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06章 赠卿柳枝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06章 赠卿柳枝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萧停云拉着萧琛走过来,为了不影响别的贵女画,避免评判后引人诟病,二人在山长旁边站定。

    山长笑看着两个芝兰玉树的青年,忍不住感慨皇室后继有人。

    “想好怎么评定了吗?”山长问萧停云,这个弟子是他最为得意的,也是他最为头痛的。

    萧停云没回答,看向萧琛,于是三皇子冲远处一招手,立刻有侍卫捧上来无数柳枝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请原谅他人老了,实在跟不上这青年人的思路。

    司徒阁正也睁大了眼,为表示她年纪不是很大,她笑而不问。

    萧琛甚是得意,“先生,踏青踏青,自然也要用到代表春天的东西。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,咱们今日就要用到这绿丝绦来评判。”

    “何解?”山长不耻下问。

    萧琛哂然:“把书院学子召集到一起,每人三条柳枝,在六幅画作里挑选自己心仪的画作投枝。可以给一幅三支,当然,若是摇摆不定,也可以分开投。反正谁也不知哪一幅是谁,最终取柳枝最多的一幅为最佳。先生,怎么样,这法子既新颖又有趣,还公平吧?”

    山长抚掌大笑:“大善也!此计甚妙,三殿下果然智慧。”

    萧琛挑挑眉,转身对着萧停云抛了个媚眼,萧停云嫌弃的扭过头,看向凭栏远望的美人背影,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某人太辣眼,不能忍。

    萧琛也看过去,发现霜落身边还有一道身影,立刻想起来是谁,那不是秦将军家的小可爱嘛。

    萧琛好心情的勾起唇角,还记得她打自己的那个小灯笼,还有猜谜赢花灯时的叽叽喳喳活泼劲儿,也是个很爽朗不造作的好女孩儿。嗯,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。比如自己和云弟。

    想起云弟,他又撇撇嘴,真是个小气鬼。自己想的招数是每位才子三朵鲜花,方才体现自己三殿下的不俗品味。可云弟就是不同意,说霜落妹妹不能收别人的花,改成柳枝才勉强让用。

    嘁,他就这么肯定大家都会把花投给霜落吗?当然咯,萧琛承认几率很大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笃定霜落会是他的?好吧,萧琛也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其余五位贵女终于都画完了,除了梓倩奔向霜落外,一个一个都恋恋不舍的频频回头。

    萧琛一挥手,旁边的侍卫连忙上前把分散的桌子搬到一起,连成一条长龙。六份作品一字排开,待会儿评判者就能一目了然,不会错漏。

    山长和阁正当先走过去,二人互相伸出手做了请的动作,就默契的一左一右欣赏着画作交叉而行,

    山长摸着胡须笑咪咪的从右侧第一幅看起,嗯,乏善可陈。画的是花园,但她明显的失真了,还是说她看到的花园,花都是插好的样子?

    一盆盆摆的很整齐,一簇簇开的很茂密,画工一般,勉强可以唬唬外人。题诗也是词不达意,雨余芳草润,风定落花香。雨,在哪里?落花,这花不开的挺旺盛的吗?

    山长向左走,第二幅就入眼多了。春江水暖鸭先知,那鸭子画的还真是活灵活现呢。

    山长心里暗暗记了一笔。

    第三幅,吓了他一跳,本来基色挺好的工笔,突然多出来这黑乎乎的疙瘩是啥?山长快步走过去,不想多看一眼。画画最忌分心,若连一心一意都做不到,谈何画出一幅好作品。

    第四幅,司徒阁正还在看,二人站在了一起共同欣赏,山长忍不住叫了一声好。

    “院正啊,你的弟子竟有如此高超的画技!”山长忍不住上前以手临摹。

    泼墨山水,亭台楼阁。

    再看题词,他连连赞叹:“好一个小桥流水飞红!”

    阁正不知说什么,她可以肯定这出自霜落之手。因为这幅画带着她的气质,悠闲无争却让人惊艳。

    侍卫们把书院学子都召集回来,远远看到这一幕的女学生们,也三三两两的互相招呼着往这走,一会儿一定很热闹。

    萧琮身边跟着萧念和萧瑜。他们三个也和那些学子们一起看湖山水色去了。趁此机会萧念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二哥,听说你上元节和大皇子闹到了一起?”贤王府世子自有自己的耳目,只是他母家的亲戚也要走动,一忙起来就忘了问。

    萧琮阴着脸走在中间,被堂弟提起了尴尬事,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萧瑜忙着自己府里的改造,加上也要走亲访友,一直没得空和他们聚聚。听萧念这么说,来了精神:“怎么呢,怎么呢?大皇子又不出宫,难道是在宫里闹的?”

