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29章 正大光明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29章 正大光明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萧停云装作听不懂姚天祁的不喜,一本正经的对他说:“不知侯爷可在?”

    姚天祁脑子里轰的一声,全身立刻竖起防备的刺。莫非这厮,是想来提亲?他眼睛一眯审视的看着萧停云,那他就是白日做大梦!

    “我爹不在,所以世子请回吧。”姚天祁生硬的回答,说完,还越过萧停云看向妹妹:“霜儿先回自己院子,一会儿大哥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霜落垂下眼遮住眼睛里的戏谑,乖乖巧巧的哦了一声,就真的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姚天祁满意的点点头,自家的妹妹多听话啊,不枉他疼她。

    调回视线,姚天祁倒背起双手,闲闲的对不速之客说:“世子,今日家父不在,还望改日再来,恕我不久留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摆摆手:“无妨,我只是顺便问一声侯爷,其实我是找老夫人有要事相告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大怒,看他那欠扁的样子,也想问候一下他祖母。

    “姚兄可能不知,今日女学考试出了一件大事,与侯府有关。”萧停云见某人变脸,立刻见好就收的说正事。

    姚天祁果然被转移了重心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萧停云伸出右手相邀:“还是见了老夫人再说,毕竟,此事牵扯着你们侯府二房。”

    与二叔家有关?姚天祁反感的皱起眉,他想了想,终于顺着萧停云的动作伸出左手:“世子请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前面走,嘴角的笑一闪而过,论心眼多,姚天祁好像还不如霜落呢。

    姚天祁可不知这些圈圈绕绕,他只是想着,今日女学,听闻姚春怡也去考了,若说她惹了事端,那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屋里,老夫人和钱妈妈在说话,正命钱妈妈上好茶招待昭王府世子。

    萧停云一进来,立刻对着老夫人施了一个晚辈礼,让老祖宗受宠若惊。她对云世子略有耳闻,知道他才华横溢,孤傲无比,没想到其实是个挺知礼的孩子,都是传言害人啊。

    “世子是来找天祁的吧,可是书院有事?”不怪老夫人这样想,她可不知自家孙子视人如猛兽。

    萧停云正色道:“是为了女学之事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诧异的看着他:“女学,难道是霜儿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见老夫人真心担忧,萧停云摆摆手:“霜落很好,老夫人且放心。我此次来,是为了姚春怡,不知她与侯府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老夫人心里一咯噔,“她是老身的二孙女,二子的长女。敢问世子,春怡……她惹了什么祸事?”

    萧停云暗笑,看样子姚春怡口碑不佳啊,一提她,就说惹了祸事。这让他心情很是愉快。

    见萧停云不语,正好钱妈妈端了茶上来,老夫人歉意的说:“看我这老糊涂,世子来了半日,竟然没请你坐下。天祁,你也不知道招呼一下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本着脸请萧停云上座。

    萧停云拿起茶碗,自然地撇撇浮沫,无视姚天祁的黑脸,轻啜一口赞道:“这茶味很新鲜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笑着说:“是霜儿送来的。她喜欢鼓捣这些东西,天祁也有自己的专属茶。自己晒的花瓣,加上菊花、枸杞、冰糖和一味中药,让我和老侯爷喝,说是明目去火,常喝老人不长翳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觉得心里有些酸,他也想要。

    猛啜一大口,他觉得连嗓子都清亮了。不由暗暗决定,找她拿荷包的时候,再让她为自己做茶。

    姚天祁翻了个白眼,看他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。转念又得意地想,霜儿做的茶不但好喝且有功效,他没喝过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眼见话题扯远,姚天祁出声问:“世子,你适才说姚春怡,她今日应该是去考女学入学试,难道今日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?”

    萧停云放下茶碗,钱妈妈立刻上前斟满。

    他看向姚天祁郑重的说:“她犯了事,被送往大理寺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老夫人大吃一惊,她坐直了身体,微向前欠身焦急地问:“犯了什么事,可要紧?”

    萧停云冷笑:“她联合国公府小姐陷害霜落泄露试题,老夫人,您说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姚天祁上前一步怒道:“你说姚春怡陷害霜儿?这吃里扒外的狗东西!”

    老夫人提起来的气一塌,向后靠在椅背上,脸色苍白的喃喃道:“她那日来,我就该留下她不让她去考的。这孩子心思不正……我就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姚天祁拧眉问:“祖母,姚春怡来找过您?”

