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56章 兵分三路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56章 兵分三路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萧停云决定按兵不动,他如往常一样过了门房,进了自己的世子院。门房的守卫早已见惯不怪,别说三更半夜回来,就是清晨才回,他们也不会吱一声。

    世子的脸就是禁令,他们连问安都不敢。

    萧声回来的很快,本想看看世子若是不在,他就继续出去找,没想到世子房里已经亮起了烛光。

    “世子,可要沐浴?”萧声觉得今夜真是日了狗,平白见识了一场皇室秘辛。等世子回过神来,他会不会被毁尸灭迹啊?

    “备水。”萧停云的声音传出来,倒是听不出什么起伏。萧声很难想象刚刚做了大不敬之事,还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后,世子是如此心平气和。

    但他也只敢想想,连忙下去准备。他还担心世子来着,没成想世子比他淡定多了。

    真不愧是他的主子啊,萧声赞叹。

    萧停云吩咐完,就像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气。他慢慢的脱下一身黑衣,嫌恶的扔到地上,只着一身白色里衬,颓然的坐在榻上。

    到底该怎么查?他想。

    以前查的方向不对,那么是不是该从凤大娘这条线来找呢。

    当年爹娘出事时他在哪里?好像是在宫里吧。然后就得知回禹氏皇族的爹娘,二人一起遇了难,祖父去收的尸骨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仇恨萧辅肆的?好像也就是在那时候。他听到祖父训斥萧辅肆安分点,也就是说,那时候给他错觉的就是祖父!

    萧停云天资聪颖,细细一想,差不多就想出了其中的关键,祖父是故意的。他故意把脏栽到萧辅肆身上去,好转移自己的视线。

    萧辅肆确实嫉妒萧辅麟,他应该也真的下过死手,只是未能成功,毕竟和爹爹比起来,萧老三就是个废物。

    所以祖父把这个锅扔给萧辅肆背,等到自己真的如他所愿,恨上萧辅肆时,他又觉得亏欠了这个儿子,所以又护着他!

    没错,应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那么,祖父肯定是知道真相的,而且是在护着凶手。祖父不可能帮着他害自己儿子,可事情发生后,还帮着遮掩,这又是为了哪般?

    萧停云觉得吹了一阵冷风,脑门子生疼,摸了摸额头,仿似有点烫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那副衣冠,爹娘应该还健在吧。但若说他们没有仙去,为什么一直不归家?他们难道不知还有个儿子,一直殷殷切切的期盼着吗?

    凤大娘应该就是娘亲禹凤,她忘记了自己,忘记了王府,在天外村安身落户,看上去过的宁静而祥和。那爹爹又会是藏在哪里,是不是也一样忘记了前尘?

    正想着,萧声在外面敲门:“世子,水好了,已经提进了水房。”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。”萧停云觉得萧声也不容易,小小年纪就跟着自己担惊受怕的。他的关心说不出口,一句下去就是让他去休息。

    萧声笑了笑,世子是个好主子,他怕他,但也尊敬他。

    第二日,太阳冉冉升起,柔光照耀着昭王府世子院,丝毫不见昨夜的惨淡。萧停云一夜无眠,日光透过窗棂射进来,洒满了屋子。

    他动了动有些酸涩的脖颈,看着阳光里不断升腾的灰尘,伸了个懒腰后一跃而起,该练剑了。

    萧声起床时还打着哈欠,毕竟睡着时已经很晚了。但世子一向准时醒,所以他也养成了到时辰就起的好习惯。

    伺候完世子洗漱,奉上宝剑,萧声哈欠不断。萧停云冷哼一声,他立刻站直身子。

    却听世子冷冷的道:“回你屋去,今日不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萧声委屈的撇嘴,听话的走人,突然灵光一现,他转身感激的看着萧停云:“世子,我去补觉,您也要好好休息,不然哪里有力气去找霜落小姐?”

    “快滚!”萧停云剑尖一挑,一根断枝冲着萧声面门而来,萧声唬了一跳,连忙向后一跃避开,抖了一下就往自己屋跑。叫你丫嘴贱。

    他跑得快,没看见萧停云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笑,霜落,对啊,他还有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被萧停云一大早上就惦记的霜落,这时还在酣睡。昨日累到了,今晨起得晚,二兮不敢吵她,让小姐睡到自然醒。

    她在挽霜阁睡的自在,姚天祁的世子院却不得安生。他昨夜有些亢奋,天知道有睡意时,都已经三更时分。明明是休沐可以偷个懒,却偏有人不识相的打搅他。

    淳于景果然主动找上门来。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他直接递了帖子拜见姚天祁。

    管家来递消息,姚天祁有点烦,但打开帖子一看是淳于景,就知道他是为了淳于风之事来的,也就释然。毕竟贸贸然的大清晨来府里,很失礼的好吗。

    “淳于世子请坐。”姚天祁梳洗完,来到自己的小厅见客。

    淳于景看看左右,没见到霜落在,莫名的还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“谢姚兄。”淳于景开门见山:“不是淳于不懂礼,实在是时间紧迫,明日我将启程回土帛。所以,这次来就是想问大小姐可有消息,我好派人寻找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亲自给淳于景倒上茶:“你来的很巧,昨日妹妹去找……朋友问了问,你弟弟淳于风无恙,现正在天外村养伤。”

    姑且萧停云就算是朋友吧。

    淳于景听的动容,一脸惊喜莫名:“此话当真?只要阿风不是遇难我就放心了,就怕是仇家又来追杀与他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听他说的凶险,安慰他道:“这是在天凌,你说的仇家不会跋山涉水的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苦笑:“姚兄有所不知,我们那仇家任性的很,什么事都做的出。但只要阿风回了安乐侯府,我就敢保证没人能伤的了他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想了想:“那你何不明日叫他一起回土帛?这样路上有个照应,而且你更放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抚掌:“正有此意。不过,天外村何许地方,能不能请大小姐指点一二?”

