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74章 开解玉玑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74章 开解玉玑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萧停云屏息看着霜落,发现她的表情从娇嗔变成错愕,最后成了无奈,心里的涟漪就一圈一圈荡漾起来。

    霜落默不作声的从他手里拿过玉佩,也不理他,径直坐回做针线的地方,垂眸解开络子。

    萧停云颠颠的又跟在她身后也坐过来,嘴角的弧度一直弯着。他的小姑娘真心软,怎么看怎么好。

    霜落手上灵巧的忙活着,鼻尖嗅到他身上清冽的气息,感觉到他眼神灼灼盯着自己,不由微微侧头,分神瞅他一眼:“今日过来,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萧停云讶异的摸了摸脸,何时他的脸上也藏不住事了?

    见他第一次出现这种模样,霜落笑出声,大眼睛里闪烁着慧黠:“真傻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抿抿唇,认了,傻就傻吧。

    “本来是有事,但一见到你,就想起得先要我的络子。”某世子不嫌脸皮厚的说。

    霜落翻给他一个死鱼眼,他低声笑,声音低沉透着一股子愉悦,很是好听。

    “霜落,过几日得空,能不能陪我去一趟天外村?”萧世子斟酌着问。

    “诶,是要去给凤大娘解毒吗?”霜落惊喜的问。

    萧停云见她是真的挂心,微微一笑回答她:“算是,但不是我解,慧空师父可以。但她现在不认识我,应该不会轻易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霜落想起凤大娘淡漠的容颜,心里一紧,为面前的人心伤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,和你找我有关系吗?我能帮上什么忙?”

    “陪我去一趟,帮我劝动她去天凌寺。”萧停云期盼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霜落苦笑:“你还真看得起我,我能劝得动?感觉失忆了的凤大娘不太好……劝。”

    何止是不好劝,简直可以用固执来形容。

    萧停云笑着摸了摸她散下来的发,这才发现她因为是沐浴过,长发如瀑的散在腰间,而且还微微有些湿润,透着一股子幽香。

    摸着摸着就舍不得撒手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只要你和我去,咱们俩一起劝她。”

    霜落皱眉:“很急吗,能不能等我大哥定完亲再去?”

    萧停云颔首:“当然。我已经等了这么多年,也不在乎这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霜落兄长定亲,家里一定忙里忙外的,再者,只要她答应了,就好。

    霜落没再说话,很快的为他把玉佩放进去打好结,推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我答应了,若没别的事,那就恕不远送。嗯,顺便把我丫鬟的穴道解了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手把玩着她的秀发正带劲,一听这话,脸上的笑僵住,薄唇抿成一条线。才说了这么一会儿话,就要赶他走。

    霜落才不管他怎么想,自顾自的收拾起了针线,归置到一边。然后从他手里抢过长发,觉得差不多干了可以就寝,就盈盈起身来到窗前,伸出右手做出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萧停云无奈,拿起装着荷叶玉佩的络子,放进了怀里,这才认命的走到窗前:“那我……回去了,到时,我去女学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,你来女学是嫌不够兴师动众?”霜落撅着小嘴,不赞同的说:“你写封信放在我院子里就行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眼睛一亮:“这可是你说的,我来你院子送信,到时别又不待见。”

    霜落张大嘴,刚想说不是那样的。人家可不给机会,一个纵身就从窗子跃了出去,临行前匆匆的道:“说定了,等我的信。”

    院子里的暗卫有些莫名其妙,自家世子又摸上门,他权当没看见。只不过这么急的走,倒像是有人追他似的,世子何时这么不稳重了?

