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37章 给个人情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37章 给个人情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直到淳于风坐上马车,这才咬牙捶了一下腿,自己怎么还就是撒谎了呢,莫非真是说谎上瘾?

    霜落问自己认不认识淳于景,自己是怎么回答的?

    “安乐候府世子,土帛无人不知。”

    当时霜落哦了一声,没有再问。她没有亲自送自己,因为这会在侯府引起震动,所以只是派了盼兮把自己送上了车。

    临别时,淳于风依依惜别,对盼兮交代:“盼兮姑娘,一定要好好照顾大小姐,无论她去哪,你们都要跟好。”

    弄的盼兮毛骨悚然的,先生可能是因为要走太伤心了,以至于语无伦次了都。

    她回去给霜落一说,霜落出神的想着,先生就像是躲避什么人似的,估计是怕引火烧到侯府,才不得不走。

    她摆摆手:“罢了,景先生的事你和倩兮都口风紧一些,有人来打听的话,长个心眼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

    晚上姚天祁过来的时候,知道了这个消息,他觉得还挺稀奇:“这先生请辞,还商量好的吗,冬暖那的风先生也请辞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还真没听说,上元节一过,女学也就要开课了。她把未完的画画完送人后,就在家复习了一天课业。

    “何时的事?”她走过来,请大哥上座。

    姚天祁整整衣袍:“昨日的事吧,冬暖哭得眼睛都红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摇头叹息:“冬暖是小孩子,不适应离别是正常的。景先生是今日请辞的,二位先生不是一起。”她给大哥解释。

    姚天祁觉得有些可惜:“难得见到一个投心意的先生,看来以后只能在书院找人切磋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一听到书院,莫名有些心虚,轻咳一声问:“梓成大哥,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欣喜地问:“你也觉得梓成不错?”

    霜落额角垂下黑线,大哥这一脸急切的样子,是几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他很有才啊,而且有礼貌,一看就是出自书香世家。”霜落想了想回答。

    姚天祁抚掌:“正是这么说,既然霜儿也觉得梓成不错,那为兄请他来侯府做客,咱们一起切磋画艺,作作诗,也不失一种乐趣。”

    霜落抖了抖:“大哥,你们书院不是已经开课了,你还有时间回侯府?再者,我们女学也开始忙了,我要升入乙班,课业一定也很繁重。”

    大哥不知咋的了,以前从不带男同窗回府的,如今怎么这么积极,莫非……

    她坏笑一声,凑了过去:“我知道了,大哥是想让梓成大哥带梓倩姐姐一起来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姚天祁一口茶喷了出去。真是天大的冤枉,他发誓绝没这么想。

    霜落又好气又好笑的为他擦拭,说对了你的心意,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嘛。

    “那算了,咱们还都是忙着课业吧,待放假时再凑一起。”姚天祁白皙的脸因为呛到而显出红晕,却被妹妹认为是心里有鬼。

    “大哥,梓倩姐姐真的很不错,你不要太害羞了,再害羞下去,我的嫂子就被别人订走了。”霜落皱着小眉头,人小鬼大的说。

    姚天祁拍拍她的头:“小丫头,管这么多。你自己玩吧,大哥走了。”

    站起身刚想走,又想到什么回过身来叮嘱妹妹:“霜儿……”

    霜落清澈的明眸望向他。

    小丫头真是长大了,越来越清丽,带他日长成,估计全天凌无女能及。他有些难以启齿,不知该如何说。

    最后,姚天祁舔舔嘴唇,终究还是要嘱咐两句:“霜儿,大哥是否曾对你说过,萧停云此人不要招惹?”

    霜落委屈的瘪嘴:“我没有招惹他啊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轻咳:“嗯,做得对。记住,他来招惹你,你也不要理他,昭王府太累神,他那个人太累心。我们霜儿,适合在一个简简单单的府里,有一个清清爽爽的相公,舒心自在的过一世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霜落很是动容,这也是她这一辈子的心愿啊。没想到大哥也这么想,他真是个最好的兄长。

    “谢谢大哥,我会的。”霜落郑重其事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萧停云没想到,他的宿敌在这里为他挖了一个上等的坑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和萧琛一起前往天牢,宇文婷自从上元节被带回来,一直关押在天牢里。

    萧琮也为此事正找太后求饶,说小姑娘家家的,不至于关天牢。谁知太后听了大发雷霆,把萧琮给骂了一通:“琮儿啊,你浑不浑?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,让你皇额娘听见,又该是心上一道刺!小姑娘家家?小姑娘家说话那么恶毒,还是四品官之女!哀家无法信任那种家庭出来的女儿,到底能不能衬得起你侧妃之位!”

