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52章 温柔宠溺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52章 温柔宠溺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霜落觉得这太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见他失落成这般模样,霜落觉得还是喜欢看他以前那傲娇到能上天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也说了,长得像,也许就只是长得像呢。天凌人很多,长得相似不奇怪。再者,我打量着凤大娘不像天凌人的长相,所以,你认错人了。”霜落尽量的安慰他。

    萧停云失笑看她,挑挑眉说:“我娘本就不是天凌人。”

    霜落简直要咬掉自己舌头,呆呆的看着他的脸。

    萧停云大笑,揉了揉她细腻的脸蛋:“我知道你担心我就够了。霜落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担心你!”霜落打掉他的手,“走啦,下山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好脾气的应和了一声,继续牵着她下山。刚才是他失态了,可能是自幼失祜太渴望亲情的缘故。

    他在前边走,依然会随时回头关注她脚下,霜落看着这样的他,轻声道:“凤大娘,是她的真名吗?”

    萧停云摇摇头:“不知为何村子里都叫她凤大娘,但我娘的名字里确有一个凤字,她叫禹凤。”

    “名字很好听,长得也很美。你说她不是天凌人,那是哪里的?”

    萧停云见霜落好奇,也愿意给她分享:“是一个依附着天凌生存的小国,禹氏皇族。我爹喜周游,当年游到了禹氏,就这样和我娘认识了。我娘她确实是数一数二的美貌,只是现在美人迟暮,看上去有些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算老,看得出年轻时的样貌。你长相随你爹吧。”霜落随口一说,因为眉目里没看出二人有什么相似。

    萧停云听到她这么说,恶狠狠的回过头:“你是在说我很丑?”

    霜落掩口偷笑:“怎么,你还想要有惊天美貌不成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惩罚的捏了捏她手,见她颦起了眉,连忙松开抚了抚。

    霜落冷哼一声,不再理他。

    他讪讪的抿唇,专心下山。至于凤大娘,他会找人查,查明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。一直以为是萧辅肆两口子做的,祖父祖母为了不让昭王府乱套,才包庇下来。如今遇到了凤大娘,他以往的观点都颠覆了,怀疑起了里面的真相。难怪他的人怎么查都查不到,估计是查错了方向。

    来到山下,昭王府的马车还在原处。见世子平安归来,看管马车的暗卫放下了心,飞身从车驾上跃下来。

    他恭敬的放下上马凳,萧停云亲自扶着霜落上了马车,见她坐好后,一撩衣摆也跟着坐了上去,放下了车帘。

    暗卫目无表情的收起了木凳,声音也没有起伏:“世子,属下要驾车了。”

    车内传来萧停云冷淡的声音:“稳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霜落本来看到有人在,就够惊讶了,见萧停云还跟着坐上来,更是睁大了眼,圆溜溜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萧停云微微一笑,拍着身边的座位:“坐过来一些,靠着我舒服点。”

    霜落冷哼。见她这样,萧停云呵笑出声,真可爱。

    山不来就我,我自然去就山。萧停云慢慢起身,坐到了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霜落转过身看他:“你带了人来?”

    萧停云“嗯”了一声,好整以暇的拉开支板,从茶壶里倒了一杯茶递给她:“还热着呢,趁热喝。”

    霜落接过,喝了一口,温热的茶水喝下去,只觉立刻消散了疲累。

    “不怕一万还怕万一呢,至少我要保障你的安全,你比什么都重要。”萧停云看着她沾了茶水后更显殷红的小嘴,眼眸一深。

    霜落无语,但心里却倍感熨帖。这个人冷清清的,但关心起人来,却是火一般灼热。

    车外赶车的暗卫抖了一下,这样的世子,真是叫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到的。

    温言软语就不说了,还会甜言蜜语。好冷。

    见霜落脸颊晕红,萧停云适可而止,不由岔开了话题:“你哥哥,要定亲了?”

    霜落目前最喜欢的话题当如是,她笑眯眯的说:“嗯,应该快了,以后我就有嫂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梓成的妹妹,应该不错。”萧停云顺着她说。

    霜落刚想问你怎么知道,突然就想起那晚他应该听到了,脸蛋立刻火烧火燎的。自己越混越离经叛道,闺房何时就让一个男人轻易进进出出的了?

