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54章 两情相悦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54章 两情相悦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酉时,安氏准备好了所有的东西,派人去请了花媒婆,然后和姚天祁坐马车去了右相府。

    花媒婆和后面抬采礼的一道走,一边看,一边咋舌:乖乖个隆滴咚,侯府很重视这门亲事啊,你看,只是纳个采,就这么隆重。

    先别说盖着的箱笼,单看这些活羊羔,还有成对的大雁,这诚意就可见一斑。你看看,竟然所有意头好的东西都备上了,连胶和漆都有,相府小姐有福啊。

    姚天祁穿了一身紫色新锦袍,他娘亲说白色不吉利,从众多新衣里挑出来这么一件,虽然儿子穿白色更好看。

    娘俩坐在马车里,安氏教导着儿子:“去了以后,你先不用说话,一切看为娘和媒婆的。一般的,女方家会先拒绝一次,用来显示女儿家的娇贵,然后你再出面求娶,这时,女方家就会松口了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听的津津有味:“还有这么一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,当年,你爹就是这么过来的。”安氏说起来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姚天祁垂首一笑,心里有着雀跃,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了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他问。

    安氏想了想:“然后就是让你们小两口走动走动,拉进一些感情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的脸立刻红透。

    安氏打量着儿子,心里笑的直打跌,真是纯情的小子啊。

    接到侯府上门的消息,梓成早已经在府外等候,他也换了一件不常穿的喜庆颜色。本来很高兴,好友就要成为自己妹夫,却要故意装作严肃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是他娘教导他的,说这是女方家的习俗。以免别人说,女方家恨嫁。

    梓成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,却不敢挑战老娘的权威,只好装成一脸便秘的模样。

    远远地,候府马车驶来,梓成的嘴刚刚咧开,立刻忙不迭的合上。

    姚天祁招着母亲下了马车,来到梓成面前深深一揖:“梓兄。”

    噗!梓成忍得好辛苦,他好想笑怎么破。感觉他和姚天祁成了迂腐的夫子,但无奈于世俗,只能低头于礼节。

    他轻咳一声,回了一礼:“伯母好,天祁,请进。”

    安氏走在前面,两个好友走在后面挤眉弄眼,在安氏回转过头来眺望花媒婆一行时,立刻都恢复了肃然。

    梓倩此时正乖巧的呆在自己闺房,这也是娘亲要求的。她的随身丫鬟跑进跑出的给她汇报消息,也被她听之任之,毕竟她也很好奇。

    一开始侯府派人来探口风时,她很震惊。从未想过这么快就有人来向自己提亲,还是霜落的大哥。她的心当时就砰砰跳个不停,还隐隐有些窃喜。

    她从不认为自己多优秀,而且外貌上实在乏善可陈,连自己大哥都比自己生的好看。姚天祁是那样的俊逸斯文,才高八斗又有爵位,满足了自己对另外一半所有的想象。这样的人,梓倩一点都没妄想过他能看上自己。

    听闻他来纳采,总有一种不真实感,但心里却心花怒放,眼角眉梢流露的都是喜意。

    梓成事先也不知,但人选是姚天祁的话,他绝对同意。虽然他也很奇怪,天祁没给自己透过信儿,更没向自己打听过妹妹的一星半点。看来这是侯府大人们做的决定,只是天祁也同意罢了。

    再想想他的性子,估计是害羞吧,哈哈。

    梓相两口子也很满意,他们担心的从来不是儿子的婚事,就是这个女儿。因为她性子实在太好了,一旦找错了人,那就是一辈子的苦难。

    姚天祁一直在二老的名单上,是女婿的不二人选,但是人家侯府没有主动,自己家是不好上赶着的。

    如今幸福来得如此突然,自然是一拍即合,更何况来探口风的还是忠义伯夫人,和京城最有名的铁嘴花媒婆,可见吉安侯府是真有诚意的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,小姐,新姑爷上门了。”梓倩的随身丫鬟偷偷地瞄了个仔细,连忙跑回小姐的闺房。

    梓倩啐了一口:“瞎说什么,什么姑爷。莺歌,你再乱说话,我就把你送母亲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莺歌才不信,她们小姐最是良善,也就是说来吓唬她罢了。

    她笑嘻嘻的凑到梓倩跟前:“我看到了姚世子,小姐,世子可真俊啊。”

    从小服侍小姐,二人情同姐妹,所以莺歌才敢这么没大没小。

    梓倩不做声,姚天祁长什么样,不用她说,自己就知道。俊不足以形容,姚天祁的长处在于他的气质,温润如玉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梓倩的脸蛋慢慢变红,她连忙用丝帕遮在脸上。

    莺歌继续给她学舌:“小姐,侯夫人亲自来的,难怪姚世子长的好,原来他娘亲那么年轻好看。”

    梓倩咬唇,突然有些自卑。

    姚天祁长的好,他娘亲长的好,他的妹妹霜落,那没说的,更是好。

    她……是不是有些配不上他们家呢。

    莺歌没发现小姐的异常,说完这些,又往外跑:“我再去瞧瞧后面的采礼,小姐等我的好消息哈。”

    梓倩拿下帕子,脸颊已经不那么烧了。看着莺歌活泼的背影,她怔然,采礼啊,听闻从采礼就能看出男方对女方的真心,姚天祁家,是真心看中自己的吗?

