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28章 水落石出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28章 水落石出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司徒婉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姚春怡,不但外貌和姚霜落一点都不像,连气度也不像是出自侯府,倒像是小门小户的姑娘。

    她沉声问:“你说你有这届女学丙班的考题,那么我且问你,此题目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姚春怡虽然打定主意拉长姐下水,可被阁正这么严肃的盘问,心里还是怯。她不由看看魏子萱,想从她身上找点勇气,可谁知魏子萱看都懒得看自己。

    她两手攥紧,自己给自己力量:“是……有人偷偷赠与。”

    霜落和众先生一样,都灼灼的看着姚春怡,她是觉得有趣,想亲眼见证这个笨蛋妹妹是怎么作死的。

    阁正步步紧逼:“说清楚是何人?”

    姚春怡很是为难,突然就哭了:“此事是我一人之错,女学不收我就罢了,但那人给我试题也算对我有恩,我不能说出是谁。”

    在坐先生哪个不是人精,她这么拙劣的演技,大家看得透透的。既然你想保护那人,就不会宣扬的到处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书院先生哂然:“这位学生还真有意思,不是女学不收你,是你自己没考上啊。”

    姚春怡本在抽噎,听到此话,立刻傻在那忘了哭。

    阁正失笑,正欲说话,就见三殿下萧琛给她打了个眼色,她很自然的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萧停云这时开了口:“既然你如此为难,那就别说了,本世子现在宣布对你的处罚。姚春怡,虽然你没考上这届女学,但是你的行为已经触及了天凌刑法……”

    姚春怡被世子的话吓到,怎么还触及刑法了,那她是不是要送去大理寺?

    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:“世子,我招,我什么都招,是有人给我题,不是我故意要犯法的,求世子开恩啊!”

    霜落嘴角一抽,姚春怡,你怎么不再演下去了,不是一人做事一人当吗。说好的对你有恩,你不能说呢?

    魏子萱刚才听到萧停云说的话,神色一急就想抗议,凭啥不再说?谁料姚春怡接下来的一番话,又让她眉开眼笑,这才对嘛。

    萧停云翘翘嘴角:“你招出那人,可就是两个人犯法,你可想好再说,不要到时后悔。”

    姚春怡一听,那她就更得说了,若姚霜落罪过大,说不准自己就没事了呢。

    “世子,虽然说出那人很不厚道,但是天凌有王法,做了错事就要承担后果,所以春怡不会后悔!”姚春怡眼一闭,斩钉截铁的说。

    萧停云轻蔑的扫过她,然后看向霜落,眼里闪过一丝怜惜,这就是你的好妹妹。

    霜落苦笑,她现在已经断定,这是魏子萱和姚春怡设的局,二人倒是不知何时勾搭上的。

    “要说就快点,我们书院还有别的事要忙。”书院这位先生脾气不好,若不是因为三殿下和云世子在,他早拂袖而去了。

    姚春怡跪在地上,抖索了一下:“回先生,是长姐给我看的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长姐是何人?”阁正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她是女学乙班的姚霜落。”姚春怡低着头说出霜落的名号。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的看向霜落,有人幸灾乐祸,有人愤愤不平,还有人事不关己。

    魏子萱这时候站出来:“阁正,您看,学生没有撒谎吧。”

    阁正未说话,就听一边的玉玑县主哼了一声:“撒不撒谎还未定论,你且等着。”

    魏子萱一愣,看向玉玑县主,听她的口气是向着姚霜落的。她躲避着玉玑的视线,这个人她可惹不起,是比婀娜郡主还泼辣的皇家人。

    姚霜落站出来,就等着姚春怡指认她呢,不然她无用武之地。听到姚春怡说出自己的名字,她就出列,来到刚才的书案前。霜落再次执笔,噙着笑看着地上跪着的二叔家的妹妹。

    “姚春怡,你说是我给你的题目,可对?”她就像是在问今天你想吃啥。

    姚春怡抬起脸看着长姐,一跪一站,气质本就天壤之别,这下她更是被比成了尘埃。

    萧停云呵斥她:“问你话呢,快回答!”他说完就突然起身,慢慢踱到了魏子萱身畔。魏子萱心里开始小鹿乱撞,世子这是对姚霜落失望了吗?

