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05章 老谋深算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05章 老谋深算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这么上算的事,自然有好事者首当其冲。甲班有不少自我标榜才女的,这时施施然的站出来,“先生,我可以去画吗?”

    吴先生带所有班的舞艺,同时专管甲班。见学生乐于上进,她自然全力支持:“有灵感的,可以一试。去吧,放开画。”

    先生这么一说,本还在犹豫的也出列了,甲班一下过去了三位贵女。

    院正和山长见大家的积极性高涨,就说着话走去椅子上坐下。他们还是坐下的好,风景就留给少年人看吧。

    楼先生看看自己班的学生,平板的脸上勾起一抹浅笑:“你们有参加的吗?”

    婀娜撇撇嘴,谁要参加啊,还以为能让堂兄们帮忙放水的,这可没办法投机取巧。

    连莲看看自己同窗,举起了手:“学生想参加。”

    楼先生对她温和的点头:“很好,在这里练笔,风景宜人,说不定真的会有佳作,还可以代替功课,一举两得。”

    她似有若无的瞥了眼霜落,见她低头在沉思,忍不住加了把火:“我可听闻,此次彩头是皇上钦赐的九霄环佩!”

    四字一出,不懂的贵女一脸茫然,九霄环佩是啥,王母娘娘的佩饰吗?

    连莲和霜落却是懂的,连莲激动地重复:“九霄环佩?”

    就连霜落也有些惊讶皇上的大手笔。

    “九霄环佩”可是千年古琴,梧桐做面,杉木为底,通体髹紫漆。最出名的就是此琴纳音,弹奏出来的琴声似是出于两池间,声欲出而隘,徘徊不去,似有余音绕梁……

    霜落抬眸看向楼先生,不期然和那淡然的眼眸撞上,霜落竟从里面看到了笑意,她不由得很想说,先生你好无聊。

    秦胜蓝的两条眉骨都被她皱出来,因为实在想不通那是啥。所以她索性不想了,搂住霜落的肩直接问出口:“那是啥?”

    霜落悄声解释:“上古名琴。此琴只应天上有,所以名为九霄环佩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,是不是最好的琴?”

    “最好的琴称不上,上古名琴很多,九霄名头只能排第二。而且,琴音,见仁见智,也许你不喜欢九霄的音色,反而喜欢绕梁之音也不可知。”霜落耐心的为她科普。

    秦胜蓝连连点头,这样啊,一副真涨姿势的表情。

    连莲望过来,姚霜落果然也知道。她咬唇,若是姚霜落不参加就好了,她还有机会拼一把,把那上古名琴带回去送给爹爹。

    可是事实让她失望了,霜落信步迈了出来,声音脆生生的还带着女孩子独有的娇憨:“先生,学生也想一试。”

    楼先生喜不形于色,只是颔首:“去吧,画好后,咱们分散活动。”

    连莲神色莫名的变了又变,婀娜在一边看了个分明,心里腾腾的升起了看热闹的**,姚霜落也参加,连莲她们会不会打起来?

    霜落把书袋递给了秦胜蓝,“等我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开怀的大笑:“你慢慢画,好好画啊!”

    霜落本来走出去几步,挺她如此说,又停步回首认真的道:“半柱香。”

    在前面的连莲一步没走好,差点被自己绊倒!半、半柱香?姚霜落在搞笑吗。但是她不是搞笑的人,那就只能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霜落越过连莲,径直走向摆好的桌椅,她发现梓倩也过来了。

    梓倩笑着打了个招呼:“霜落,今日回去可以不用做功课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她也是为了这个。

    霜落失笑,说司徒阁正老奸巨猾也不为过,她算计这些小女孩的心理,一算一个准。

    女学多得是有才的贵女,但并不是每一个有才的贵女都想出头。她们有的不想惹事,但有的就是纯懒。

    比如梓倩,比如姚霜落。若是不代替功课,霜落现在应该早就和秦胜蓝她们去游湖了。至于九霄环佩只是个附加条件,她突然临时起意想要把这把琴收到名下,然后送给一个人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人是谁,她还得再想想,其实送给大哥也不错。

