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47章 单独相处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47章 单独相处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萧停云走进来时,兄妹二人没继续下,已经快收拾好了棋场。姚天祁有个难以言说的理由,不想当着他的面输给妹妹。

    “你二人很有雅兴啊。”萧停云看到霜落面前的棋盒,两罐棋子已经装了进去,同窗正在把棋盘折叠起来。

    霜落望过来,见他今日换下了紫袍,穿了一身鸦青色锦缎常服,领口袖口绣着同色滚边的竹纹。腰间一直佩戴的荷叶玉佩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精巧可爱的荷包,长长的飘穗很有垂坠感,随着他的步伐轻轻晃动。

    这么平民的打扮,他穿出来依然俊逸,眉眼间还透着舒展,看上去精神奕奕。

    被霜落打量的同时,萧停云的视线也不着痕迹的从她身上掠过。即使再不想挪开视线,也碍于姚天祁在,不敢太明目张胆。

    清晨的霜落,与烛光下比又变了一副模样,穷极一生他都看不腻烦。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。远而望之,皎若太阳升朝霞,迫而察之,灼若芙蕖生渌波……

    姚天祁冷哼一声,把他的思绪换回现实。

    “我们再有雅兴,也比不上萧兄,大清早的串门子?”姚天祁本不是刻薄的人,以前和萧停云不对付时,最多只是互不搭理。如今熟了,也不知咋的,一对上这个人,那刻薄话就蹭蹭蹭的往外冒。

    萧停云不以为忤,正好永和院下人给上了椅子,他一撩衣袍坐在了霜落身边。

    “倒叫姚兄取笑了,实在是因有事才来。听闻你们要找景先生,我这有点眉目。”霜落眼睛一亮,看向哥哥:“大哥,咱们要不要去找先生?万一他真的有难怎么办?”

    姚天祁皱着眉,若让他一口反对,他还真做不出来。毕竟,景先生和他也算是一见如故的朋友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实时的道:“不要顾虑太多,就是一个小村子而已,就当……踏青了。”再说,有他在,有暗卫,怎么可能会让霜落遇到一丁点危险。

    姚天祁这才惊讶的看着他的脸:“在哪个村子里,你是如何知道的?”

    萧停云摊摊手:“偶然得知,不出意外的话,人应该在天外村。”他才不会把霜落的画送了人,还被人卖掉的事说给别人听。

    姚天祁缓缓的点头,想了想又问妹妹:“咱们要不要告诉淳于世子?”

    霜落摆手:“不用,和他多说无益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勾唇,说得好。

    “世子,咱们现在就走吗?”霜落站起身,看看自己的穿着,是为了给哥哥添喜气换的,好看是好看,不适合奔波。她得回去换一身男儿服饰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早去早回。”萧停云也站起身。

    姚天祁招来下人收拾,他也同意立刻出发。但妹妹突然把他按着坐下:“大哥你就别去了,你还得等娘亲,别耽误了正事。”

    他这才想起,娘去给自己纳采去了。在天凌,定亲比成亲要繁琐,要经过很多步骤,第一步就是纳采。

    所谓纳采,就是先找媒人上门保媒,若是梓家同意,自己得亲自上门提亲,然后才能问名、纳吉、纳征……男方送完聘礼后,就算正式定下了亲事。

    姚天祁怔楞住,他不能出门,这可怎么办。让他就这么放任妹妹和萧停云一起去,他实在是不放心也不想。

    他拧紧眉头对萧停云说:“萧兄,不若过两日再去可好?”过两日等他得闲,再一起去。

    萧停云耸肩:“我无所谓,就怕那个景先生真的遇到了难题……”

    霜落笑着对哥哥说:“别担心,我打扮成书童的样子,不会让人看出来的。”她知道兄长顾虑自己的闺誉,所以她会尽量保护自己。但是先生的事不能不管,否则良心难安。

    萧停云拍拍同窗的肩:“我赶马车,让她坐车里。放心,你妹妹我会毫发无伤的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迟疑半晌,看着萧停云认真的脸,终是点了点头。除了他的脾气不叫人喜,办事倒是牢靠的。

    萧停云心里在欢呼,没想到这一趟来,竟然有了出其不意的大喜。还以为这一路会有个碍眼的人跟一道,没想到就这么给撂下了,哈哈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昨晚听到的兄妹对话,好像是姚天祁看中了梓丞相家的女儿,那个叫什么倩的。模样记不得,只知道梓成拿着当宝贝疙瘩,好像是很不起眼的一个小姐。

    没想到姚天祁眼光不算高,大概是看妹妹的颜色看惯了,知道没人比得上,所以随便谁都行?