    姚春怡被萧停云的冷声吓得哆嗦了一下,这位世子好吓人。

    “长姐,就是你给的,你亲口对我说这次的题目你知道。”姚春怡骑虎难下,说出的谎就要硬着头皮圆。

    姚霜落哦了一声:“我是何时给你说我知道题目,又是如何给你的试题,你且说与先生们听。”

    姚春怡品味着这问题,想了想说:“前日你说你知道题目,就拓下来给我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辰,我当场拓的,还是拓好给你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当然是拓好以后,应该是辰时,因为你要去老祖宗那。”姚春怡没想到这是个坑,就随便想了个贴切的时间。

    霜落皱眉,“怎么可能是辰时?”

    姚春怡立刻反击:“怎么不可能,我记得清清楚楚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原来我给你试题这么早啊。”霜落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萧停云攥拳抵了抵鼻端,忍笑,霜落好调皮。一边的魏子萱想张嘴,被早就看好她的萧停云悄没声息的点住了哑穴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了试题以后,有没有和别人分享过?”

    姚春怡期期艾艾的说:“有,告诉了我的手帕交任菁。”

    “何时告知,哪一日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昨日!”

    霜落奇怪的问:“前日我就告诉你了题目,你为什么不立刻显摆去找任菁呢?”

    姚春怡看傻子似的看着长姐:“我刚收到题目,不得熟悉一下吗,当然熟悉以后才能告诉菁儿啊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不傻。”霜落耸耸肩,看着魏子萱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先生们都笑了,合着就是魏子萱傻。魏子萱急的抓耳挠腮,可是动不了也说不了话,早知道姚霜落这么难缠,她们三个就对对口供了。

    她突然有种预感,这次要完。

    霜落搁下笔,也懒得写了,直接伏在书案上问:“春怡妹妹,我拓给你的题目可留着?先生们一定想要看看我的笔迹。”

    书院先生一拍大腿,着啊,拿出笔迹来,还用对什么峙?真是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姚春怡义正言辞的说:“我当时背会了,怕给长姐惹麻烦,就把试题给烧了。”

    那你现在是在干什么?在保护我吗?霜落好笑的看了看她。

    霜落拿着两份记录的纸张走向阁正:“阁正,我问完了,您可以对照一下。另外,我还有话要问魏小姐,不知可不可以?”

    “问。”

    霜落在阁正书案上拿了一份女学试题,走向魏子萱:“魏小姐,你看一下,这就是女学的试题。请问,若是早就知道了试题,会不会成绩垫底呢?”

    萧停云解开了魏子萱的穴,她只觉得浑身都疼,强忍着痛意接过来试题,仔细一看,突然失声叫道:“不是这个,这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齐刷刷的看向她,她这才自觉失言,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霜落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,难道这次换题,就是因为此事?那到底是谁在暗中帮自己?

    转首看向萧停云,发现他正眼神温润的看着自己,她立刻就明白了。垂首看着地面,心里酝酿出酸酸甜甜的情绪,萧停云,萧停云,哎……

    两份对峙的证词,加上魏子萱的失言,若是先生们再看不出事情真相如何,那就白教了这么多年的书了。

    萧琛这时候起身做总结发言:“事情的真相我们已经清楚了。魏子萱和姚春怡陷害女学学生,挑衅女学规章,无视天凌王法,被逐出女学,终生不得踏入女学一步,并送去大理寺审理处置。”

    萧琛一耷下脸来,皇子的威严就出来了,魏子萱不由瘫软在地,不知如何为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姚春怡更是吓哭,怎么问了几句话,就出来真相了?到底她没来之前,发生了什么?魏子萱不是国公府小姐吗,连她都要受罚,那自己岂不是完蛋。

    一场风波,变成了闹剧收场,姚霜落并没有多开心。虽然姚春怡做了错事,但她能预见,回到候府后,二婶该会如何的无理取闹。

    她泱泱的走出阁正书房,梓倩和玉玑县主看她情绪不高,知道是被妹妹的作为伤到了。二人互看一眼,没有追上去。

    萧停云皱着眉看着她的身影,有点不放心的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因着今日休沐,女学里很静,考完试的新考生也都走没了影。偌大一个女学,霜落形单影只。她慢慢的走进花园,找了一张石椅坐下,看着小花园里的花发呆。

    姚春怡被罚,这辈子算完了,虽然是自己作的,她也心有戚戚焉。而且终究都是侯府的姐妹,被她这么陷害,说不难受是假的。

    身畔突然坐下来一个人,传来淡淡的薄荷香气。霜落怔怔的转过脸,对上了萧停云深邃的眼。

    “别忘心里去。”云世子不会安慰人,想了半天只说出干巴巴的一句。

    霜落看向天空:“我只是想不明白,和外人来害自己长姐,对她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萧停云伸出手想摸摸她的头,安抚一下她的情绪,可是怕自己上瘾,硬生生的把手攥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没有好处,只是因为那丑恶的嫉妒心。”想起自己家里的烦心事,萧停云吐出一口气,苦笑着说。

    霜落看他一眼:“今日之事,应该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抓抓脸颊,“跟我不用客气。”

    霜落笑:“那我对你不客气,你可别耍世子威风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停云只是轻轻应了一声,他在她面前,还有威风可言?

