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95章 北御女相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95章 北御女相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虽然是初次来用膳,因着安氏的好客,加之对这二人不能言说的喜爱,让萧停云和萧琛甚是恣意。

    萧琛吃了个肚儿圆,就连冷脸世子都变身为谦逊晚辈,让萧琛简直没脸看。

    姚天祁几乎未在动筷,吃一半被人打断,他就不想再用了。坐在一边礼貌相陪,手捧一杯香茶,这么一边听他们说话,一边随时应和一句。

    “若等消息的话,我与霜儿是不是还要去书院等候?”他问。

    萧琛看看萧停云,沉吟道:“明日我和云弟也不会去书院。这样,有了消息我会派人来通知,然后大家书院汇合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哦了一声,想了想问:“北御不提前告知规则,是不是打着出其不意的念头?认为这样咱们就会手忙脚乱,然后输个彻底?”

    萧停云哂然一笑:“看来是,但他们要失望了。咱们天凌泱泱大国,文化底蕴深厚,岂是他们耍个小花枪就能赢的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失笑,自己确实把对手高看了:“说的也是。”

    转瞬他又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,迟疑地问:“三殿下、萧兄,若是我们书院学子不能参加比试,是不是也不能去观看比试?”

    萧停云勾唇,有着上位者的傲气:“放心,一个都不会少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被说的放下了心,若是连看都不让看,那会是最大的遗憾。

    吉安候姚文远一直暗自观察着萧停云,发现这位世子该骄傲时不含糊,但对着自己妻子和儿子时态度却很亲近。

    这时他插言道:“世子,北御多草原,被称为马上国,他们会不会在马术上出一些题目?”

    萧停云点头:“这点我和阿琛有了计较,起舞阁与书院,都归我们管,所以在人选上,我们很充足。若北御真的定有女子马术,那将军府秦胜蓝与玉玑县主都可以上场;若是男子马术,则楼明光与我皆可。”

    姚文远赞叹的不住点头:“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三殿下与世子真是做足了功课。”

    萧琛苦笑:“不做不行啊,父皇就等着骂我呢。”

    他故意苦大仇深的做派,让一屋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很快用完了膳,萧停云和萧琛启程去接人。二人礼貌的道了谢,惹得安氏频频摆手:“这有什么的,下次来,我亲自下厨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眼睛一亮:“伯母,我和阿琛会当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当真,来时与天祁说一声,我好提前准备就是。”安氏已经很久没下厨了,除了新婚那块,自己做给世子丈夫吃过。

    萧琛桃花眼笑成了缝:“那我与云弟却之不恭,到时一定来叨扰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站一边不语,心里有千匹马奔腾着呼啸而过。何时起,自己家就被这二人赖上了?

    闪电和追月并骑而行,马上的俩男儿都无快马扬鞭之意,就这么慢慢地踢踏着。迎着初升的月亮,俩人都有些懒洋洋的,任凭马儿走过扎满红绸的街市。

    “云弟,我觉得侯爷一家挺喜欢你的。”萧琛忍不住开了口,特别是侯夫人,看云弟的眼神充满了母性的光辉。

    萧停云勾勾唇:“我也挺喜欢她们一家。”

    萧琛撇嘴,不要脸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,云弟,你是怎么打算的?要求亲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求?拿什么求?”萧停云失落的望天,是拿他那个一点温暖都没有的王府,还是无父无母的世子身份。

    萧琛嘿了一声,“怎么就不能求啊,你可是父皇最心爱的堂侄,未来不可限量的昭王府世子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摇摇头:“霜落的家人不会在意这些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真的,萧琛默然。

    “可是兄弟,喜欢就得下手,别到时候没地方哭去。”霜落的容貌才情,可不愁没人上门。

    萧停云鄙视的看他一眼:“你当我是你啊,我盯着呢。待她及笄,必然用自己的功名来聘。”

    萧琛肃然起敬,云弟说的话,说到就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好兄弟,哥哥看好你!来,赛一段?”萧琛突然间被萧停云感染的意气风发起来,扬起了马鞭,下战书。

