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33章 无心插柳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33章 无心插柳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萧停云就这么甩手走了,气的宁荣华心口疼,却还不能反驳。他是世子,又当着王妃婆婆的面,不敢。

    莫说这些贵女们瞧不上萧辅肆,就算是真的瞧上了,自己也不能答应。相公不争气,可是自己有儿有女,还有嫡姐的帮衬,可谓春风得意。虽说还有个妾和庶子庶女,但妾氏是她的陪嫁丫头,终归翻不过她的手心,再怎么说也不能弄个外面的狐媚子来抢自己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老昭王妃也泄了气,她懒得看那些画像,摆摆手示意宁荣华随意:“你回自己院子吧,我去躺会儿。”

    宁荣华指着被萧停云弄得一团乱的桌子:“娘,那这些画像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老王妃回过身,大孙子刚才那么一说,她都觉得这些小姐确实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你收拾下拿走,就当咱们没看见过。”

    宁荣华抽抽嘴角,来到桌前看着一桌子的小美人,一个个明眸善睐好像都在取笑自己,不由屈辱的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这些个贵女确实是宁昭华在管事公公那里要来的,还花了不少银子,而且相对来说是家世比较差的。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亲自给萧停云找一个强势的岳家来帮他呢,开玩笑。

    本以为有婆婆提议,萧停云应该能重视一点,会从这些人选里挑一个做世子妃,谁料连带画像到自己,都被他挖苦了个遍。

    这个天杀的。

    宁荣华一张一张画像收好,准备下次带到宫里还给嫡姐,如今姑且拿回自己的院子吧。

    回到王府偏院,宁荣华的儿子和女儿就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娘,你拿的什么好东西,是不是宫里姨娘赏的?”萧美最喜欢娘亲从宫里回来了,宫里就连一朵珠花都比外面的好看,十岁的小丫头臭美得很。

    萧俊也在一边跳脚:“给我看看,姐姐你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萧美气急,伸手一推,差点就把圆胖的弟弟推倒,有这小子在,好东西都让他糟蹋了。

    向后踉跄了几步的萧俊站稳后,就想冲上前打萧美,宁荣华赶紧把两个人拉开了。

    “看看你们姐弟俩,凑一块就知道吵。给给给,看看是不是好东西,也值当的你们打架。”宁荣华没好气的把画像递给了二人。

    萧美接过来几张看了看,失望的啐了几口:“娘这都谁啊,丑死了。”

    萧俊不懂美丑,见不是好吃的好玩的,把画一扬扔到了地上:“什么破东西,给我我都不要。萧美,赏你了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又想掐架,宁荣华求饶似的一手拉一个:“都给我回自己屋,俊儿不许这么跟你姐姐说话,美儿也让着你弟弟些。”

    结果就连萧美也把画像一丢,姐弟俩同时哼了一声,傲娇的走了。

    宁荣华笑着摇摇头,俩孩子都是她的心肝,就算再作,她也爱的很。她蹲下一张一张捡起画像,最后一张被扔到了远处,她刚想走过去,门外走进来的人已经替她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谁啊,小娘子美得紧。”来人端详着画,声音里透着不正经,眼神发着光,实在猥琐的很。

    宁荣华没好气的走上前,一把把画抢过来,狗改不了吃屎,见了女人拉不动腿。来人正是她那不上进的相公,王府三爷萧辅肆。

    萧辅肆还在回味着那画上女人的样子,真美真水灵。年纪大约刚及笄,含苞待放时最引人。目光转向自己夫人的脸,纵然也是个美人,可也已经生过了俩孩子,徐娘已经半老,就连脸上的纹路都多了几条,哪里比得上小姑娘诱人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刚看到的那是宇文泰大人的侄女?”萧辅肆看到画上的标记,玩味的勾唇。

    宇文泰也就是个四品官,小女儿还惹到大皇子刚被送到庵堂,弄得他官场上下抬不起头,这么快就把侄女推出来了?

    这些画像,应该是从宫里便宜大姨子那拿回来的。别问他怎么知道,他虽然不着调,但不傻。皇子们都到了年纪,宫里的太后大伯娘应该在搜寻人选了,看样子,这是在四品官以上的官员家里挑了。

    宇文泰的大哥官居七品,本来是没资格,但借着四品官弟弟侄女的由头,倒也可以竞争一下侧妃或者庶妃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过被自己夫人挑出来后,估计是没希望了。

    宁荣华剜了自家相公一眼:“没你的事,要你多问。”

    萧辅肆坏笑着搂了上来:“我这是为你好啊,你是不是拿出来给停云挑的?”

