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85章 派人来接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85章 派人来接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京城里弥漫起了未知的硝烟,霜落却在庄子里过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姚伯做事干净利落,两日的功夫就找人把温泉池子弄好了。因为庄子里人手不够,他又从附近村子雇了一些村民,让霜落最惊讶的是,麟大伯竟然主动来帮了忙,当村民们的军师。

    一开始霜落不知,问姚伯:“是你请他来的吗?”

    姚安摆摆手,脸上难掩笑意:“他不知听谁说的,说我们一帮子人,对修温泉池子束手无策,自己找来的。”

    霜落出神,这个人不是很淡漠的吗,竟然还会管这种闲事。

    就听姚伯夸赞道:“阿麟很厉害,没想到除了医术,连如何引流温泉水都熟知。不过幸好他来了,可帮了大忙。本来我们束手无策,都站在泉眼边干瞪眼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姚伯不要亏待了他,我再给你些银子,庄子里的月银本就不多,别为难才是。”

    姚伯听了心里暖融融的,但他笑着摇头:“孙小姐,孙少爷回京时给我留下了银两,您就不要再拿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小侯爷是如何教导的,这俩小主子,真是让人敬重。

    于是开工的这两日,姚伯带领村民们上工,霜落就在庄子里陪着祖母。麟大伯来时,又给老夫人把了把脉,几剂药下去,老夫人不复病恹恹的模样,红光满面的格外精神。

    每日里姚伯回来,就会给霜落说说山上的进展,每次说到阿麟,他眼睛就放光。

    托霜落的福,一句麟大伯喊下去,不知为什么,年纪小的也这样叫,年纪大的就都跟着阿麟阿麟的喊,阿丑二字再也无人提及。

    对此,丑大夫脸上表现的无所谓,其实心里颇为受用,如此一来,他越发想收那个女娃为徒。

    第三日,温泉池子彻底建好了,霜落被请上山去验工。这一去看可不得了,山路都给填平出一条小径,直达温泉泉眼。

    池子就在泉眼一边,顺着井挖下去,从中间淘了一个洞,上面垒住后,水从泉眼里汩汩往池子里跑,平时不用的话就拿布条堵住。

    四方大石码的整整齐齐的池子,中间留有一口,若是水汤脏了,拔出堵口的布条,水就源源不断的换了出去,然后打开泉眼,这边就开始蓄水。

    麟大伯想出如此高明的办法,难怪姚伯和村民们叹服。

    但霜落来了一打量,嘴角忍不住直抽抽,青天白日下的温泉池,这让她怎么有脸泡?

    难怪两日就能建好,若是建屋子的话,估计得月余吧。

    她默默的转身,哀怨的看着阿丑大夫:“麟大伯,能建到屋子里吗?”

    麟大伯仰首看看山峦,再看看四周的围栅,才想起来这位是个女娃娃,如此温泉,她是不敢泡的。

    他翘高一侧嘴角:“可以,明日开始围着泉眼挖地基,建屋子,只是银两要花的多一些。”

    未等霜落回答,姚伯一拍胸脯:“那没啥,你们建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羞愧的对霜落说:“是老奴想的不周,孙小姐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霜落嫣然一笑:“姚伯,应该是孙小姐太麻烦才是,看来我得等下月才能来泡温泉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想到了什么,开心的拍手:“我可以带着嫂子来。”

    姚伯目瞪口呆:“孙少爷他,成……成亲了?”看着姚天祁不大啊。

    霜落笑眯眯:“定亲了,板上钉钉的嫂子。”

    麟大伯转过身去,不去看她那耀眼的笑脸,冷声对姚伯说:“既然决定打地基,那就开始动工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干起活来,霜落只得下山。温泉池子虽然建好了,却只能干看着,她有一点点失落。还没等她唏嘘完呢,刚来到庄子里,就听闻京城来人了。

    来人是信差,说是来自起舞阁,老侯爷正在接待。见霜落进门,连忙招呼她看信。

    霜落觉得奇怪,展开信笺,是于阁正亲笔,起舞阁要排舞,让她来起舞阁报到。

    老侯爷捋了捋胡须:“早知如此,就让霜儿和天祁一起回去了。你一人回去祖父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这时信差站起身,来到霜落面前,摘下帽子抱拳行礼:“小的正要回去复命,不若我护送小姐,小姐可放心?”