    萧琮跪在那里,不敢多言。他心里暗恨宇文婷真是他妈的祸害,带她出去一次,就遇到一次事。

    如今宇文馥见了自己就哭诉,所以自己耐不住,答应了她来试一试。可如今来了,却被骂了个狗血喷头,他也很绝望。

    不过一听太后说宇文馥不能当侧妃,他可就慌了,膝行到太后膝下,可怜兮兮的说:“求祖母开恩,宇文馥和她妹妹不一样,端庄贤淑不会惹事的,只是她妹妹顽劣,在天牢里管教一番,就会知晓厉害。”

    太后最不喜欢听人忤逆她,萧琮越是护着宇文馥,她对这个人就越不喜。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,哀家有些乏累。”

    萧琮无奈的站起身,垂头往外走。大皇子萧珩从外面跑进来,擦着萧琮的胳膊来到太后身边,声音乖巧的叫:“皇祖母,珩儿渴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笑眯眯的拿过冷好的茶递到大孙子嘴边:“玩的什么啊,这么开心。”

    萧珩悄悄的说:“天灯啊,我没放够,云云把剩下的天灯都送与我了。祖母,珩儿还写了好多愿望,自己写的哦,放在天灯里一起放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感兴趣的问:“珩儿还会写愿望,说来与祖母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写,祝皇祖母天天开心……”

    太后被哄得心肝宝贝的叫,祖孙俩在那里笑成一团。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萧琮冷哼一声,说好的乏了呢。他不再留恋,大踏步的走出了玉坤殿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也往天牢走去,这件事只能找阿琛盘旋了。

    萧琛和萧停云欣赏了一番宇文婷的惨状,二人心理满足的向外走。宇文婷倒也没受多大罪,至少没有受刑。毕竟是萧琮带来的人,萧琛给他一点点面子,得让她完手完脚的接受大理寺的判罚。

    但是天牢里又脏又阴暗,一个十二三岁小姑娘吓都吓个够呛,别提每天吃的也不好,而且萧珩那天应该也踢得她不轻。

    二人和萧琮遇上,萧停云和萧琛交换了一个眼神。刚还在说他的好二哥,能忍到什么时候才来讨这个人情,结果他就来了,看来宇文馥在他心里还是有点地位的咧。

    萧琮勉强挤出一个笑,拱手:“两位贤弟。”

    萧琛回礼:“二皇兄。不知来天牢所为何事啊?”

    二皇子紧咬牙根,这不废话吗,我来天牢能为什么。

    “请二位贤弟移步,二哥我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三人有志一同的转着去御花园,那里说话清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宇文婷犯了大错,不该辱骂大哥,可是毕竟是我带她出去玩的,不知如何向宇文大人交代。”萧琮叹息出声。

    萧停云不发一言,只是低头踱步。萧琛点点头,附和道:“确实不好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琛也这样觉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一个四品官,确实该给二皇兄一个交代。养出那样一个女儿,还让你带着出门,这不是给二皇兄脸上抹黑吗?”萧琛义愤填膺的说。

    萧停云木然的一张脸,心里却笑开,论蔫着坏,谁也比不上阿琛。

    果然,萧琮脸上的表情哭笑不得,他再次叹口气,不能转圈子了,不然,三皇弟能给自己绕到土帛去。

    他抱抱拳:“算哥哥求你们,把宇文婷从天牢里发配到大理寺吧。”

    萧琛睁大眼,不敢置信的样子:“你要为她求情?”

    萧琮歉然的一笑:“不瞒你们说,宇文馥是我内定的侧妃,皇祖母都答应了赐婚的,所以我才会带她们姐妹出去赏灯。如今宇文婷惹了事,可是她姐姐却每日以泪洗面,我这未来夫婿总也要为她做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和萧琛故作不解的面面相觑,“那么说,宇文婷还是咱们的姻亲喽?”

    萧琮连忙点头:“可以这么说,所以二位贤弟,就当给哥哥我一个面子,只要把她弄到大理寺,你们就不用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皇兄,你这是在为难我。”萧琛愁眉苦脸的说:“你也知道,皇祖母多么疼爱大哥,比母后还要更甚。她不知道这件事便罢,可她知道了,我们要是听你的,会被她骂的……”

    萧琮能不知道吗,他刚才就被骂了个惨。

    于是他抱抱拳:“所以这次哥哥欠你们一个人情,求你们帮我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不着痕迹的点点头,可以要。

    于是萧琛一拍萧琮的肩膀:“谁让你是我的二哥呢,成,兄弟拼了挨上一顿骂,也帮二皇兄做到!”