    二皇子回首狠瞪他一眼,萧瑜瘪瘪嘴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二哥你说说为什么啊,兄弟看看能不能帮上忙。”萧念真心的说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都是宇文馥妹妹惹的祸。”萧琮长叹一声把事情始末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萧念惊奇的看着他,还有这事哪。

    萧瑜一听见宇文馥的名字,心里多少还有点触动,“她那妹子是有点不像话,没得惹得一身臊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阿琛给了面子,要是真弄在天牢里,你说我又如何给宇文家一个交代。”萧琮摇头轻叹。

    萧念最是想得多,他思索着里面的关键:“虽说是辱骂皇子,但也不至于如此兴师动众,还弄到了天牢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,大皇子在皇祖母心里可是第一心头宝。辱骂与他,就等于辱骂皇祖母,为了给她求情,祖母连我都骂了。”

    萧念恍然,这样就说得通了。

    二傻子萧瑜拍拍他肩膀:“你是不知,我们那皇祖母心偏得啊……都偏到天凌寺去了。”

    萧念朗声大笑,他们是一个祖母,自己上哪里知道去。

    远远的看到有六位贵女走去作画,萧念眯着眼望:“琛不知为什么,这种闲事也管呢。”

    萧琮有深意的笑:“要是我我也管,你没看上朝时父皇那高兴的样子。他最重读书人,琛这一招,简直是高明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一会儿也去掺和一下。”萧瑜摩拳擦掌的挥了挥拳。

    于是,在六幅画作摆好后,所有的人又都回到了起点。

    所有的书院学子都神情亢奋,一人手里拿三枝小柳条,叶子新绿嫩嫩的,就等着山长发话,他们好快点去行使权力。

    多好玩的体验啊,从没这么玩过。凭画作说话,没有丝毫的交流,绝不会惹人诟病,这主意谁他妈出的啊,简直太赞了!

    萧琛:我他妈出的,你们有意见?

    萧停云在一边本是倒背着手旁观,当山长给同窗介绍完后,他从容的走过去,给侍卫长要了三条柳枝。然后踏步到画作面前,认真地浏览一番,从里面选了一幅,竟然把全部柳枝都放在了那画对应的地方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琛轻咳一声,拍拍手:“没错,就是这样评选,云弟的示范,大家看清没有?”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,原来云世子是怕众人不明白规则,亲身示范啊。不过,有你这前车之鉴,谁还好意思投给别的人?

    萧琛垂眸暗笑,云弟,好样的!

    山长笑着颔首:“既然如此,大家就顺序的开始评选吧。”

    萧琮给萧念一个眼神,贤王世子立刻理会得,他手里拿着三只柳条转着把玩,有一股洒脱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先来。”他没等众学子开始,自己就迈步过去。他倒要看看萧停云能评出个什么最佳。

    萧念从右侧浏览过去,呃,一般,还风定落花香,香在哪儿?唔,第二幅还不错,蛮顺眼的。第三幅,哎呀,真伤眼睛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看到了萧停云的三条柳枝静静地躺在那,第四幅画的位置。以萧念挑剔的眼光来看,这幅画简直绝了,一笔一笔勾勒,都透着画者的技艺。更出彩的是意境,春天的美好尽在画中。这才叫画啊。

    不过这是萧停云选的,不好。

    萧念装模做样的又欣赏一圈,先把一支柳条放在了那个黑疙瘩画上。唉,心里真舒服。

    第二支给谁呢,嗯,给那个看上去更舒服的。第三支嘛,算了,无所谓,也给黑疙瘩吧。难得这么隆重的场合,还有女学生画出黑疙瘩来,这份胆气,值得柳条羞臊……额不,夸耀!

    其余的学子开始认真的走起来,他们欣赏画作是走心的,不像萧念,就是为了给萧停云捣乱。

    试想,云世子选的人,后面的不管出于什么心理,都会高看这幅画一眼。萧念就要打破这种平衡,他念世子也选了俩,你们看着办。

    很快的,一帮学子都投出了手中的柳枝,远远的看去,柳条扎堆啊。好像有三幅画作都收到了柳枝,而有三幅则都乏人问津。

    连莲虽然明知没有得胜的机会,但心里还是有些盼望的,万一就选上自己的呢。本来自己画的好好的,谁让姚霜落走过去扰了自己心神啊,说白了就是怨她。

    婀娜在一边看热闹,自己的堂兄们一个一个丢枝条,看上去很逗哎。

    待书院学子们评选完,山长让他们排成队列站在旁边,等候最后的结果。他们也好奇,自己选出来的最佳会是哪为佳人的作品?

    山长邀请司徒院正,还有楼先生与自己夫人吴先生一起唱票。

    四个人认真的数柳枝,吴先生即使是在做如此乏味的事情,也依然风度翩翩,像是在跳手指舞。

    还未数呢,司徒院正就看到了结果,她非常满意地点点头。正该如此,她们女学也是不输与皇家书院的男子们!

    秦胜蓝抓着霜落的手,“霜落,我好紧张啊,你猜会不会是你?”

    二人站在一边,和其他人还有点距离。

    霜落伏在她耳边,悄声说:“不出意外,应该是。”

    这份自信,若是别人说来就会被秦胜蓝怼,但霜落说,她服气,也深信。

    “若他们不瞎,就一定是你。”秦胜蓝斩钉截铁的说。

    霜落心里升起一股暖意,这种被好友全身心的信赖感,真好。

    很快的,柳枝被捡好数目,大家热情澎湃的看着山长,就等他最后一买卖了。

    山长拿着其中一大把柳枝,笑着开始宣布:“这是一次很新鲜的经历,所以应该还要举办一次,因为咱们书院学生也要收一下她们女学的柳条!”

    皇家书院的男学子们哄然叫好,山长大人,请记住你今日所说啊。

    霜落抿嘴笑,山长年纪应该不是那么老,但老留着胡须,还做老学究之态,就总让人误会他是个老人家。没想到,他人还是很风趣的,难怪大哥如此喜欢他。

    霜落想着,眼波流转,再抬眼,就撞进了一潭幽深,那认真深幽的眼神,此刻正灼灼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