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57章 医者之心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57章 医者之心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因为萧琛的打岔,淳于景很快离开皇宫。正好他的下属送来了消息,淳于景开心的立刻坐上了马车,直奔天外村。

    淳于景的腿还在恢复中,爬秋明山有点费劲。幸好俩暗卫跟着,二人一边一个,半扶半提的轻松把淳于景带到了村口。

    望着天外村的牌匾,淳于景突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进,进去了又该如何找人。

    他的属下恭敬的说:“我们二人已经在村里溜达了一圈,就是个小村子,没有任何危险。我们也已经找到了二少,在桥那边的一所宅院里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点头,带着二人向里走。

    迎面遇见了一位老者,看上去红光满面的心情很好。他大老远就看见了淳于景,想了一下竟然一拍手笑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可是也要来买菜的?”

    把淳于景问蒙了,顺着他的话点头。

    老者开心的说:“我一看就知道,你们城里人就是喜欢我们乡下的菜。我张伯种的,不是吹嘘,就是好。不过现在没有了,都已经被人包圆,你想买都买不到。”

    他啧啧叹气,大有你来晚了的意思:“老汉我这就是去京城买菜种,要不然,公子预定下一季的菜?”

    淳于景被动的听着,回身看他的人。其中一个暗卫立刻掏出一两碎银,递给张伯:“给。”

    张伯忙不迭的接过来,一看手里的银子,他嘴角抽了抽,这么少,还想预定下一季的菜,做梦。

    他把银子还给淳于景:“还是算了,等长出菜来,公子再来买吧。”

    同样是俊公子,人家那位多豪气,一出手就是一锭银子,这位就小气多了。

    淳于景让过他没有接:“老丈拿着吧,我们是来找人的。”

    张伯呆愣,自言自语:“不会又是去找景先生的吧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让暗卫带路,很快就来到了淳于风所在的小六家。这一次,淳于风没在屋里,而是在药圃里忙碌。一身白衣沾满了泥土,但他看上去很愉悦。

    淳于景轻轻挥手,暗卫立刻消失,守在了小六家门口。

    他慢慢的一步一步靠近,阿风从安乐候府时最喜欢呆的地方,就是家里的药圃。不知为什么,弟弟除了画画就喜欢侍弄药草,经常一整天都不兴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贯叶,这些药草待会儿你移植到盆里,太密了,长不好。这些该采摘了,摘好后送去药房,我好入药。”

    淳于风熟悉的声音传进淳于景耳朵,淳于景不敢打扰,这样的阿风让他有回到土帛的错觉。那时兄弟二人无话不说,阿风遇到药理难题总是跑去问他。

    贯叶立刻去找盆子,最先发现了淳于景,吓了一跳:“世……世子?”

    淳于风弯腰的动作一顿,缓缓站起身转回头: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从嗓子里哽出个“嗯”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快,我以为霜落告知与你后,至少还要等个两三日。”淳于风笑的云淡风轻,仿似他们没有分离这么多年,仿似他们还是少年时。

    “霜落亲自来找的你?”淳于景倒是被惊到了,姚天祁的意思,不是朋友告诉的么。

    淳于风叹了一口气:“屋里坐吧,一会儿我给你介绍你家里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他径自来到水缸前,打了水洗手,就像是个真正的乡下农夫,看的淳于景眼睛里涩涩的。

    二人进了淳于风的小屋,淳于景打量屋里的陈设,比他在姚冬暖的蜗居还不如。

    “你就住在这里?”景世子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淳于风笑:“不错了,至少还有个安身之所,而且这里三面环山,空气清新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隐忍不发,问起缘由:“你是怎么掉落这里的?”

    “算了,都过去了。至少我被人救了,而且在这里能帮助这么多人,我很开心。”淳于风是真的不介意,不介意被车夫丢下,不介意被凤大娘坑。

    “你宁愿帮助外人,也不愿意回去看看爹娘,那你的开心还真让我无语。”淳于景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淳于风沉默,转瞬笑了笑,看向大哥的双腿:“你的伤恢复得不错,爬山时有没有很吃力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见哥哥还在生气,他长叹一声:“你找到这里,就是来跟我拗气的吗?”

    淳于景冷哼:“我是来带你走的,午时回土帛,陛下下了传书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公主五月份大婚,我要送嫁。”淳于景看向他:“跟我一起走,安全些。”

    淳于风为难的皱眉:“可是这里的药草还需要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里的药草需要你,家里的爹娘不需要,是吧。”淳于景忍无可忍,额上的青筋在跳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叫我哥,那就跟我回家。阿风,爹娘老了,你就让他们见你一面。哪怕见到了你再走,我绝不管你。”淳于景无力的说,他实在是找累了,人生苦短,他又何尝是为自己活的呢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淳于风答应下来,大哥的沧桑他看进眼里,觉得自己是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见凤大娘,她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坐了一会儿,淳于风觉得既然决定要走,那就和凤大娘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淳于景颔首,救命恩人当然要见,而且还要报恩。

    凤大娘是在自己药房里见到的兄弟二人,一见到淳于景,心里暗暗喝了一声彩。

    京城里的男子,怎么个顶个的俊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亲兄弟?”本来凤大娘不管别人闲事,但是和淳于风相处久了,对他观感很不错,所以也乐得多说句废话。

    “是,这是我一母同胞大哥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礼貌的抱拳:“多谢凤大娘照料家弟,在下感恩不尽。村子里的药材,在下包了,还请大娘不要推辞。”

    凤大娘奇怪地看他,我为什么要推辞?我救了你弟弟,你赔给我药材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她起身,仔细端详自己的药箱,然后看着淳于景说:“我可以列个单子吗?”

    凤大娘五官姣好,声音粗噶,淳于景虽不至于嫌弃,但也略觉奇怪。

    他凝神看着她的脸,突然沉声道:“凤大娘,可否容在下品品你的脉?”

    正盘算要什么药材的凤大娘一呆,皱着眉问:“怎么,还得把脉才给药?”

    淳于风看出大哥的意思,连忙摆手解释:“我哥善医,大娘还是让他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凤大娘视线从淳于风脸上滑到淳于景身上,冷着脸伸出了手,这就是同意他把脉了。

    淳于景一伸手,凤大娘就知他有没有,这个青年人应该也是个行家,而且他气质沉稳,比自己的新搭档还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“大娘受过重创,嗓子坏了是被人灌了药,而且你头部血液不畅,是不是一想事情就头痛?”淳于景看她的脸色,就知不对,明显就是血脉淤积之症。

    凤大娘有些吃惊,“你……凭脉就能把出这些?”那他的医术可谓登峰造极了。

    淳于景微微一笑:“看大娘脸色不好,在下一时手痒,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不怪,只是,你可有方子解一下头痛?”凤大娘知道自己记忆缺失,可是无论她怎么回想过去,就是想不起来,而且头痛剧烈,所以干脆就想也不想。

    淳于景沉思:“活血化瘀方子可用过?”

    “用了,我给自己开了几剂,成效不大。”凤大娘说。

    淳于景纳闷的夹紧眉头:“不能啊,明明就是淤积之症,怎么会没有成效。”

    “劳烦大娘再伸出那只手,我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凤大娘二话不说换了一只手。

    淳于景认真的搭手上去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二更,好困,估计写不出三更……明日编辑会不会砍了我……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