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92章 送嫁之礼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92章 送嫁之礼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天凌一切准备就绪,土帛皇宫里还在为谁送嫁而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淳于景的腿伤已经好了,他此时正笔直的站在朝堂上,听群臣为此争论不休。

    “爱卿,太子为何不能送嫁?”土帛皇看着提出反对意见的丞相问。

    丞相大人双手抱拳,遥遥高举:“陛下,此次大婚是两国联姻,与上次去天凌朝贺意义不同,淳于世子去就足矣。”老丞相自视甚高,本就觉得送公主去和一个世子联姻甚为不妥,难道大婚时还要更兴师动众不成?一国颜面往哪里搁。

    有的大人提出反对意见:“可那样,会让天凌觉得咱们怠慢了啊。”

    丞相吹胡子瞪眼:“一个世子的大婚,有什么可怠慢的。依老臣之见,一个皇子都不用去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垂眸看着脚面,谁去都与他无关,但是阿风,是必须跟自己去的,不然他不放心。淳于风回到安乐候府后,爹娘脸上日益加深的笑容,让他誓要守护一辈子。

    土帛皇听群臣在那里争辩,有些厌烦,不就是送个嫁吗。他重重咳了一声,大殿里立刻噤声。

    “阿景,你怎么看。”他看向最信任的淳于景,这个年轻人可比自己儿子们有出息多了。

    淳于景虽然走了神,但皇上点名叫他时,他立刻精神一振,回过了神:“回皇上,臣以为,皇上指定就好。因为长途跋涉不便,定好人选就要出发了。最好在大婚前一日到达驿馆。”

    皇上顺顺胡须,笑着点头。看,这才是栋梁之才,知道以国事为重。

    丞相和对面的太子万胤对了个眼神,两人不约而同的撇嘴,这个淳于景也是够了,真会溜皇上的须、拍皇上的马。

    太子的额头上包着绷带,看样子是受了伤,所以他不想去天凌。幕僚帮他出主意,就贿赂了丞相为他说话。不过看来一点用没有。

    土帛皇想了想,拿起案上的快报对着群臣道:“朕收到了消息,北御国这次也会派使节到天凌,而且在大婚第二日,和天凌国来一次擂台赛。上一次的擂台赛还是在十年前,一转眼,已经又是一个十年啊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说,群臣开始交头接耳,听说过这个事情的大人不多,所以都觉得很新鲜,擂台赛?比武招亲吗?

    万胤睁大了眼,北御国也去,那他……但他摸了摸自己的头,丧气的又打消了主意。因着这件事,父皇对自己大发雷霆,谁他娘知道自己只是出去喝个花酒,就被人开瓢了啊。

    要是让他知道是哪个龟孙子干的,弄不死他。

    犹记得父皇那失望的冷脸,说他不学无术,喝花酒、为了小娘子和人打架,还挨了揍,简直是有失太子的威严。

    如今二国比试,按理说他身为太子,最好是过去一趟。但是自己受伤,父皇都没心疼,依然让自己带伤上朝,暂时就别惹闲了吧。

    万胤身子缩了缩,尽量不让自己成为出头鸟。

    土帛皇微笑的看着丞相:“北御太子都能亲临,爱卿,这样你还会说朕太重视这件事吗?”

    丞相目瞪口呆,他一向倚老卖老惯了,如今被皇上打脸,只能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皇上冷哼一声,见他不语,这才不屑的翘翘嘴角,算这老东西识相。

    “阿景,你说。”土帛皇看向得力爱将。

    淳于景沉吟半响:“皇上说的对,如今已经不只是两国的事了,北御国咱们交往不深,不若趁此机会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甚是。”土帛皇上赞同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依臣之见,臣辅佐四皇子送嫁即可。这样,礼数上挑不出错,还不会向丞相说的那样,显得咱们太重视。”重视二字,被淳于景加重了口气,明显带了戏谑。

    丞相气的脸成了猪肝色,狠狠一甩袍袖,气鼓鼓的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皇上哈哈大笑:“甚合朕意,小四也到了该出去历练一下的年纪,那就这么定了,四皇子万树负责送公主出嫁。”

    万胤恨得咬牙切齿,若说他第一个仇人是淳于景的话,那么第二个死敌就是四皇弟万树了。只因万树的母妃和自己母后不对盘,在宫里明斗暗斗不再是秘密。

    可怎么办,父皇已经做了决定,谁也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本来万胤认为,自己不去,父皇应该不会派任何皇子跟随,只让淳于景一个就够了。可淳于景这混蛋,平时口风不露,今日朝会上才提出,还一锤定了音,实在是可气。

    四皇弟轻易不出宫,看起来乖得很,所以这二人往日没有什么交往,自己从来不用担心他们。可若是因一起去天凌勾搭起来,那以后自己可不好办。

    万胤扶着头,眼神暗黑。四皇子的母妃本就受宠,若不是因为他年纪尚小,太子之位都不一定是谁的。他该如何给四弟下绊子呢?

