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69章 报应不爽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69章 报应不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第二日,定北王府早早的就为了赏花宴忙碌起来,大花园的鹅软石地面被冲刷的一尘不染,所有名品珍品花,都被端到了花园里。

    因着春光明媚,气候宜人,王妃准备把花宴设在露天,下人们开始布置园子,算了算邀请的人,架起了三张桌台。

    平时与定北王妃交好的,几乎都是同级别的夫人,所以这次定北王府决定要大办特办。

    吉安侯府安氏也收到了帖子,但是她们只接到了帖子,未能见到定北王妃本人。毕竟定北王府要比侯府贵重的多,那母女二人自然是挑着重要的府邸上门的。

    安氏本就忙着儿子的婚事,无暇分身。遇到这种区别对待的相邀,自然不屑理会,直接把帖子扔进了垃圾堆。

    姚文远下了朝,见妻子不高兴,一边解着朝服,一边问:“怎么了,早上不是好好的?”温柔小意的伺候自己上朝时,还是笑颜如花的。

    安氏接过丈夫脱下的朝服,气闷的说:“刚才嫂子来信,问我去不去定北王府,说是王妃亲自上门相邀。我要是去的话,她过来叫我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去?”姚文远揽过妻子,挤在一张椅子里坐,下了朝就有功夫给妻子顺毛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太想去,但让我生气的是,王府对咱们侯府的态度。听闻,王妃是为了平息传言才办的赏花宴,所以,怕大家心存芥蒂,亲自登门邀请的。结果,咱们府只是收到了帖子……”这不是狗眼看人低嘛。

    姚文远哈哈一笑:“那就不去,她想约咱们侯夫人去,咱们都不带捧场的。可好?”

    安氏被丈夫逗笑了,这么好的丈夫,真是让人开心啊。

    “呶,我早扔了。”下巴点了点外面,安氏傲娇的说。

    “夫人做的好。”姚文远紧了紧手:“这次定北王府的事挺邪性,说是王妃和郡主头发落光,染有恶疾,所以很多大人上了折子奏了一本。但定北王的说法,是家里丫鬟惹的祸,已经处理掉了,所以才举办的赏花宴。皇上今日在朝上大发雷霆,说上折的大人吃饱了撑的……”

    安氏听的津津有味,最后乐得笑出声:“这么有趣啊,皇上还挺护着他。”

    姚文远也笑:“毕竟是功臣之后,是定北王三字的荣光,不是齐战的。”

    安氏点点头:“那我也让嫂子不要去。谁知道他们家有什么事呢,万一真有恶疾,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姚文远想起舅兄忠义伯,笑着说:“他在朝上也听说了,估计应该会跟大嫂报备。不过,你传个话也好,定北王府的浑水,咱们要不淌,就都不淌。”

    安氏在丈夫脸上轻吻一下,这话说的多暖人,自己娘家的事,丈夫是放在心上的。

    这边侯府永和院温情满室,那边忠义伯夫人也在听相公说着朝堂的事。听了忠义伯的话,她已经打了退堂鼓,一接到小姑子的信,更是坚定了不去的心。

    一开始,她是想给定北王妃一个面子,毕竟人家是母女亲自上门的。后来一听姑太太说,侯府她们都没上门,忠义伯还低了一点爵位,怎么就引得定北王妃这么重视?说白了,还不是自己皇后表姐的面子!

