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83章 心有所想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83章 心有所想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姚伯很快的就端来了药,阿丑大夫称药的时候,他跑去侧院叫醒了钱妈妈。一听老夫人水土不服,钱妈妈忙不迭的爬起来,自然抢着去熬药。

    见药熬好了,霜落要接过来,姚天祁怕烫到她,上前接过。于是霜落来到床前,唤了一声祖母,把她的头探起来倚在自己肩上,后面靠着床头撑住力,好让哥哥喂药。

    老侯爷在一边看着,不觉就放下了心,有了药加上孙子孙女服侍,老伴儿一定会好的。

    霜落和姚天祁喂完了药,想在一边陪伴,被祖父赶了出来:“行了,你们快回去睡,这儿有我和钱妈妈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钱妈妈一看世子和大小姐都困顿的样子,知道小孩子熬不了夜,笑着让他们放宽心:“老侯爷说得对,快回去补一觉。以往老夫人头疼脑热的,喝了药就好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搭着妹妹肩膀出了正屋,姚伯在后面跟着。

    霜落虽然没睡够,但是已经困过劲了,眼下还挺精神的,问姚伯:“那位大夫,为什么叫阿丑啊?”

    三个人站在主院的院子里,看着乡下的夜空,星星点点,似乎真的比京城还要亮。

    姚伯哈哈一笑:“孙小姐,阿丑大夫在天麟山很有名的,但因为无人知晓他的名字,他人又古怪,脸又骇人,于是庄子里的人在背后给他起了外号,叫阿丑。慢慢地就都喊了起来,他竟然也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霜落哦了一声,还想问什么,却被姚天祁推着赶去睡觉。

    她嘟着嘴,不情不愿的去了自己屋,临进屋时回头冲姚伯挤挤眼睛,意思是明天再跟我说。

    姚天祁摇摇头,对姚伯说:“丑大夫安排在哪里了,明日好早早请他来为祖母诊治一番。”

    姚伯恭声回答:“孙少爷,适才已经把他安排到了我的院子里,就是想着明晨和他一起过来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满意的微笑:“姚伯做事,当真让人放心。那您也去休息吧,祖母这里人多不用都熬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,孙少爷!”姚伯也下去了,回了自己的院子。

    阿丑大夫临时住的屋子已经掌了灯,看样子还未睡,姚安想了想,敲敲门:“叩叩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阿丑大夫有些冷淡的声音传来,他刚脱了外衣,不喜欢这时还有访客。

    “是我,阿丑大夫,明日你几时起身,咱们好去看看老夫人?”

    屋里的人皱起了眉:“着什么急,明日我睡醒了就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加了一句:“不要吵我。”

    话里隐藏的威胁,姚安听了个分明。他无奈的苦笑,这人的脾气是真不好,若不是今夜自己说诊金十倍,他都不乐意跟着来,理由是,自己都脱了衣裳睡了。

    他叹口气刚想走,里面的阿丑大夫已经把灯吹熄,院子里一下子变得乌漆嘛黑,姚安攥起拳作势招呼着他的窗子,这个混蛋玩意儿。

    第二日,天刚放亮,姚天祁和霜落兄妹就起了身,二人都睡得不踏实,睡睡醒醒的熬了一宿。

    他们俩稍事梳洗后进了正屋,正遇到钱妈妈端着一碗白粥在喂祖母。老夫人真的已经好很多,只是看上去很憔悴,但看得出有胃口吃东西了。

    一见孙子孙女过来,她立刻笑着招手。昨日烧的昏昏沉沉的她其实什么都知道,知晓孩子们都很担心自己。

    霜落探了探她额头,惊喜的对哥哥说:“咦,真的退热了,阿丑大夫医术很高明哪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也试了试,终于松了口气:“祖母,您可吓坏我们了,幸好庄子里还能找到位好大夫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笑着摆手:“人老了就不中用,我自己都觉得奇怪,怎么就病倒了呢,霜儿,是不是吓到了?”