    土帛皇这时站起身:“阿景,你随朕来,爱卿们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大太监见皇上起驾了,这才高声叫:“退朝!”

    丞相看了一眼太子,灰溜溜的先撤了。这次实在是失策,他貌似没看清时事,太子刚把皇上惹毛,自己真不该收他那一点子东西。

    淳于景跟着土帛皇来到御花园,皇上慢慢的走,他亦步亦趋跟着,却不出声打扰。

    走了一路,就听皇上轻叹:“阿景,朕老了,北御太子都成长的这么快,朕的太子却还是个草包……”

    淳于景抿唇,这话他没法接。就算他知道万胤确实是个草包,也不是他能诟病的。毕竟太子,是君。

    土帛皇没指望他回答,自顾自的说:“若不是答应了皇后,朕应该不会那么轻易的就立太子。”

    他转回身,拍上淳于景的肩:“树儿就交给你了,你比他大几岁,看顾好他。这是朕最好的一个儿子了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抱拳:“臣必不负皇上所托,以命相护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朕信你。那明日你们就出发吧,明早寅时给小五弄个送嫁礼。虽然还不是正式大婚,但成亲的时候朕不在,没法看她上轿,总归是个遗憾。提前看着她上一回马车,也算是朕亲手送她从身边嫁出去。”土帛皇眼睛有些湿润,永欢性子泼辣,却不失纯真,算是比较得宠的公主。

    淳于景应道: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二人渐渐走远,方向是四皇子的宫殿。

    永欢公主在自己的寝宫里看着嫁衣发呆。大红的嫁衣似火般提醒着她,明日她就要启程了。

    看一眼自己住了十几年的宫殿,以后她应该没有机会回来住了吧。

    她盘腿坐上床,想着,以后就是那傻子萧瑜的媳妇了,他会对自己好吗?还未成亲,就每日把休书挂在嘴边,真嫁到了天凌,他会不会磋磨自己?

    毕竟是十几岁的小姑娘,对大婚极为憧憬,可真等上轿了,又会细思则恐。

    最后她狠狠一捶床:“萧瑜混蛋,你要是敢欺负我,我就让你断子绝孙!哼。”

    万永欢发过誓,吐出一口恶气后神清气爽,一夜好眠。可天未亮就有宫女开始进进出出,把她从酣眠中吵醒。

    “谁准你们随便进出本公主寝宫?”永欢公主恶狠狠的坐起来,却见自己的大婢女碧水领着一帮小宫女端进来好些洗漱用品,最后还进来两位皇后和贵妃派来的两名老嬷嬷。

    永欢公主一下子醒透了,“嬷嬷,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皇后的大嬷嬷笑:“来为公主梳妆。”

    永欢睁大眼睛,“这时候梳什么妆啊,不是大婚那日才打扮吗?”

    在她心里,今日就是上个马车去天凌驿馆而已,在驿馆出嫁那日,才是大婚。

    贵妃派来的嬷嬷不甘于后,笑着说:“公主有所不知,这是皇上安排的,今日为您行个送嫁礼,皇上等着跪拜呢,他会亲自送您上马车,嫁出皇宫。”

    万永欢是真的傻了,父皇……要为自己送嫁。

    她一眨眼,竟然眨掉一滴泪,连忙匆匆的揉揉眼睛:“那拜托嬷嬷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的嬷嬷自然地一挥手:“来人,伺候公主。”

    碧水连忙上前,就着小宫女端着的盆,帮着公主洗漱。

    洗漱完,两位嬷嬷各司其职,一个梳发,一个为脸上妆,平时不对付的人,倒是合作愉快。

    “嫁衣不能提前上身,为公主找一件大红色的锦裙。”贵妃的嬷嬷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永欢顶着装扮好后显得尤为可人的脸,好奇地问:“嬷嬷,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皇后的人给了那位嬷嬷一记白眼,就你懂。

    她抢着解释:“我的公主哎,嫁衣不能穿两次啊,不吉利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还有这个说法。”万永欢笑嘻嘻的,自从听到父皇把自己放到了心上,她也没有了要远嫁的忧伤。

    贵妃的嬷嬷以前不喜欢永欢,只觉得她骄纵过度,现在看来这个公主还是挺可爱的:“所以公主切记,未到大婚之日,别动嫁衣。”

