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23章 树大招风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23章 树大招风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姚春怡母女俩被赏了个没脸,也不在主院蹭早膳了,灰溜溜的回了西院。一路上卢氏骂骂咧咧,也不知道骂的是谁。

    她一边嘟哝着,一边拧自己女儿的手臂,带着气的说:“都是你,丢死个人。老祖宗本来就不待见咱们西院,你偏不信邪,非要来问问。让你平时多讨好一下大小姐,你可倒好,比人家还拿乔,如今求到人了,人家管你这闲事?”

    姚春怡闷头不吭声,只是把她娘的手打下去,抚着拧疼了的地方咧嘴。她眼神怨毒,恨不得回去找老祖宗辩辩理,姚霜落明明知道题目都不告诉自己,这就是一家人?

    哼,一定是怕自己考上女学抢了她的风头,绝对是这样!姚春怡攥紧了拳头,不行,自己必须要考上,方能吐今日这口怨气。

    姚春怡想起了告诉自己这件事的好友,正是上次将军府认识的,姚霜落同窗的妹妹。她能知道这事,说不准也知道题目呢?

    姚春怡想到这,兴奋地睁大了眼,停住脚步对她娘说:“你先回西院吧,我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早你去哪里?嘿……这个死丫头……”卢氏就这么看着女儿无视她径直走远。

    姚春怡在赏花宴上确实认识了几个同龄人,可是因为霜落没有久留,所以都没有后续。

    若不是过完年陪卢氏出门买头油,在铺子里遇见也陪同母亲出来的任菁,这一辈子恐怕都再无交集。

    那一日姚春怡和任菁在脂粉铺相遇后,自是重新续上了情谊,慢慢地越走越近,倒真成了手帕之交。平时也会相约一起逛铺子,只是未约她上过家门,姚春怡觉得自家在侯府西院,有些抹不开脸,索性不约。

    任菁比姚春怡还小一岁,她的胞姐任珊是姚霜落和秦胜蓝的同窗,父亲是武职外官,安抚使,从五品。

    任珊相貌与性子皆随了父亲,为人木讷忠厚,在以前的丙班默默无闻,甚至去秦胜蓝家赏花都未引起人注意。

    若问姚霜落班里有没有这么一个人,估计她都得想上半天。可她的妹妹正好与她相反,随了母亲的容貌,且性子泼辣,所以姚春怡才会与她对了眼。

    姚春怡等不及吃完早膳了,她脚步匆匆的回了自己闺房,先换了一身自觉最体面的衣服,然后写了一封拜帖,这才满意的坐上府里的马车去往任府。

    要去任府,需经过相邻的魏国公府。姚春怡自上马车,就一直掀着帘子看街上热闹的景象,透过车窗,她看到了魏国公府的大门。她咋舌,艳羡的看着国公府气派的大门,和占地明显比侯府还要大的院落。

    很快马车从它门前过去,远远地就瞧见了任府的匾额。因为任大人官职不高,又是外官,府邸自是没法和侯府相提并论,更何况国公府,那是连比都没得比。

    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啊,姚春怡以前从未交往过这种小姐妹,没串过门,如今才发现以前的自己真是井底之蛙,没见过多少世面。

    直到来到任府门口,她还留恋的回头望,这两家离得还真近。

    在门房递上拜帖,不一会儿,就见任菁从里面跑了出来,梳着双丫髻,圆圆的脸蛋唇红齿白,确实比任珊好看多了。

    “春怡,你怎么这么早?”任菁奇怪的问,若不是昨夜赖着姐姐一起睡,今晨她一定要睡懒觉。任珊要去女学,她一起身,就把任菁给吵醒了,索性也一骨碌爬起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,倒是迎来个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“走,咱们进去。你用早膳没?”任菁对她很热情,毕竟人家是侯府里出来的。

    姚春怡矜持的点点头:“我们府里用的早,这不突然想起来找你有事,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任菁吐吐舌:“侯府规矩真严,我们府里啥时候用膳,我说的算。”老祖宗跟着大伯一家在家乡,府里就是娘亲当家做主,她娘又最疼她,所以喽。

    姚春怡苦涩的笑了笑,跟着任菁走进去。

    任珊刚收拾好书袋,一看姚春怡,楞了一下:“你不是姚霜落的妹妹?”怎么这个时辰来做客,也太不懂事了。

    姚春怡还未说话,任菁就拉着她的胳膊对姐姐做鬼脸:“她是来找我的,我的客人你别管。”

    任珊张张嘴又合上,闷头检查书袋里的书。这个家里妹妹就是霸王,弟弟跟着爹爹在外,家里就没人治得了她了。

    任菁先去吃早膳,姚春怡被她拉着一起过去,任夫人一看是姚春怡,笑着让丫鬟添了碗筷。那日买花粉,她和卢氏也聊的很是愉快,觉得侯府里的小姐可以让女儿多走动。

    姚春怡摆摆手:“伯母,春怡用过了,今日就是上门找菁儿玩儿。”