    “世子,你是如何知道魏子萱要找我的事?”

    “玉玑在女学看到魏子萱偷题目了,让琛查了查。”他未说自己的名字,但霜落就是知道整个计策是他出的。

    “我欠你一个人情,你可以跟我要一样东西,不如,为你画一幅画?”莫名的,霜落突然心情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萧停云无奈的看她,“我有你的《仕女图》,还要什么画。”

    霜落划着脸颊羞他:“那是你抢去的,赖皮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朗笑出声,心情很好:“嗯,那画你本来就是想送与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嘁,那时我明明说过,你既然不要,以后要也不给。”霜落翻白眼。

    萧停云冷眼看过来,对上她的小眼神,两个人瞪着对方,最后忍不住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你的画,你亲手做一件东西赠与我可好?”萧停云看着她说。

    姚霜落站起来,嗔道:“你想的美!”说完她就想走,被萧停云情急之下拉住了手。

    萧停云顺势站起身,看着她的发顶:“我为你熬了一整夜做了份新试题,难道还不能得个奖励?”

    霜落撇脸看一边。

    萧停云弯下腰凑到她脸跟前,“一个荷包,行不行?”

    嘿,真无耻。

    霜落抬起头正要怼他,却望入了他充满了柔情的眼,想说出口的不好听的话就这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萧停云见有戏,继续游说:“花色你选,不一定非得是鸳鸯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!”霜落啐他:“你还想要鸳……”鸯。

    萧停云举起手告饶:“就是鸭子也行。”

    霜落嘟嘴不语。

    “霜落,我当你答应了啊。”萧停云在一边耳语。

    霜落最后噗嗤的笑出来:“萧停云,你可真无赖。”

    云世子得意的挑眉,无赖不无赖的无所谓,反正东西他要定了,人也赖定了。

    “走,我送你回府,姚春怡的事,还是由我来跟你们老祖宗讲明。”萧停云声音变冷,谁也别想给他的霜落气受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老祖宗很开明。而且,姚春怡当着她的面问过我题目,当时老祖宗都拒绝了。”霜落不想让世子大人去吓唬她家的长辈。

    “那也送你回去。”他虚扶着霜落的肩,二人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等他们两个人身影走远,不远处花丛里站起来两个人,一男一女,互看一眼后和约好了一般,一齐抖了抖手臂。

    女的嫌弃的继续抖胳膊:“我的天,云堂兄原来这么……幼稚。”

    男的哈哈一笑:“玉玑,你的重点抓错了,重点难道不是萧停云竟然也有心悦之人吗?”

    玉玑县主继续抖鸡皮疙瘩:“三堂兄,云哥哥竟然喜欢霜落哎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萧琛走过来坐在刚才霜落二人坐过的地方,得意的翘起了二郎腿:“我是第一个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玉玑凑了过来:“跟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萧琛把她推到一边,“小孩子家家的,打听什么大人事。”

    “嘿,三皇兄,这就不对了啊,这次事情,我可是大功臣。”玉玑很生气。

    萧琛撩撩长发站起来:“是,大功臣,去找你云哥哥邀功吧,哈哈哈哈……”说完,他大踏步的走远。

    玉玑县主撇撇嘴,这些堂兄们,一个比一个讨厌啊。不过,云堂兄眼光真好,霜落除了年纪小一些,挑不出任何毛病。哎,她要是男儿身就好了,哼,谁也抢不过我。

    萧停云真的送霜落回了侯府,虽然霜落一再拒绝。适才两人来到女学门口,欲上自家马车的霜落,被萧停云强拥着上了自己的特制马车,而他则洋洋然的上了霜落的车。

    于是候府马车前面开道,昭王府马车后面紧跟,一路畅通无阻的回了吉安侯府。

    姚天祁此时也在主院,听到管家禀告说昭王府世子也来了时,甚是不悦的出来相迎。

    “天祁兄。”萧停云拱拱手,含笑招呼。

    姚天祁看看他身后,自己妹妹忍笑站在老远的地方,满意的点点头,这才回了一礼:“云世子不在女学当评审,怎么有空光临寒舍?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