    “额。”永欢吐吐舌。

    “时辰到,送公主去勤勉殿。”外面传来太监的声音,催促她们要去见皇上了。

    永欢这时才觉得慌乱,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嬷嬷递给她两个苹果:“公主觉得紧张,就攥着苹果,平平安安。”虽然只是个送嫁礼,但这是皇上提出来的,她们就得重视。

    永欢穿着大红色的衣裙,衣摆在后面拖曳着,当先走向勤勉殿,这里是父皇上朝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光明正大的走上勤勉殿,而且还将从这里嫁出去。嫁给天凌世子,从此为土帛结一个姻亲盟邦,她作为一国公主,也算其所了。

    土帛皇坐在高高的皇位上,身边站着皇后和贵妃,淳于景与四哥万树站在下首,太子哥哥与太子妃则站在皇后的后面。

    永欢眼睛湿润,大家竟然都来了。不论真心与否,至少她觉得心里满满的,第一次有幸福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永欢见过父皇、母后、母妃。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。”皇上温声道,他缓缓站起身,下了龙座亲自扶起了永欢:“父皇和你母后她们,送你上轿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!”永欢扑进了皇上的怀里,泣不成声:“女儿……女儿以后见不到父皇了。”

    皇上笑着斥了一句:“胡说什么!你是去嫁人,又不是去就义……”

    皇后听的觉得不妥,在后面提醒:“皇上。”送嫁的时候提什么就义,不吉利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说了,走。朕派了你四哥和阿景送你去天凌,万事不要担心,有朕为你担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谢父皇。”永欢公主轻轻拭泪,挽着土帛皇的手一起向外走,一众人迎着月色,在寅时时分浩浩荡荡的出了勤勉殿,来到了车队依仗面前。

    永欢咋舌,这……这是何时准备的啊。

    十多驾马车,满满的都是嫁妆,打头的马车点缀的异常喜庆,看样子是新娘子坐的。

    永欢瞠目结舌的看着皇上:“父皇,女儿要让您国库空了。”

    土帛皇被逗笑了:“上车吧,到了天凌收收性子,那是婆家,不是咱们土帛皇宫,万事切记大局为重。但是若真有人磋磨,也不能忍,派人送信回来,父皇自会为你出头。”

    万永欢使劲点头,眼里含泪:“女儿记住了。父皇、母后、母妃,永欢拜别!”她想磕头,却因穿着不便,被皇后和贵妃扶住。

    上了马车,就听土帛皇沉声吩咐万树:“一切和阿景商量着来,见了北御太子,无需太过亲近。咱们的第一盟国,是天凌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父皇!”万树和万胤长的有一些像,都是眼皮稍微有些肿,显得不是很大,但也不小。只是他是薄唇白皮肤,区别于万胤的厚嘴唇。鼻粱也高高的,有土帛人的异域风采。

    看着长长的车队启程,土帛皇带着自己的宫妃们回去,妃子们可以补眠,他却要拾掇拾掇该上朝了。

    万胤阴着脸,合着他就是个背景板,什么事都与他无关。早知道父皇如此重视,他就争取这个任务了,失策。

    太子妃董晴柔一脸漠然的跟在他身后,也不说话。万胤懒得理她,自从出外喝花酒被人打破头后,她就一直阴阳怪气的这幅鬼样子。

    怎么,还当自己是以前那个冰清玉洁的小姐呢,太子呸了一口。

    淳于景和万树一人一骑,跟在永欢的车旁。最前面是排头兵,两侧和身后都跟有御林军,比上次万胤出访时要隆重的多。

    万树和淳于景说话:“景兄,你说万胤留在京里,会不会出幺蛾子?”

    淳于景鄙夷的笑:“我还怕他不出呢,正好殿下可以借机扳倒他。”

    万树苦笑:“不好扳啊,即使他荒唐至此,父皇不都没处罚他吗。”喝花酒、被人打,这么丢脸的事,竟然都没罚跪祖宗。父皇有多护短,他算知道了。

    淳于景笑:“别急,再一再二不再三。殿下,您只要好好的,他就坐不稳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,你知我也知。

    漫长的路程,在永欢昏睡中终于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这一次在城门等候的依然是萧停云和萧琛。但淳于景和萧停云对视的那一刹那,却都感觉有一些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有可能是万胤换成万树的缘故,或者是因为这次是联姻。万树也是骑马来的,这一点就比万胤强了数倍,所以受到了尊重。

    “四殿下,这是天凌的三皇子,这是昭王府世子。”淳于景为万树介绍。

    萧琛当先抱拳:“原来是四殿下,在下萧琛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竟然也拱拱手:“萧停云。”

    “土帛万树。”四皇子连忙回礼,他觉得天凌皇家的人真是好相貌,而且气度不凡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