    想到这,她耷下脸来,不想理他。

    萧停云看她不高兴的样子,以为她是被抢了哥哥而不开心,想了想,打开马车壁上的橱子,给她拿出一样又一样的零嘴,摆在小桌上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要娶亲的,你兄长早晚会有自己的家,你……也会有。来,吃这个,这些都是我给你买来的好吃的,别愁了。”萧停云温声道,宠溺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车外的暗卫想塞住耳朵,世子,您平日用这声音的十分之一温柔跟我们下命令,我们也不会战战兢兢成那样了。

    霜落看向一桌子吃食,确实都是她爱吃的小零嘴,但她还是生气:“不吃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发愁,莫非是嫌弃亲手剥皮?

    他撩撩衣袖,开始为她剥栗子皮,立刻,车厢里弥漫着糖炒栗子的香气。片刻功夫,就为她剥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霜落瞪大眼睛看着剥的完好的栗子仁,再看看又去奋战为她剥瓜子皮的萧停云,她一肚子气就这么泄了,还能怎么和他生气?不能。

    一大把瓜子,就这么被萧停云噼里啪啦的捏了出来,最后摊了满满一手心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递给霜落:“呶,不怕脏手了。这都是名贵药材炒出来的,吃多了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看他这傻样,竟然以为自己是嫌脏才不吃,半点看不出是在生他气。霜落忍不住嗔他一眼,却还是把瓜子仁接了过来,只接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你也吃。”霜落秀气的拈着往嘴里放,确实很香。

    萧停云咧着嘴开心坏了,就喜欢看她高高兴兴的,哪怕一句关心的话都能让自己飞上云端。

    很快的,马车停在了吉安候府门前,萧停云怅然路途为何如此短暂。

    暗卫下了马车,摆上马凳后,负手站在一边,不敢催促,静等着主子发话。

    霜落从怀中拿出粉色丝帕,擦了擦手。刚想收起来,就见某世子也向她伸出了脏手……哦不双手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。”幼稚死了,霜落好笑的给他擦手,擦完那帕子被萧停云顺势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萧停云振振有词道:“我给你弄脏了,自然由我来清洗。”

    霜落静默半晌,你是世子你有理。

    她起身准备下马车,又被萧停云拉住:“我不下车送你了,免得被有心人看到坏你清誉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你回去后……也不要想太多。”霜落还是加上了一句关心,毕竟他在天外村是受了刺激。

    直到回了昭王府,萧停云都沉浸在一种喜悦里,霜落的那一句真是太让他窝心。

    他本来想先回世子院,吩咐萧声一些事情。可是看到了去主院的小径,他脚步一顿直奔祖父的院落而去。

    昭王和昭王妃在说老三萧辅肆的事,那一家子现在乱成一锅粥,说起来让人生气,可又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“你看可如何是好,毕竟是咱儿子,老这么不着家,在外面浑,也不是个办法。”昭王妃叹气。

    “随他,爱咋闹咋闹,不想过就滚蛋。”昭王哼了一声。为了一个女人,就抛妻弃子,这种混蛋他不想认。

    昭王妃愁眉苦脸:“可是俊儿和美儿需要爹啊,你看他媳妇,也跟着一起浑,到头来亏的是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如你给他找个差事,让他忙起来,男人有了事做,兴许就会发奋图强。”昭王妃想了个招。

    结果被丈夫嗤之以鼻:“就他,你说我能给找什么差事?要本事没有,游手好闲惯了,还有一帮子狐朋狗友,你不怕,我还怕他给王府惹祸!”

    萧停云示意管家去禀报,不屑的顶了顶腮,暗暗骂了一句窝囊废。

    他更怀疑以前自己的猜测,这么无能的一个人,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自己爹娘给暗害,还一点痕迹不留?不可能啊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高估他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眯了眯眼,管家已经出来行礼:“世子快进去,王爷王妃有请。”

    他整整脸色,看上去和以前一样冷凝,踏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云儿,怎么有空过来了,待会儿在这里用午膳可好?”

    昭王妃开心的站起来,冲着孙子招手。

    萧停云躬身:“孙儿见过祖父祖母。”

    萧丰谷摸了摸胡须,看到这个出色的大孙子也露出笑容:“坐。”

    他随意坐在一张高椅上,丫鬟上来奉了茶,退身下去。

    昭王妃有些尴尬,上一次不愉快的一幕犹在眼前。而且也确实是她设想不周,明知道云儿和老三家不对付,还让宁荣华帮忙挑闺秀。

    为这,老头子没少埋怨她,可是她也是关心则乱,病急乱投医了。她觉得一己之力不若两人,人越多认识的贵女岂不就越多嘛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最近在书院课业紧不紧?”昭王很喜欢和他说话,无奈这孙子不给面子,轻易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萧停云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你看,就是这样,昭王不由黯然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