    霜落霎了霎眼,微带些鼻音的说:“嗯,祖母把大家都吓到了,以后不舒服,要早点说,别自己忍着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忙不迭的答应,用晚膳时就觉得不舒服了,本不想扫他们的兴,结果反而更麻烦了。

    钱妈妈收了碗,霜落让她去补眠,钱妈妈哪里肯:“这人上了点岁数,就没有那么多觉了,谢大小姐关心。一会儿我守着老夫人,你和世子来一趟庄子不容易,去玩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几人正说着话,出去锻炼的老侯爷走进来,身后还跟着俩人,正是姚伯和阿丑大夫。

    晚间看阿丑就很吓人了,没想到,那是白日没看。毕竟灯下看美人,丑人也美上三分呢。

    如今这一看,钱妈妈不禁打了一个寒战,就连老夫人这见多识广的,也都愣了愣神,因为这人丑出了新天地。

    霜落迎上去,对着他开心的说:“大夫,您的药方子真的很灵,我祖母不但退了热,还有胃口吃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阿丑大夫微微一笑,五官倾斜的更厉害,姚伯都不敢看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这是最轻的症状。一会儿我为老夫人把把脉,看看是不是真的在好转。”

    霜落颔首,请他去床边,钱妈妈和姚天祁自然的让开身,阿丑大夫坐下,扣住老夫人的手腕,精准的找到脉络,开始静心品脉。

    姚天祁拉着妹妹出了屋子,他实在是忍不住了,忍不住想敲打敲打妹妹的脑袋,问问她是不是审美有问题?

    来到院子里,姚天祁回首看看屋内,又拉着妹妹紧走两步踏出院落,来到了院门外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他,就不害怕吗?”姚天祁奇怪,连自己都做不到对着那大夫心平气静的说话,因为那张脸会让他联想到被野兽撕裂的样子。

    霜落无辜的看着哥哥,“没觉得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嘴角微抽,他的妹妹,是该说她胆大还是什么呢。

    他正胡思乱想,就听妹妹娇声笑着道:“哥哥,这位阿丑大夫一点都不丑啊,你没注意他的眼睛,那眼睛生得多好,而且是很正值的那种眼神。他应该是受了外伤才会变成这副样子,我猜,他年轻时外貌一定不输给爹爹。”

    好吧,事实应该是妹妹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为什么这么反感他,是看出他有什么问题吗?”霜落不解,兄长是很随和的,除了萧停云,还真没见他怼过什么人。

    姚天祁揉了揉她脑袋:“没有,就是怕他吓到你。”

    霜落笑嘻嘻的揽着他的胳膊:“阿丑大夫的医术不输于京城大夫,若是聘他为府医,留在庄子里,祖父祖母住在这我们会更放心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眼睛一亮:“这倒是个好主意,走,进屋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兄妹俩有说有笑的回来了,正巧姚伯拿着方子向外走,姚天祁连忙问:“怎么样,开好药了?”

    姚伯笑着摇了摇方子:“说是好多了,减了几味药,这不让我出庄子抓药去。”

    霜落觉得奇怪:“大夫那里没有药了吗?”

    姚伯叹口气:“他说那是应付急症备用的,白日里不动药箱里的药。任何看病的人,看完都要去药材铺买。”

    霜落觉得这位阿丑真有原则,拉着哥哥避开了路,让姚伯快去抓药。

    来到屋内,阿丑大夫在收拾木箱。睡了一宿软炕,睡得他腰酸背痛,他要赶紧回自己的山洞里好好补一觉。

    姚天祁走过去长长一揖,能治好祖母,长得再难看,也是自己的恩人。

    “请受天祁一拜。”

    阿丑掀掀眼皮,这家子倒都是好脾气的。以前只听说这所庄子是京城贵人的,从未见主子来过,还以为就是那种高高在上、傲慢无礼的人,没想到从老到少都挺好相与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见到自己的尊荣,在他们眼里,只有最初那一霎的震惊,却没有一丝嫌恶,这,就是很善良的人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小女娃,有点吸天地之精华长大的样子。一般美人都有薄命之相,皮相美却骨相差。这女孩儿长得一脸福相,带着聪慧可人的劲儿,若是跟自己学医,不知会有怎么样的造诣?

    最主要一点,她不怕自己。

    “不用多礼,我已收了银子。”阿丑大夫即使对他们无恶感,也不想深交。云与泥,天与地的差别,他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姚天祁一噎,但又觉得这岂不是更好,如此这般,应该就会为了银子答应留下来吧。

    “敢问大夫,可否留在庄子当府医,月俸和侯府的府医相同?”姚天祁抛出橄榄枝,要知道侯府的府医俸银很可观的。

    霜落大眼眨巴眨巴,也期盼的看着阿丑大夫。

    傲娇的大夫还真没想到,这家贵人是侯府出来的,而且一张嘴就是聘自己为府医,一时间他有些无语凝噎。毕竟是第一次有这种待遇。找自己看过病的,一般不想再看见第二次,因为收费高,而且嘴毒,还丑。

    但他想了想就拒绝了:“本人山野莽夫一个,不喜束缚,还望另请高明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和霜落对视,俩人眼神里都有点失望,但人各有志,他们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送阿丑大夫出庄子,霜落突然问他:“大夫,该如何称呼你呢?”她不想阿丑阿丑的叫他。

    “名字就一个称呼而已,女娃娃随意。”

    霜落点着下巴,“那你是不是住在天麟山的那一边啊,不然就叫你麟大伯好了。”

    阿丑大夫怔楞片刻,这个称呼还真是新鲜。

    他满是疤痕的脸有了笑意:“那就麟大伯吧。”这个女孩子越来越让他喜欢,孤寂了这么多年,有个徒弟会是什么滋味呢?

