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40章 不速之客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40章 不速之客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萧念自从踏青那日,觉得萧停云对姚霜落很特别,就打定主意关注一下,结果还真被他逮到了有用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派来盯梢的人,没敢用自己府里的,随便在鱼跃书局找了俩人。这俩人也算眼尖,竟然认出不久前给书局支招的那位高人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“他”还是一身书童打扮,从候府出来,过了一阵又进了侯府,原来高人就在吉安侯府!

    萧念听到禀报后,这个激动!他一直质疑那个高人的动机,因为这件事让他们哥三个吃了个大亏,虽然亏是宁美人多事给找来的。

    但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,以萧念的性子,就一定要搞清楚。无奈人海茫茫,实在是了无头绪。如今踏破铁鞋都找不到的人,竟然就这么送到了跟前,他岂能不亲自来会一会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他只在侯府门外徘徊,自是因为师出无名。他和姚天祁不熟,突然上门总让人觉得怪怪的。他索性守在一旁,说不准也能遇到那位高人,好让他验明正身。

    萧停云暗卫口中“鬼鬼祟祟”的萧念,就这样猴巴在吉安侯府临街的拐道处,从这里能看到所有从侯府出来进去的人。索性大街上人来人往的,他也不算太显眼。

    萧念找了一个好位置,这里是一个卖虎头鞋的中年大婶摆的摊子。他站在摊位前,时不时拨弄着人家的物什,还要回头监视着侯府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“大兄弟,你相中哪一双了?不是我吹,这鞋底都是我和儿媳妇一针一针纳的,结实!”大婶看他爱不释手的样子,就知道肯定有戏。

    萧念被她说的一愣,傻傻的看看自己手里花红柳绿的虎头鞋,忍住想要给她扔了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你也觉得很好看是吧。大兄弟你家的是儿子还是女儿啊?儿子呢就选红色,女儿就选绿色。你一定奇怪为什么倒了过来?吼吼,这是有讲究的,那就是儿子当女儿养,身体棒又棒,女儿当儿子养,越来越漂亮……”中年大婶越说越来劲,颇有你不买你就吃亏的架势。

    萧念慢吞吞的从兜里掏出五两银子,我买你闭嘴。本世子连个媳妇都没有,哪里来的儿子女儿。还越来越漂亮,你家女儿要是随了你,一天穿一双新绿鞋,也好看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大婶眼睛一亮,接过银子刚想问他包起哪一双,就见这位好看的公子似是看到了什么,迅速的从自己摊子跟前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,大兄弟,你的鞋!”大婶追了两步,又舍不得自己的摊子,倒了回来。万一被哪个过路的缺德鬼,给偷摸一双两双的咋办捏。

    萧念顿了一下,没有理睬,那是你的鞋。

    若问萧念看到了谁,他自己也奇怪,一度以为看错了人。可是那拄着单拐的身影,确实没错,就是还在定北王府养伤的,很久不见的土帛世子淳于景。

    淳于景在街头就下了马车,看他的样子,可见近来恢复得很好,不用拐杖也可。

    萧念追过来时,淳于景已经慢慢地走到了侯府大门处,抬脸看着匾额发呆。这个府邸,自己也曾住了几日,现在看来,竟有几分亲切。

    他要回土帛了,皇上下了昭,招他立刻回宫,为了永欢公主的婚事。五月份的大婚,淳于景还要来送嫁。

    在他走之前,他必须要来见一下淳于风的徒弟,那个灵透非常、美貌极盛的女子,姚霜落。

    这是他唯一想到的能找到淳于风的办法,也许,阿风会和他喜欢的弟子说实话,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就算自己上门很冒昧,他也顾不得了。马上就要离开天凌,再来的话,最快也得到五月,他没法干等。

    淳于景吸了口气,这次是用自己的真面目上门,声音也不再故意嘶哑,不会有人发现他曾经当过姚冬暖的先生。

    正当他收拾好情绪,想要去门房求拜见时,后面蹬蹬蹬的跑过来一个人,伸手搭在淳于景的肩膊上。

    淳于景不想显露武功,再者觉察出此人无恶意,就回转过了身,看看是谁这么无礼。

    萧念一脸灿烂的笑,露着一口白牙,见了淳于景显得异常开心:“真的是你,淳于世子。哈哈,好久不见啊,怎么,伤养好了?”

