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43章 天祁婚事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43章 天祁婚事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,萧念能说啥?啥也不能说。

    红色封条贴到了珍馐阁大门上,大大的“封”字,让萧念看的心里升腾着郁气,他阴沉着声音道:“备马,我要进宫。”

    结果当然是他到了颐华殿,也找不到二皇子萧琮,因为此时萧琮拐弯去了萧瑜的南王府。

    这三兄弟被折腾的团团转,那厢的萧停云出了一口恶气后,正在自家榻上思量。

    淳于景也去了吉安侯府,而且是正大光明的去,以土帛世子的身份。他是抱着什么目的去的呢?

    土帛皇来了诏书,宣他即日回土帛,他还有什么未竟之事,需要去侯府?

    他和萧念一起进了侯府,萧念后来被自己整走了,他却迟迟未出,莫非还真有什么正事不成。

    萧停云想的眉头打结,打定主意今晚就得上门,顺便讨债。

    姚天祁真不像话,怎么随便什么人都见,平时见了本世子不假辞色,对那些真有贼心的却不设防,笨死了。

    他始终记得淳于景假扮先生打入了侯府,就是为了觊觎霜落的美貌,没想到临走时还要蹦哒蹦哒,真是欠收拾。

    不过想起土帛的烂摊子,萧停云坏心的笑,无需自己出手,那就够淳于景喝一壶的。

    他来到衣橱,打开箱笼,看着满橱崭新的衣袍发呆,也不知霜落为自己做什么颜色的荷包。白色,显得自己风光霁月,黑色,显得自己冷静自持,他一件一件扔了出来,不知穿哪一件好。

    记得霜落喜欢粉嫩的颜色,随手又抽出一件紫色簇新锦袍,那就穿它夜会佳人。

    萧停云等不及夜深人静,用过晚膳就去了吉安侯府,等待让他郁闷,不如去霜落的院子,说不得还能早早的见到佳人。

    可惜霜落去了永和院,是被母上请过去的,同去的自然还有她的大哥姚天祁。

    侯夫人今日回了娘家,和自己大嫂聊起了怀孕的安平,又说到南王世子的婚事,不由联想到自家儿子。

    忠义伯夫人热心的给小姑子推荐人选:“现在有很多适龄的贵女,家世高一点的,有郡王府的玉玑县主,右丞相府的小姐。低一点的,于大人的二女儿,我娘家的外甥女,都适龄。你回去问问天祁,若是他中意哪一个,我就去给你保媒。”

    安氏动心了,她也想早早的定个儿媳,等年岁一够就能大婚,到时就能抱上大胖孙。

    于是就这样她把儿子女儿都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下人已经摆好晚膳,霜落已经换了一件衣裳,绿色衣裙变成了樱花对襟小褂,和玫红色洒金长裙。若白日是翩飞的蝴蝶,那现在她就是盛开的芍药花。

    安氏喜滋滋的看着自己俊秀的儿子和娇妍的女儿,每见一次她就骄傲一回。

    “娘,今日是有什么喜事吗,菜色这么丰盛?”霜落走过来落座,姚天祁坐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去把侯爷叫来。”安氏吩咐下人去书房,姚文远还在处理公务。

    安氏嗔怪的看着女儿:“你这孩子,没有喜事,就不能加俩菜?就像你娘委屈过你似的。”

    霜落嘟嘴,小眼神很委屈。姚天祁立刻帮妹妹说话:“娘,今日一定是有事,我也觉得你神神秘秘的。”

    安氏笑,有这么明显吗。

    姚文远走了进来,在铜盆里洗了手,听到了儿子的话,奇怪的问:“谁神秘啊。”

    安氏为他挽了挽衣袖,服侍他坐下:“你要是不来,他俩可就是一条心,我可说不过。”

    姚文远哈哈大笑:“好,咱俩一条心,和他们对抗。”

    一家四口其乐融融,就连下人出去时脸上都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来,边吃边说。”安氏招呼子女用膳,姚文远也搛了她喜欢的菜放她碗里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。我今日回了娘家,你舅母说有几个不错的小姐,想说给天祁,所以就叫你们来商议一下。过了生辰,天祁可就十七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眨巴眨巴大眼看了看哥哥,发现大哥并没有什么表情,也没有抵触的情绪,就问娘亲:“舅母说的都有谁啊?”

