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55章 寻找真相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55章 寻找真相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霜落一直在挽霜阁等着,她算计着时辰,娘和哥哥是酉时去的,不可能留在梓相府用晚膳,那么戌时先后就应该会回来。

    结果倩兮不到戌时就来叫她,说夫人和世子的马车已经在候府门口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霜落很高兴,看来今夜又可以在永和院蹭膳。

    安氏去主院跟老祖宗们说了说情况,二老心情愉快,她也是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“天祁定了亲,我们就有了孙媳妇,这下去庄子里住也不挂念了。”老夫人是真的惦记姚天祁的姻缘。

    安氏不乐意:“哪儿跟哪儿啊,您就去庄子住。定个亲而已,您怎么也得等大孙子完了婚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笑不可抑:“然后,你会再让我和你爹等着抱重孙子,是不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安氏笑:“不好吗?”

    老夫人擦擦眼睛:“好。但我们又不是不回来,去庄子里住一段,让你爹也别管那么多闲事。”

    安氏这才作罢,不再劝说。

    回到永和院,女儿早已经循声而来,一家四口就在永和院传了膳。

    “娘,今日怎么样,大哥见了媳妇傻不傻?”霜落冲姚天祁皱鼻子做鬼脸,姚天祁把她头发揉乱。

    安氏摇着头把兄妹俩拉开,“你大哥表现得可稳重了,相府不知道多满意。”

    当然喽,见了梓倩的样子,她无缘得见,估摸着应该很傻。

    姚天祁得意的挑眉,霜落眼里映着烛光,星星点点。难怪梓倩不自信,兄妹二人凑在一起,颜值确实秒杀一片。

    安氏为相公和儿女布菜,对姚文远说:“侯爷,你朝堂上比较谈得来的同僚,有没有儿子是和天祁差不多大的?”

    姚文远一听媳妇的称呼,就知道她这是放在心上的问题,他认真的想了想:“应该有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应该,有就有,没有就没有。”安氏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姚天祁这时出声:“娘,没必要这么着急吧。”

    安氏哼了一声:“你是不懂,一般打听着打听着,一年半载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一头雾水,看着娘亲和哥哥打哑谜似的,她眨巴眨巴大眼:“打听什么?”

    姚文远这才明白过来,原来妻子是这个意思。他看看乖女儿,不赞同的摇头:“无需,再过两年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他的宝贝闺女这么好,干嘛要这么早便宜别人。

    安氏不乐意了,再过两年霜落虚岁都十五了,那时再相看,若是好的都被人挑走了呢。

    “你改日和他们喝酒时问一下,年纪最好比天祁小一两岁。人才出众,样貌要好,人品要上乘,家世不用太高但也别太低。不要家里有妾氏的,那样家宅不安……”安氏一条一条陈列出来,总觉得这些条件还不够。

    霜落要是听不出来,那就白瞎了她的聪明,合着,娘亲是为自己择婿呢啊。她呆呆的看着安氏,觉得那嘴皮子一张一翕出来的不是话,那都是对自己的关心。

    姚天祁失笑,“娘,您要的这条件,估计没有。”

    安氏眼睛一瞪:“怎么就没有,你爹年轻时就是,你不也是?”

    一句话大大恭维了屋子里的俩男人。姚文远得意的哈哈大笑,姚天祁也有些忍俊不禁,但也点点头承认了。

    霜落一手支颐,闲闲的说:“哥哥的年纪有点老。”

    “嘿,小丫头!”姚天祁把放霜落跟前的樱桃肉端到自己面前,“白瞎哥哥这么疼你。”

    霜落无辜的摊手:“娘刚才说的,要比你小一两岁,所以你不符合啊。”

    安氏“噗嗤”笑了出来,姚天祁无奈的摇头,再把妹妹爱吃的菜端给她。

    “霜儿有没有人选?”安氏是个开明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我?”霜落食指点着自己鼻尖,有些被问住了,傻傻的看上去很是呆萌。

    她脑子里确实涌上来一个人影,但立刻被她摇头给摇掉了。

    姚天祁为妹妹说话:“娘,霜儿这么小,您不要把她吓到了。您自己看着办就行,别问她。”