    淳于景嘴角微微一抽,他认出了来人,天凌贤王世子,萧念。没想到,来一趟侯府,还能遇到他。倒霉。

    “咦,你也来找天祁?好巧,一起吧。”萧念虽然不知淳于景来干嘛,反正是有事,他跟着没错。如今是两个人,就算无事上门寒暄,也丝毫不觉奇怪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淳于景含糊的应了声,就看着萧念率先去了门房。他看着萧念的背影,也好,至少跟着天凌世子,不那么尴尬。

    两个人各自心怀鬼胎,因为都没有正当的理由,纷纷把对方当成了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侯府的门房现在已经处变不惊了,昭王府世子都能来求见,贤王府世子又有何不可的。

    姚天祁都不如门房淡定,只因他清楚,自己和萧念,比之萧停云更不熟。但他忙不迭的出门迎接时,却被告知,还有一位陌生的来客,土帛世子淳于景。这就更让他茫然了。

    不知二位来意如何,姚天祁干脆把人都请回了世子院,谁都没惊动。

    淳于景做风淳时,和姚天祁接触过,知道这是个极端自持的人。若不说明来意,他一定不会让自己见姚霜落,可是有个尾巴萧念跟着,这让他很是着急。

    “天祁,你的院子不错啊,今日正好路过此地,就想着来叨扰一下。”萧念抢到话语权,这话没毛病。

    对于念世子口气的熟稔,姚天祁温文的回以一笑:“拙院鄙陋,不敢说好。前日书院招考,没见世子身影,还以为有要事缠身。”如今看来这不很清闲的吗,还能来串门子。

    萧念朗声一笑:“哪里有什么要事,毕竟已经在书院结业,就不掺与了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这时候插言:“你们都在同一书院?”

    “正是,天凌皇家书院。”萧念颇为自得的说。

    “皇家,那一定是最好的书院了,佩服。”淳于景说着场面话,却让以皇家书院为傲的二人很是受用。

    “淳于世子请用茶。”姚天祁见萧念已经端起了茶杯,就招呼着相对拘谨一些的外客。

    萧念嗅着不同于一般香气的茶,试探着品了一口:“天祁,你的茶真清香,在哪家茶行买的?”

    姚天祁嘴角一翘,说到这个就得意了:“是家妹自己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霜落?”萧念脱口而出这个名字,说完抿了抿唇,这小妹妹还挺兰心惠质。

    姚天祁皱了皱眉,他不习惯听到外男提到自己妹妹名讳。哪怕你加个姓氏呢。

    淳于景心里一动,也忍不住端起来喝了一大口。他精通医理,立刻品出里面有什么,赞叹道:“世子有福,经常喝这个,对身体大有益处。你妹妹一定很敬重你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笑开:“她呀,就是个小管家婆。”虽是嫌弃的口吻,却满满的都是宠爱的味道。

    两位来客抓耳挠腮的想着姚天祁喜欢的话题,三个人竟然聊得越来越投机。

    淳于景见来的时间差不多了,有些急,他灵机一动,想了个话题:“对了,我记得年节庆典时,你妹妹手里拿了一幅画。请问姚兄台,这幅画在哪里,我能不能再欣赏一下?”

    姚天祁遗憾的摇摇头:“不好意思,那幅画毁掉了。”画在妹妹那里,我不想去给你拿。而且他没说谎,画确实是毁掉了,还是他管理不善毁的。

    淳于景失望的“啊”了一声,萧念则无所谓的耸耸肩,毁就毁了呗,一幅画。

    这时,侯府门房又来报,姚天祁起身问:“又是谁来了?”

    “禀世子,来人找念世子,只说什么珍馐阁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萧念霍的站起来,“珍馐阁”是他最赚钱的买卖,要是出事了那还了得。

    他此时也顾不得高人了,更管不上淳于景走或留,急匆匆的抱拳告辞:“天祁,淳于世子,萧念先走一步,改日咱们再聊!”

    姚天祁自是不会留客,看看淳于景没动静,只得起身回礼:“念世子慢走。”他把人送出了府外,方回了世子院,本以为淳于景会跟着一起告辞,谁成想,这个外来客倒是不眼生。

    萧念一走,淳于景反而松了一口气,他更不急着走了。

    姚天祁进来后,见淳于景似是下了一个什么决心,攥着拳抬起了头,对自己说:“天祁世子,实不相瞒,淳于马上就要回土帛了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点点头,你伤好了,回去很正常啊,那才是你的国家。

    淳于景抿唇:“走之前,我能不能见一下你妹妹?”

    他见姚天祁立刻变了脸,连忙摆手:“别误会,我不是那意思。你且听我慢慢道来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这才按捺住想要揍他的心,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是淳于的家事,也是耻辱,所以世子听过就当风吹散,可好?”