    见宁荣华不吱声,他就知道猜对了。

    “莫非你还想送回宫里?停云都相不中的,你再拿回宫里给皇子们挑?是活够了吧。”萧辅肆揽着她进屋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萧停云相不中?”

    萧辅肆笑她笨:“就这些货色,你当他那世子是做假的?”

    宁荣华想了想,“那就烧了吧,至少别给宫里那位添乱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看我的,你相公办事绝对稳妥。”萧辅肆忙不迭的收拾起了所有画像,向门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不是去烧了么,难道让我在睡房里,你也不怕熏着。”萧辅肆没好气的扔给她这句话,头也不回的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宁荣华躺了一会儿,觉得不放心,召了个丫头去看看萧辅肆,丫头回来说三爷在院子里点了个火盆,不知在烧啥,宁荣华这才满意的复躺下。

    萧辅肆点着后就不管了,怀里塞着一幅画出了昭王府。

    第二日,京城大街小巷都在传,县衙七品官宇文极的女儿与人私相授受,一时间宇文香的名字成了不守闺誉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宇文馥去大伯家看望堂妹,论起长相,这个堂妹比宇文婷还要像自己。她比宇文馥小几个月,今年及笄。

    宇文香在厢房里呜呜的哭,自己的画像怎么会在酒肆出现,她也不知道。她明明把画像给了二叔,是他来要的,说送到宫里给太后相看。自己爹爹连个屁都不敢放,劝自己说是一朝选为皇子庶妃,还能给堂姐做个帮衬。

    她倒不是多反对,毕竟皇子是她接触不到的高度,在她心里,那都是京城一等一的贵公子。

    可是刚没做几天美梦,就一下子摔到了尘埃,这让她连带宇文馥也恨了起来。闺誉都没了,别说进宫当皇子妃子,估计连婚事都艰难。

    宇文极脸色不好,坐在一边任自己夫人数量,他哪里知道,宫里相不中的画像会传到市井啊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这就是女儿被刷下来了,一定是太后没相中。他在一边垂头丧气,就连侄女来了都懒得招呼。

    宇文馥抿抿唇,她不怪大伯,爹爹确实不厚道。自己是二皇子侧妃,妹妹又因大皇子受到惩戒,他担心压不住,这才打起香香的主意。

    堂妹的哭声让她颦起眉头,她进了宇文香的闺房,想要安慰她一番,也免得看大伯母的脸色。

    宇文极夫人迁怒到宇文馥身上,见了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,若不是她爹,自家门槛还是很热闹的。香香自及笄以来,媒婆每天都来好几个,她想着挑个最好的,就都回绝了。可如今,一个都没有了,这可怎生是好。

    “香香,姐姐来了,你别伤心了。”宇文馥来到床前,看着鼓成一堆的人,出言劝道。

    宇文香哭了两日,眼睛都哭肿了,她抽噎了几声,坐了起来:“姐姐,我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宇文馥也不知怎么办,现在她不敢找萧琮,因着自己妹妹的事,已经让他反感,对自己都疏离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姐姐一定为你找个好夫婿,等姐姐嫁进宫里,让你姐夫帮你找。”宇文馥信誓旦旦,到那时,萧琮应该就不生气了。

    宇文香咧了一下嘴角,就算那样又如何。名誉坏了的她,家世也一般,就算嫁了人,也会受气。再者,她不认为还有希望进大家族。

    几日后,萧辅肆上门时,宇文极家依然愁绪满院。

    宇文极认识萧辅肆,知道这是昭王府的三爷,他受宠若惊的请他上座。

    若说萧辅肆的相貌还是不错的,毕竟皇家人的基因在那,只是因为酒色财气,把身子掏的很空,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。

    今日前来,他焚香沐浴后换了一身素色锦袍,就连胡茬都刮了个干净,看上去风度翩翩。而立之年的男子本就不显老,这下更是年轻了好几岁。

    “三爷,怎么有空光临寒舍。”宇文极命人上茶,好好招待。

    萧辅肆坐下后扫视了一圈,未看见意中人,就直接说正题:“我是为了大人的女儿前来。日前,看到了小姐的画像,让萧某一见钟情,大人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宇文极吓了一跳,“三爷不是……不是早已有了家眷?”听说嫡子嫡女、庶子庶女一个都不少啊。

    萧辅肆叹了口气:“那时年纪尚轻,未遇到心悦之人。如今见到了香香,我才惊觉,那都是白活了。我虽然年岁大了些,但可以更疼爱香香,她进了王府,我就给她个侧夫人的位子,还望大人成全。”

    宇文极吓呆了,你何止是大了一些,你简直能做她父亲了好不好?