    老夫人失魂落魄的点头:“来过,想让霜儿教教她,告诉她题最好。我没同意,霜儿当时也回绝了。没想到,这个天杀的竟害霜儿……”

    她猛然看向萧停云:“世子,我的霜儿没事吧?她不会泄露试题的,也劝说过姚春怡,让她多看书,用真本事考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也看着他,虽然明知道妹妹已经回到了侯府,那就是没事了,但还是想听萧停云亲口说。

    萧停云点点头:“霜落分别和二人对峙,让她们露了破绽,方才还以清白。也亏得那二人愚笨,若是设下天衣无缝的计策,霜落这次闺誉都要毁于一旦。”

    他故意说得凶险,就是要加重姚春怡的罪名。

    果然,老夫人眼圈一红,她有些后怕,若真那样,她最优秀的霜儿可就被那天杀的给毁了。

    姚天祁气的就想去西院说道说道,可一想姚春怡被送去了大理寺,他去也是白去。

    而且他还有疑问:“你说国公府的小姐,是谁?她受到惩戒了吗?”

    萧停云回他个想当然的眼神:“就是上次一起游湖的那个魏国公家的。这件事应该是她设计,所以,她已经被逐出女学,也送去了大理寺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一呆,魏国公府,不是表姐的婆家?萧停云所说的,应该是那个魏子萱吧,看着就不像是个善茬,连亲戚都想着害,她这是有多心狠?

    不行,他要去永和院找母亲,让母亲带着舅母去说理。自家最受宠的妹妹,不是她们说欺负就能欺负的。

    姚天祁抬脚就走,被老夫人喝住:“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去找娘,国公府的女儿欺人太甚。”他带着气说。

    萧停云起身走过来拉住他:“莫急,姚兄放心,霜落的气不会白受,魏子萱也吃不了好。让侯夫人去国公府,没得跌了身份,跟你说,这次你们就等着国公府上门道歉求你们吧,到时,你往我身上推就好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转身看他,萧停云眼神真诚恳切,“相信我,魏子萱想要霜落名誉扫地,我就全权还给她,让她尝尝这滋味。别说魏国公,就是求到皇伯父那,我也不会给他面子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傲气的说,但姚天祁此时一点都不怀疑,他确实有那资本。

    抿抿薄唇,姚天祁垂眸轻声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达到了目的,也该走了,虽然他很想拐个弯去挽霜阁,但也知道这只能想想。

    他盘算着一个荷包能绣几天,到时再夜访挽霜阁,顺便登堂入室,和霜落友好亲切的交谈。

    “既然话已带到,那停云就告辞了。老夫人留步。”萧停云再次施个礼,潇洒的走出侯府主屋。

    姚天祁顿了片刻,终究是送了出去,礼不可废。

    二人沉默的走出侯府,昭王府车夫下了马车打开车帘,萧停云正欲大步跨上去。就听姚天祁在他身后说:“虽然你说的云淡风轻,但我知道今日应该很凶险。毕竟题目是我出的,霜落是观摩学姐,姚春怡又是我们的堂妹,任谁都会相信魏子萱的话。霜儿没事,里面应该有你的帮忙,请受姚天祁一礼。”

    他拱手弯腰行了个大礼,萧停云没敢受,回了一个同样的礼,这才上了马车命马夫驶走。

    姚天祁有点奇怪,按他的脾气,不是应该沾沾自喜的受了吗。突然这么客气,真让自己怀疑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。

    回到主屋,就听见老祖宗的哭声,姚天祁吓得连忙疾走两步。

    钱妈妈正在安慰老夫人,老夫人抹着泪哽咽:“家门不幸,出了那么个孽障,早知如此还不如趁早打断她的腿。这下名声也完了,送到大理寺,不扒层皮能出的来?就算出来,凭着她陷害长姐,谁家还敢要她……呜呜,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……”

    姚天祁停住脚步,不想再进去,感情祖母还想让姚春怡嫁个好人家?呵,她也配?

    他毅然转身慢慢踱出去,还是去看看妹妹吧。她表面再淡然,终归也是个十二、三的小丫头,一定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姚天祁这次可猜错了,那个十二三的小丫头,沐浴完换了一件家居袍,偎在美人榻上在吃水果。一点都没有怕怕的意思,甚至还很惬意。

    他着急火燎的进来,看到的就是这么个画面。

    霜落见到哥哥,诶了一声坐直身子,但还是赖在榻上,素手拈着桔瓣:“大哥吃不吃?”

