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40章 赐婚很难(一更,卷一完)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40章 赐婚很难(一更,卷一完)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萧琛的形容让皇上破口大骂:“你个混小子,快滚。”把停云说成什么了,夜叉吗。

    萧琛嘿嘿一笑:“儿臣这不是想着为您分忧吗,您看,您这是挽救了亘古之臣的后代啊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天凌帝懒得和他多说,复又低下头看奏折。

    萧琛眼珠转了转,走上前来:“父皇,儿臣有一计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萧惟怀哼了一声:“放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萧琛被这个脏字吓到,这个父皇一定不是他亲爹。

    “有话快说。”天凌帝垂眸写了几个字,然后把奏折扔到一边,拿下一张继续。

    三皇子偷偷做个鬼脸,然后一脸正色的道:“既然定北王是想为娉婷郡主求赐婚,老嘴张开了,您也不能不给他合上不是?他们府里不是有一位现成的吗,您看,英雄救美,佳偶天成呀……”

    萧惟怀停笔,儿子不说,他都忘记了定北王府还有一位养伤的土帛世子呢。

    但是萧瑜联姻已成定数,他们天凌没必要再巴巴的送个郡主过去,掉价。

    所以天凌帝赶苍蝇似的挥挥手:“还不如不放。”

    萧琛吃了个螺丝,没关系,他还有人选呢。

    “父皇,您别急啊,这淳于景不行,咱们还有阿念啊。”萧念也该娶媳妇了,傻子萧瑜都能抱得公主归,他早该收收心,省得老跟在二皇兄后面做狗头军师。

    萧惟怀干脆坐直身子,似笑非笑的看着三儿子,连奏折也不批了:“说吧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萧琛讪讪的笑:“父皇,看您说的,儿子一片赤诚之心,让您说成什么了。您不同意就不同意呗,反正儿子就是觉得阿念和娉婷挺相配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也不管父皇啥表情了,恭声道:“儿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萧惟怀直到萧琛走了很久,都没动作。他在想,贤王叔家阿念,倒也是个人才,应该能让定北王满意。阿琛倒也真说了一个好点子,只是不知王叔怎么想,等下朝时问问他。

    萧琛慢吞吞的出了御书房,走了一段路后,就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这可是个劲爆消息,他要赶紧去告诉云弟,有人觊觎他,竟然已经觊觎到直接求赐婚了!

    不过,萧琛摇了摇头,咂咂嘴自言自语:“这齐娉婷是不是瞎。看上谁也别看上他,找死啊。”

    直到跨上了追月,三皇子才砸吧出一句话:“不是瞎,是缺心眼。”

    结果三皇子兴冲冲的来到世子院,却被告知世子早出门了。

    萧声俨然成了世子院守门的,他一看见萧琛翻个白眼,三皇子最近来的勤啊。

    “嘿,见本皇子来还不欢迎?”萧琛径自绕开萧声,这段时日他已经熟门熟路了,以前老被挡在门外,如今可以登堂入室的等人。

    “三殿下说笑,萧声岂敢。殿下喝茶吗?”

    萧琛大爷般的在萧停云御用躺椅上躺下:“看茶。”

    萧声撇撇嘴,正欲下去斟茶,萧琛又喊住他:“萧声啊,你家世子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世子去哪,小的能知道?”萧声呛了一句,真是的,我们世子出门还用给交代?

    萧琛不以为忤,翘着二郎腿恣意的躺着,反正萧停云的人都和他一个德行,自己才不生气。

    他浏览着屋里的摆设,眼神转到了桌上,那显眼的白色珍珠串就这么入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咦,萧琛感兴趣的一跃而起,走过去拿起来端详。

    珍珠成色相当好颗颗饱满亮泽,还透着淡淡的粉,不过竟是被普通水线穿在了一起,勉强算是一串项链?

    萧琛嫌弃的摇头,说项链都高抬它,换个颜色都能送给天凌寺方丈了。

    他刚想扔下,突然想到了什么,又拿起来细看,放声大笑。云弟啊云弟,你也有今天!