    安氏掩口笑,“好好好,吃饭,吃饭,我不说了。”儿子说的也对,霜儿上的女学,哪里就认识外男了。况且,这么优秀的女儿,真要挑的话,到时恐怕挑都挑不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被霜落摇掉的那个人影,此时正犹如困兽般,在昭王府世子院内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随着时辰的推移,他的心越加慌乱。以往做任何事,他又怕过谁来?可今夜要做的事,他是既想做又怕做,更怕做了之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凤大娘像是一根刺,深深地扎在了他的心上。拔与不拔,都痛。

    昭王府的每个屋子,都已经点起了灯,只有世子院里漆黑一片。萧停云坐在榻上,透过窗,望着比屋里还要亮堂的院子,清冷的脸上挂着笑,看上去很骇人。

    萧声不敢进去点灯,世子吩咐过了,不到子时不许吵他。可是,世子自从主屋回来就没出来过,一直关在里面,他应该会饿吧。

    萧声突然对主院升起浓浓的仇恨,怎么就不能给世子多一些关怀呢。萧辅肆那家杂碎算个鸟啊,死一百遍都不足惜的狗东西们。

    萧声叹气,到底谁能让世子开心幸福呢。

    突然,他想起了一张美丽的脸,那是世子唯一有笑脸相对的人,不知提起她管不管用?

    “世子。”萧声壮起胆子,在门外轻声道:“您该用膳了,不为别人,至少为了霜落小姐,也要保重身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萧声舔舔唇,摸了摸脖子上的头,不知待会儿它还在不在。

    屋里传来“砰”的一声响,不知是世子摔了啥。萧声抖了一下,觉得今夜小命不保,世子该不会让自己去换回暗卫来,把他发配出去吧。

    萧停云甩了甩踢倒凳子的腿,真特么疼。本来他是想坐一夜,等到子时立刻出发的。

    萧声的话传进耳朵,他听到了霜落的名字,立刻脑子清明起来。是啊,他把自己身子作坏了,谁来保护霜落?再说,自己就算自残,又有谁真心为他心疼?

    霜落,应该会的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情急之下起身,谁料慌张之下,就踢到了一边的矮凳。

    萧停云冷哼了一声,萧声听了个分明,吓得瑟缩到一边,世子要处罚他了,谁让他多嘴!

    “给我滚进来。”萧停云扬声道,声音里倒听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萧声一闭眼,推门而入,“世子。”说完垂首站在一边,等候世子的发落。

    “这会儿知道害怕了?”萧停云凉凉的问。

    萧声不敢言语,刚才也只是头脑一热才敢说,如今借他十个胆子,他都不敢在世子面前放肆。

    谁料萧停云话锋一转,悠闲地站起身:“摆膳吧。”

    萧声简直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他清脆的应了一声“是”,就快步跑了出去,边跑边想,原来霜落小姐的名字,这么好用,以后是不是会有好日子过了?

    终于熬到了子时,萧停云换上了庄重的黑色衣袍,让萧声准备了火烛和纸钱,带着人快马加鞭的去了皇家墓场。

    皇家墓场守备森严,怕的就是宵小之徒盗墓。但这些守备对萧停云来说,就如履平地般小儿科。

    皇家墓场地处皇陵旁边,与历代皇帝比邻为居,位于郊外地势最高。要去墓场势必经过一片桃林,因为桃花是斩妖辟邪的。过了桃林,就见前面越走越高,形成一个大坡,走到头是个断崖,竟然没有路了。

    萧声惊讶的看看世子,他第一次来这里,说好的皇家墓场呢?

    萧停云冷冷的看着前方:“障眼法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只见他轻轻一跃,竟然从断崖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萧声吃了一惊,但立刻身随心动,毫不惧怕的跟着跳了下去。卧槽,只有一丢丢高,差点晃了萧声的那把小腰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跳过来的所谓“断崖”,还真就是个障眼法,不由对皇家人心存惧意,一个墓场而已,还用上五行八卦。

    萧停云径直向前走,避开了所有的机关,萧声带着人紧跟,时刻不敢离远。谁知道哪里就出来一支冷箭呢。

    过了断崖,才算有了墓场的样子,肃穆而庄严。一层层阶梯延绵向上,拾阶而上,路两旁种满了松柏,一棵一棵紧紧挨着,郁郁葱葱中,藏在中心的,是一座又一座墓碑。

    萧停云目不斜视的向前走,即使黑暗之中,借着月光,他也能熟悉的找到自己爹娘的那一一亩三分地。

    来到一块空地,这里和别的墓不一样,只有它有一圈栅栏,栅栏上还装了一道门。

    以往萧停云还以为是祖父为了给爹娘平静,如今想来,这大概是心虚吧。

    门紧紧锁着,两边都种着一畦花圃。各种各样的花朵,修剪成了一簇簇花球,鼻尖充满各种淡雅的花香,在这阴森的环境里,透着不一样的静谧。

    看样子祖父派人把这里打理得很好,若真是儿子儿媳不在,谁还有闲情逸致弄这套?

