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70章 世子添柴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70章 世子添柴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定北王齐战说干就干,几乎是立刻就把王妃和女儿打包送去了郊外的庄子,然后马不停蹄的进了宫。

    这次定北王府开的赏花宴,其实就是为了宴请各府夫人,闹得声响很大,就连皇上都有耳闻。本来他对夫人的计策还挺有信心,就等着花宴以后舆论被压下去,可没想到,最后一步了给现了形。

    如今他得赶在别人参他一本前,进宫给皇上解释。夺得先机。

    萧惟怀正在书房里喝着上好的明前茶,面前没有奏折,一派悠然自得的样子。随侍大太监禀报说定北王求见,天凌皇撇撇嘴,又怎么了?不是说今日他们府里有赏花宴吗。

    “宣吧。”萧惟怀放下手里的茶,最近他也懒惰了,莫非是被那个混蛋儿子传染的?

    齐战进了门,一撩衣袍就给皇上跪下了,可把皇上给吓了一跳,差点没一口茶喷出来,失了天颜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老臣无颜面对皇上。”齐战一副负荆请罪的模样,让萧惟怀忍不住猜测是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赏花宴出岔子了?”

    齐战一惊,难道这么快就有人上了奏折?这帮孙子!

    “正是,老臣被家里婆娘给戏耍,原来她一直在愚弄臣,让臣犯了欺君之罪,还请皇上责罚。”齐战垂头丧气的说,走到这一步,只能以退为进了。

    萧惟怀皱眉:“什么事欺君?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市井传言,拙荆生了恶疾没有了头发。皇上也曾找臣问过,当时臣信誓旦旦的说绝无此事,为此还容她辟谣开了赏花宴。今日始知,那婆娘果然没了头发,一直戴着假发欺瞒与我,臣……实在是无颜面对皇上,臣甘愿受罚。”齐战跪地不再抬头,略去赏花宴出丑的事。

    萧惟怀听懂了,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,这样啊。

    他若不是老狐狸,天凌当找不出第二只。齐战一说,他基本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。

    堂堂王爷,王妃没了头发,你会不知?嗯?每天同塌而眠,假不假发,你会不晓得?啊?

    合着今日的赏花宴兜不住了,你就火急火燎的来澄清,明打明就是推出王妃保王府呗。

    萧惟怀端起杯子,垂眸吹吹茶沫,丝毫不介意的样子。可是当茶杯盖盖在杯子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时,齐战的心跟着抽了一下,额头已经沁满汗,皇上不做声时最有压迫感。

    天凌皇哈哈一笑,放下杯子:“爱卿啊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,哪里就是欺君了?明明是管家不严之罪!”

    齐战心里一松,额上的汗滴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皇上还是责罚吧,否则臣真是愧对皇上的厚爱。”他就差痛哭流涕了。

    萧惟怀站起身,倒背着手在书房踱步,每一步似乎都是踏在齐战的心上。

    “那就罚俸半年吧,闭门思过一个月。至于你的王妃,胆敢做出这种欺上瞒下的事,已经担不起一府主母的重任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“臣……遵旨。”

    齐战踉跄的起身,谢过恩,才慢慢地走出宫。还好,兜了过来,这次差点被那娘俩害死。至少,王府是没事了。

    他似是打了一场败仗,以前有多意气风发,现在就有多颓唐。出了皇宫,他脚下不停,直奔自家马车而去。因为回去后要做的事还很多,王妃不在了,府里的事就一团糟,还要处理这次事情后的风言风语,还要查清楚王妃是得罪了谁……

    定北王前脚刚走,萧停云后脚就进了宫,掐的很准。

    大太监见了云世子,笑的像是脸上开了花:“云世子来的可巧,皇上正好空着呢。”