    “怕你?”萧停云扬首一笑,“输了的话做东道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萧琛说完就使了个诈,一巴掌拍在马上,当先飞奔出去。

    萧停云嗤笑一声,“看你这出息。”

    说完拍拍闪电:“走,教训教训他!”闪电似是听懂了主人的话,前蹄一抬,昂首怒嘶。

    兄弟二人你追我赶的出了京城大街,直接郊外的官道。

    北城门关得严严实实,这也是天凌京城治安好的原因。一到宵禁,外人别想进,里面的人也别想出,除非有宫里那位的手谕。

    萧停云也不多领先萧琛,提前一个马身位到了城门前。他回首看一脸黑炭的萧琛,朗声笑道:“三殿下,愿赌服输。”

    萧琛咬牙,这混蛋不是人,自己提前跑,还能让他轻松地追上。但没办法,天才就是天才,羡慕嫉妒不来。

    “算你狠。”萧琛说完就笑了,实在是在萧停云面前装不来冷脸。

    “比试完的庆功宴,‘一杯无’,你包。”萧停云狮子大张口。

    三殿下忍痛点头,下次绝对不和这厮赌任何彩头,必输无疑的事,一次就够了。

    等二人说完话,守城门的官兵才敢上前参见:“见过三殿下,云世子。”他们接到上风通知,已经等了好久了,才把这两尊大佛盼来。

    萧琛肃然的看向北城门守备:“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回殿下,北御一行再有半个时辰就到城门。”他可是随时派人去探,就等着殿下问。

    萧停云耸肩:“来的比预计早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估计在家坐不住,想快点来使个绊子。”两个人对视一笑,揶揄北御皇一众。

    “大开城门,咱们等着。”萧琛翻身下马,与萧停云上了城楼。

    北御新皇此时正坐在马车内醒神,身边依偎着他的爱妃。因为软玉娇嗔相求,他又怕路途寂寞,所以这次也一并带来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无意识的在女人身上轻抚,适才跟来的侍卫报告说马上到天凌城门,意味着就要和天凌斗智斗勇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为什么您要亲自来啊,好累。”怀里的妃子是他平时宠爱的,一张小脸我见犹怜,身子柔弱无骨,让他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北御皇手蹭着女人的脸蛋,“天凌是第一大国,连土帛都靠了上来,朕当然要来过过招。爱妃如此累,不然朕派人送你回去?”

    怀里的女人吓了一跳,连忙起身跪下告罪:“臣妾……”她被宠的几乎都要忘了,皇上还是太子时就是有名的暴君。

    北御皇松开她肩头,放任她的行动。这就是女人,给她点颜色,她就想开染坊。宠妃战战兢兢的不敢再说话,她受宠是因为皮囊长的好,但说到受皇上重视,还不如那个带队来比赛的女相,赛金。

    车外跟着的都是骑马的侍卫,大马车后面,跟着三驾小马车,第一驾上的都是男子,后面两驾上的竟然都是女子。

    宠妃说的赛金就坐在中间那驾车,正靠着车背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“相爷,马上就到天凌了,你说我们会不会赢?”车中一名女子问赛金。

    赛金闭着的眼缓缓张开。她皮肤微黑,束着男人的发髻,嘴唇略阔,闭眼时就真的像是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但一旦睁开了眼,这一双眼睛,透着女人的柔媚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们切记,不要涨他人威风,灭自己志气。”赛金沉声说,连声音都透着低沉,有一种男人的干脆。

    “是,相爷。”车上的女学生都恭声答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,不要多说话,皇上没有递出规则时,你们都不许下车!”赛金舌尖抵抵腮帮:“天凌皇家书院闻名,他们想不到,我们会反其道行之,只给男子一个比赛。剩下的都是女人的,我看他们怎么赢。”

    “相爷英明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萧停云:就喜欢打脸,打女人脸

    霜落:嗯?

    萧停云:和你有关的除外

    霜落:嗯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