    萧停云看着门锁,下巴一扬:“砸了。”

    萧声二话不说,手上一使劲,锁本就已经满锈,立刻应声而断。他带来的四个暗卫,立刻上前把门推开,露出了里面的墓碑。

    萧停云慢慢走进去,牙关紧咬。以往每一次来这里,都心痛的不能自已,今日站在这里,内心竟然毫无波动。

    他苍凉的笑,望着墓碑上的名字。是的,没有爵位,只有两个名字:萧辅麟、禹凤之墓。

    萧停云手一挥,果决的道:“挖!”

    暗卫没有丝毫抗拒,世子的话等于军令,立刻拿着铁锹一脚一脚的开始往外刨土。

    萧声看他们,看看世子,就见世子眼神放空,望着天上皎洁的明月,不知所想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流泪,世子到底为什么突然想起来掘墓?到底是什么事刺激的世子,如此罔顾伦理?

    萧声眼泪夺眶而出,上前从一名暗卫手里夺过铁锹,亲自上阵。把对王府的不满,都发泄到了铁锹上。

    很快,黑色的大型棺木被他们给提了出来,一望既知是夫妻棺。

    萧声小声的禀告:“世子,挖出来了。”若没有意外,里面安息着的就是世子的爹娘。

    萧停云眯着眼打量这上好的木棺,仿似盯着它就能把它盯出个洞。

    萧声有些怕,他觉得世子今夜就像月圆之夜要变身的狼,特别特别吓人。

    就在萧声乱想的时候,萧停云一声令下:“开棺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萧声刚才的勇气早就泄掉了,他对神鬼论还是很在意的。

    不过对世子的尊敬,压过了他对鬼神的惧怕。二话不说,拿着铁锹上前就撬,其余的暗卫连忙上手帮忙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一声响,在夜色里格外惊悚,木棺门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萧停云上前一步查看,只见里面躺着两个“人”,全部用衣服团起来的人型。

    萧声张大嘴,和暗卫们面面相觑,这……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黑夜里萧停云朗声大笑,惊起了无数寒鸦,扑簌簌的声音,让萧声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他看向世子,就见世子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,即便如此,依然站在那里笔直挺拔,和墓场里的松树有一拼。

    “好一副衣冠冢!好一个和睦的昭王府!”萧停云大笑着,他摇摇头,转身往回走,看上去很是冷静,只是步伐有些踉跄。

    萧声嘱咐暗卫:“恢复原位。”说完就立刻跟了上去,他实在不放心。

    萧停云一出墓场,就不见了人影,他的轻功是萧声这辈子都无法比拟的。可把萧声急得哟,世子,您这是去哪里疗伤了啊,跟属下交代一声行不行?

    夜色如墨,夜凉如水。萧停云脚不沾地,只想离开那个让他窒息的地方。祖父祖母是知情的,是他笨,以前看不出来,总以为那是愧疚。

    说白了,确实是愧疚,但意义不一样。他不稀罕,他只想要一个真相。

    他脚下不停,不知不觉竟然停在了吉安侯府的门口。他苦笑,何时这个地方竟然成了他的避风港、栖息地?

    打更人打着更从他身边经过,“平安无事,小心火烛!”一边打更一边吆喝,还不忘偷偷打量萧停云,这么晚停在人家侯府门外,不会是盗贼吧。不行他得赶紧离开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萧停云看看自己的夜行衣,刚才蠢蠢欲动的心一下子变凉。他怎么能穿这一身衣服,沾着不吉利的气息去看她呢,这简直是对她的亵渎。

    而且今日好像是姚天祁纳采的日子吧,呵呵,和他比起来,姚天祁真幸运,有那么好的爹娘,那么好的妹妹。

    而他,只有自己。

    一阵微风吹过,吹得他眼睛生疼,他试试眼眶,难怪,还有点湿。他不知道明天该用怎么样的脸孔去面对祖父。只知道,这个坎,不用真相来填平,是迈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吓到我了,收到好多票票,谢谢亲爱们!今天日九了,快来夸夸龟速逸吧!哈哈哈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