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37章 挑拨离间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37章 挑拨离间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萧琛被萧停云告知后,简直是乐不可支。宁昭华弄出去给云弟添堵的小姐,竟然成就了她的庶妹夫,看她和宁荣华还怎么玩姐妹情深。

    萧停云按住摇摇晃晃就想跑去找萧琮的三殿下,“你急什么,看你一身宿醉的样子,别到时让他反告你一状。”

    萧琛傻呵呵的笑,一巴掌啪在自己脸上,萧停云都替他肉痛:“对哦,吼吼,那孙子就喜欢玩阴的,说不定明日我三殿下就成了酗酒成性的混账了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嘴角扯了扯,你好像也蛮喜欢的。确切的说,萧家人都喜欢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去睡一觉,明日再去找他哈。”萧琛醉态可鞠的说。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“想想就好笑,若萧琮知道他堂叔想做他的堂姐夫,脸色应该会很好看,哈哈哈哈。”萧琛躺在榻上脑袋左蹭右蹭。

    萧停云看不下去了,招呼内侍把这二货弄下去睡觉,这才满意的出了宫。

    冷风一催,他本来微微有些上头的醉意,也立刻消失了。大概这就是他为何不能像别人一样大哭大笑的原因,别人可以借酒浇愁,他是越喝越清醒,烙印在心上的苦闷也会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他需要一个人来解救,他的人生不能就此暗淡无光,而那个人,就是霜落。萧停云弯了弯嘴角,潇洒的跨上了闪电,今日大家应该都甚是乏累,他也等明晚再去要债好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,萧琛在御书房门口“巧遇”了他的好二哥,萧琮。

    “琛,你也找父皇?”萧琮温和的一笑。

    萧琛煞有介事的点头:“是啊,此事我觉得一定要告知父皇。因为我听说了以后,都觉得此事不甚厚道,对宁美人的妹妹太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额,什么事?”萧琮成功的被勾起了好奇心。

    萧琛神秘的看左右,萧琮立刻心领神会:“咱们兄弟俩也好久没聊聊了,一起御花园走走?”

    “甚好。”萧琛皱着眉应了下来,不情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路过的内侍和宫女都弯腰给两位皇子施礼,心里都奇怪,皇子里就这二位出众,没想到感情还好。

    感情好的两兄弟溜达着踱到了御花园。萧琮是真的好奇,听三弟的话里,还牵扯到了宁美人,他实在是怕也波及到自己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让琛弟打抱不平?”萧琮主动提起。

    萧琛叹口气,“二哥你也知道,昨日皇家书院新生考核,我自然在邀请之列,评审后我就和梓成他们喝酒去了。酒肆之地,最是人多口杂,所以让兄弟我探知了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什么事你倒是快说啊,拉七杂八的像婆娘。萧琮耐着性子看着弟弟一层层铺垫着说话。

    萧琛轻咳一声:“说是咱们昭王府的三叔,要纳侧夫人。你说他有妻有妾,托儿带女的,正妻还是宁美人的庶妹,怎么就这么不顾老脸?”

    萧琮心里松了一口气,与自己无关。

    他哂然一笑:“纳就纳,多养一房又不是养不起。”萧琮转身看御花园的花,含着朝露,吐着芬芳,心情舒爽了很多。来时揪着心,怕与自己有染,如今听来,纯粹是当笑话听了。

    萧琛见他洋洋然的样子,眼珠一转,道:“也是,侧夫人也就一个妾,和二哥也冲突不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诶,怎么又和自己冲突了?

    萧琮看向三弟:“怎么讲,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“二皇兄真不知?”萧琛一脸错愕,看着萧琮眼睛瞪的滚圆。

    萧琮被他那傻样搞得抽搐了一下,缓缓摇头:“你且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辅肆堂叔想纳的是宇文极家的女儿。”怕萧琮不明白,加了一把火:“就是宇文馥的亲堂姐,闺名宇文香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好心的三殿下直视着萧琮,就发现他的脸色刷的一变,真的变黑了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突然有这想法?”萧琮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莫非是因为春天到了?”萧琛故作高深的说。

    萧琮抖了一下,春天是牲口发情的季节,弟弟你真敢说。

    “二皇兄你自己慢慢赏花,我得去找父皇告状了。真是不像话,老牛吃嫩草,吃的还是你未过门侧妃的姐姐,哎,有伤风化……”萧琛说完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萧琮拉住他:“琛,这事我来办吧,毕竟我和宇文馥的婚事,只是皇祖母的口谕,父皇还未下诏呢。”

    萧琛为难的挠挠下巴,看着二哥恳切的看着自己,点了点头:“那行吧,我就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他掉头朝御花园另一条路走,回椒阳宫的路。走了几步又回过头,犹豫地说:“我可真不管了?”