    萧辅肆眼珠转了转,“大人不同意便罢,我们昭王府不会仗势欺人。但是,能不能叫出香香来,让她相看一下,她若说不乐意,我绝不痴缠。”

    萧辅肆对自己还是挺有信心的,昭王是自己父亲,他不信这家人一点不心动。

    再者,小姑娘受了这么大委屈,一定也想找个让她有安全感的。自己和她父亲年岁相差无几,但自己可比他俊朗多了,看他那土鳖样。

    宇文极觉得为难,女儿闺誉已经毁了,可不能再得罪王府的人。可是萧辅肆第一年纪大,第二不能给女儿正妻位,他觉得亏得慌。

    宇文香早就来了,在帘子后面偷听了半天,原来这男人是王府的三爷,还是来求亲的。她探头瞧了一眼,正好看见他端起茶杯喝茶的清贵样子,真不愧是皇家人,连喝茶都这么斯文。

    听到他最后的话,宇文香心里很是受用,这是个君子呢,若自己不同意,他绝不痴缠。

    而且他说以前娶妻,是因着未遇到心仪之人,言下之意,自己是他中意的喽。宇文香抚着左前胸,只觉得扑通扑通的跳,每一声跳的都是:答应他!

    见爹爹还在犹豫,宇文香从帘后走了出来,装作不知有客的样子:“女儿给爹爹请安。”

    宇文极本来下不定的决心,这下给一锤子定音,他看向萧辅肆,见王府三爷竟然垂头看杯中茶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虽然这三爷风评不好,但还算守礼。

    “香香啊,你来找爹爹有什么事?若无要紧事,就回房吧,萧三爷和爹爹还有话要谈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女儿知晓了。”宇文香再次看了萧辅肆一眼,羞涩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萧辅肆目的达到,也不喝茶了,起身道:“萧某还是先回王府,改日再上门。告辞。”

    宇文极想了想,也好,省的不尴不尬的,他站起来端茶送客,萧辅肆一饮而尽。临出门前,回首来了一句:“伯父留步。”

    宇文极差点摔个跟头!这就特么伯父了?要点脸不。

    他打发走萧三爷,就急匆匆的去了女儿闺房,正好他的夫人也在。

    “香儿啊,你看到没有,那位是昭王府的三爷,他来聘你为侧夫人。爹爹不想同意,其一是年纪太大,其二侧夫人说得好听,实际上就是妾,爹爹不想委屈你。”宇文极实在是觉得棘手,若不同意,谁知道以后还有什么人家来提亲。

    宇文香讽刺的笑:“爹啊,让我进宫当皇子侧妃庶妃,难道就不是妾了吗?”

    “至少皇子年轻力壮些,萧三爷已过而立之年,配你委实是有些老了。”宇文极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宇文香坚定地说:“大一些没什么,也许会更疼人呢,反正香儿也没什么名声了,爹爹就答应他吧。但是我有一个条件,要他亲自迎亲,我虽然当不了正妻,但也不想糊里糊涂的就被抬进侧门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如花的年纪,谁不想八抬大轿明媒正娶?

    “你可想好了,若是木已成舟,米也成粥,爹爹无力与王府抗衡啊。”宇文极提醒女儿。

    宇文香微笑:“女儿晓得。”她会用自己的优势,把三爷迷得死死的,侧夫人又如何,堂姐不也是侧妃,谁也别笑话谁。

    她年轻美貌,就不信拴不住一个老男人的心。

    宇文夫人眼圈红了,她可怜的女儿啊,谁让她没有一个能干的爹爹。但是若有个能干的女婿,倒也不错。一家人就这样达成了共识。

    宁荣华没想到,自己想要给萧停云使个坏,末了却真的把自己搭了进去。这一切只源于自己那个色令智昏的相公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萧停云才不会在意那种小事,甚至连掌柜的派人送来消息,说是找到了画的来源地,都让他暂且放置一边。反正知道了地方,人又跑不了。

    不过秋明山天外村,倒是稀罕得很,这个地方他闻所未闻,等空了去会上一会。

    他一直等着姚天祁的邀约,终于在书院新学子入学试后成了行。

    姚天祁叫上梓成,萧停云约上萧琛,四人先行一步去了一杯无。霜落则提前下好了帖子,毕竟是玉玑县主发现的苗头,她要正式感谢。

    至于梓倩和秦胜蓝则是陪客。

    四男四女在“一杯无”聚合,玉玑和秦胜蓝一样,也是自来熟的,三两下就把气氛吵了起来。当然那得分谁,她不喜欢的人,相处一天,兴许也蹦不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早吧早吧?哈哈哈,尽量把时差改到早上,继续码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