    任菁嘁了一声:“再用点吧,和老祖宗一起用膳,我不相信你能吃得饱。”反正她不行,和祖母长辈们用膳,要随时注意礼仪,弄到最后,碗筷都撤了,她才吃个半饱。

    姚春怡咽咽唾沫,看人家吃饭,确实饿了。她这才坐下来,小口的喝粥。

    任珊收拾完书袋也走过来,看姚春怡竟然坐下来用膳,错愕的看了半晌。她怎么和姚霜落一点都不一样呢?姚霜落给她的感觉,就是优雅美丽,不经意间透着一股子慵懒,却更显魅力。

    这么失仪的事,姚霜落应该是做不出的。大清早跑人家府里来用早膳,这女孩儿和妹妹还没到这么至交的地步吧?

    见任珊发呆,任夫人训斥:“一会儿就去女学了,你还磨蹭什么。”

    任珊抿抿嘴,走到自己的位子坐好。幸好自己考上了女学,否则,在这个家更是一点地位都没有。

    任菁边吃边和姚春怡叽叽喳喳,即使这样,都没听见任夫人斥责一句。任珊默默喝自己的粥。

    这时,门房跑进来禀告:“夫人,国公府魏小姐来了。”

    任菁扔下汤勺,拍拍姚春怡:“我去把魏姐姐迎进来。”

    不多会儿,任菁亲热的挽着魏子萱的手臂来到了饭堂。任珊冷眼看着,魏子萱突然就和妹妹走这么近,是为哪般?

    要知道,在女学即使和魏子萱迎了个对脸,她都不带搭理自己的。

    魏子萱一派大家闺秀的范儿,先对任夫人福了福:“子萱见过任伯母。任珊,去不去女学,咱们一起啊。”

    任珊木讷的啊了一声。

    任夫人恨不得拍死她:“啊什么啊,还不快点收拾东西和子萱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任珊默默地放下了手里的碗。

    “魏姐姐,你先坐。”任菁拉着魏子萱坐下。

    魏子萱看着姚春怡,疑惑的问:“我看着门口是侯府的马车,还以为是姚霜落来了呢,感情不是。”

    姚春怡连忙站起身:“魏小姐,姚霜落是我大伯家长姐,我叫姚春怡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魏子萱点点头,不再说话。连姚霜落她都看不进眼里,何况是妹妹,还不是亲的。

    任菁这时候说:“魏姐姐,我说的想考女学的朋友就是春怡,她怕考不上。”

    魏子萱转首再次看姚春怡:“你要考女学,还用得着发愁?”

    姚春怡被问蒙了,她又不是菩萨,啥题目都会,一考一个准。

    任菁一拍脑门,“看我这脑子,春怡,不是告诉你了吗,你姐姐知道入学题目。”

    任珊大吃一惊,她猛地站起来,厉声对妹妹说:“菁儿别乱说话,这事非同小可!”

    魏子萱轻蔑的看了任珊一眼,看你那怂样,还不如你妹妹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姚霜落就是知道题目,怎么就是菁儿乱说了。”魏子萱阴阳怪气的反驳:“我亲眼看到、亲耳听到的,还有假?”

    那一日萧停云来到女学,被她看见了,就逃了课偷偷跟着。结果被她看到萧停云带着姚霜落和秦胜蓝出了女学,进了一家茶社。魏子萱失魂落魄的回到女学,坐在石头后面发呆,没多久,姚霜落就拿着试题和秦胜蓝说着话回来了,给她听了一个清楚。

    原来姚霜落是跟云世子拿试题去了,魏子萱立刻就开心起来。又听到姚霜落说家里有一个妹妹要考女学,还不准备相帮,她就起了坏心眼。于是这才和任家的任菁联系上了,怎么也是比邻而居不是。

    要问她为什么不和任珊打交道,她还真看不上她。相比之下,任菁更合她眼。

    任珊被她堵得说不出话,咬唇发呆。

    姚春怡这时也点头说:“我长姐也承认她确实知道题目。”

    她话一出,任家母女三人和魏子萱都吃了一惊,这种事不都藏着掖着吗,侯府大小姐还真有魄力啊。

    魏子萱靠在椅背上,一副你看吧的表情:“那你还愁什么。”

    只要你考上,本小姐就去阁正那里告状,徇私舞弊泄露试题,姚霜落的名声就完了,别说云世子,连大街上的乞丐都唾弃她。

    姚春怡欲哭无泪的看着国公府小姐:“可长姐说了,她不会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什么?魏子萱坐直了身子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姚春怡看了看众人,不好意思的说:“我和长姐不是很和睦。”

    任菁一拍桌子:“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姚春怡做伤心状,任珊冷眼看着,心里有些佩服姚霜还真是敢作敢当。这个姚春怡倒有点像是戏精,以她对姚霜落同窗一载的了解,她应该会让妹妹脚踏实地自己考吧。

    魏子萱陷入沉思,慢慢地就有了计较。她笑了笑不再说话,拎起书袋站起身对任菁说:“差不多该去女学了,任珊你走不走?”

