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53章 喜乐交织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53章 喜乐交织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萧停云看了看茶水,抬眸看向祖父母,发现二人竟然都给自己陪着小心,他突然觉得心里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要的,他宁愿祖父狠狠的训斥他,哪怕拿鞭子抽上一顿,而不是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,这一切都让他憎恨。

    “祖父,我这次来,是想问一下,爹娘当年下葬时,你们可是亲眼看到入的殓?”萧停云直接点名来意,这才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的。

    当时年纪小,只顾得上悲伤,哪里懂那许多。如今想来,他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,甚至想不起来他有没有在入殓前看爹娘一眼,只记得好像皇上亲临了。

    萧丰谷和昭王妃对视一眼,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惶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。”昭王的手有些抖,想起去了那么久的大儿子,一会儿功夫就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昭王妃直接就抹了眼睛,轻声啜泣起来:“我那苦命的儿啊……”

    萧停云的心揪在一起,他也不想揭开这段伤疤,自己失去了爹娘,祖父祖母又何尝不是失去了儿子儿媳。

    可是,这终是悬而未决的事,他作为儿子,始终没有为爹娘找出元凶,这已经够不孝了。如今遇到了可能还活着的娘,他自是不能放过,也许,爹也还健在呢?

    “祖母,您先别哭,回答孙儿,当年可是亲自看着装殓爹娘的尸骨?”萧停云气势冷然,不是逼迫,而是真的急切。

    萧丰谷重重的点了一下头:“没错,是我亲自盯着的。”他看了一眼老妻,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昭王妃流着泪看向丈夫,见萧丰谷脸色灰败,忍不住问萧停云:“云儿,你今日是怎么回事?怎么突然就失心疯了?你爹娘都入土为安了这么多年,这么问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萧停云站起身施了一礼:“恕孙儿不孝,惹二老不快,停云告退。”

    他没看萧丰谷二人,起身慢慢走出了主屋,内心是极度的荒凉。若再看不出二人心里有鬼,那他就可以立刻去找爹爹了。

    到底当年发生了何事,让二人讳莫如深,连亲生儿子儿媳都能牺牲?萧停云想不明白,但他发誓,这一次一定查个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回到世子院,萧声当先迎了过来,被世子的脸色吓了一跳。明明早上出门还风和日丽的,怎么回来了就多云转晴了?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萧停云扔下一句话,直接进了屋。

    萧声连忙跟上,世子这是有事吩咐。他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容,因为他估摸着这件事小不了,他已经很久未见世子这么沉重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来到屋内,萧声大气都不敢喘,因为世子的样子太迫人,他好怕怕。

    沉吟了许久,萧停云呼出一口闷气,这才开了口:“萧声,今夜找些人,跟我去皇家墓地。”

    萧声应了一声,有些不解,开口问:“世子,需要多少人,要带些什么?”

    萧停云攥攥拳:“四五个人足矣,带上铁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萧声隐约明白了世子的意思,带上铁锹去墓地,除了挖坟掘墓还能有什么!

    他的腿有些打颤,毕竟还算小孩子,害怕也正常。再者,这种有违天理的事,是要遭雷劈的。

    但他勇敢的点头说:“是,世子,咱们几时出发?”

    萧停云看着日头,脸上露出笑:“当然越晚越好,那就子时吧。”他心里隐隐有个念头,就等着今夜验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昭王府不甚愉快,吉安侯府却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霜落进了府门,立刻被管家告知,候夫人已经回来了,一家人都去了主院老祖宗那,就等她了。

    霜落瞅瞅自己这样,哪里能见得人,立刻先回了挽霜阁梳洗打扮。

    倩兮盼兮伺候小姐沐浴,然后换上早上换下来的那套喜气的衣裙。湿漉漉的长发擦了个八成干,只是草草的用根水红色缎带扎起了一绺秀发,其余的散在身后晾干,看上去倒也蛮好看。

    她匆匆的去了主院,发现屋内早已经是欢声笑语。爹爹也已经回来,四个大人正在打趣着姚天祁,哥哥则红着耳梢坐在一边,虽然不说话,但表情有些开心。

    见霜落进来,安氏招手:“霜儿,告诉你个好消息,你舅母带着花媒婆给咱们侯府去提亲,梓丞相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笑眯眯的:“他们为什么不答应,我大哥这么优秀。娘,您不说,我都知道,今日这喜事没跑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拉着妹妹坐在身畔,悄悄的咬耳朵:“对你大哥这么有信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的。”霜落傲娇的伸长脖子,优美的脖颈雪白修长。

    姚天祁被逗笑了,拍了拍妹妹有些微湿的发,不赞同的说:“怎么不弄干再过来,受了风头疼,有你难受的。”

    霜落吐舌:“不是怕你们久等吗。对了哥哥,你什么时候去纳采?”

