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36章 增考画技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36章 增考画技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霜落讲完了画,这才后知后觉,自己是不是有点越俎代庖了?她晕红着小脸,埋身在姚天祁身后,未看到萧停云深邃的眼睛里装着满满的愉悦。

    姚天祁笑着反手拍拍妹妹的头:“说得很好,霜儿点评画的功力见长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坐回原位,玉玑县主食指和拇指叉在下巴上,故作高深的说:“云堂哥说这是普通书院学子画的,那皇家书院的,除了你们几个,还有没有人能一较高下?”

    萧琛认真的想想,摇头:“悬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看看梓成,“咱们书院以后也要加强画技课,不然,几年下去,除了诗文都被普通书院碾压,那可就贻笑大方了。”

    梓成也感慨的点头:“还是云世子深谋远虑。就是不知,这一次的考核,能不能出来几个惊艳的人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这时站起身,干起了姚天祁的活,为众人满茶。他们看着黄澄澄的茶水,突然觉得有些茶不下咽。

    他走到霜落身边时,停下端着茶壶说话,即使如此,依然无损他的冷冽俊朗。

    “增加画技考试,确是为了书院的将来。皇家书院一直是各书院的楷模,断不可以故步自封。当然你们说的也对,北御国若真的找上门来,咱们几个就可以让他们趾高气扬的来,灰头土脸的走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在霜落头上方铿锵,秦胜蓝第一次听闻还有个北御国,凑过头来和霜落咬耳朵:“北御国,有土帛大么?”

    萧停云不悦的垂眸瞧着并在一起的两颗脑袋,想把秦胜蓝的给拨到一边去。

    霜落也不知道,就回过头看向萧停云:“北御国与咱们有十年约,怎么也不见他们来朝贺年节?”

    萧停云勾唇一笑:“若说天凌乃第一大国,那么北御就是千年老二。土帛臣服咱们,盖因国土小、人口少,北御却不那么友好,总妄想取而代之。两国在太上皇时期交过几战,这才相安无事了这许多年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也回过头懵懂的问:“世子,谁赢了?”

    萧琛哈哈大笑,这傻丫头傻得好玩:“若是他们赢了,你猜会不会相安无事?”

    秦胜蓝吐舌,恍然大悟的道:“那咱们该一直揍他们,省得他们不安分。”

    玉玑县主不愧也是皇家人,为秦胜蓝解释:“咱们天凌不主战,老祖宗们也从来没想统一几国,毕竟土帛、粟特、北御、南疆地域偏远,又各有各的习俗,实在不好监管。”

    梓倩灵光一现:“那就是说,敌不动,我们天凌绝不动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也可见老祖宗的胸怀了。”玉玑唏嘘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不来往,估计是在养精蓄锐。我猜想,他们一定会来履约,然后掂掂两国实力,再决定要不要继续找事。”萧琛下了结论,最后轻轻一拍桌子:“若他们再不要脸,看老子不端了他们老巢!”

    萧停云看霜落喝了一半茶,伸手为她添满,才又慢慢走回自己的位子。玉玑看看自己说完话一饮而尽的茶杯,撇了撇嘴,没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,咱们和土帛联姻,这消息应该传遍四方,就算北御不把土帛放眼里,至少也要顾虑一番。毕竟土帛也是人才济济的。”萧停云回答萧琛,想起了那个深沉的侯府世子淳于景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来来来,咱们喝酒,不提那些龟孙子。”萧琛也有些喝高了,他把这些人当朋友,才会不设防。

    姚天祁带头举杯:“对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咱们干!”

    说一件同仇敌忾的事,最容易拉近们之间的距离,八个人再没有了刚来时的拘束,统统放开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直到回到王府,脸上的笑都一直挂着。原来三五知己凑一起,是这样的愉快。当然,最主要的还是因为,有那个人在。

    散席的时候,他倒是想送佳人回府,无奈人家和自己哥哥一起,他便作了罢。梓成兄妹则上了右相府的马车,萧琛和玉玑送秦胜蓝回将军府,萧停云目送他们都走后,这才上了自己的豪华马车。

    昭王府管家正好在门房,见世子心情很好的下了马车,忍不住走过来相迎。

    “世子。”管家恭敬的行礼。

    “免。”萧停云嘴角勾着笑,一手背于腰后,一手弯在腹间,慢慢地踱进去。

    管家追上来,小心翼翼的说:“世子要不要去主院看看?”