    萧停云腹诽着,叹息姚天祁的低就。在他眼里,大概除了霜落,就没有高就的。

    不过还多亏了梓家小姐,不管怎么说,把姚天祁人给留下了。萧停云打定主意,下次,就对梓成也和颜悦色一点吧。

    霜落回了挽霜阁,让盼兮拿出一件雨过天青色锦袍。为了出门方便,她同时也做了几袭男子服饰。

    这件雨过天青色,是她最喜欢的男子服饰颜色,据说染制最难、最复杂。这种颜色青中泛黄,恰似雨过天晴后,云开雾散时,澄清的碧空泛起的金色阳光;而在光线暗淡的地方,其颜色又是青中偏蓝,犹如清澈的湖水。

    盼兮重新为她束了发,换成了书童髻,用一条浅蓝色绸布裹发。霜落拿起螺子黛,对镜把眉毛描粗了一些,收拾完毕往那一站,好一个俊俏的小公子。

    姚天祁脸色很黑的把她送上了昭王府的马车,临行前抱怨萧停云:“既然决定查探,你就该换一驾不这么显眼的马车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哂然一笑:“为什么要换,真有贼子的话,至少这架马车还能震慑一番。”

    说得有理,姚天祁无从反驳,只能气呼呼的退至一边。他和这厮可能穷其一生都不会有共同语言。

    霜落坐进了车,就没再露脸,故意把声音压得低沉了一些:“大哥放心,我们速去速回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很满意,还是妹妹懂事啊。

    萧停云无暇顾及他的心情,轻轻一跃上了车辕,抱拳对姚天祁说:“不用远送,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扬鞭轻喝,马儿们欢快的驶了出去。

    姚天祁神色莫名的看着马车背影,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中了萧停云的套?他怎么又亲手把妹妹送上了他的马车呢,这是第几次了啊?

    郁闷的进了侯府,明明不想和萧停云搭上关系,却好像怎么都甩不脱了。

    这边姚哥哥忧虑成疾,那边马儿撒欢,赶车的人也是喜不自胜,一路上那笑容就没停过。

    他把马车赶得飞快,却又很稳,也怕颠簸了里面的佳人。很快的,马车出了京城闹市,来到了出天凌必经的官道上。

    从候府出来,霜落一直没敢说话,毕竟在京城大街上,谁知道有没有人盯着。本来昭王府的马车就是吸精的所在,更何况赶马车的还是英挺的世子本人,估计有不少人正暗自奇怪呢。

    可是出了闹市来到近郊,这就静谧多了,可以聊个天。

    这时萧停云“吁”了一声,让马速慢了下来。霜落坐车里察觉出来,起身坐到了侧坐,伸出素手掀开前车帘。

    她看着那挺拔的背影,忍不住开口问:“世子,为什么到了这里反而不跑了?”

    萧停云听得她声音,看看前路掌握好方向,抽空回过头看,满意的发现她离自己很近:“这里虽然是官道,但毕竟长久失修,路上坑坑洼洼,跑快了颠簸得很,你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霜落大眼睛骨碌碌转,看着和京城里明显不一样的官道,哦了一声。世子这么贴心,她还能说啥。

    萧停云转回头,微微一笑,他不想那么快的就到地方。即使是为她赶车,也依然觉得很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“天外村,你去过没有?”霜落索性把帘子挂起来,就这么和他面对面,哦不对,是面对背的说话。

    “没有,第一次来,同样也是第一次听闻。”他想起了来拿银子的小六和张伯,解释道:“别想的过于美好,应该就是一个小村庄,愚昧落后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不然怎么会把霜落的画卖掉,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,无知的很。

    “可是名字取得真好,有一种山外青山楼外楼的气质。”霜落挺向往的。

    萧停云取笑她:“到时你就会失望的,他们的村民没有气质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烦啊。”霜落嗔了一声。

    萧停云朗声大笑,霜落忍不住也失笑,看着两侧向后溜走的树木,出神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无聊?车里有吃的也有喝的,就在老地方,自己拿就是。”正发着呆,就见萧停云又回过头来,招呼她。

    “好,等我饿了就吃。”霜落一点没忸怩,痛快的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停云翘着嘴角回转身,控制着马车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萧停云……”霜落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这一声名字叫的很是清脆,仿似叫了无数次。萧停云心里一热,很想她不停的叫下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他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的就把荷包戴出来了,别人,都是塞进怀里的。”霜落本想问昨晚为什么不叫醒她,反而把她抱上了床。可临到嘴边,却怎么都问不出口。

    萧停云淡淡的说:“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霜落直接语塞。行,你喜欢,你最大,但小脸却不可遏制的红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第一次收女孩儿家的东西。”萧停云似是解释又似是随口一说。

    可这句话无疑像是石子投入了湖泊,在霜落心里荡起了涟漪。

    她咬唇不语。

    就听萧停云接着缓缓道:“我也没有娘亲给做这些,所以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霜落心一揪,莫名的为他感到心疼。

    “嗯,喜欢就戴着吧,我下次再给你打络子,把你荷叶玉佩装上。”霜落脱口而出,说完才想咬自己舌尖,真是没事找事,还嫌不乱。

    萧停云霍的转头,一脸不置信的看着霜落,眼睛里透着急切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霜落被他逗笑了,一个络子而已,有什么的:“嗯,我说了就算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等着,嗯,我还能要一方帕子吗?”萧停云忍不住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霜落斜眼看他,也不做声,就这么瞅的他讪讪的转回去。

    她心里笑开花,这家伙还真挺好玩的。外人都说他狠戾孤傲,大哥说他傲慢无礼,可是她怎么就觉得他挺好欺负呢。

    帕子?自己要是答应了,估计就该要鞋子了,再下一步,应该就要衣衫了,哼,踩着鼻子上脸的家伙。

    她脑海里突然就有了帕子的形状,上面绣着苍松翠竹……呸呸呸,谁给他绣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姨妈来访,试试看能不能写二更,谢谢亲爱的发发鼓励,还有爱的票票,还有订阅的亲们,么么哒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