    霜落看了会儿月色发呆,这才泱泱的关上窗。那坏家伙真是讨人厌,自己的意思明明是叫他把信放在显眼的地方就行,谁让他登堂入室了啊。合着,他还真来上瘾了不成。

    第二日,霜落去了女学,发现乙班的同窗都在讨论娉婷郡主。

    秦胜蓝拉着她,也凑她耳边说:“听说没有,娉婷被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霜落还真没有听闻,自己娘亲只顾着大哥的亲事,万事没空打听。而她不打听,爹爹回来就什么都不说,估计是怕吓到娘俩吧。

    “真的,听我二哥说的,王妃和娉婷不知做了什么坏事,被皇上下旨废的。她们母女被扔去了庄子,王妃被下人毒死,而娉婷也毁了容貌,据说很可怜。”秦胜蓝把自己知道的都讲给霜落听。

    霜落唏嘘不已,虽然不喜娉婷,但听得她落得如此下场,心里不由有些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连莲这时拍拍桌子,提高了声音,“我爹说,连定北王都受罚了,咱们还是不要提这件事情了吧。”

    有贵女惊讶的问:“连莲,他们家到底是什么罪,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连莲高深莫测的说:“还是不要问了,太清楚了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霜落回眸看了看她,不禁笑了,对秦胜蓝说:“看书吧。”连莲的口吻明明是,大家都来问我吧,我什么都知道。

    果然,那名贵女不死心的扯她:“说说嘛,你说了咱们才可以避免不犯啊。”

    连莲叹口气,“你们啊,真是不死心。是这样的,定北王妃和娉婷生了恶疾,一夜之间头发和眉毛都掉光了。掉了就掉了呗,她们还故意装作没生病,邀请一品夫人们去她们府赏花,结果被识破了。你们想啊,那都是一品夫人,万一被传染了怎么办,皇上自然雷霆大怒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所有贵女们都听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若萧停云听到了这个版本,一定会笑死。

    霜落和秦胜蓝面面相觑,是这样的吗?她怎么觉得,这个说法很不靠谱呢。生了恶疾,还怎么招待夫人们啊。

    楼先生的咳嗽声在门外响起,大家立刻正襟危坐,仿似刚才八卦的不是她们一样。

    下了课,霜落和秦胜蓝收拾着东西,林琳和李馨逸走过来等她们俩一起。

    四个人有说有笑的出了乙班,却见玉玑县主在前面不紧不慢的走,也不知想什么,看上去很是入神。

    霜落抿抿唇,对秦胜蓝三人说:“我找玉玑县主说点事,你们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林琳和李馨逸很奇怪,霜落和玉玑何时有了这么好的交情,但她们都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也松开挽着她的手,“我看玉玑县主有心事的样子,你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霜落冲她颔首,紧走几步追上了玉玑。

    玉玑吃惊的侧首,就对上霜落水灵的小脸,不由由衷的一笑:“霜落,是你。”

    霜落背着绣着荷花的书袋,“看你很入神的样子,就想着上来唬唬你,结果被你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玉玑掩饰的理理头发,拉住了霜落的手:“陪我在花园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二人和后面的秦胜蓝三人挥挥手,转弯去了女学的小花园。

    “县主……”霜落刚想开口,却被玉玑止住。

    “咱们是不是朋友啊,再叫我县主,友尽。”玉玑鼓起脸颊,不愿意听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霜落戳戳她脸颊,把鼓起得气给她戳掉,笑的很开心:“好啊,玉玑。”

    “嗯,算你识相。”玉玑终于算是开怀了。

    “你有心事?”霜落拉着她坐下,正是上次和萧停云坐的地方。

    玉玑强笑道:“没有啊,怎么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心里,玉玑是最率性的人,刚才那表情,真心不适合出现在你脸上。”霜落真诚地说。

    玉玑笑:“那你觉得我适合什么表情?”

    霜落指着她:“对,就像这样!潇洒阳光。”

    玉玑耸耸肩,仰靠在木椅上看着蓝蓝的天空,指着白云对霜落说:“我喜欢云彩,那么洁白,那么可爱,可是它离我太远了,触手不可及……”

    霜落也学她,把书袋丢在一边,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,只觉得春风拂面,恁是温软撩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远,说明不属于自己,那咱们何不找一些近在咫尺的?”霜落轻声说。

    玉玑顿了顿,也闭上眼:“可是心里会难过。”

