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99章 迎亲趣事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99章 迎亲趣事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永欢公主在碧水和全福嬷嬷的帮助下换好了婚服,此时她才知自己的嫁衣是如此的夺目,比她公主宫装要美丽多了。

    红色的霞帔上镂着金线鸳鸯和并蒂莲花,看上去就羞煞人。火红色的对襟小褂配着长裙,襟边袖口都是金线绣制的花朵,透着精致贵气。裙摆很长,把一双小脚盖在下面,同样晃动着一圈圈的金织云纹,寓意是吉祥在天。更别提还有那顶嵌宝垂珠的凤冠,提醒着永欢这是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时刻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,永欢手捧平安果坐在榻上,安安静静的等,碧水被她吩咐着出去探听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永欢听到了一阵喧哗声,随即驿站外响起了鞭炮轰鸣,永欢咬唇,心里一激动,萧瑜,来接她了。

    碧水乐不滋的跑进来,脚步匆忙:“公主公主,驸马来迎亲了!”

    永欢啐了一口,脸蛋红红,刚想说什么,就见全福嬷嬷也跟着走进来,俩人都合不拢嘴的笑着,其中一个催促碧水:“还愣着做什么,快给公主带上凤冠,披上盖头。咱们世子已经进驿馆大门了!”

    因着凤冠太重,嬷嬷贴心的没让永欢过早的戴在头上,不然这一路下来,脖子估计累够呛。

    碧水欢快的抱起了凤冠,一边轻轻为公主戴在头上,一边两眼冒着红桃心:“公主,今日来迎亲的,除了驸马爷,还有好多人呢,都是皇子世子哦。驸马对公主真好!”

    永欢垂眸,上了妆的红唇向上弯着,第一次没有斥责婢女。

    土帛四皇子万树对此甚是满意,他留淳于景在外面寒暄,难为迎亲的人,自己则来到妹妹的厢房,尽一个兄长的职责。

    淳于景收到四皇子的命令,真的带着土帛的侍卫,拦成了一条线,禁止萧瑜轻易入内。今日是大婚之喜,怎么闹都不过分。所以萧瑜笑呵呵的也不生气,反正身边跟着俩智囊团萧琮和萧念呢。

    至于萧停云和萧琛,他俩则远远地跟在后面,抱胸看笑话。

    这个习俗,不止土帛有,天凌也很崇尚,娘家人越难为婆家人,他们越重视新娘,让新郎知道娶妻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淳于景今日没穿白袍,难得穿了一件亮色锦衣,是四皇子逼他穿的,说送嫁就要有个送嫁的样子。

    萧琛在后面蹭蹭萧停云的肩:“土帛世子粉色一上身,还真有几分骚包气质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不屑的看了一眼,转向傻子萧瑜,辣眼睛。

    “新郎官,可否答上几道题,再进去接新娘?”淳于景温文的笑着说,后面的侍卫起哄:“答上来才能进!”

    萧念替兄弟接招,一拍胸脯:“放马过来!”

    淳于景想了想,他一时之间还真想不起有什么问题来问,随口道:“第一个难题,吟一首夸赞新娘子美貌的诗!”

    “说啊,说啊!”侍卫们造势。

    萧念三兄弟互看一眼,淳于景还真厚道,这个题不难。

    后面的萧停云有些走神,原来大婚还有这个坎。他突然想到,若是有朝一日他有幸迎娶霜落,姚天祁还不得给他出个难上加难的题目啊。不行,这位兄长,还是要处好关系的,不然就是隐患。虽然依他之才,是不怕任何难题的。

    他这里想的长远,那边萧瑜却是得意的自己回答了上来。一首诗而已,还是夸赞美人的,难不住他:“秀色空绝世,馨香为谁传,质傲清霜色,箱涵露秋华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点点头,勉强过关。看着三人殷殷注视着自己,他轻咳一声,没做准备怎么破?他抬头望天,然后越过三人,对上了萧停云与萧琛的眼。

    连他们二人也来了?淳于景心里还是有些震动的。突然他就不想难为萧瑜了,本就是联姻,拿那劳什子价作甚。

    “世子的诗做的甚好,淳于都不好意思再为难,第二道题目就是,请给红包。”淳于景指指一众侍卫,侍卫们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“噗!”萧念也喷笑出声,这是什么题,简直就是**裸的打劫啊。

    萧琮早有准备,探手入怀取出一叠红包,都是一般大的,递到淳于景手里:“世子拿去和兄弟们喝酒。”

    侍卫们大声叫好,够爽快。淳于景按照礼数留下了自己的一个红包,剩余的都给了侍卫长:“驸马爷请喝酒,大家分了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淳于景让到一边,侍卫们见长官都走开了,也跟着自动分成了两拨,为萧瑜他们让开了一条喜路。

    萧琛嘴角一抽,这就完了?他扯扯萧停云,示意跟着走,淳于景的战斗力真弱,看样子不是他妹子娶亲,明显的放水啊。

    就连万树估计都想不到,新郎团会突破重围进来的这么快。他彼时正在代替父皇开导永欢,教给她如何做一个好媳妇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碧水刚给公主戴好冠,就见自家四皇子踱了进来。她连忙福身施礼,随即带着全福嬷嬷出门守候。

    永欢本来是很轻松地神情,但见到万树进来后,突然就红了眼眶,可怜兮兮的叫了一声:“四皇兄。”

    万树笑了,走过来帮她整了整新娘冠,温声安慰:“哭什么,这是喜事,没得让人家驸马笑话。”

    永欢嘟起嘴,哭着笑:“他敢。”