    破天荒的问了任珊一句,任珊还没反应过来,她已经悠哉的走了出去,连给任夫人告个别都没有。

    任夫人连忙赶任珊:“没见魏小姐叫你啊,快去。”

    任菁撇撇嘴,大姐有些蠢笨,真不知怎么考上女学的。她摇摇头,顾不得管别人,又和姚春怡咬起了耳朵,两个人把姚霜落给骂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霜落可不知还有这回事,陪老祖宗用完早膳,开解了祖母两句,让她不要为姚春怡生气。

    老祖宗叹口气,摸着霜落的头发:“春怡若有你一半懂事,我也不用这么操心。可是她,越来越像她那个娘。虽说咱们侯府小姐,考上女学有面子,可是真让她那么好高骛远的人进女学,未尝不是一件祸事。霜儿,你不要理她,自己考上那是她的造化,考不上那是她的命,命里无时莫强求!”

    霜落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来到女学,霜落等着秦胜蓝的时候,就看见魏子萱也下了国公府的马车。她扬着下巴,鼻子哼着气从霜落身畔经过。

    霜落转回身,似是身边过去了一阵空气。

    远处,又停下了一驾马车,任珊从车上下来,她没叫前面的魏子萱,只是和霜落笑着点点头算是打招呼,分外腼腆。

    霜落想了半天,才想起这貌似是自己的同窗,叫什么来着,哦对,任珊。她听秦胜蓝说过她,说她名如其人,人善。赏花会也叫过她,只是此人很沉默,从不参与八卦讨论,课业也不是太出众,所以没有存在感。

    她也对任珊回了一个微笑,笑起来如百花盛开,清风自来。任珊脸一红,加快脚步绕过霜落,忙不迭的走远了……

    霜落嘴角一抽,这人。直到秦胜蓝跑过来,霜落还在摸着脸发呆。

    秦胜蓝在她眼前挥挥手:“霜落,你干嘛呢。别摸了,已经够美的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笑着拿下手:“任珊好奇怪,好像很怕我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大笑:“你是不是对她笑了?”

    霜落奇怪的看她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你笑起来我都受不了,何况她。”秦胜蓝得意的搂住霜落的肩:“我的大美人,你以后记住,千万别笑,女人受不住,男人应该更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霜落打她,秦胜蓝笑着跑,二人跑到女学门口才停下来,笑了一会儿,同时收敛,淑女般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说那夜的萧停云,他无赖的拿着霜落的画出了侯府,想起霜落呆滞的小傻样,一路带着笑的跨上了闪电。迫不及待的回到世子院,把闪电扔给萧声,他话都没来得及吩咐一句,就急匆匆的进了自己卧房。

    从盒子里取出霜落的画,萧停云在卧房里走来走去,到处比量着,寻找好位置悬挂。

    嗯,挂这里写字的时候能看见;唔,挂这里喝茶的时候能欣赏。最后他皱眉,最好躺在床上睡觉时也能盯着。

    他拿着画退到床边,比照着角度,很好,斜对面空白的墙上,这样一躺下就能入眼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,于是大半夜就听见世子房内叮叮当当的动静。萧声在外面觉得奇怪,可是不敢进去,世子这是要把睡房拆了吗?

    折腾了半天,萧停云微笑摸着下巴,望着墙上挂好的画,觉得这一晚的奔波值得了。而画上的仕女,皆千姿百态的看着他,让他想起了某个更让他心痒的人。

    他叹口气,透过画想着那个没良心的,摇头轻声道:“也只有你,才能让我这刻发怒,下一刻欢喜。”声音缱绻而温柔。

    第二日萧琛来找萧停云时,就觉得他的卧房仿似有什么不一样。至于哪里不一样,萧琛暂时没有头绪。

    萧停云现在对萧琛免疫,若是哪一天这位三殿下不来了,他也许才会吃一点惊。

    “云弟,听说女学三日后新生考试,怎么样,有兴趣围观么?”

    萧停云轻蔑的看他一眼:“你何时连这种小事也打听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萧琛被他怼的顺顺胸口:“原来女学的都是小事,那我就不和你说我听到的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放就滚。”萧停云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。

    “噗!”萧琛吐血三尺远,“你可真是我那父皇的好堂侄!”连骂人的话都一样一样的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谢谢亲爱的们投的月票和五星评价,每看到多一张,就更有动力!今日凑一更发了,晚安大家,爱你们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