    身为皇上最信任的内侍,谁得龙心谁不得,他最清楚,心里和明镜似的。这位昭王府世子,颇得皇上的偏爱,比起亲皇侄萧瑜来,萧停云更有面子一些。

    当然,应该也和这位世子的才学人品有关,皇上最是爱才嘛。

    萧停云对着大太监点头:“多谢公公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,世子,请容杂家进去禀报一声。”说完,大太监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可几乎是立刻,他就出来了,开门做出请的姿势:“世子,请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大踏步的走进去,见了萧惟怀抱拳行礼:“见过皇伯父。”

    萧惟怀开怀大笑,他不叫自己皇上,而是称呼自己辈分,那就是为了私事。而他最喜欢听的就是,这个优秀的堂侄叫自己皇伯父。

    “停云啊,你可是稀客,怎么,找皇伯父赐婚?”他开萧停云的玩笑,因为知道他最讨厌提到女人。

    萧停云垂眸不语,心里想着,他倒是想。可惜,霜落太小,若真赐了婚,他估计会成为吉安侯府的公敌。

    见最喜欢的堂侄子发呆,萧惟怀挑眉。吆喝,这是怎么了,破天荒头一次呢。啥时候见萧停云这般傻愣愣的样子啊?

    “真有人选了?说出来,让伯父给你掌掌眼。”皇上颇有兴致的说。

    萧停云脸色一整,肃然的看着为老不尊的皇上:“臣侄是为了天凌面子而来。”

    皇上怔住:“面子,什么面子?”

    萧停云看着墙上皇上的书法,没接话,却赞了一声:“这幅字,真有风骨。”

    萧惟怀的思绪被他带偏,也跟着看过去,脸上喜不自胜:“停云觉得好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落笔奔腾势如神。”萧停云摸着下巴冷淡的说。

    真是个别扭的孩子,连夸赞都能夸得这么冷冰冰,但是这一句,却抵得过别人一百句。萧惟怀觉得特别舒畅,一舒畅心情就好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是为了天凌面子而来,说来听听。”他主动问道。

    萧停云这才把目光从书法上收回来,直视着皇上:“皇伯父,定北王府闹的事,已经街知巷闻,现在弄得京城人心惶惶。臣侄实在不想看到这种情况,不论是王妃和郡主生了恶疾也好,还是做了坏事被人惩戒也罢,咱们皇室都该给百姓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萧惟怀点点头,叹了口气:“定北王刚才来请罪,朕念着他祖父的功劳,想着一门忠烈怎么也得给他个面子,结果却没想到,丢的是咱们皇家的脸面。”

    “皇伯父不知,适才我祖母也参加了赏花宴,定北王妃在众王妃和夫人面前露出了真容。她确是犯了天家大忌,欲盖弥彰欺瞒皇家,让众百姓看了个正着!”萧停云一本正经的说,说完摇头叹气,很是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萧惟怀一拍桌子:“岂有此理!齐战这个老匹夫,胆敢骗朕,什么治家不严,简直是把朕当成了傻子。”

    他都忘记了,治家不严,还是他为定北王找出的脱罪的借口。

    萧停云附和道:“是啊,这种大罪,岂是一个治家不严就能饶过的?”

    哼,把女儿养的那么下贱,找的王妃那么恶毒,他想脱罪,想得美。萧停云知道,齐战一定会把那娘俩推出来,这样他就无事一身轻,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。

    “皇伯父,听闻他把王妃和郡主送去了郊外庄子,想等事态平复下来再接回京城。”萧停云加了一把火。

    “哼,他打的如意算盘!停云,朕立刻下旨,你去宣。”萧惟怀本来没觉得多生气,不知为什么,这堂侄子一说,自己立刻火气冲云霄。

    “臣侄遵旨。”萧停云说完走过去,亲自为皇上研磨。

    萧惟怀刷刷刷很快的写完圣旨,“去定北王府外宣,让百姓们看到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双手接过,恭声答应,临走时,他回头问:“皇伯父,我能叫着阿琛一起吗?”

    有三殿下跟着,当然更能震慑一批人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世子很坏的,你们可喜欢?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