    乙班只参加了两人,甲班有四人,桌椅和笔墨正好。

    六位女学生端坐桌前,有的人其实还不知画啥,拿起了毛笔在思考。

    霜落提笔蘸墨,信手拈来。画艺在手上,诗文在心中。

    出口成章者,皆因腹有诗书。

    和司徒阁正说话的山长看到霜落的架势,不由注目,问司徒婉:“那个女娃娃是个高手。”

    司徒院正也望过来,笑着说:“年考时你夸赞的那篇文赋就是她写的。哦对了,她是你们书院姚天祁的胞妹,叫霜落。”

    山长挑眉感兴趣的哦了一声:“天祁的妹妹?难怪。吉安侯府风水好啊,这对兄妹都有灵气,改日让我们家老吴去吸一吸。”

    司徒院正掩口大笑:“你们家老吴?这称呼倒是新鲜。”

    夫妻二人一生致力教育,至今未有孩儿,着实令人敬佩。

    山长捋捋胡须:“一会儿我要亲自去评判,依我看,这女娃娃的画技不输于她兄长。”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院正若有所思的看着霜落,小小年纪,容貌极盛,若是再有如斯才华,那就必须要有个强大的倚仗,才能保得住啊。

    分散在四周的书院才子们,也在偷偷打量正在作画的六人。不愧是京城女学的学生,看那举止和仪态,都是贵女的典范啊。

    娶妻当挑起舞阁,这话不对,因为女学里也有好多美貌的,若是爹娘给自己定那样一位未婚妻,瞅着也舒服。

    萧琛激动地扯扯萧停云的衣袖:“快看,快看,霜落参加了!”

    一开始他怕霜落不同意,就给云弟说出了自己的忧虑。云弟说他有办法,去和山长说了一句什么,果然霜落出列了,还是云弟厉害啊。

    他好奇的问:“你说了什么啊,威胁?”

    萧停云离他远了一步,这么笨别传染给自己。

    威胁要是管用,那就不是姚霜落了,明明是利诱。也不对,此利非彼利,他的霜落才不会被把破琴所诱惑。

    司徒院正替萧停云背了个锅,她不知自己如今已是老狐狸的代称,依旧眼神慈祥的看着自己的学生们作画。

    霜落一蹴而就,说半柱香完成就是半柱香。她拿起画纸晾了晾,然后换了一只小笔,蘸墨开始题词。是的,不是诗,是词。她闲暇时做的,总觉得那样的春天才是温暖。

    春山暖日和风,阑干楼阁帘栊,杨柳秋千院中。啼莺舞燕,小桥流水飞红。

    有亭台楼阁,有杨柳秋千,有莺莺燕燕,绿水青山……霜落写完,看着这幅画。突然不想把它交出去了。她觉得自己的画技好像多了一个人的味道,细节处理的特别好,这在以前,细节是她的不足之处,如今却练得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搁笔,她也没看其他人的情况,轻盈的走回了秦胜蓝身边。

    秦胜蓝背着俩书袋,看上去很搞笑,她雀跃的指着剩下的五人:“霜落,她们还在画呢,你真的用了半柱香哎。”

    霜落接过自己的袋子,拉着她走,林琳和李馨逸没来过秋明湖,已经去岸边了。

    “不等结果吗?”秦胜蓝边走边回头望。

    “早呢,咱们到栏杆那里,一会儿书院学生们该来评判了,咱们在不合适。”霜落深吸一口气,湖边的空气很清新,这里是京城比不上的。

    连莲正画着,眼角瞥见人影一闪,有人走了过去。她分心的抬起眼帘,一见是姚霜落,心里立刻一沉,笔上的墨啪嗒一点,滴到了画上。

    她傻眼了,这可怎么办,这是预示她输定了吗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先给亲爱的们解解渴,二更多写点,应该在晚上传,么么啊。

    姚霜落:听说,我是你们家的?

    萧停云:嘿嘿……

    姚霜落:听说这连环计都是你出的?

    萧停云:呵呵……

    姚霜落:威逼利诱对我都不好使

    萧停云:汪汪……

    姚霜落:傲岸男主什么的,果真是我的错觉

    小逸:假傲岸,真忠犬,致力于宠文,一百年不变!

    姚霜落:……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