    万树摇摇头,执起放在一边的红色盖头亲自为她盖好,待会儿萧瑜进来,是不能看到永欢的脸的,不吉利。

    今日的万树着明黄锦袍,象征着皇子的身份,虽然不是多英俊,但比起万胤来,更有一股威严相。

    他谆谆告诫道:“今日走出驿馆,你就不再是土帛公主,而是天凌的媳妇,以后再不能随性而为了。父皇特地让我给你讲这一番,不是不疼你,而是希望你能过得好,毕竟,土帛离着天凌路途遥遥,一切只能靠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万永欢在盖头下的唇紧抿着,是啊,以后,她的家就是南王府了。而她的夫君,就是萧瑜,为自己撑起一片天的人。

    万树见她沉默,就知道她听进去了,不然她是会反嘴反到底的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,他挨着永欢坐下,这在土帛皇宫从来没有过。在妹妹嫁人的这一刻,他才深刻地体会到,自己是皇子之余更是一名兄长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全福嬷嬷的大嗓门:“公主殿下,吉时已到!”

    永欢这才开始慌张起来,一把抓住四皇兄放在身边的手,另一只手抖得连平安果都握不住了。

    万树笑着拍拍她的手背:“慌什么,有皇兄在。”他帮着永欢合上手掌,紧紧地握住苹果。

    永欢泪盈于睫,这种温暖以前从不曾感受过,她以为皇兄们都是讨厌自己的。现在想来,那时的她仗着父皇宠爱,骄纵无理,实在是不值得皇兄对她好。她又低了低头,怕滴落的泪弄花脸上的妆。

    全福嬷嬷进来,递了一根喜绸在永欢空着的手上,笑眯眯的说:“世子来迎亲了,会牵着另一头,把公主带到轿旁,然后由皇子殿下把公主背上轿。”

    万树松了一口气,他还以为要从这里直接把永欢背出去呢。毕竟天凌的习俗他不懂啊,如今听来,倒是简单得很。虽然他很奇怪,怎么淳于景这么快就失守了,但是吉时不能误,早接到早好。

    萧瑜在全福嬷嬷准备好后,才带着身后的新郎团走了进来,入眼就是一身喜服坐在那里的永欢,眼里再没有了旁人。

    他有些激动,等着全福嬷嬷把人搀扶到自己身边,然后接过另一端红绸,小心的牵引着她,一直引到轿旁。

    侍卫们叫着好,再次点燃鞭炮,震得永欢耳朵生痛,但是心下十分愉悦。

    万树这时候被人指引,上来背新娘子。他弯下腰,永欢很轻易地伏在他背上,手里还紧握着红绸与苹果,这让萧瑜看到后笑的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瞧,永欢多紧张自己!既然她这么在意自己,那就姑且对她好一点点?休书什么的,先为她收一收。

    万树小心的把五皇妹放进八抬大轿,直到轿帘放下,他才呼出一口气。总算没他的事了,送嫁都能送出一身汗,也是够了。

    轿子里的永欢看着手里攥着的红绸,萧瑜把一整条都塞了进来,到了南王府,还要牵。看着看着,她就笑出声。

    随着轿子的启程,外面响起了戏班子的吹吹打打声,虽然不能看,但她能想象出,此时外面一定热闹得很。

    八抬大轿很是平稳的走着,永欢觉得这是字迹坐过的最舒服的轿子了。

    很快,迎亲团来到了京城大街上。永欢支着耳朵听,街道两旁的惊叹声不绝于耳,还不时听到有人高呼捡到了多少多少喜钱。

    喧嚣声响了一路,突然就断了。

    永欢嘴角的笑凝住,她紧张的抿抿嘴,这是到了地方了吗?刚这么想着,就觉得一直行走着的轿子一顿,落到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喜轿落地,遍撒喜钱,鞭炮喜乐齐鸣!

    永欢坐在轿子里,不知如何是好。这时候,就听见外面有人叫萧瑜:“新郎官,来踢轿门,接新娘子了!”

    踢轿门,这个风俗土帛也有,算是给未来媳妇的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萧瑜下了高头大马,在一众兄弟的簇拥下来到了轿旁。

    “阿瑜,上。”萧念眼里闪着促狭的光,催促着好兄弟。

    萧瑜挑挑眉,看我的。

    他为了显示自己的好功夫,给未来媳妇一个真正的下马威,一撩袍摆,来了个白鹤亮翅,一脚踢了下去!

    只听“哐”一声,他一脚踢到了轿门正中央最脆弱的地方,直接把轿门踢出来一个窟窿!

    顿时一片静默,所有看热闹的人都一脸惊恐状定格。

    萧瑜保持着临门一脚的样子,傻在当下。他,他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永欢公主透过踢开的口子,感觉到了森森的寒意,那一声如同惊雷一般,在耳膜里回响,然后深深刻在她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南王府里出来的喜嬷嬷,在一瞬间怔忪后,最先反应过来,为世子圆道:“轿门踢得响,幸福又吉祥。轿门踢得狠,日子美又顺!娘子踢回来,常来又常往!”

    看热闹的哄然大笑,又恢复了适才的热闹场景。

    萧念扶额,他的傻弟弟哦,你怎么不上天呢?把轿门踢出个窟窿,你是多大的仇怨?让人家土帛公主娘家人怎么想?

    万树确实傻眼,一开始看萧瑜不像是不乐意的样子,怎么给新娘子下马威时,这么来劲呢。淳于景拍拍他的肩膀,示意他无事。

    早先来过天凌一次,萧瑜是什么人,他早领教过了。别说踢破轿门,就算是把轿子踢翻,估计都能干的上来,那就是一个没脑子的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