    萧琮失笑,这弟弟比起自己来,毕竟年岁尚幼啊:“嗯,我来处理。为兄在这里,多谢琛弟告知。”

    萧琛摆摆手,呵呵笑着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三皇弟的背影,萧琮微笑着的嘴角一耷,立刻抿成一条线。萧辅肆,你差点坏了本皇子的大计。

    他突然一阵后怕,若是今日琛不说,萧辅肆抢先纳了宇文香,他和宇文馥就尴尬了,成与不成的岂不都是大笑话。

    皇家堂叔侄看上姐妹俩,哈,估计天凌百姓们再没有别的好话题当谈资了,市井八卦聊得应该都是,你是我的堂姐还是我是你的堂婶?

    萧琮想着,迈开大步走向御书房,先求父皇赐了婚再说。

    “皇上,二皇子求见。”大太监在陛下批完奏折的间隙,实时禀告。

    “适才你不是说老三也在?”萧惟怀靠在椅背上,手有些酸累。

    大公公脸色不变:“三殿下和二殿下说了几句话,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宣。”萧惟怀也想知道这俩儿子都有啥事,说不定还是一件事。

    萧琮躬身走进来:“给父皇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萧惟怀看向二子,外表气质温文,不觉放松了脸色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萧琮立刻单膝跪倒:“儿臣请父皇赐婚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那个侧妃?”萧惟怀挑挑眉头,母后曾提过,后来因为那女儿家的妹妹惹了珩儿,弄得母后有些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是,父皇。儿臣中意宇文泰长女馥,想纳她为侧妃。求父皇成全。”萧琮垂头请求。

    萧惟怀看他甚是真诚,提出疑问:“既然心悦,为何不为正妃?”

    萧琮不敢抬头:“因为母妃……正妃之位,由母妃定夺。”德妃说过,任何过不去的事推她身上就行。

    这样啊,皇上颔首。依德妃的性子,做的上来这种事。宇文泰四品官,又小门小户的,德妃看不上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你皇祖母搜罗了不少好女儿家,就是预备给你们选妃,到时别后悔就是。”萧惟怀开起了玩笑,毕竟侧妃是要上玉碟的,皇室宗谱上侧妃占据一席之地。萧琮只有两位侧妃的份额,宇文馥占了一个,就只剩有一个了。

    萧琮大喜,磕了一个头:“儿臣不悔,谢父皇!”若宇文馥凤命为真,到时想要多少都有,谁稀罕那一个半个的。

    “我且记一笔,到时和你兄弟们一起赐婚。”萧惟怀算是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又和皇祖母答应了不一样,等于是过了皇帝的明路。

    萧琮办成了自己的正事,立刻匆匆出了宫,前往宇文泰家。

    宇文馥在家正对镜梳妆,大伯家对自己没好气,弄得她郁郁寡欢。今日好不容易有了打扮的兴致,就听闻二皇子上门了,她高兴地涂脂抹粉,务必要以最美的样子见心上人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么早,可是有急事?”宇文泰命下人上茶,招呼二皇子上座。

    “十万火急。”萧琮说明来意,果然惊得宇文泰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我那大哥真糊涂,怎么就把香香许给那个混……”蛋字未出,宇文泰立刻恍然那是面前之人的堂叔,关系近的很。

    萧琮苦笑,三堂叔口碑不佳,是皇家纨绔子的代表,不怨宇文泰不说好话。

    “当务之急,还是先去宇文大人家,让他打消念头吧。毕竟,父皇不日即可下诏,到时别弄得一团乱,连馥儿的名誉也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泰倏地站起身:“殿下说的对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宇文馥打扮的光艳照人出来时,爹爹已经出门,她见二殿下一人闲适的在自己厅里品茶,奇怪的走过来:“竟然无人招呼殿下?”

    萧琮因着宇文婷的事已经冷待她数日,如今一见盛装打扮的她,立刻满意的勾起嘴角,这模样,委实有点凤命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一拉,宇文馥惊呼一声,就倒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萧琮嗅到女儿家的脂粉味,埋头在她颈间:“你招呼本殿下即可。”

    宇文馥被他弄得心如鹿撞:“殿下,这里有……”人。

    二皇子在的地方,哪里有下人敢停留,萧琮搂紧她,手在她腰间抚触:“刚刚请父皇赐婚,他应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让本来扭动着细腰的宇文馥,一下子软成了水。萧琮开始偷香,一会功夫就听得宇文馥娇吟不断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我……还要去昭王府,你且乖一些……”萧琮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宇文馥的身上传出来。