    姚天祁此时也觉察出,阿丑大夫的举止不像是山野村夫,也脱口而出的问道:“麟大伯,你也住在天麟山,那你可知温泉的事?”

    阿丑大夫被他的一句麟大伯叫愣了,这兄妹俩还真叫得出。

    但他对姚天祁的问题倒是很感兴趣:“看样子你也是饱读诗书的。”不像那些村子里的人,认为这是妖水。

    “晚生想把温泉水引流到庄子里,这样祖母祖父可以随时泡泉,你觉得有没有可行性?”姚天祁听了妹妹的话,仔细观察了阿丑大夫,发现还真是如霜落所说,这个人确实不丑,而且举手投足还挺儒雅。

    就是脾气不咋地。

    阿丑大夫冷笑:“还随时泡?想那俩老人家活得久一些,最好不要这样。温泉水里有对人有益的东西,偶尔泡泡可以舒筋活血,长泡就不好了,因为温度较高,会让人缺水,而且像你祖父祖母这么大年纪的,更不能长时泡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吓了一跳,幸好问一声,不然就惹下大祸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引下来,偶尔上山去泡泡就可以。”阿丑大夫补充道,他自己都觉得奇怪,从未和外人说过这么多的话呢。

    霜落心下有个念头掠过:“莫非,麟大伯那山上,也有泉眼不成?”

    阿丑大夫嘴角一抽,这女娃真会举一反三,聪慧的要命。他提着木箱看着地面,过了半晌才应道:“有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是真惊讶了,和妹妹面面相觑,这不是天麟山,这是金不换山!

    “二位留步,我要回山了。”阿丑大夫淡淡的颔首,径直走向出庄的小径,他在想着,如何才能把女娃娃弄到山上去,自己一定把毕生所学都教给她。

    姚天祁哭笑不得,这位阿丑大夫,还真不是普通的难搞。说变脸就变脸的。不过既然出来了,就和妹妹在庄子里走走吧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出他的那半山上也有温泉?”姚天祁如今不得不佩服妹妹的眼光了。

    霜落抬抬精巧的下巴,得意洋洋的笑着说:“猜的,没看他那么宝贝他的山。再者他对温泉如此熟知,一定也是书中所得,因为见识过了,才如此如数家珍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对着妹妹故意施礼:“晚生甘拜下风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个人怎么讲呢,他身上有种矛盾的感觉。大哥,你看出来了吗?”霜落没理会大哥的揶揄,沉思着说。

    姚天祁点点头:“昨夜没看出来,今日倒是发现了一些。比如,此人的气质,绝对不是山野之人所能有的。”

    霜落抚掌:“就是了。而且,我是真的不害怕他的脸,还觉得有种熟悉感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摇摇头,无奈的睨她:“罢了,反正咱们和他也没交集,明日回府可好?”

    祖母没事了,一切也安顿下来,姚伯和钱妈妈在祖父祖母身边他们放心。而且还有这个意外的神医在此,更是没什么挂念的了。

    霜落想了想:“哥哥,不若这样,你先回府,我再住两日,等祖母好的差不多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一听她这么说,立刻反对:“那大哥还是和你一起,也住两日吧,不然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霜落拉住他的胳膊往回走,边走边劝:“什么不放心的,庄子里人这么多。再者你书院课业重,不是女学能比的,我只多住两日,到时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还是不同意,谁成想,到了正屋霜落就把自己卖了:“祖父,您让哥哥去书院复学,孙女儿要在这里多住两日,看着姚伯建温泉池子。”

    老侯爷一听立刻答应:“对啊,天祁的学业不能耽误太多,霜儿也跟着一起回。”本来就不希望孩子跟着颠簸,如今老婆子也好了,还在这里守着干什么。

    霜落着急:“别啊,祖父,我还要泡温泉呢。至少泡一次再回侯府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哈哈大笑,原来这才是妹妹的初衷。不过,他也很想看,也想泡啊。不过书院的功课确实紧,来时为了让祖父放心,才故意说不要紧的。

    妹妹体贴自己,要不就先回吧。他严肃的告诫霜落:“自己不许上山,一定要有人陪着,知道吗?”

    霜落抱拳:“是,世子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