    梓倩站起身,因为常年练舞,她身段窈窕婀娜,脸蛋细嫩有光泽。虽然五官不是多么出色,但搭配在一起很是清秀,是一个温婉的气质佳人。

    她站在窗前观望,其实心里也在期待。

    莺歌不一会儿就连跑带颠的跑进来,小脸兴奋的冒着汗珠,可见是多么急切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!”莺歌弯腰喘气,这让梓倩又气又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冒冒失失的毛病何时才能改,好好说话,做什么这么急。”

    莺歌喘够了气:“我能不急么,小姐你知道新姑爷带来多少采礼嘛?”

    梓倩的好奇心也被提起来,忽略了新姑爷这个称呼:“都是什么?”

    对于纳采,她一点都不懂,只知道这才是定亲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莺歌扶着小姐坐下,眼睛瞪得滚圆,开始连说带比划:“这么大的羊羔,有八只,那么大的大雁有八对,箱笼有八抬,还有八盆花草,一些零头碎脑的东西,我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梓倩嘴角向上翘,足够了啊。听娘说,纳采礼在天凌,八抬是最高的等级。大雁很难找,真不知侯府从哪里弄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在一边偷看,就没听到什么?”她问莺歌。

    莺歌挠挠头,想了想:“好像听那个花媒婆报采礼名时,说了一些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词?”梓倩眼睛一亮,催促她。

    莺歌绞尽脑汁的想:“啊,什么合欢,什么胶……似漆,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梓倩细细一品:“原来那些零头碎脑的就是这些东西啊。”她笑出声,这意头挺有趣,如胶似漆,哎呀好羞耻。

    “那小姐,我还用去听消息吗。”莺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,不过这时,客人应该已经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梓倩摆手:“别去了,让人看见不好。”

    挥手让莺歌下去,她为自己倒了一杯茶,一想到待会儿要和姚天祁独处,心里没有底。

    一会儿该说什么呢,他会不会很冷淡?

    梓倩这边忐忑不安,姚天祁那里并没有比她好多少,他拘谨的见过了右相一家,包括老夫人在内。梓成在一边抹着鼻子偷笑,被他娘淡淡看了一眼,立刻整了整神色,一脸沉痛。

    安氏和丞相夫人简直一见如故。她们都是一儿一女,儿子懂事,女儿乖巧,就连丈夫也听话,所以两位夫人共同语言特别多,大有相见恨晚之意。

    梓允业摇头,原来端庄贤惠的妻子聊起八卦来,也不落人后。他看向姚天祁,斯斯文文的,即使俩夫人聊不相干的话题,他也没有不耐烦。再对比一下儿子,他满意的点头,还是这个未来女婿靠谱。

    梓成不知被他爹嫌弃了,他想拉着好友出去透透气,不知行不行。

    答案当然是不行。

    梓允业考校起了二人功课。这一对话,更是老脸放光,这个女婿他认了。

    梓夫人喝了一大口茶,聊得兴起,还真是口渴。她笑着对安氏说:“让梓成和天祁去园子里转转吧,咱们继续聊天。”安氏哪里有不同意的。

    梓成暗里比了个胜利,终于解放了。他知道这是娘亲给他的暗号,意思就是可以让你妹妹出来了。

    姚天祁被梓成带去了妹妹院子,她院子里有个小花园,梓倩就喜欢花花草草。

    “喂,怎么突然想起来来我家?”梓成得了空,和姚天祁敞开聊。

    姚天祁蹭蹭耳梢,有些热:“想来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!”梓成一把搂上他的肩:“小子,跟我不说实话,是吧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笑:“不知道,我娘一和我说定亲的事,不知为什么,眼前就闪过你妹妹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梓成挑挑眉:“有眼光!跟你说,我妹妹那可是没说的,你可不能欺负她啊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奇怪地看他:“我为什么要欺负她?”

    梓成吧唧吧唧嘴,竟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把他带到梓倩的院子,放任姚天祁自己赏花,梓成进屋去给妹妹送信。

    察觉到身后来人了,姚天祁以为是梓成,夸赞道:“这些花打理的真好。原来你妹妹如此爱花,那我也要在世子院里开辟出一块园子来。”

    来人没回话。

    姚天祁不由回过头,正好望见羞红了一张脸的梓倩。

    他:“……”梓成那玩意儿呢?

