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30章 自作自受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30章 自作自受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姚春怡的事终于传到西院,卢氏哭咧咧的求到了老夫人那。

    “娘啊,春怡一定是被人冤枉的,她怎么可能会害霜落?您救救她吧,真送去大理寺她就出不来了……”卢氏是真恐慌,她有种预感,自己女儿这次闯的祸不一般。

    老夫人已经哭了一场,头上扎着白色的抹额,似是大病初愈。

    一见卢氏她就忍不住心烦,被她这么一嚎,本来压下去的头疼又开始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“老二家,你回去吧。昭王府云世子亲自审问,春怡确实犯了大错,而且……她已经被押去了大理寺。”老夫人说完摆摆手,如今别说自己,老侯爷都不一定有这个面子捞人。

    卢氏的身子摇摇欲坠,“什么?已经送去大理寺……”她呆滞半晌,突然滑坐在地上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我那苦命的儿啊……呜呜呜……你怎么就这么苦命,亲爹不管,亲娘没本事,可再也没有人救你了,呜呜呜呜……”卢氏哭的鼻子一把泪一把。

    老夫人怒了,拿拐杖往桌子上使劲一摔,“梆”的一声吓得卢氏立刻怔在原地,再不敢哭出声。“嚎什么?要嚎丧回你娘家去,别在我跟前惹厌。”老夫人气的手发抖。

    她颤巍巍的指着卢氏骂:“还有脸来我这哭,看看你把个孩子养成了什么东西?多大个脸,伙着外人给自己长姐下套,简直就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牲……”

    卢氏被骂懵了,她真的以为姚春怡是被误会的,毕竟女儿那小九九没跟她说。

    她看着老祖宗的脸,呐呐的说:“娘,是不是搞错了,春怡只是去考个女学,还说一定能考上,她怎么可能……”有功夫去害人。

    没等她说完,老夫人哼了一声,截住她欲出口的话:“就她还一定考上?不是她在做梦,那就是你疯了。”

    卢氏讪讪的张张嘴,却无从辩驳。自己女儿几斤几两,她心里有数,只是姚春怡信誓旦旦的样子,把她的虚荣心给勾了出来,让她真的认为春怡考女学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如今女儿别说考女学,就是能不能回得来都成问题,可即使如此,那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,她趴在地上磕头:“娘,媳妇求求您,您让爹找找人把春怡先给放回家,行不行?我让春怡去给霜落告罪,任她打骂绝不还口,您看可好?”

    老夫人缓缓摇头,老爷子现在估计还不知道这事,可巧,他今日去会那帮子老友,现在还未回来。

    若是听闻自家二孙女害他最疼爱的大孙女,不用大理寺抓人,也得先让老头子打个半死。

    卢氏期盼的眼神见到老太太摇头,立刻失了神采,但她转念又像打了鸡血,突然从地上爬起来说:“那我去求大伯,他是侯爷,一定能把春怡捞出来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老太太泼她凉水,就听一道威严的声音从门口呵斥道:“他为什么要捞出那个孽障来!”

    卢氏一凛,老侯爷回来了。而且听他的语气,他也已知道。

    她刚站直身子,这会儿腿一软,又对着老侯爷跪了下去:“爹,春怡不是故意的,一定有人在背后撺掇!对对,绝对是这样。媳妇就这一个女儿,求爹把春怡救出来吧,求求您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说着,悲从中来,忘了对老侯爷的恐惧,再也忍不住的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老侯爷身后缓缓走出来一个人,正是新上任的吉安候姚文远,老侯爷就是他请回来的。

    朝堂上的朋友好心地把此事告知了他,他怒急,第一时间就去了大理寺,见到了被关押的魏子萱和侄女姚春怡。

    他理都不理魏子萱,只是冷冷的看着瑟缩成一堆的姚春怡,她已经哭得脸都花了,看上去可怜兮兮。可姚文远知道,她一点都不值得可怜,她就是包藏祸心的白眼狼。

    姚春怡咬唇躲闪着大伯的视线,心虚的一塌糊涂,怯懦的叫了一声:“大伯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叫我,我没有你这样狼心狗肺的侄女。”姚文远淡声说。

    姚春怡眼泪立刻流了出来:“大伯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都是她,是她给我的题目,是她让我……”她指着魏子萱,第一次觉得后悔。

    魏子萱在一边不屑的嗤了一声:“真没种,也不知谁和我说讨厌姚霜落,恨不得她去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姚文远眼中冒火的看着这俩不知悔改的玩意儿,教养使然,让他不能对俩小姑娘口出恶言。他眯了眯眼,懒得和她们多话,袍袖一甩,踏步走出关押她们的黑屋。

    他来这一趟,就是告诉大理寺的寺正,这俩人谁也不能保,想轻易地走出大理寺,没门。该怎么审问,走的程序一个都不能少,适当的时侯还要上点刑罚。

    吉安侯叮嘱完寺正,就听寺正说:“您不来我也不敢放啊,云世子早就交代了,一定要让这俩人受点苦头。您不知道,刚才魏国公来了,正好和云世子碰上,让云世子好生羞臊了一番,说他教女无方。”

    回想着那场景,寺正都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姚文远诧异的看着寺正,云世子?