    姚天祁摆手,找了张椅子坐下:“你吃就好。今日的事,我都知道了,霜儿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霜落浅浅一笑,露出贝齿:“我没担心啊,当时就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看门口:“萧停云走了?”

    姚天祁点头:“应该去大理寺了。对了,你知道国公府魏子萱为什么要害你,她和姚春怡又是怎么相识的?”

    霜落耸耸肩:“不知道,可能是,嫉妒我的美貌?”

    姚天祁被她气笑了,开玩笑的道:“要因为这样的话,你们女学的人估计都会害你。”

    霜落哈哈笑出声,大哥竟然也会幽默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以后小心些,霜儿太优秀,也是个罪过。”姚天祁最后叹息的总结。

    霜落默然的吃桔子,咬了一瓣,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,咽下去才道:“大哥,这次多亏了云世子帮忙,我们要不要‘一杯无’做东道,作为答谢?”

    姚天祁立刻止住她的想法:“你别管,我来答谢就好。虽然他帮了你,但是该离他远一点,还是要远,你且记住大哥的话。”

    霜落眨巴眨巴大眼,心虚的低下了头,她好像越想离得远,就越和他更进一步呢。而且,还答应给他个荷包……哎呀,差点忘了,还要绣荷包!

    姚天祁该说的都说了,就放下了心。见霜落已经洗漱完,笑着告辞,回自己院子去了。临行前,嘱咐二兮让大小姐好好睡一觉压压惊。倩兮盼兮忙不迭的答应。

    霜落见兄长走了,连忙下了榻,吩咐盼兮:“帮我找些布和针线包来,我要用。”

    盼兮咋舌,英明神武的小姐也要动针线了,这是想无一不精吗?

    “小姐,您会吗?”自打她伺候小姐以来,只知道她会画好看的样子,甚至还会设计书袋,但是动针线的都是侯府绣娘。

    别说小姐,就是盼兮和倩兮,也只会绣点简单的。

    盼兮的呆样惹笑了霜落,她挑挑眉,本小姐的女红,可是受过绣娘专门教导的。

    摆摆手,示意傻丫头快点去。在盼兮出门时,她又叫住盼兮:“挑一些素色的布,线要全,各种色都要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盼兮恭声出去。

    霜落咬唇在屋子里转,小手点着唇,绣点什么呢?可不能真给绣两只鸭子,别说萧停云,自己都觉着丢人。

    她思绪一飘,眼前浮现了萧停云的身影,高大冷峻,就像是山上的翠竹一样挺拔。霜落眼前一亮,有了,就绣它了。

    盼兮很快的就拿了针线包来,布头有一沓,全是上好的云锦,都是为霜落做衣服剩下的布料。

    霜落非常满意,摆手让她出去,吩咐二人没有自己招呼不准进来。

    盼兮更是奇怪了,出门后和倩兮一说,倩兮笑她笨:“小姐肯定是练手,怕绣的难看咱们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哦,也对。”小丫鬟释了疑,开心的回自己屋了。

    霜落提着针线包来到桌前,把各种布料一一摊开,仔细认真的挑选。她想起在大夏时,夏阳的荷包都是自己绣给他,如今到了天凌,还真有点手生。

    霜落挑了天蓝色的绸布做囊面,暗黄色的布做肩和囊口,金色的绣线用来绣云纹,淡绿色的绣线做竹纹,然后再挑一把彩线做扎线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跑去自己的梳妆台,随便找了副耳坠。微一使劲,拽下了两颗珠子,拿来做珠结,这样东西就算准备齐活了。

    以往做过的东西一上手,霜落立刻就变得熟门熟路起来。她坐在椅子上,红唇紧抿,先拿出几根针,分别穿上不同颜色的线,就耐心的一点一点把蓝色布料捏出皱褶,开始拿花边……她要做的是大夏最普遍的祈福荷包——白纱地纳锦绣竹纹喜庆包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老有亲嫌弃小逸字数少,可是手慢真的打不出来啊,见谅,只能等我歇班了。

    世子的荷包图样我会发到微博,嘿嘿,大家来关注:沧海文学网袁之逸

    小萌新一枚,大家请爱护她,理解她,包容她,爱她……是不是有点凑表脸,嘿嘿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