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49章 二人进山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49章 二人进山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霜落柔滑软嫩的手探入掌心,萧停云的心蓦地一阵急跳。他以为让她扶着就是很亲近了,不敢奢望太多。没想到霜落牵住的是自己的手,这让他怎能不激动。

    大掌一合,怕她又退缩,萧停云拉着她就开始攀山。

    边攀山边和她说话:“其实这里咱们来过两次,年节时和踏青的时候,只不过走的是另一条路,坐在画舫上看到的远山就是这座山。”

    霜落尽量忽视大手传来的温度,一听他说这个,尴尬就少了一些,脑海里一阵清明:“莫非是秋明山?”

    “真聪明,正是。山那边就是秋明湖。”萧停云只觉得惬意得很,这山路对他来说太小儿科了,而且能牵着霜落一起攀山,简直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“只是我想不到,你说的天外村竟是藏在山里,莫非是在山顶不成。”霜落仰望高山,实在想不透。

    “是在山底。”萧停云听得下属的禀告,也是挺诧异的,天凌竟然还有山中村。

    霜落琢磨着他的话:“在山底的话,那咱们就得爬上去,再找路下去。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停云停步,赞赏的看她。

    他一停,霜落可不知,走得正起劲呢,一下子撞上他,身子一阵摇晃,被萧停云连忙伸出另一只手揽住。

    霜落穿的男儿服饰,非常不显身材,但萧停云这一接触,立刻发现小腰不盈一握,突然就不想放手了。

    “萧停云!”霜落气愤的推他。

    他转身拉着她走,还不忘给自己找正当的理由:“刚才多危险,掉下去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要别无故停下,怎么会有危险?”霜落忍不住掐他手心,叫你信口开河,却被他使劲攥住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有了萧停云的牵引,霜落一点都没觉得攀山多吃力。两个人时不时地说上两句,很快的,就看到了那个隐藏的洞口。

    萧停云扬扬下巴,指给霜落看:“那里就是入口。”

    霜落挣脱了他,来到洞口查看,再回首看看爬上来的这一路:“天啊,这个村庄什么来头,藏得如此隐蔽。若是没有这件事,估计永远都不会知晓秋明山下还有个村子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也走过来,扒拉着洞口的障眼草:“他们要是安分守己的百姓也就罢了,否则这座山也该平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转身看他:“最好不是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看她担心的样子,笑着伸手拉她:“咱们就是来探探虚实的,怕不怕?”

    “不怕。”有你呢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萧停云乐颠颠的牵着她进了洞,然后二人就被刷新了感官。

    霜落掩口止住惊呼:“这里……应该叫山中村。”

    谁能想到,外边是荒山,里面别有洞天成这副模样,山下藏着的竟然是一个美丽的村子!

    二人站在高处,放眼四望,认真打量这个神秘的村庄。一座座房子排的整整齐齐,看的见尖尖的房顶和冒出的炊烟。

    一条大河贯穿着整个村,应该是村里人赖以生存的水源,分流过来的秋明湖的湖水吧。河上修有一座拱桥,桥上人头攒动,大概是过河的唯一道路。

    这里不像是有什么秘密的地方,就是一个普通的村子,呈现着欣欣向荣的模样。

    霜落摇了摇萧停云的手,笑的眉眼弯弯:“真好,不用平山了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失笑,早就知道她心善,还真把这话记挂到了心间。

    “走,咱们去拜访。”循着下山的路,萧停云牵着霜落的手,小心翼翼的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霜落笑眯眯的跟着他,大白天的,山路还好走,而且看了村子的样子后,她心情格外好。

    来到天外村的牌匾前,两个人对视一眼,然后互相点点头,默契的同时往里走。

    霜落示意他松手,已经下了山,就没必要搀扶了。萧停云郁闷的放开,人真是不经惯,牵了一路,一旦手心的温软不再,就有些不满足了。

    远远的有村民要出山,背着竹筐,可能是要去采买。

    萧停云疾走两步,挡在霜落面前,迎向了那位仁兄。

    “兄台请了。”萧停云礼貌的招呼。

    那位村民吓了一跳,平时村里没有访客,今日大清早的一来就是两位,还都是贵公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连忙抱拳回礼:“鄙村不迎来客,你们是怎么找来的?”

    萧停云微微一笑:“我们来找张伯。”

    幸好他记住了那个老人家的名字,不然还真是不好应答。这些乡下人最是较真,若说不出个道道,估计就得大扫把赶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哦,张伯啊。”来人释然,张伯是天外村外界消息传递的来源,他做生意,认识的京城人多。

    “呶,看到那桥没,过了桥,转个弯,就看到一大片菜园,那就是张伯种的。你们一定是来找他买菜的,对吧?”大哥热情的问,现在京城里的人买菜都兴上门了,真洋气。

    萧停云随意嗯了一声,道了声谢,就和霜落越过他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那大哥提了提背后的竹筐,啧啧叹道:“不愧是京城来的人,长的真他娘俊。”

    叹息完,他继续赶自己的路。

    霜落二人并肩走,她小声地问:“张伯是谁?”