    “大人说的,可是昭王府的萧停云?”

    寺正拱手:“正是,不但云世子来了,还惊动了三殿下,跟你讲,此事必要重责。魏国公府的小姐,这回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该!就刚才魏小姐那副德行,真不配做公侯家的闺秀。

    姚文远满意的点头笑,再次和寺正抱拳,这才离开了大理寺回往侯府。在路上,他想起老二家的不讲理,和二弟的泥腿,他实在不想打交道。

    于是就这么的,他去找了老侯爷,回来正好遇上老二家的。

    姚文远踱到卢氏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一向温文尔雅的脸上,第一次带着冷然。

    卢氏在这个家,除了老侯爷,就害怕这个大伯哥,见状向后膝行退了一步远。

    “不要枉费心思了,侯府养不起那种不开化的东西。另外,姚春怡会从姚家族谱除名,你们若气不过,也可以搬出候府。”姚文远语气淡淡的说着扎心的话,到现在他的火气才出了一半。

    一听到霜儿被姚春怡陷害,差点名誉扫地,他心里的怒火就压制不住。自己那么可人疼的女儿,可不是任人欺凌的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只是逐出族谱还是便宜了姚春怡。姚文远说完,和爹娘告退后就回永和院去了,懒得多看卢氏一眼。

    女不教,母之过,姚春怡被养歪,和她这个娘亲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卢氏被大伯哥的话吓到了,傻傻的偎到地上,泄了气般失了言。老侯爷见大儿子发了怒,自己那一腔怒火倒是消了些。

    老人家求的什么,无非就是家中和睦,子孙满堂,快乐的颐养天年。二子不争气,如今他的女儿有样学样更不争气,他能说啥?

    逐出族谱,就逐吧。

    摆摆手,老侯爷长叹一声,越过卢氏朝老伴走去。看着老夫人头上缠着抹额,就知道卢氏一定是闹过了。

    他搀着老夫人,轻声责怪道:“身子不爽利还出来受风,快回去躺着。”老两口相依着走进卧房,谁也没有再和卢氏这个儿媳妇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卢氏呆呆的在地上歪坐,钱妈妈这时候走过来扶她:“二夫人,你就回去吧,这次的事,咱们侯府说了不算。你不知道吧,是王府世子亲自管这事。”

    卢氏顺着钱妈妈的力气站起身,茫然的问:“王府世子?”

    “可不,今日就是世子来告知老夫人的,说是事态严重。所以,二夫人,你急也没用,还是回西院等消息吧,”

    钱妈妈苦口婆心的把人劝走,这才撇了撇嘴去做事。二夫人老在主屋赖着,让自己很难做啊。再说,她那个女儿,说实在的,就算放出来,下次还不知再犯啥事,那就是一个无脑的。

    卢氏失魂落魄的回了西院,那么多人说了那么多话,真正钻进她脑子里的是姚文远那句,“你们若气不过,也可以搬出候府”。

    那怎么行?搬出候府,他们就彻底完了。没有侯府做依仗,谁还给姚文翔面子。可就真成了翔。

    姚文翔的狐朋狗友也把这事传与他知晓,于是卢氏刚回到西院,就和喝的醉醺醺一身酒气的姚文翔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卢氏现在哭累了,嗓子也哑了,实在不想多说一个字。她绕过姚文翔慢吞吞走向卧房,却被姚文翔粗鲁地拉住手腕。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再给老子泼啊!把你女儿泼进了大理寺,多能啊!”姚文翔把她拉过来,一使劲就把她推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卢氏不敢置信的看着他,撒酒疯是吧?

    她从地上爬起来,扑向姚文翔开始抓:“你敢打我?你个杀千刀,没本事的二流子!自己没本事救女儿,还会打媳妇了,下三滥的玩意儿!老娘抓死你……”

    姚文翔本就喝的醉儿咣当,这一下正好给抓了个正着,脸上立刻多了三道血印。他使劲一巴掌挥上去,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卢氏被他扇翻在地,把她直接给抽蒙了。

    “贱人,不会教导女儿,就会撒泼。呸!老子这就给你休书,和你那不成器的女儿一起给我滚出姚家。”姚文翔恼羞成怒,在原地找了一圈,稳住身形,这才想起去侧院找纸笔。

    卢氏凄凉的躺在地上,丫鬟连忙过来扶她,姚春怡的丫鬟海棠也在。她捂着被打的脸心如死灰,这日子,没法过了。

    海棠这时提议:“夫人,咱们去求大小姐吧,大小姐心善,一定会帮您的。”

    卢氏灰暗的眼亮了,对,还有霜落。她擦擦脸,对丫鬟们说:“帮我整理一下,我去挽霜阁。”

    海棠帮她拍去尘土,看着夫人嘴角红肿,隐隐有血丝,眼珠转了转:“夫人,不用整理了,这样去就好。大小姐看您面子,一心软说不定就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卢氏直直的看着海棠,连个丫鬟都这么贼,为啥她的女儿就是个草包呢?