    姚文远也看向妻子,只有姚天祁闷头吃饭,丝毫不在意的样子。如果不看他微微红起的耳垂的话,还以为他真的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说了几位小姐,让天祁相看一下,相中哪一位,她就去帮着保媒。”安氏放下竹筷:“有郡王家的玉玑县主,有右丞相家的梓倩小姐,有县衙于大人的二女儿于秀,还有你舅母姐姐的小女儿。天祁,你来看看,见过其中的几位啊?”

    姚天祁吃饭的动作一顿,脸颊也有点泛红。他是个内敛的男子,娘这么问,让他很羞涩好不。

    霜落停筷看着大哥,原来在舅母心里,也看上了玉玑和梓倩啊。她不做声,静等大哥的选择。无论他选谁,以后谁就是她最敬爱的长嫂,霜落绝对不会左右

    兄长的选择。

    姚文远这时忍不住问:“还有郡王家的县主?皇家的小姐们大都很骄纵吧。”

    霜落摇摇头:“爹,皇家的小姐有的确实很骄纵,但玉玑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哦,霜儿也认识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我的甲班学姐。”

    安氏看着儿子:“娘没有挑的,就看你自己的喜好,你选谁,娘就去求亲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沉吟了一会儿,垂眸说:“那就……梓倩吧。”

    霜落这才“扑哧”一声笑出来,果然,哥哥对大大咧咧的玉玑没感觉,反而中意文文静静的梓倩。

    安氏抚掌一笑:“其实吧,娘也最中意这个,论家世更匹配,你又与梓成情同兄弟。好啦,明日娘就去找最好的媒婆和你舅母去保媒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的脸已经通红,说出梓倩的名字后,心里竟然有种放下心中大石的感觉。莫非,自己早就已经看中她了?他细想一下,其实也不然,毕竟好友梓成在里面起的作用也很大,友屋及乌嘛。

    说定了姚天祁的婚事,一家人开开心心的用膳,心情好了,一桌子菜竟然也吃了个十之**。

    饭毕,霜落自己回挽霜阁,大哥则留下和娘亲商议求亲的事,她就不参与了。她突然有点惆怅,大哥以后就不只是自己的大哥了。他会有自己的妻、子,组成自己的小家,想起来好心伤。

    沿着一路灯火,霜落慢慢的走在鹅软石铺就的小径上。月光明朗,身后还有永和院里的丫鬟打灯,霜落回头打发她们回去,小丫鬟不敢走,霜落也就随之任之。

    到得挽霜阁,小丫鬟才福了福身回永和院,霜落没急着回屋,站在院子里望月。

    她让守门的婆子锁了门,放她们去自行休息。

    看着皎洁的月光,霜落忍不住脱口而出:“一弹流水一弹月,水月风生松树枝。

    ”说完,她看着十指纤纤,突然有了弹奏的**。

    霜落进了屋,让倩兮给奉上琴来,就把她俩也打发了。大概今夜是受了刺激吧,她自嘲的笑。

    琴声淙淙,不知为何,一下手自然而然弹出的就是高山流水第一篇。她渐渐入了神,一曲《琴韵》,竟然和萧停云那日弹奏的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一曲罢,霜落失神,怎么就弹出了这首曲子?但她心里却觉得暖洋洋的,脸上也挂着甜笑。

    静默中,窗外响起了拍手声,霜落心中一动,第一直觉就是他来了。记得萧停云曾说过,在这个院子里,自己可以安心,她莫名的相信这一点。

    起身来到窗前,她慢慢打开了窗子,就见萧停云一身名贵的的紫袍,眉目晴朗的站在那,两只手倒背在身后,正笑对着自己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