    萧琮开怀一笑,终于成了,终于不用再面对那张苦瓜脸了。宇文大人说了,只要弄到大理寺,剩下的他们来打点,至少保住了宇文婷一条命。

    三人心照不宣的分头走了。

    萧琛和萧停云回了天牢,在路上,他朝萧停云挤挤眼,白得了一个人情啊。宇文婷本来就是要发到大理寺去的,又不是什么重大囚犯,天牢可没闲地方长时间养她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人情,到时候他想想看,可不能浪费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这时候想着的却是,明日书院开课,他要不要和姚天祁试一下好呢?啧,霜落有谁当兄长不好,干嘛偏偏和那人是兄妹。头大。

    女学开课第一天,和皇家书院是一日。这也是天凌京城的规矩,以皇家书院做标准,其他小书院都按着来。

    霜落过了一个美美的年,心情很好的背上骚包书袋,打扮的更是清新靓丽的去读书了。

    女学门口,秦胜蓝早就在等候,过完上元节,她被母上大人强制性的按在家里收心。

    “你开了课,就是乙班的人。十四岁的大姑娘了,连个女红都不会,说出去我这面子往哪里搁?”于是,这两天她都在练针法。

    “霜落!”一见好友闪亮登场,秦胜蓝立刻扑了过去搂住她哭诉,伸出满是针眼的手:“你看,我好可怜。”

    霜落吓了一跳:“你被谁虐待了?”

    秦胜蓝白了她一眼:“我堂堂未来女将军,谁敢虐待我啊,是我娘啦,非得让我绣条帕子给她,我为了满足她的心愿,就勉强一试,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你看到了,她眼神示意。

    霜落掩口,真的好好笑哦:“竟然还有把自己手当蜂巢一样扎的,胜蓝,我为你骄傲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秦胜蓝追着打霜落,忘却了礼仪。

    霜落伸出手指指后面:“嘘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看,原来是楼先生,没想到刚过完年,先生还是一身素净。

    “楼先生好。”她们向先生行礼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,年假过得如何。”楼先生平板着神情略过秦胜蓝,在霜落身上做了停留,眼里闪过惊艳。

    秦胜蓝一拍胸脯:“当然是没的说,先生,这个年假是我过的最棒的一次。”和姚霜落成为朋友后,连生活都多姿多彩了起来。

    楼先生微笑,“哦?那很好。霜落呢?”

    未等霜落回答,后面赶上来两道身影,其中一个把霜落挤到一边,很是活泼的招呼道:“楼先生好。”

    霜落望过去,要不是同窗遇见,她几乎都要以为婀娜失踪了。

    楼先生不赞同的对婀娜郡主说:“萧婀娜,在女学里面不要横冲直撞,这成何体统。”

    婀娜翻翻嘴唇:“先生,刚过完年嘛,学生开心啊。”她过了一个年,仿似更胖了,圆滚滚的脸蛋,倒是挺光滑细腻。

    她身边这次只跟着一个跟班,就是杨欣儿,闻言谄媚的问:“郡主去哪里过年了,我去找你,都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婀娜赞赏的看她,问得好,自己就是要和姚霜落显摆:“你当然找不到我,我和娘亲去江南玩了,告诉你,江南比咱们京城好玩多了。”

    杨欣儿欣羡的咂嘴:“真好哎,我都没出京城。”

    霜落拉着秦胜蓝走去一边,真不知这些贵女们每天争啊斗啊的是为啥。

    楼先生也摇摇头,当先走了,对于婀娜她实在无好感,而且她还要准备一下接下来的课。

    婀娜拉着杨欣儿呸了一声,楼先生就是一个老古板,这么大年纪还不嫁人的女先生,不能指望她夸赞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丙班直接搬进了乙班,也算成了学姐,丙班新生还未招考,因为要和皇家书院的招考一起进行,一般都定在三月。这样,开学头几日,所有先生都很轻松,毕竟少了一个班。

    于是乙班的学生们在闲暇也开始了八卦之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说没,宇文婷被送走了。”一个女生第一个说起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霜落这才恍然想起,那个辱骂大皇子被萧琛抓走的同窗宇文婷。她和秦胜蓝互看,心有灵犀的闭口不谈,只是和林琳与李馨逸凑在一起支着耳朵听。

    婀娜不知道还有这事,她看看杨欣儿,不悦的拧着眉:“宇文婷怎么了,你怎没叫她?”

    杨欣儿和宇文婷比起来,她更倾向于宇文婷一些。

    只听杨欣儿喏喏的说:“她只和馥姐姐在一起,我找过她一次,她没出来,我就没再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婀娜生气的拍拍书本,哼哈二将少了一个没来,那她如何威武的起来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谢谢红颜辣么多的花花,还有小可爱投的票票,还有钻钻,爱你们!人气推荐,小逸做到了万更,订阅在哪里?哈哈哈。谢谢大家支持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