    轻咳一声,姚天祁也有些不好意思,没想到有感而发的一句话,就让正主听到了。

    但他毕竟是男人,见状微微俯视着她:“还以为是你兄长。”

    梓倩抬眼看向鲜艳的花:“他回自己院子了。”任她怎么留都留不住,大哥真坏。

    姚天祁想到了其中关键,恍然大悟,这是让二人独处增进感情呢。

    他心里突然就溢满了柔情,微微一笑:“那就有劳倩儿带我观赏一下了。”好像梓成就是这样喊她的。

    这称呼转变的如此之快,让梓倩不知如何回话,但心里颇为受用,比冷冰冰的梓小姐强百倍。

    “姚大哥,你的院子里没有花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没有。”姚天祁嗅着空气中的花香,“以后一定有。”

    梓倩嗯了一声,声音很镇静,只是红扑扑的脸蛋出卖了她。

    姚天祁伸手为她撩撩额发,吓了梓倩一跳,但还是任由他动作:“我说的是真的,你喜欢花,咱们的院子自然就要有。”

    梓倩咬唇,勇敢的和他对视,眼睛亮晶晶的,清秀的小脸透着红晕。看久了越发显出她温婉的味道,她其实挺好看。

    “姚大哥,你怎么会看上我?”梓倩也是甲班有名的才女,她自然不是那种唯唯诺诺的人,想不明白自然就会问。

    姚天祁被问傻了:“怎么这么问,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梓倩问出口以后,反而恢复了落落大方。有些事一直揣着,就会变成负重,一旦扔出来,就会无物一身轻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,但是我不是美人,至少在女学,我的容貌是数不上的。”梓倩咧咧嘴,她有自知之明。与同窗相比,别说宇文馥了,齐娉婷也比她艳丽。

    姚天祁失笑,伸出手拍拍她的脑瓜,很是亲昵。

    “你眼光不好。”姚天祁煞有介事的说:“我就觉得你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梓倩的脸一下子被搞成了大红布,眼睛都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姚天祁见她脸色不对,有些慌乱,手足无措的低头看她:“我说错了,你眼光也好。”

    梓倩被他逗笑,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姚天祁脑子一热,伸出手拉住她的柔荑:“既然你也愿意,那以后就不要再说这样的话。我没喜欢过别人,不太会哄人,以后觉得我哪里做得不对,直接对我说就是。我们不是联姻,我姚天祁早就打定主意,不喜欢的不娶。所以,梓倩,我是真心求娶。”

    梓倩听的动容,这么优秀的男人,竟然心悦自己,她实在是不该妄猜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姚大哥,我错了。”梓倩转回头,眼睛像是小兔,惹人怜爱的很。

    姚天祁呵呵一笑,伸出手把她轻揽入怀,虽然这才是纳采第一日,有些孟浪了,但他就是忍不住。

    梓倩的柳腰很细,姚天祁揽着就有些心猿意马,这丫头还说自己不好,才这一会儿他就深陷进去了。

    直到回侯府,姚天祁还有些回味,软玉温香的感觉,真的是很好。安氏不住地打量儿子,见他神采飞扬的,看样子和梓倩相处的不错。

    “娘,下一步该做什么了?”姚天祁忍不住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问名交换八字,然后纳吉、纳征。”安氏为他普及:“基本就用不着你了,自有爹娘来打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娘受累。”姚天祁了然的点头,自己现在就算是有媳妇的人了,这在书院里,应该还是早的。

    安氏摆摆手:“哪里就累了,娘累也高兴。只是你以后说话办事就要注意一些了,别让相府说咱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晓得。”姚天祁让安氏放心,他从来不是胡闹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的事算是了了,接下来我就要为霜儿找人家。虽然霜儿还小,但娘不想让她高嫁,所以,你也帮她相看着点人家。对了,你书院有什么不错的学子吗?”姚天祁皱眉,一听到给妹妹找人家,他就不是温文的姚天祁了,刻薄鬼上线:“没有,我书院除了梓成,没有配得上霜儿的。”

    安氏失望:“这样啊,可是梓成是不行了,他只能是你兄长。还是要靠大嫂,等忙完你的事,我再去找大嫂让她帮着掌掌眼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想到舅舅家的表兄表弟,连忙阻止他娘:“霜儿的事你可别找舅母,万一舅母说和你亲上加亲,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?答应的话,太违心,不答应,你和舅母以后还怎么相处?”

    安氏仿若醍醐灌顶,捂住嘴惊呼:“哎呀,还真是呢。娘都忘了安怀和安鑫都没有主呢。幸亏和你说了,不然,依你舅母对霜儿的喜欢,必定是要说给安鑫的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得意的挑眉,安鑫那猴崽子当弟弟可以,当妹婿,他可瞧不上。

    “霜儿比梓倩还小,咱们家不急,我再偷着打听一下吧。”安氏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突然,姚天祁想起了萧停云,他的心一沉,那厮应该还对妹妹虎视眈眈,不行,还是得催娘快点找人选。

    “娘,你可以让爹爹问他的同僚,不一定非得你问啊。”

    安氏呆呆的看着儿子,发现今日的儿子真是聪慧极了,莫非这就是有了媳妇的变化之一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爱们的票票看到了,你们想看爆更我也看到了,只能说谢谢和我尽量!

    继续撸二更!

    姚哥哥的亲事就写这么多,我还是喜欢写云云,哈哈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