    他觉得,自己应该知道萧停云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琳琅坊,天凌京城最大的首饰铺,东家不知是哪个皇商,手艺还算精湛。珠宝首饰,这是萧停云唯一没有涉猎的区域。

    以前想都没想到,自己有朝一日也会踏进这种铺子,为了讨好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他抱着半大盒珍珠走进去,掌柜的一看既知是贵客,连忙迎出来:“公子请进,是要选玉器还是首饰?”

    萧停云打量四周,这个时辰倒是人不多,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妇人围着一节柜台,都在不停的往头上插试头钗。

    他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掌柜的多精啊,立刻伸出手邀请他进厢房,好东西都在里面藏着呢。

    萧停云跟着他走进去,这里比外面小一些,但摆设的首饰就高级了一些,都装在盒子里。

    他也不赘言,把珍珠往掌柜的面前一扔:“这些能做成什么?”

    掌柜的吓了一跳,我滴个乖乖,光这盒子就价值不菲,那里面的是啥?难怪通身贵气,看这动作就知道稀罕东西见多了。可这么随手扔过来,您也不怕摔坏。

    掌柜的心里一边腹诽着,一边打开了盒子,被里面白花花的珍珠闪瞎了眼。

    市面上的珍珠虽然不便宜,但还不至于天价。但这位公子扔过来一盒,却是价值连城的。先不说个头足,且论成色,就是他们店里最好的珍珠也比不上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些南海珍珠都做成首饰?”他巴巴的问,暴殄天物啊!莫说磨成珍珠粉养颜滋补,就是每天看着也养眼啊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萧停云一脸你在废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可以做成一套头面。因为珍珠个头太足,必要时我们手艺师傅会给磨小一些。哈哈,当然,磨下来的珍珠,我们会一丝不沾的磨成粉封袋,公子也可以一并送人。”

    “甚好,做的满意重重有赏。”萧停云也不问都能做成什么样的,他也不懂。

    掌柜的乐得合不拢嘴:“那是一定的,本店可是有口碑,京城手艺独一家……”巴拉巴拉的一大通,萧停云想是不是该换一家店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来留个地址,我再给您开张条子。”店掌柜依据办事。

    “你开吧,不用地址,说个日子我来拿。”萧停云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扔给他:“定金。”

    店掌柜快被他帅哭了,一看金额吓了一跳:“不、不用这么多,一锭银子就足够了。”一千两,吓唬我没见过银子咧。

    萧停云想了想:“你们店里还有什么稀奇的首饰?”

    掌柜的一听又来了精神,这可是他的强项:“首饰没有什么稀奇的,倒是进了一些玉镯和玛瑙,成色相当好,只是价格高一些,所以一直乏人问津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收回了那银票,转扔给他一锭银子,珠宝他有的是。你的玉镯玛瑙再好,能好的过我的?

    掌柜欲哭无泪,不知道哪一句话说不好,蹭了人家的虎须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做好?”萧停云看着他,那气势压得掌柜的透不过气。

    “一、一周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好,到时我来拿,做的不好,别怪本世子不客气。”他施施然的走出了店门,来去只用了盏茶功夫。

    掌柜的怂了,世子?哪个府的,艾玛,好吓人。

    萧停云一出琳琅坊,就和萧琛迎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他冷着脸装看不见,没想到萧琛指着他笑的很是欢快。

    见萧停云不理自己,萧琛快步走上前搭住了他肩膀:“诶,别忙走啊,哥哥来找你可是有惊天消息要告知与你。走走走,”一杯无“喝茶去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毫不客气的把他的手抚下来,“不去,没银子。”

    嘿,萧琛这暴脾气,他立刻摸摸怀里,掏出一张银票,豪气的拍在萧停云手上:“哥有的是钱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看了一眼金额,默默地塞进自己兜,心里想着,是不是再给霜落弄几匹苏绣?

    不知道自己当了冤大头的萧琛,还得意洋洋的拉着他的云弟一起上了马,直奔“一杯无”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特定包厢,萧琛先给自己满上一杯。为了来笑话他,可是连萧声倒得茶都没顾上喝一口。

    萧停云没问他是什么惊天消息,而是盘算着有几天没见姚霜落了,是不是该约出来见见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卷一完,二更展开卷二,谢谢亲爱的们一路支持。谢谢票票,谢谢订阅,谢谢留言,抱拳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