    于是忠义伯夫人心里就有了疙瘩。听到丈夫说原来里面有许多沟沟坎坎,她立刻又有些后怕,万一真有啥说不出口的恶疾,咋办。

    不但这姑嫂二人没有去,还有那些递折子上奏定北王的家眷也没有去。都弹劾人家心生龃龉了,还怎么去。

    所以定北王府的花宴来的人不算多,但只要来的,确实都是身份高贵的。比如玉玑县主的娘亲郡王妃,比如贤王妃、惠王妃,还有南王妃以及老昭王妃都出山了。

    这些个王爷回家后敲打了各自的王妃,一定不能跟着瞎起哄,才有了今日的捧场。

    定北王妃很是开心,在她心里,只来这几位王妃就足够了,不但倍有面子,还能消除传言。

    她和娉婷打扮好,早早的亲自出门迎客,虽然心里惴惴,但是暗暗给自己打气,头发应该粘的很结实,不会出丑。等招待完,她们就足不出户,待长发长成。

    夫人们被定北王妃请到了大花园,看到姹紫嫣红的名品,这些夫人们都忘却了心里的膈应,也有说有笑起来。

    再者,看上去定北王妃和娉婷郡主确实和往常一样。

    赏完了花,众夫人团团围坐,本来准备好的三桌,只用了一大桌。如此一来,更显亲近。

    定北王妃笑的端庄温婉,当先举杯对众人表示感谢:“谢谢诸位夫人不嫌弃来到王府赏花,近日京城传闻甚嚣,还望众夫人不要轻信。”

    惠王妃是婀娜郡主的母亲,她是跟着南王妃来的。因为萧瑜婚事还有不及三个月,她几乎跑南王府跑顺了腿,所以今日赏花都是一起来的。

    闻言,她啜了一口茶:“看王妃不似传言,我们也就放心了。咱们府里的仆人,一定要管理好,给自家造谣生事的祸害留不得。”

    在惠王妃看来,能传出这种谣言的,除了下人,还能有外人?

    定北王妃连连点头:“已经处理掉了,是俩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不然全京城都跟着慌乱,就是罪过了。”老昭王妃信佛,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。

    众人开始用膳,定北王妃这次下了大手笔,准备的膳食都是精致高档的,毕竟全京城有头有脸的夫人几乎都在此了。

    赏花宴办得很成功,定北王妃暗暗舒了一口气,等把这些人送走,自己和娉婷就解脱了。

    众夫人说说笑笑的,被定北王妃和娉婷亲自送到了门口,门外已经停满了来接人的各府的马车。

    惠王府的马车当先来到门前,惠王妃笑眯眯的上了车,从窗口探出头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定北王妃走近一步,笑着挥手。

    惠王府的车夫马鞭一甩欲赶车驶离,不知为什么,他身子一晃,马鞭朝着定北王妃挥来。王妃吓了一跳,不自觉的弯腰一躲,后面扶着她的丫鬟被这变故骇的手上一使劲,本来扶着胳膊的,这下直接薅上了她垂下来的头发。

    没上车的夫人们就这么眼睁睁的,看着定北王妃的头发被拽了下来,成了一颗秃瓢!

    “啊!”的惊呼连绵起伏,上了车放下车帘的惠王妃不由又掀开来看,立刻震惊的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齐娉婷吓傻了,她捂着自己的头退后,怕自己也向母亲一样丢丑。

    定北王妃一觉得头上凉风阵阵,就知道完了。她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从丫鬟手上夺过假发,也顾不上和众夫人解释,匆匆跑进了府里。

    所有夫人面面相觑,想到一整天都是在王府里待着,还用了他们的膳,突然集体弯腰呕吐不止!

    看样子传言是真的,定北王妃真的生了恶疾,那她们会不会被传染?

    回到府里的定北王妃趴在床上放声大哭,这下她丢人丢大发了,而且是在全京城最有头脸的贵人面前。她有预感,以后应该是再难翻身了。

    定北王匆匆赶回来,因着是夫人赏花宴,他躲了出去和同僚喝酒。下人去找他,支支吾吾的不敢言明,他就知道可能坏了事,结果,还真是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去庄子里吧,等长好头发再回府。”定北王疲累的说:“还有娉婷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!您不能这样对我,我也是被人害的!”王妃泪眼婆娑。

    定北王一拍桌子:“那我怎么对你,嗯?皇上都要怪罪我欺君了,你说我能怎么对你?若不是你得罪人,我们王府怎么会成全京城的笑话?”

    王妃痛哭流涕,她突然很后悔,后悔生出了害人之心,可惜,悔之已晚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