    萧停云勾唇:“替你先生卖画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他一定知晓先生在哪。”霜落说着,难掩兴奋。

    萧停云脸色有些黑,就景先生那画技,他又不是没见过。真不知霜落跟他学什么,还这么尊师重道,对他如此上心。

    “他与淳于景什么关系?”萧停云忍不住问出来。

    霜落不想论人是非,可也不想骗他,只好沉默。

    萧停云见她不语,说:“我夜里找你时,遇见过两次淳于景,那时不知是他,还打了一场。”

    霜落睁大眼,嘴角抽搐,那淳于景为了找弟弟真拼。

    她低头笑:“你还跟人家打,人家找人是有正事,你呢,就只会点我丫鬟穴。”

    “淳于景和景风,有血缘关系?”萧停云猜测。

    霜落侧脸看着他,他不愧是书院大才子,分析事情,几乎一猜即中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:“是,这次先生就是回侯府,途中半路消失了。”还是把真相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萧停云这才满意的笑了,他不介意那俩土帛人是不是兄弟,他在意的是霜落能不能对他敞开心扉。如今看来,她对自己还是信任的。

    很快来到了拱桥上,他们二人的出色外表,引起了村民的围观,只要看到他们俩的,都扭头打量。

    霜落目不斜视,其实心里是很紧张的,有点心虚。萧停云却淡淡的回视过去,弄的那些人心里一震,立刻调回视线。

    过了桥右拐,果然就看见一大片菜地,绿叶蔬菜喜人的一丛丛扎在那。一位老者正弯腰在剔菜,头上扎着泛黄的白色汗巾。

    萧停云扯了扯霜落的衣袖,靠近了地头,扬声试探叫了一声:“张伯?”

    老者应了一声抬起身子,萧停云望过去,确定就是那日来拿银两之人。他对霜落点点头。

    张伯蒙圈的看着二人,一位气宇轩昂,通身贵气,只是脸上的表情很是冷冽;另一位年纪小一些,俊美精致,就像是年画娃娃,也是贵不可言。

    他们明确的叫的是自己,可是自他真不认识这么富贵的人啊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是谁。

    萧停云勾唇一笑,蹲下身子看着菜地:“这些菜都卖往何处?”

    张伯呐呐的回答:“一部分自己留用,再送一些给村里人,剩下的拿去城里卖掉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点点头,乡下人是挺朴实。

    “张伯一人种这一片地吗?”霜落也蹲下身子问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,种了菜还能给村子里吃个新鲜,还能卖点银子。”张伯憨厚的笑。

    霜落肃然起敬:“真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小公子,一点都不辛苦,老汉习惯了。你们是来买菜的?”张伯除了这个,实在想不出他们找自己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嗯,这些菜我们包了。”萧停云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递过去:“够不够?”

    “谢谢公子,足够了。”张伯开心的接过来,挠了挠头:“现在还没到收菜的时候,到时我该怎么给公子送过去?”

    萧停云摆摆手:“不用送,你们分了吃就好。张伯,我想打听一下,你们村里有没有来一位景公子?”

    张伯笑眯眯的道:“有啊,景公子可是我们村的大福星呢。”

    霜落和萧停云面面相觑,这么简单就问出来了?

    “那他在哪,能带我们去找他吗?实不相瞒,我们是故交。”萧停云有礼的抱拳。

    “嗨,有啥不行的,就在小六家住,走,张伯带你们去。”张伯解下头上的汗巾,搭在肩膀上,拿着工具就上了地头。

    霜落和萧停云立刻跟在他身后,边走边和张伯攀谈:“景先生怎么来的你们村,天外村这么难找,而且你们不是不接外客吗?”

    张伯擦擦汗:“是凤大娘救得他。他和书童躲雨躲到了山上,就这么落到了我们村头,奄奄一息。感念凤大娘救命之恩,他自愿留下帮我们画草药,如今我们村子里都不用出外看病了。他没事还教村子里的孩童画画,现在他是除了凤大娘外最受欢迎的人。”

    霜落静静地听着,这倒是像淳于风的为人。

    “他没提过要走?”霜落问。

    “那老汉就不知道了,估计到时是要走的吧。”

    霜落咬唇,问出最想知道的事:“张伯,你知道景先生卖画的事吗?”她始终为先生卖了自己的画,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张伯得意的说:“当然知道,就是我帮他找人卖的。那画还值点银子,你看我们村头的路,就是这银子修的。以往下过雨,我们都不能出山,现在可好走了。所以我才说他是我们村的大福星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霜落沉默,看来是真缺银子了。萧停云垂眸看她,忍住眼睛里的笑意,嗯,就这样,越烦他越好。

    张伯带着二人来到小六的家,在门口就大喊:“小六子,你家来客人了。”

    把他们二人带到,张伯就转身回去,他身上还揣着一锭银子,得回去好好宝贝一下。

    萧停云不待小六出来,和霜落径直的进了大门。

    张伯的话没有引起任何动静,可能家里的人都在忙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二人先是参观了一下院落,发现院中最大的一块地被圈成了药圃,可见张伯说的很对,这里真的有很多药材。

    霜落拦住他还想进屋的脚步:“贸然闯进去不礼貌吧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拍拍她的书童头:“公子进,你就跟着,小书童哪里有那么多话。”

    霜落怒目而视,他笑吟吟的就进了屋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