    宇文馥被他弄得心神皆醉,下意识的反问:“嗯……去昭王府……作甚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萧琮吃够了甜头,抬起头,眼睛恢复清明:“你那堂姐被我堂叔看中,我去让他打消念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宇文馥受了惊吓,立刻也清醒了。

    她忙不迭的系着领口,发现被二皇子弄得白花花的胸前都透了出来。

    萧琮把她扶到一边站起身:“要是不阻止,咱们俩估计要作罢。毕竟皇家婚事不是儿戏,不可能叔侄两辈同娶姐妹。所以不是他们成,就是我们成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宇文馥是真怕,声音都带上了哭腔,挽着萧琮的手臂紧紧地。

    萧琮失笑,手背轻拍她的脸蛋,“怕什么,我这就去解决。还不松开,耽误了就真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馥立刻撒手,两只手攥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萧琮来到昭王府的时候,萧辅肆还没起。昨日宁荣华闹的家宅不宁,最后还是被老王爷给骂回去的。

    昭王府管家带着二皇子去了主院,老昭王萧丰谷最喜欢后辈们上门,可惜很少有人来。

    “阿琮,快坐,我这有好茶。”萧丰谷和他坐于八仙桌前,知晓这个堂孙指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但依然高兴。

    “叔祖父,侄孙是有要事上门。”萧琮对着老昭王的殷切,第一次觉得汗颜。

    “哈哈,咱们边喝茶边说。”萧丰谷无所谓,有人陪着说话就好。

    世子院里的萧停云正在院子里练剑,他赤着上身,下身只着一条黑色裤子。精壮的上身,此时已经热气腾腾。

    萧声在一边看着,脸上的表情羡慕得很:“世子,您的剑法越来越高超了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收势,手轻轻一扬,利剑抛向了萧声,萧声手忙脚乱的接住剑柄,世子啊,您是要害死小的!

    萧停云不屑的哼了一声,本世子都没用力:“你的拳脚若是和你的嘴皮子一样溜,那本世子就可以不用这么练了。”

    萧声委屈,可是萧声说不出来。他拿着剑,嘴嘟的老高,全天凌能找出几个和世子一样身手的?世子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    萧停云抽下汗巾擦身,一名暗卫不知打哪里飘了出来跪下:“世子,萧琮上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,这么快。”萧停云停了一下,立刻慢条斯理的继续擦,也不知他说的是萧琮还是萧琛。

    暗卫报完就消失了,萧声这才敢偎过来:“世子,您说萧琮是找王爷还是找萧辅肆?”

    萧停云最信任的就是萧声,基本事无巨细都会让他办,当然,霜落的事,他不想假手他人。

    “若我没猜错,他会一起找。”萧停云嘲讽的笑,萧琮这人,为达成目的一定会不择手段,且手段高明。他不但会找萧辅肆,而且还不用自己出面,自己那个祖父会帮他。

    “您要不要过去?”萧声接过世子手中的汗巾,已经湿透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走向卧房:“当然,难得有热闹看。”不看白不看。

    萧声揉揉鼻子,世子还是真坏啊。

    萧停云施施然的来到主院请安,不出他所料,萧辅肆果然被提溜了过来,跟着一起来的还有宁荣华,眼睛肿成了包,憔悴不堪。

    萧辅肆吊儿郎当的找了张椅子坐下,“我说爹,就算二殿下来了,您也不至于把我挖过来招待吧,要挖也得是停云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混蛋给我闭嘴。”昭王看见他就来气,但再浑也是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萧琮温文一笑:“三堂叔还是这么的……有朝气。”

    萧辅肆猛地坐起来,一拍胸膛:“你也这么觉得?哈哈哈,阿琮,还是你有眼光。老子就是宝刀不老!”

    呸,真不要脸。宁荣华在公爹面前不敢放肆,只能偷偷的在底下暗骂。

    萧琮被他的无耻打败,轻咳一声看向叔祖父。他都已经讲明了,叔祖父也气得不轻快,说让萧琮放心。

    他断不能让三子破坏人家二皇子的姻缘,他想纳妾不是不可以,换一家。自始至终,他也没想过儿媳宁荣华的事。

    萧停云进来后就坐到了一边,谁也没惊动,只是萧琮瞥见了,冲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就听老昭王沉声道:“辅肆,你纳侧夫人本王不同意。”昨日只是把人骂走,他尚未表态。如今站明了立场,宁荣华脸上一喜,感激的看向公爹,还是他老人家明事理。

    萧辅肆急眼,站了起来:“凭什么啊,儿子就是纳个喜欢的妾,至于一个两个都这么反对?”

    昭王压住火,说:“你可以纳妾,但宇文极家的这个,不行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