    姚天祁脸上的笑一顿,不能。见了一次就罢了,还想接二连三的见,哪里这么容易。萧停云都能找得到,你就找不到?

    他虚虚的一笑:“霜落也说不清,是别人告知与她。据说是在秋明山附近,正是回土帛的必经之地,世子还是快快派人找寻吧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也知道是强人所难,抱了抱拳:“多谢姚兄,我这就去找。姚兄大恩,淳于记在心中,若有任何能帮得上的忙,还望开口,淳于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正色的道:“这不算什么,毕竟我与淳于风也是一见如故,相处了一段时日。那天祁就在这里,祝你们兄弟早日团圆,平安回归!”

    淳于景深深地看了一眼姚天祁,郑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他从侯府告了辞,立刻来到一个僻静的巷子,从怀里掏出火云弹,小心的发送出去。

    几乎是眨眼的功夫,就有两个黑衣人单膝跪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淳于景沉声吩咐:“秋明湖,天外村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说完就向外走,身后的二人则像来时一样,一晃眼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上了马车,直奔皇宫,准备和皇上辞行,然后去天外村找阿风,明日一早好一起动身回土帛。

    萧惟怀正在御书房,现在的他对美色不是那么沉迷,一般不在后宫驻足,每日里待御书房的时辰最多。

    大太监说土帛淳于世子求见,他哦了一声,停下笔:“宣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稳稳的走进来,行了异国使节礼。天凌皇盯着他的腿看了半晌,有些羡慕他的恢复能力。毕竟底子不差,腿伤已经好了大半,走起路来无需用拐杖,慢慢的走几乎看不出跛。

    萧惟怀笑着赐座:“怎么这么快就走,你们土帛皇没有要求时日啊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恭声道:“既然腿伤已好,自然不能再打搅,这段时日多谢陛下的照顾,太医也受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世子实在客气,本就是为了我们天凌才受伤,如此说来,朕真是无颜以对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抱拳一笑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去意已决,那朕就让……三子送送你吧。”

    刚落下话,他的三子就和与他心有灵犀一般,在外面求见。

    萧惟怀笑得合不拢嘴:“刚说到他,他就来了,正好给他个差事,省得老在这里惹朕生气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但笑不语,听天凌皇的口气,对三皇子是很喜爱的。

    萧琛背着手走进来,一挥手,大太监倒退着出去。他咧着嘴笑嘻嘻的,见到淳于景都没有吃惊,脸色如常的行礼:“儿臣拜见父皇!”

    萧惟怀冷哼一声,一副不待见的样子:“你又来做甚?”

    萧琛暗里撇撇嘴:“父皇,这个‘又’字用的不甚准确。儿子哪里就来的这么勤了,实在是对儿子的侮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淳于景实在是大开了眼界,原来天凌皇帝和儿子是这样相处的。

    萧惟怀气的吹胡子瞪眼,就知道这小子来了就没好事:“有话就说……”

    萧琛嘿嘿一笑:“那儿子可就放了。父皇,是这样,皇祖母好像招了一批画像进宫,听母后说,是为儿子们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他丝毫未因淳于景在而不敢说,反而光明磊落的说出实情,这让萧惟怀点了点头,阿琛和阿琮不一样。

    淳于景垂眸看着地面,听到画像的事,不由冒出一个想法,这些画像里可有霜落大小姐?

    萧惟怀脸上若有所思的笑,饶有兴致的逗弄儿子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萧琛轻咳一声,正色地说:“儿臣的意思是,请父皇对皇祖母说,收回成命。儿臣觉得年纪还小,不急选妃,当然,若是二哥急得话,可以把那些画像都给他!”

    萧惟怀一个没忍住,噗的笑出声。靠之,那些画像都给萧琮,还不得把他二儿子榨干啊。

    “混蛋,一天到晚就知道胡说八道。”萧惟怀笑骂道:“你皇祖母既然选了,你们就该孝顺,还能亏了你们不成!”

    “我亏啊,父皇。儿臣花朵一般的年纪,哪里就能被一个女人套牢,多失我三皇子的威严。”萧琛一脸正该如此的模样。

    萧惟怀摇头,真亏他能耐住性子听他瞎扯,依他看,萧琛八成就是来看淳于景的热闹的。

    暂时不想理他,萧惟怀又对淳于景说:“淳于世子,你想何时启程?”

    淳于景没想到话题这么快就到了自己身上,起身道:“景这就回去收拾一下,顺便和定北王府道个别,多谢他们的照料。用过午膳,大概午时左右就出发。”

    萧惟怀这才又转向萧琛,见他贼兮兮的,忍不住呸了一记:“还看啥,去库里挑点东西,送给土帛皇做回礼。午时,你亲自带着去送淳于世子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真的大封了,好看。

    标题无能,随便取的。继续撸,么么哒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