    霜落悄悄睁开眼看她,其实她早就看出来玉玑对自己兄长有好感。论长相,她比梓倩美艳,论地位,她是皇家县主。可是感情的事,不论这个啊,甚至连先来后到都谈不上,只论眼缘。

    “其实,想开就过去了,没有什么放不下的。你看我,我以前很喜欢掌家是吧,你应该早有耳闻。可现在,一提到掌家就从心里厌恶。所以,人就是习惯使然。”

    玉玑感兴趣的看她:“对吼,你以前很喜欢权势的,挺讨人厌……别误会,那是你以前,不是现在的你。”

    霜落笑,“因为我找到更感兴趣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打扮啊。比起掌家,咱们小姑娘不是更喜欢打扮自己么。”

    玉玑呆呆的看着霜落,然后放声大笑:“霜落,你真是个妙人。我想问你,若你喜欢的人,马上就要定亲,你会不会难过?”

    霜落突然就把人物代入到萧停云头上,一想到萧停云若是和别人定亲,她心里一沉,不自觉地说:“应该,会难过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咬咬唇,自己乱代入什么啊。玉玑问的是自己喜欢的人,自己哪里喜欢谁过。

    “那你会怎么办?”听霜落很诚实的回答,没有故作高风亮节的说不难过,玉玑心里就越发喜欢她。

    霜落望着不远处的矮丛,微微一笑:“离他远远的。不见不想,不想不伤,不伤才会慢慢遗忘,然后再找下一个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玉玑被她的话打动,突然就豁然开朗起来。

    是啊,只是一点点动心而已,自己怎么就钻进牛角尖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她灿烂的一笑,一拍霜落的肩:“好妹子,你说得真好,我有点为赋新词强说愁了。本来就没有影的事,是被自己困住,所以打成了死结。幸好今日遇到你,不然我怕日后也会成为让我憎恨的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霜落背起书袋,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。看着玉玑的样子,应该是放下了。毕竟,就是什么都没发生,只是一种朦胧的好感。

    霜落到家的时候,没想到大哥也回来了,还以为他要住在书院里。

    “大哥,今日可是有什么事?”霜落很喜欢和大哥去永和院用膳,一家四口尽享天伦。

    姚天祁扶着妹妹的肩去爹娘的院子:“娘说八字已经合过,过两天就定亲。我也不懂,就回来找爹学学。”

    霜落羞羞脸:“看你这高兴的样子,有媳妇的人就是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,小丫头……”刚想弹她,霜落就调皮的吐舌跑开,还不忘回身挑衅:“我天天能见到梓倩姐姐,耶!”

    姚天祁失笑的摇头,但脸上的笑意带着纵容和幸福。

    姚文远和安氏都在,见兄妹二人进来,招手:“正好刚摆膳。”

    霜落净了手挨着大哥坐下,就听安氏笑的合不拢嘴:“跟你们说。八字合过了,简直是绝配,天作之合呢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嘴角翘得高高的,这种话他绝对爱听。

    霜落抚掌:“那太好了,我就知道梓倩姐姐最适合大哥。娘,那定亲日子定好没?”

    安氏看着姚天祁说:“虽然是定亲,但也要尊重女方家,我们选了三个日子,你亲自登门让他们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脸一红:“哦。然后呢?”

    霜落不插言了,支着头看着他们,大眼睛转来转去。

    安氏笑骂道:“傻小子,然后当然就在那一天定亲啊,以后梓倩在名分上就是咱们家未过门的媳妇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姚天祁挠挠脸,好吧,他被娘亲鄙视了。

    姚文远敲敲桌子:“依我看,还是我和天祁一起上门吧,选一个最近的日子,早早的办了才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加了一句:“宫里不太平。”

    安氏一惊,就连兄妹俩都对视一眼,同样受了惊吓的看着父亲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姚文远叹气:“听闻太后等不及了,已经在各方打听适龄的贵女。霜落还好,年龄小一些不着急。但梓倩,正好在参选之列。梓相为什么这么痛快就答应咱们府的提亲,我猜也和这件事有关。”

    安氏站起身,“那你们尽快,咱们明日就上门!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