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36章 不告而别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36章 不告而别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萧停云好整以暇的站在那,任凭对面的人出言恐吓,自是不应声作答。你是没交恶,但你偷窥过姚霜落就该死。

    淳于景一见问不出来什么,也来了气性,不顾腿伤就出了招。

    萧停云正中下怀,一抽腰中别着的软剑,迎身而上。二人你来我往的走了几十招,淳于景终究是带伤上阵,咬牙硬撑。

    淳于景现在还不知对方是哪一路人,还不能逃,必须要扯下他的面巾来。

    他使了个假动作,一晃身,萧停云以为他要逃,一剑刺出,淳于景却直接迎过来,拐杖架开软剑,左手迅速的扯向萧停云脸上的黑巾。

    萧停云今日是不打算放他走,让他看见自己的脸也无妨,就任由他抽了去,露出俊朗但阴郁的脸。

    淳于景一愣,手上动作一停,也忘了改变声音,脱口而出:“云世子!”

    他还以为是万胤派人来杀自己,所以总觉是心腹大患,这一看竟然是天凌王府世子,那这其中就一定有误会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被这声音弄得也愣住了,这声音太熟,好像在哪里听过,而且听对方口吻,还认识自己。

    他仔细端详对方的脸,和今晚参加诗会时又不一样了,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是带了人皮面具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跳到一边,抱拳:“不知是有什么误会,累的世子连夜来犯?”

    再次品味这声音,萧停云借着月光看向他的眼睛,戴了人皮面具唯一不能掩饰的就是眼神了。

    突然,萧停云叫了出来:“你是淳于景!”

    难怪他的腿也跛,难怪总觉得那张脸和眼睛违和,淳于景的眼神太犀利了。但是因为二者没有必然联系,萧停云一直没往这人身上猜。

    淳于景攥拳,暗道不好,这下可彻底暴露了。但他转念一想,自己若不表明身份,今晚真的别想安然退出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天凌云世子武功如此高强,难怪引得三皇子重视。

    为表友好,淳于景撕下了薄薄的面具:“正是在下。不知世子今夜何意?”

    淳于景面貌清俊,拄着一条破木拐,让萧停云忍不住蹭蹭鼻子。土帛世子从翩翩公子变身为落难先生,实在是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萧停云不答,反问他:“你不在定北王府养伤,来这里有何居心?”

    淳于景一噎,想了想:“本世子实无恶意,就是想在养伤期间……想着接近一下侯府大小姐。”他一咬牙如此解释道。也不知为什么,苦想理由时,霜落的脸就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萧停云怒火丛生,果然!这家伙还真觊觎霜落的美貌。

    淳于景说出理由后,看到云世子的脸色,暗叫一声不好,好像戳人心窝子了。他瞅好来路,闪身轻掠,一个起落就飞出丈远,声音传来:“世子不要在意,本人这就回王府养伤,候府不会再来!”

    萧停云背着手没追,看他那个怂样,还想接近侯府大小姐,丢人。

    不过经此一事,他也要派人守住定北王府,淳于景养不好伤,那他就别想回土帛了。

    淳于景回了小院,萧停云应该不会追来,否则也不会让自己走得如此轻易。他今晚来此,是怕自己对侯府不利,探明自己身份后,就放了心。

    淳于景带好东西,临走时给姚冬暖留了一封书信,说自己找到了亲人,有急事要走。留下的书送他,还鼓励他好好学。

    至于阿风,等有空再传递给他消息吧。

    萧停云,这笔账他记下了,虽然他没有下杀招,但逼得自己如此狼狈,就和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。看他的样子是喜欢姚霜落是吧,可以。

    淳于景忍着腿伤连夜回了定北王府,以他的武功,绕过几个家丁还是小菜一碟的。

    替换他养伤的属下一见主子回来,好像伤还更重了,吓得一跃而起,连忙拿出药为他重新固定。

    淳于景忍痛吩咐:“给二公子送个信,就说我在这里养伤,让他不要挂念。”

    下属得令,他又叮嘱:“不要夜里去,侯府的暗卫很强,你不是他们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躺在舒适的床上,这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。他精神好了一些,开始理一理最近这些天的事。

    萧停云能跟着来,一定是看出了什么破绽,而他今夜一直陪着姚霜落,无暇分身,那他应该是在自己一出酒楼就派人跟上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真的不容小觑,虽然有关他的传闻不是很好,但自己看来,他是个人物。天凌泱泱大国,人才辈出,卧虎藏龙,他在天凌养伤期间要谨慎再谨慎。还有阿风,一定要带他走,只有在自己身边,自己才能安心布置一切。上一次的危险不会再发生,他不会允许。

    第二日,暂时在定北王府安身的御医过来日行检察,老头子脸都皱到一起去了,纳闷的说:“昨日看着都好多了的,怎么一夜之间就成这般模样?”