    霜落在挽霜阁不知这边闹下了天,她依然在做荷包,而且已经初具模样。

    盼兮怕小姐累到,敲了敲门:“小姐,该用膳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本来一气呵成,做得正顺手,盼兮这一喊,她才觉得脖子确实有点酸疼。傻傻的看着手里未成形的荷包,她有些怔楞,为什么这么热切的想要做好它?是因为萧停云眼里的渴望,还是为了想尽快的还完人情?

    这时她心里已经隐隐有答案,但她被这个答案吓到了。因为他想要,所以她很愿意做给他。

    心里有点乱,她不敢想下去。找了一块大点的布头,把未完成的荷包给包了进去,一起收进了针线包。

    “端进来吧。”收拾好东西,她拂拂头发这才扬声让二兮进来。

    晚膳很丰盛,原来是永和院为自己添了菜,世子院也添了菜,她看着丰富的菜色只觉得心里暖暖的。对你最好的,永远是家人。

    “这道,这道,还有这个,你们俩端下去吃,我只吃这两样就好。”霜落留下了添的菜。

    盼兮和倩兮知道小姐晚上不多用,也就顺从的端了下去,她们好羡慕小姐一家人的感情,温暖有爱。

    卢氏过来的时候,霜落才用了一半。

    看门的婆子禀报给盼兮,盼兮本不想理,但又怕给小姐惹事,就拧眉放下手中的筷子,来到小姐的门口回禀:“小姐,西院二夫人想见您。”

    霜落吃着樱桃肉正欢,还是大哥知道自己的口味,一听盼兮的话,她勾勾唇,求到自己头上来了,那一定是在主院先碰了钉子。

    她也不起身,依旧慢条斯理的用膳:“请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盼兮返回身去领人。

    卢氏还是霜落病愈后第一次来挽霜阁,震惊于这个侄女的排场,要见她还要经过守门婆子和大丫鬟。她有些没底,这样的霜落,会给自己面子?

    盼兮开了厢房门,把卢氏带了进去。

    霜落停筷,瞥了卢氏一眼:“二婶可用了晚膳,不若和侄女一起用?”

    卢氏不自觉的舔舔嘴唇,不由“嘶”了一声,因为正好舔到了伤口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是怎么说的,二婶摔到了?盼兮,快请二婶坐下,上茶。”霜落也啜了一口,吃的太油了,来一口茉莉香片,口颊生香。

    “霜儿……”卢氏刚想开门见山,霜落摆摆手,示意她先吃饭。

    于是卢氏只好等她先用完,巴巴的坐在那,看着霜落屋里的布置。看家什倒是看不出多精贵,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,还不如春怡屋里摆的值钱东西多。这让卢氏心里舒服了很多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霜落吃饱,盼兮进来收拾好了桌子,又端进来一杯热牛乳。卢氏忍不住咽了咽,她们院子就没有这个。

    好似看出了她的心思,霜落笑着说:“这是我表哥家农场奶牛产的,舅母送了一些来。”

    卢氏尴尬的笑,夸了忠义伯夫人两句。

    “霜儿,二婶是为了你妹妹来的。”卢氏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霜落的脸色,没有恼怒的样子,才放心接下去说。

    “她可能是被小人利用了,不然她不会不敬你这个长姐。霜儿,二婶求你,能不能让侯爷把你妹妹放出来,哪怕真的逐出族谱,也好过呆在大理寺受苦啊。”卢氏试试眼睛,刚才哭的有点涩。

    霜落只是静静听着,半晌才问出一句:“姚春怡要被逐出族谱?”

    卢氏咬咬牙点头:“她做错了事逐出族谱也是应该的。”这些话是海棠来时教给她说的,说这样大小姐气会小一些。

    谁料霜落点点头:“也对。”

    卢氏想吐血,忍着气说:“所以,有这个教训就够了,霜儿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她说完,霜落放下牛乳,无辜的摊摊手:“不能。二婶,这次春怡是在女学犯的事,皇家书院先生都在,三殿下在,昭王世子也在,别说她,国公府魏小姐也不好脱身。”

    卢氏彻底傻眼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谢谢亲爱的们送的花花,钻钻和票票,竟然还支持龟速逸,感动的哇哇的,爱你们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