    侯爷皱起了眉,这小小的身板还能唬住人?开什么玩笑。

    霜落看清了他的脸,怔愣了一瞬,信差对她憨厚的一笑,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祖父,我跟这位小哥一起回去。”霜落忍笑,对老侯爷说。

    老侯爷不同意:“还是再派俩家丁跟着,不然你祖母也会唠叨。”

    信差从身上摸出一枚玉牌,拿在手中对着侯爷一亮,老侯爷神色凝重起来,这是皇家侍卫的牌子。

    他想着,起舞阁,地位和皇家书院一样,和皇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有皇家侍卫很正常。

    他上上下下的看了看侍卫的小身板,只是这选侍卫的眼光不咋地。

    霜落扬了扬信:“祖父,那孙女去收拾一下,然后跟祖母道别。再过月余,我和哥哥再来看您们。”

    老侯爷笑:“跑来跑去的做什么,我和你祖母好不容易清静一下,你们就别老惦记着。”

    霜落做个鬼脸,转身走出去,别当她看不出,祖父在说反话。

    老夫人拉着霜落的手,亲自送到马车上,看到如此豪华的车,她有些咋舌。但当着信差小哥没敢多说话。

    霜落上了车,莫名有了些不舍:“祖母,您和祖父一定要好好的,没事咱们就传传信,我和哥哥会常来看您。有不舒服就去请麟大伯,千万别憋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,祖母记住了,快回吧。小哥,路上慢一些。”老夫人殷殷叮嘱。

    信差小哥热情的说:“老夫人放心,我赶车很稳。”

    行出庄子,终于到了无人之地,信差摘下了帽子,可憋死他了。

    霜落伸出纤纤玉手揭开一点门帘,声音里带着一抹笑意,对着他的背影叫:“萧声!”

    摘下帽子的萧声,正惬意地赶着车吹着风,一听背后清脆的叫声,连忙回过头来,灿烂的一笑:“霜落大小姐!”

    没错,信差正是萧停云的小跟班,精明能干的小萧声。不然霜落还真不信任别人,正因为是萧停云的人,她才如此快的答应下来跟他一起。

    霜落敛起了笑,正色的摇了摇手里的信:“是起舞阁有事,还是你家世子有事?”

    若是后者,那萧停云他就算惹到她了。

    萧声多会察言观色啊,连忙解释:“大小姐,确是起舞阁有正事。你也看到了,于阁正的亲笔信,哪里会作假。不过世子派我来,倒是因为不放心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霜落被萧声的话说的小脸微红,她啐了一口,主子不正经,带的随从也滑头。

    帘子一放,不再搭理萧声。她倚靠在身后雪白的毛毯上,萧停云的马车,真不是一般的舒服。

    萧声听身后没了动静,开心的抿起了一个笑涡,世子其实想亲自前来,不过怕让大小姐难做,才退而求其次的派了自己。

    想必,世子这时候已经在府里坐不住了吧,哈哈哈,他得意的哼起了小曲。

    马车一路平稳,萧声的车夫工作做得很称职,霜落没觉得多颠簸。快到京城时,他转身问:“大小姐,是直接去起舞阁,还是先回吉安侯府?”

    霜落本来都昏昏欲睡了,被他的声音一下子震醒:“回侯府吧。”她至少要回去沐浴更衣,刚从山上下来自觉灰头土脸的,怎么好去见阁正。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萧声掌握好方向,直接驶向侯府。

    霜落在车上打了一个盹,如今很是精神,又掀开帘子和萧声聊天:“你家世子怎么会和阁正有联系?”还派你来传信。

    萧声得意的回答她:“因为咱们天凌快要和北御比试了,我们世子全权管理此事,就连于阁正都得配合他。”

    霜落眼睛一亮:“真的要两国比试了吗?莫非,这次比试有舞技?”

    萧声张口结舌,结巴了半天,才找到自己声音:“你,你也知道两国比试?”这小姐太聪慧了吧,还立刻猜出其中一项是比舞。

    霜落撇撇嘴,这家伙真随他主子,小看人呢。但转念一想到,自己知道此事,还是听他主子说的,哎,小看就小看吧。

    萧声听车里没声音,主动说道:“世子这次任务很艰巨,北御来者不善。而且大小姐,你知道他们故意选在什么时候比试吗?就选在和土帛联姻的第二日!”

    霜落一听,果然皱起了秀眉:“这不是挑衅吗。”

    萧声一拍大腿:“可不就是嘛,这帮龟孙子……”说完他为了自己失言,轻轻扇了一耳光。对着女主子口出恶言,世子知道了怕是要削他的。

    萧声赶着隐藏了标志的马车,把霜落送到了侯府门前。见她安然走进去消失了背影,这才轻叱马儿,掉转头回府。

    世子应该等急了,驾!