    若不是看世子脸色甚好,他也不敢多说话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萧停云停下,收起了笑,回转头冷凝的看着管家。

    “三爷……想纳侧夫人,三夫人去王妃那里闹,不可开交……”所以他才躲到了门房,主子的丑事,他怎么敢多听多看。

    萧停云兴味的哦了一声:“纳妾?”那个只知道躲女人身后的龟孙子,也敢反抗了,他倒是好奇,哪家这么不开眼,把女儿给他这个废物当妾。

    “是,还是个黄花大姑娘,听说是个七品官之女。”管家把知道的都说给他听。

    萧停云思索片刻,真的改了方向,前往主院。开玩笑,这么有趣的热闹不看,多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还未进主院大门,宁荣华的哭闹声就传了出来,萧停云挑挑眉梢,看样子是真的呢。

    他踏进院子,来到房门前没再往里进,就这么站在门口倾听。

    “娘,这个杀千刀的不地道,画像是您让我找来的,是给他亲侄子预备的啊!可就这么被这个不要脸的玩意儿给相中了……娘,您要为媳妇做主,呜呜呜,不然我就不活了!”宁荣华怎么都想不到,这个她眼里的废物点心相公,有朝一日也会揭竿而起。

    老王妃被宁荣华哭的脑仁疼,最后她终于听明白,合着,上次让媳妇拿回去的画像,让三子瞧上了一个,而且看样子,还谈成了?

    “荣华,就是纳个妾而已,你也不用这么大的反应。以前纳妾,不都是你张罗的嘛。”王妃慢条斯理的说。

    宁荣华一僵,能一样吗,以前是妾,还都是不如自己的丫头扶上去的。如今这个可是算大家闺秀,虽然是七品官之女,但也是四品官侄女,而且是侧夫人,离她这个夫人一步之遥!

    “不行,反正我不同意。娘,您让那个不要脸的最好打消这主意,除非他把我杀了。”宁荣华一口咬定不让贱人进门。

    她有印象,那个狐媚子是画像里面最貌美的一个,也是世子当时说像青楼女子的那位。如今她不得不佩服云世子的眼光,那小姐真的像勾栏院的女人,单单一副画像,就勾的她相公变了心,呸。

    昭王妃捏捏眉心:“你说的什么一套,也不能就把你杀了啊,不纳就不纳吧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回过神问:“说了半天,你说的是哪位小姐?”

    那些画像,说实话没有人在她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倒是孙子的那些形容让她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宁荣华舔舔嘴唇:“是宇文家的小姐。”

    老王妃疑惑的问:“哪个宇文家?”

    “宇文极,七品县衙的女儿。”宁荣华不齿的狠狠道出。小家小户的女儿,装大姐闺秀,到头来还是小家子气,连侧夫人也当。

    萧停云在外面听得真切,宇文极他认识,宇文泰的大哥,官不大,人也比他弟弟实在一些。他的女儿,也就十五六岁吧,就不知怎么被萧辅肆得逞的。

    虽然那些画像上都有小姐名讳,但他才没有闲工夫去看那个,所以也不知小姐们谁是谁。

    不过看宁荣华如此歇斯底里,他开心得很,这就是报应吧。她给自己挑来的画像,肯定都是不入流的家世,没想到被家里相公起了色心,因为家世不好,反而更容易到手。

    他嘲讽的笑,懒得再听下去,倒背起手向外走。突然,他顿住脚步,宇文极的女儿?

    宇文馥差不多已是板上钉钉的二皇子侧妃,她的堂妹如今有机会做萧辅肆的侧夫人,萧琮叫萧辅肆三堂叔,这辈分,乱成一团粥,岂是皇家能容的。

    萧琮的婚事还未正大光明赐下来,所以萧辅肆不知,不然他一定会掂量掂量。

    坏心的萧停云想仰天大笑,最后强忍着走出了主院。他未回世子院,而是来到马厩牵出闪电,准备进宫去找萧琛。

    这消息必须由萧琛传到萧琮耳朵里,后面的事他们看热闹就行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宁昭华需要银钱打点,宁荣华就是她的宫外后盾。在宫里宁荣华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,萧琛却早已知道她是萧琮那边的人。萧琮会想方设法的阻止萧辅肆纳妾,萧辅肆就会和宁荣华失了心,从而会切断银两的来源。试想一下,这样悬空的合作关系,会长久吗。

    萧停云骑在闪电身上,快马加鞭,真是多亏了宁荣华那老娘们的坏心了。

    萧辅肆被昭王妃派人找了回来,他志得意满的晃着衣带子,带着一股脑无赖的样子。

    宇文极那老匹夫终于忍不住给自己回了信,算是勉强答应了。他告知宁荣华,让她操办起来,没等她傻愣愣的反应过来,就恣儿咣当的出门喝酒去了。待宁荣华回过神和他闹,人家早已走的没影,这才跑去了主院找王妃婆婆哭诉。

