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44章 夹缠不清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44章 夹缠不清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霜落呼出一口气,还真的是他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她后退了一步。萧停云心中一喜,不懂得抓机会的就是傻子,一个飞身,就跃了进来。

    进来后,萧停云自动的关上窗,霜落懒得理他,闲闲的走回琴凳坐好。

    “去和你爹娘用膳了?”萧停云拉了一把木凳,坐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霜落一掀眼皮,眼波如水:“你几时来的?”

    萧停云看看房梁,“刚来。”

    霜落笑的肩膀耸动,刚来都知道自己去永和院了:“那你,还真会猜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恼羞成怒,从她身前把琴拉了过来,不让她抚。

    “正好,我有话要问你。”霜落想起了正事,看了看外间,这么大的动静,二兮咋没吱一声。

    萧停云看出了她所想,尴尬的摸摸鼻子:“我让她们……暂时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霜落送给他一个死鱼眼,这人真是,坏啊。

    萧停云垂眸,嘴角悄悄勾起,连翻个白眼都这么好看,不愧是他的女孩。

    “你要问我什么?”他侧脸看她,烛光下白皙的脸,尚有着一点点可爱的婴儿肥,想让人戳一戳。

    霜落坐正身子,直视着他:“你上次说买了我的画,是在哪里买的?”

    萧停云皱眉:“问这个做什么?你还有画流落在外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有那么多的画送人啊,你说不说?”霜落颦起眉头,娇娇憨憨的。

    “凤麟楼。”萧停云不情不愿的道。

    霜落品着这个名字,赞了一声好,追问道:“你还能见到卖画之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人家卖了画,领了银子就走人,去哪里找。”

    霜落失望,嘟囔着:“那就不好找了啊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不悦的眯起了眼:“他卖了你的画,你还惦记着找他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找,是别人,我帮他打听的。”霜落见他脸色突变,莫名其妙的瞅他:“我找我先生,你在这里生什么气?”

    萧停云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霜落哼了一声,你什么你。她径自把琴拉回到自己面前,不想理他,开始自娱自乐。

    萧停云气急,脱口而出的竟是:“我帮你找。”

    霜落嘴角翘起,斜了他一眼:“你不是说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能。”萧停云这个憋屈,但见到她的笑脸,又觉得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霜落想了想,见别人退了一步,自己也得给人交代:“那画是送给我先生的离别礼物,可是他好像遇到了危险,所以我才问你是在哪里买的画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点点头,明白了事情的始末,心情好转:“他目前应该是在天外村,若你想去看看,我可以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天外村?”这名字很有趣啊,霜落兴味的看他:“是在咱天凌吗?”

    “也算,是在远郊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是去土帛国的必经之路了。”霜落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萧停云笑望她:“你竟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霜落沉吟片刻,觉得无需隐瞒他:“我画画先生是土帛人,他本就是要回家的。”几国通商,有很多外来人在天凌安家。

    萧停云一怔:“原来如此。”难怪淳于景会来侯府,他突然怀疑起淳于景的真实用意,觉得他是拿霜落做幌子。

    “淳于景来你府里,是不是就是找他?”他大胆的猜测。

    霜落诶了一声:“我说过,你很会猜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轻轻一拍桌子:“可恶!”真的被他骗了,扮作西席先生,不是为了觊觎霜落,而是找她的先生。

    也怨他先入为主,老以为淳于景垂涎霜落,其实仔细想想,他和霜落也没见过几面。

    这个画画先生,难道是他埋在天凌的隐线不成?

    霜落见他神色不定,有些错愕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萧停云摆手:“没事,以后别再乱找先生,想学画,我来。”

    霜落红唇紧抿,越发殷红,连小脸都有些烧。萧停云亲自教画,那是多少人梦寐求不得的事。而他这么自然而然的就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霜落郑重的点头,她已经跟他学了不少绘画技巧,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萧停云笑,伸出了手掌:“那我的谢师礼呢?”

    霜落嘟起嘴:“小气,人家景先生当年都没要谢师礼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神色古怪的问:“景先生?可是芙蓉姿以前画图的景先生?”

    霜落点头,笑吟吟的看他:“正是,世子竟然还知道芙蓉姿,失敬失敬。”

    能不知道吗,我遍寻不着挖墙脚的人,原来就坐在我面前,正和我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他突然朗声大笑,笑的伏在了琴桌上,心情显得甚好。

    霜落嘴角抽抽,有这么好笑?

    萧停云笑罢,依旧趴在琴桌上,抬起亮晶晶的眼,“你找景先生过来,是想开成衣铺?”

    霜落突然有种被大型犬望着的既视感,挪开视线看着窗棂:“我不缺银子,开那劳什子作甚。”

    难怪我找不到和我打擂台的店面,萧停云好笑的想着。

    “嗯,说得对。以后想要什么布料,就去芙蓉姿拿,想学什么画,就问我。”他豪气的说。

    霜落捉到了重点,小嘴张成了o型:“芙蓉姿是你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想了想,他突然坦白:“一杯无,也是。”

    霜落这才真的震惊了,原来,云世子还是个隐形的商人,还是特有钱的那种。

    她想起自己在“一杯无”的遭遇,咬咬唇眼波流转,指责他道:“什么幸运顾客,也是你指使的吧。”

    声音软糯,说是指责更像是撒娇。

    萧停云笑着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原来,那时候,他就对自己上心了。

    霜落觉得心有点乱,好像有什么事像脱缰的野马,已经控制不住。她站起身,离他远了一些。

    萧停云脸上的笑一收,也跟着站起,女孩儿的惊恐他看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不想逼她,想给她时间自己想清楚,他再次伸出手,声音苍凉:“把荷包给我,我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不语。

    萧停云苦笑,怎么,连个荷包的念想都不给吗。他慢慢转身,只觉得今晚的心情起起落落,就像是把一生的转折都用尽了。

    衣袖突然被拉住,萧停云垂眸看着那只白嫩的小手,心揪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绣的不好,你可不要嫌弃。”就听那个能磨死人的小人儿,终于开口说了一句今晚最好听的话。

    他忍住想要上扬的嘴角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霜落走到床边,从枕头里掏出那个放了好几日的祈福荷包,萧停云偷眼瞅她,原来是藏在那么隐秘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呶。”霜落递过来,把头扭到一边。

    萧停云自接过来,脸上的笑就没断过:“这还叫绣的不好?”简直太好了,颜色很高雅,针脚很细腻,花色很用心,他戴出去倍有面子。

    他解下腰间的荷叶玉佩:“回礼。”

    霜落吓了一跳,退后一步,这可是他昭王府世子的象征啊。她神色莫名的看着他,“世子,万万使不得。还有上次的珍珠首饰,你也一起拿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收了笑,玉佩在手里攥得很紧:“你可以送人,也可以扔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要去拿那一盒子首饰的霜落,顿住了脚步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长叹一声,罢了,说到底,这关系是越来越夹缠不清了。但她还小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说不准,明年,他就看上别人了呢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在我这里放着,不过,以后千万别送贵重东西了,我没法解释。”霜落有些烦躁,不知是为了东西,还是为了刚才他看上别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萧停云把东西都塞进怀里,没有应声。刚想走,就听见挽霜阁守门婆子开了门,姚天祁的声音传了进来:“这么早就睡了,不能吧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万更……的一半,晚安啦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