几杯水酒。”

    萧瑜连连点头,皇伯父那里是必须敬酒的,而且不能别人代替,喝两杯是躲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萧惟怀与澹台明镜还有土帛万树这一桌竟然非常和谐,萧惟怀觉得万树是个可造之材,比起上回来的太子万胤,要强得多。

    万树听澹台明镜说明日有两国比试,非常感兴趣,原定的明日返回土帛,也因此延后了。

    萧瑜过来时,听到的就是南王爹对着自己大舅子说:“那四皇子不嫌弃,就住在王府吧,正好公主新嫁,你住下来,她也心安一些。”

    万树客气的摇头:“王爷不用担心,皇妹嫁过来,就是您家媳妇,哪里有什么心安不心安的。她嫁过来,就没有公主这个称号了,只有王府世子妃。”

    南王这话听的舒心,捋胡大笑:“不能不能,公主千金之躯,咱们王府不能让她受一点委屈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就看到了傻儿子,一伸手把他拽到身边:“阿瑜,来给你四皇兄表个态。”

    萧瑜一脸懵逼,四皇兄是谁?他只知道萧琮二皇兄。

    他呆呆的看着万树,这个人是谁,长得和熊似的。哦,对了,这是永欢的四哥。

    他与萧琛不愧是叔兄弟,一个形容澹台明镜打铁,一个看着土帛皇子像熊。

    萧念此时上前,悄悄捏捏他的手腕:“四皇子大可放心,咱们阿瑜最是实在,而且他心悦公主,两个人以后定是举案齐眉,相敬如宾。”

    万树咧嘴笑,“那本皇子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南王的白眼能白死萧瑜,这个傻儿子哟,看人家阿念多会说话。

    这一席自然是吃的无比热闹,萧瑜被二人组拉着敬了一圈酒,最后萧念喝得醉二郎当,萧琮有些脚步不稳,萧瑜被保护的只喝了两杯,是最精神的。

    大家吃完这一顿,就被招呼着去花园看戏班子唱戏了,晚上的宴席接着吃,这就是天凌流水席的范本。

    萧停云与萧琛美美的大吃了一顿,无人敢敬酒,他们也不想自找麻烦,安安静静的用完,就去主位和皇上与南王告了退。

    皇上自然知道二人去作甚,也不细问,笑着摆手示意他们自便。澹台明镜眼眸一眯,这二人如此早退席,是不是为了明日的比试?

    南王也在早朝上听说了,论心智不比皇上差,自也不会多嘴:“阿琛,停云,晚上再来用膳啊,今日难得咱们萧氏齐聚一堂。”

    萧琛笑:“皇叔,还真是,您看那一席,所有王叔都在,叔祖父也在。只能说,是您老的面子大!”

    南王笑的停不下来,指着萧琛对萧惟怀说:“王兄,您这儿子可最得臣心啊。阿瑜有他一半贴心,也不至于每日里把我气个半死。”

    萧惟怀佯作生气,伸出手摆了摆:“你可别夸他,不夸都上天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嫌弃的对着萧琛道:“快滚吧,带的停云都不招我待见,害人不浅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无辜中枪,苦笑着抱拳:“皇伯父,那侄臣把三殿下带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萧氏长辈都哈哈大笑,萧停云与萧琛交换了一个你懂我懂的眼神,立马开溜。

    待萧琮想起来找寻二人,让俩人挡晚宴酒时,却再也找不到人。无奈之下与萧念继续扛起挡酒大旗,就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姚天祁一众,都齐聚在皇家书院。起舞阁的群舞解散了,只留下了秦胜蓝的剑舞与霜落和梓倩的双人舞。萧玉玑没有过来,她与郡王妃还在南王府女眷席上用膳。

    于是姚天祁与梓倩,梓成与连莲,楼明光与霜落加上秦胜蓝围坐在皇家书院的大书房里聊天。

    “云世子与三殿下也不知几时能来?”楼明光百无聊赖的趴在桌上,这一段时日,他的脾气被玉玑磋磨的差不多没有了。

    连他都没想到,以往都是他说的婀娜郡主哑口无言,如今没想到见了玉玑县主,就像耗子见了猫。大概这就是,一物降一物?

    梓成也趴在桌子上,下巴磕着书案:“这个场合,至少得用完膳才能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们都很紧张,因为若是三殿下与云世子过来,就意味着细则已定,他们谁能上谁不能上,也就见分晓了。

    姚天祁没插言,他见妹妹在看书,就凑过头瞧,发现是一本孤本《九州地域》,感兴趣的问:“霜儿,这上面讲的什么?”

    霜落翻过一页,没抬头:“这里说的北御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还有这种书?梓成与楼明光都起身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梓成问:“霜落妹妹,这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霜落依然没抬头,她就快看完了:“来的时候刚找到,以前先生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她也没想到淳于风留下的几本书里有这个,还是盼兮拿出来的。原来北御并不是多么富庶,而且民风彪悍,女人能当男人用,是唯一一个女人能上朝为官的国度。

    姚天祁出门时听妹妹说过,盼兮从迎风阁找出来几本书,其中一本是关于地域的,他也没在意,原来是说的这些国家风土人情。

    霜落翻完最后一页,递给大哥:“你看看,挺有趣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打开,梓成和楼明光就站在他身后一起看。

    三个人看的津津有味,梓倩和秦胜蓝问霜落:“北御什么样?”

    霜落支颐:“女人可为官,与男人一起科考。重视科举,女人也同样马背上见真章。一句话,是一个彪悍的国家。我觉得,胜蓝的剑舞一定用得上,甚至玉玑县主的马术,也一定能上场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拍拍胸口:“你可别吓我,我胆小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你的剑舞,加上阁正的动作,还有三殿下的剑术指导,还有霜落的琴,没问题。”梓倩为她打气。

    霜落伸出手:“胜蓝,我对你有信心!”

    秦胜蓝刚想伸出手去覆住,就见霜落身后伸出一只大手第一时间盖上:“说得好!来,大家一起为明日比试鼓劲!”

    秦胜蓝有些傻眼,云世子何时进来的?他这样堂而皇之的与霜落手贴手,好吗?

    不等她发完呆,三殿下萧琛第一个给云弟面子的也盖上了手,然后还腾出另一只手,捏过秦胜蓝的压在自己上面。

    然后梓倩自然的也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挤在一起看《九州地域》上瘾的三个男人这时都抬起头,这才发现,原来萧停云和萧琛已经不知何时进了书房。而他们两人与三个女孩的手叠加一起,盖起了高楼,不知在作甚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萧琛:不知我们在作甚?告诉你们,记住了,我在帮云弟揩油……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