    姚天祁白皙的脸又红了,“听娘的,应该越快越好,显得咱们侯府有诚意。”

    霜落咂咂嘴,小大人似的说:“哎,纳完采,这个哥哥就不是我的了,就是梓倩姐姐的了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伸手戳她额头,喜不自胜:“乱说,大哥永远疼你,而且你还多个嫂子疼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霜落拉着哥哥衣袖笑,兄妹二人一团和气。

    老侯夫人指着兄妹二人笑着说,“这俩孩子感情是真好,老大家,你教育的好。”

    安氏谦虚的摆手:“是娘言传身教的好。他们经常来您这,耳濡目染的也多了些菩萨心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笑的擦眼泪:“你这孩子,就会让老婆子高兴,但老婆子不傻。老二家的春怡也经常来我这,怎么就没沾染一点半点菩萨心呢,说到底,还是有个好娘亲才管用。”

    安氏笑:“对啊,我说的没错,您看,文远不就是因为有个好娘亲,才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婆媳俩笑成一团,安氏把婆婆哄得也很开心。

    老侯爷看着家人,对长子姚文远叹息道:“都说家和万事兴,其实,有个好当家媳妇,是最重要的。听闻梓相家的女儿也是知书达理,这门亲事结的不错,你媳妇真是很能干。”

    姚文远止不住的点头,那当然,他捧在手心的媳妇最好了。

    老侯爷看着这样的傻儿子有些碍眼,嫌弃的哼了一声,对儿媳妇安氏道:“老大家的,下一步该干什么,你可安排好了?别让人家说咱们侯府失了礼。”

    安氏看着公爹,恭敬的说:“爹,酉时媳妇就带着天祁去求亲,这个时辰是最好的。一会儿用过午膳,媳妇就去准备采礼。”

    老侯爷满意的点头:“还是你妥帖,一会儿让钱妈妈帮你准备。”老侯爷这话,就是说二老要给添箱了。

    安氏笑着起身福了一礼:“媳妇在这谢过爹娘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嗔怪的拉她:“做什么这么多虚礼,天祁是我们侯府长孙,以后整个府都是他的,添点箱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安氏恭声应答。

    霜落瞅着她娘亲掩口笑,这就是娘的厉害了,软硬皆有,伸展自如。不像她以前的那娘,一点事都做不了主,全指望着她这个女儿……哎,不提也罢。

    姚天祁奇怪的看着妹妹,问:“笑什么,娘可有不妥?”

    “一点都没有,咱们娘是最好的。大哥,咱们比别人幸运,有一对好爹娘。”霜落发自肺腑的说。

    姚天祁笑着点头,可不是吗,很幸运,还有一个这么可人的妹妹。

    众人在主院里一起用了膳,就开始准备纳采用的东西。姚天祁和霜落是小孩子不用管,二人自然就躲去了世子院。

    兄妹二人溜达着,一边消食一边说话,向着世子院进发。

    “刚才当着他们没敢问,你和萧停云找到天外村了吗?可见到了景先生?”姚天祁还在称呼景先生,这让霜落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大哥,他叫淳于风,和淳于景是亲兄弟,来自土帛安乐侯府。”霜落发现自从今晨一行,她已经把淳于风打到了外人一列。

    感情就是这么奇怪,本来是很亲近的先生,可是因着凤大娘的关系,让她对淳于风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她自己都不知道,是因为萧停云在她心里越来越重的关系。

    姚天祁哦了一声,看着妹妹等她回答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,天外村就藏在秋明山下,有些难找。”霜落想起了那个山中村,喟叹的说:“大哥你是没看到,藏得那叫一个深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有些向往,“可是世外桃源?”

    霜落失笑:“那倒不至于,就是一个村庄而已,挺穷苦的,但村民安居乐业,自给自足。淳于风确实在那里,好像是回土帛时遇到暴雨,无意中掉落到村里,被人救起,就在那里暂时帮忙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呼出一口气:“那就好,不然还真以为他出了事,于心难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所以霜落才意难平啊。你遇了难,至少给你大哥报个平安,卖了画就藏在那里,即使是帮助村民,也始终是不负责任的做法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如何告诉淳于景?”

    兄妹二人说着道着,就进了世子院。

    “他应该会找来,到时大哥接待他即可。就说淳于风在天外村,他想找就自己去。”霜落实在不想管土帛人的闲事。

    姚天祁点头答应,他自然不会让妹妹再见外男。

    突然,他想起了最在意的一件事:“你和萧停云这一路,是不是他赶车,你坐在里面?”

    霜落有些心虚,径自靠在兄长看书用的一张榻上,拿起哥哥看了一半的书,翻着玩儿:“你不是看到了吗?”

    姚天祁坐在八仙椅上,“实在不放心那厮。”

    霜落嘴角一抽,大哥真是了解萧停云为人啊。可不嘛,回程的时候他就赖皮了进来,若让大哥知道,还不得找他拼命!

    所以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还是别让他知道。

    “霜儿,这事就此打住,你以后也别找先生了,萧停云也不要再往来。嗯,以后,可以多去找梓倩走动。”姚天祁不自然地说,说到梓倩的时候,有些羞涩。

    霜落笑着趴在榻上,让姚天祁恼羞成怒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,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,小妹莫敢不从。”霜落忍住笑:“不过梓倩姐姐家也有外男啊,比如梓成大哥,你怎么不让我也防着他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哂然一笑:“梓成有什么好防的,我们二人情同兄弟,他也是你的大哥。而且,咱们有了姻亲,别人是不会说你俩的闲话的。”

    也是,天凌不结一家亲,是自古以来的传统。虽然姚天祁有些怅然,他是很想让梓成做自己妹夫的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