    “娘,你火急火燎的找我回来作甚,不知道儿子刚叫上酒啊。”萧辅肆瘫在椅子上,那懒洋洋的样子,让王妃看了就来气。

    他的媳妇哭成那个惨样,都不知问一句,合着以前的恩爱是装的?还是说,真的是有了新人,就忘却了旧人。

    “你要纳侧夫人?”昭王妃沉下声音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而且儿子都上门提亲了,她爹也同意了。”说到这个,他觉得自己简直是聪明到不行,香香小娘子看一眼就让他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昭王妃拿起拐杖捶地:“胡闹!你有妻有妾,有子有女,别让狐媚子缠上了你!”

    萧辅肆奇怪的看着自己娘:“怎么是狐媚子,不是娘都看过,觉得好的大家小姐么。既然停云没有挑,儿子挑一个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点脸不,那都是十几岁的小丫头!老三,你老的能做人家父亲了,长点脸好不好?”王妃气的直接骂出来。

    “年纪大才疼她,她爹都没嫌我。娘啊,哪有你这么埋汰儿子的。”萧辅肆一点不生气,照样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宁荣华在一边听不下去,呸了一大口:“你个混蛋玩意儿,无耻下流胚,我宁荣华也给你把话撩这,有我在一天,她就别想进家门!”

    “嘿!”萧辅肆坐直了身子,就想过去理论。

    “你要这么说,我也给你把话撩下,我还就非得纳她了。你看不过去,你走啊,自请下堂,老子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宁荣华张大了嘴,这么不要脸的话他怎么也敢当着王妃的面讲出来。反应过来,她扑上前就想抓他,以前的招数没一次落空过,哪一次不是萧辅肆顶着猫抓似的抓痕在脸上求饶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萧辅肆算是铁了心,伸出手臂一挡,就在她脸上使劲啪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以前让着你,你是不是就觉得我萧辅肆怕了你,嗯?”萧辅肆打完人,继续瘫坐在高椅上:“给你脸你就兜着,不给你脸,你就得踩地上。”

    宁荣华彻底蔫了,她不懂,为什么一张画像,就能把人给改变的这么彻底。她是没看过画本,上面的枭雄能冲冠一怒为红颜,上面的皇帝为了美人一笑能戏弄诸侯,她只是被相公打一下,还算是最轻的了。

    昭王妃气的拄着拐杖上前抡他,当着自己的面,他都敢动起手了,这个不肖子!萧辅肆吓得从椅子上跳将起来,绕着圈子躲他娘,一时间主院里闹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萧停云家热热闹闹,吉安侯府的挽霜阁里,姚霜落同样愁。

    她的大哥明显的喝多了,嘴皮子都不溜嗖,还在告诫自己不要搭理萧停云。

    你自己都收下人家的画,还来我这里教导我。霜落暗暗翻个白眼。

    大哥估计是真不喜欢萧停云。都说醉了以后说真心话,他醉成这样了,还记着人家的不好,那他的心结得多深入人心?

    “虽然他变了不少,没有以前那么讨厌,但你还是要离他远一些,知道吗霜儿?你可以和梓成多说说话,实在不行,祖父祖母去庄子里时,你也跟着去玩一段时日,可好?”姚天祁醉态可鞠,眼皮都打架了。

    霜落推着他向外走,叫了小厮来扶他:“好什么好,大哥你快去睡啦,我以后不光和梓成说话,我还多和梓倩说话,行不行?”

    姚天祁嘿嘿傻笑:“梓倩啊?好。”说完,他身子一软,就倒了下去。若没有小厮扶着,得把霜落砸底下。

    霜落抽着嘴角,合着还是梓倩姐姐的魔力,才让他安静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,大哥并不是对梓倩无动于衷,反而还印象不错,她这大嫂算是有着落了。不过,玉玑县主今日的表现,让她看不懂,她似是也看上了大哥呢。

    这可如何是好,大哥明显不在意县主,她又不想失去玉玑这个心胸开朗的朋友。

    她跟着去了世子院,亲自服侍某个睡得很沉的兄长,突然就笑出声。大哥虽然优秀,人家玉玑不至于就想不开。

    给姚天祁盖好薄被,吩咐人烧好了醒酒汤,安排好人伺候,她才吐了口气回挽霜阁。

    送给萧停云的荷包早已经做好,被她塞进了枕头,这样二兮不会在换单子时翻出来。她慢慢地倚在床头,拿出了那个手工堪比绣娘的祈福荷包,到底,给他还是不给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