    见姚天祁无动于衷,他叹口气,天凌的人都贼精贼精的,轻易不给承诺。

    “家弟叛逆,年少离家出走,来到了天凌。我几番探查,才终于找到了他的下落,原来他在吉安侯府。趁着天凌宫年庆的机会,我护送公主前来,就是想逮他回去,爹娘年迈,实在是盼幼子盼的厉害。可是,我因为救天凌娉婷郡主腿伤了,一直在定北王府养伤,那个兔崽子不知在哪听到了消息,结果,他又跑了……”淳于景掩盖了里面的弯弯绕绕,倒也算真实道出了经过。

    姚天祁听的一头雾水,淳于世子的弟弟是土帛人吧,竟然混在自己侯府?这是什么时候的事,谁把他招了进来,他又是一直做着什么下人的事?这又和他想见霜落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姚天祁脑子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,看着淳于景问:“你弟弟……在侯府做什么?”

    淳于景苦笑:“当先生。”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姚天祁也苦笑着说:“别告诉我你说的这位先生,叫景风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失笑,这位侯府世子,还挺幽默。

    他点头:“我很遗憾的回答你,正是。我叫淳于景,他叫淳于风。还好,离家出走多年,他还记着我这个大哥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神色一整:“若你说的真是他,那你就来错了,他确实早就请辞了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焦急的伸手搭在姚天祁肩膀上:“不,天祁兄,你听我说。我知道他请辞,也知是为了躲我。但是,我的人后来又传来消息,说他半路失踪,遍寻不着。你说我能不着急?”

    姚天祁默然,这事论谁都会急死吧。可是,真依着让他一个外男见妹妹,此事甚是不妥,他不能答应。

    淳于景把拐杖放一边,就想单膝跪地,吓得姚天祁急忙站起来扶住。人家的腿伤刚好,若因为自己再复发,他可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淳于景求你。我只想问问大小姐,阿风有没有向她透露过什么口风,如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眼睛里都是痛楚,直直的看着姚天祁,甚至都能看到眼白里一条条血丝。

    姚天祁咬牙,他终究不是一个心狠之人,把他按坐在椅上:“等着。”

    他看看屋内《春夏秋冬四季图》的屏风,走过去拉过了冬的一扇,严严实实的把淳于景给隔离了起来。淳于景坐在后面嘴角不住抽搐,不至于吧,姚兄。

    姚天祁满意的拍拍手,这才招呼小厮:“去挽霜阁,把霜落叫过来,就说,大哥有话问她。”

    小厮领命而去,不过半柱香功夫,霜落就已经进了门。

    “霜儿怎么如此之快?”姚天祁见妹妹没有绾髻,长发如瀑只系了一条水绿色缎带。粉绿色的褙子,深绿色的百褶曳地长裙,像是一只粉嫩的小绿蝶,就知道她今日没打算出门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简洁的打扮,那张脸依然美得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姚天祁看看那屏风,满意的点头,还是自己未雨绸缪的好。这等美颜,让淳于景看到那还得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相招,妹妹岂敢来迟。”霜落笑吟吟的说:“我正在画画,所以放下画笔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扶着妹妹的肩,把她带座到门口的榻上。嗯,离得越远越好。霜落这才惊觉,大哥的房里怎么变得这么狭小?

    “诶,那屏风怎么分开了,四扇屏当然要连在一起才好看啊。”霜落指点着,想起身叫小厮。

    姚天祁轻咳,“没事,后面有人。”

    姚霜落眼睛睁得更大:“谁?萧停云?”不知为啥,她脱口而出就是那个名字。

    姚天祁沉下了脸,不赞同的看着妹妹,霜落觉得失言后悄悄吐了吐舌,堆起笑脸和他对视。

    “他来做什么。”姚天祁终究是舍不得凶可爱的妹子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是谁,你又没说,就随便一猜。”霜落无辜的嘟嘟嘴。

    屏风后的淳于景听到了萧停云的名字,眸色一深,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。原来那个讨厌的世子和侯府大小姐真的已经相熟至此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猜梓成?”姚天祁较真。

    霜落挠挠脸颊,有些发愁。只好拉着兄长的衣袖,举起撒娇大旗:“哎呀大哥,以后我就猜是梓成大哥。你倒是说说叫我来干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这才想起来还有正事,都是让萧停云那个名字气的。上次醉酒,自己醉的不省人事,很可能闹了笑话,都是他让酒让的,气煞人也!

    “你的先生景风,你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?”姚天祁严肃的问霜落,他这样问,是想看看妹妹办的事是不是像她的人一样牢靠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新的一月,谢谢票票,祝大家新的一月有更好的运气,更好的心情!都来留言啊,有奖励啊!过期不候哦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