    霜落进了府,和跟自己问安的下人们笑着点头。她想先去主屋,可刚抬脚,立刻不自觉地苦笑,人这习惯还真是不好改。明知道祖父祖母那已经人去屋空,这一回到府里,就还是想先去主屋拜见一下。

    她叹口气,拐着去了永和院。姚文远和安氏都在,听丫头说大小姐回来了,忍不住一起起身迎出来。

    “诶,怎么回来了,谁送回来的?你这孩子,也不说一声,送个信回来,好让你爹派人接你去啊。万一路上不安全怎么办?”安氏这当娘的一上来就戳她脑壳。

    霜落哎呦一声,按着被戳疼的地方挤到她娘怀里:“有皇家侍卫呢,祖父都放心的。娘,您劲儿真大,好痛。”

    安氏拍着她肩,慈爱的搂住她:“夸大,我自己多大劲不知道?”

    霜落嘿嘿一笑,姚文远也跟着笑,拥着两母女朝里走:“是不是有事,皇家侍卫都出面了?”

    “爹不知道?”霜落瞪大了眼,这件事情,是有多保密。

    “什么,不知道啊。”侯爷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霜落皱眉,不知该不该说。但是她想了想,爹爹不知道,不因为事情机密,而是因为爹爹的职责不在这一块。

    于是她把安氏按坐在椅子上,自己也坐在下首,对爹娘说:“北御国下了战书,五月份会来天凌比试,其中有舞技一项,女儿要跟随起舞阁参战。”

    姚文远哦了一声,此事他是有耳闻的,只是陛下没在朝上说过。确实,与他官职无关。

    安氏则是很感兴趣,急忙问:“起舞阁都参加了,皇家书院也会吧,你哥哥是不是也能为天凌效力?”

    霜落笑:“自然会的,自古以来,比试莫不就是文才武略,亦或是琴棋书画,哥哥除了武艺,几乎样样出类拔萃,山长一定会推荐他出战的。”

    安氏双手合十:“希望咱们天凌大获全胜!”

    姚文远勾唇瞥了一眼妻子:“那还用说。既然如此,霜儿,你是不是要去起舞阁汇合?”

    “嗯,跟爹娘招呼一声,就回去沐浴。”霜落站起来要走。

    安氏立刻想起来问:“你祖母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,祖母亲自送我出的庄子。爹娘放心好了,那里有神医,不怕。”想起麟大伯阿丑大夫,霜落就忍不住夸。

    而被夸的阿丑大夫在山上建了一天的房子,跟随姚伯回庄子用膳。这是霜落吩咐的,一定要让村民们吃饱喝足。

    来到庄子里,听闻霜落回京了,阿丑大夫的脸色立刻就不好看了,当然,他的脸色一直没好看过。

    他对着姚伯伸手:“既然温泉池已经修好,只剩下盖房子的事,那明日起我就不用来了。结算工钱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让姚伯气鼓鼓,还差了你银子怎么的!但想起这人的功劳,要比气人功力来的大,他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阿丑大夫倒背着双手走人,本就是为了徒儿来的,徒弟都走了,还吃什么吃。他边走边想,等下次这位大小姐来,是不是该有所行动了?毕竟良徒难求啊。不过一定要部署好,否则得被侯府庄子的人烦死。

    他绕过断山,走向另一条山径,这半截天麟山比属于侯府的那半截要高得多。

    平时住的山洞就在山脚,村民们可以随意出入,毕竟要请他就医。但山上是什么样,谁也没见过,有野兽什么的,那风也是他放出去的。

    阿丑大夫身姿轻盈的上了山,到很快了半山腰。绕着山转一圈,就到了后山,向下一望,竟然是悬崖峭壁。

    他轻蔑的一笑,毫不在意的跳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若是你眼睁睁的看他跳下去,一定会惊呼出声,捂住眼不敢看。可是在对面看,你就会笑出来,一米高而已,又是障眼法啊!

    阿丑大夫来的地方,才是真正的世外桃源。像皇家墓场一样,这里是一片桃林,此时桃花满天,地上都是落得满满的桃瓣,旧的已经腐烂,又有新的落在上面,一层一层覆盖。

    他毫不怜惜的踏在新落的粉色花瓣上,很快穿过了桃林,来到了一所宅院。

    院门敞开着,因着他的闯入,院门上爬下来两只色彩斑斓的蛇,只是一见是他,连忙龟缩了回去,只是翘头张望。

    屋里人可能是听到了声音,走出来一老一小,见了他立刻跪倒在地:“主子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阿丑大夫哂然一笑:“虽然不知你们为何叫我主子,但是我确实有事要你们办。”

    那二人面露惊喜:“主子请吩咐!”

    阿丑大夫哼了一声,越过他们进了屋。虽然以前不屑于来这里,但为了收徒的事情,勉强就和他们搭茬吧,以自己的能力想做到天衣无缝,有点难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谢谢亲爱的们,你们的票票好多,开森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