    他这里按按,那里按按,淳于景隐忍不发。

    “世子,你是不是没听下官之言,又练剑了?”御医用夹板为淳于景正骨,敬佩这位土帛世子竟然忍得剧痛。

    淳于景额头上都是密密的汗珠,勉强应和了一声。

    御医处理完伤腿,摸着胡须摇摇头:“年轻人切不可贪急,伤筋动骨最是难养,世子还是十日后再下地走动吧。不是下官吓唬你,再错位,这腿就得跛了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点头,脸色真正的呈现蜡黄,疼的。

    御医摇摇头,不容易啊,一个人在天凌养伤,也不说留下个随从。他叹息着走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吉安侯府偏院,姚冬暖像往常一样兴高采烈的去先生屋里叫人,屋门紧闭着,他敲了敲:“先生,你用早膳了没?”

    无人应答,姚冬暖以为是他睡沉了,继续敲:“先生,先生,风先生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奇怪,手上下意识的一推,门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“原来先生早就起床了,是不是出去锻炼了。”姚冬暖边自言自语,边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被褥叠的很整齐,桌上的书也摞在一起,姚冬暖打量了一圈,什么都不乱,但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他走到书桌前,干净的桌上用纸镇压着一张宣纸,他瞅了瞅,竟然瞅到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姚冬暖好奇的抓起纸,原来是封信,真的是给自己的,第一行写着冬暖青览。

    他三两下就看完了信,说是信,其实就是留了几句话,交代了一下去处。难怪觉得少了什么,没有一件衣服,也没有先生的包袱,这间房子先生来时什么样,走时就什么样,还多了一些留给自己的古籍。

    姚冬暖眼泪流了出来,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先生,他最最崇拜的先生,就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他哭着回到了自己的卧房,先生好坏,怎么可以不告而别。他找到亲人了,是不是就永远不来当先生了?

    陈氏听见声音不对,推门进来,一看儿子竟然趴在床上哭,立刻就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冬暖,谁欺负你了,是不是姚春怡?她怎么你了?快跟娘说说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擦擦眼睛,这么个哭法,半大小子也觉得丢脸。

    他抽噎了一下,心情平静多了,刚刚只是不能接受。现在想来,先生教了自己很多学习方法,是自己受用无穷的。

    “娘,没有人欺负我。”他红着眼睛,还不屑的朝那边挑了挑:“就她,还能欺负到我?我整的她哇哇叫。”

    陈氏放下了心,刚才真是心都要跳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哭啥。”陈氏坐到一边,看他手里拿着一张纸。

    “先生请辞了,孩儿难过。”姚冬暖垂下头,真的很难过。

    陈氏哦了一声,辞了就辞了,“让你爹再找一个来?”

    姚冬暖激烈的反对,摇头说:“不要,我只要这一个先生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陈氏叹口气,孩子的事她不懂,不要就不要吧。

    景风被贯叶推过来时,姚冬暖正坐在院子里蔫蔫的读书,无精打采的。

    他笑呵呵的招呼:“冬暖,读书呢?”

    姚冬暖抬起头,一看是景风,大姐姐的先生,眼圈又是一红,把书合上站起身道:“景先生好。”

    景风看他情绪不对,不由关心的问:“怎么,被先生骂了?”

    姚冬暖苦着脸,要是先生能骂他就好了,现在连先生在哪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走了。”姚冬暖无神的说。

    景风纳闷,回身看贯叶,贯叶把景风推到石桌前,自己跑向淳于景的屋子。

    一会儿功夫,贯叶跑回来,对公子说:“没人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拿出先生的告别信,给景风看,他知道自己先生和景先生一见如故。不过风先生竟然连他都没道别,这让姚冬暖心里好过了些。

    景风展开信,淳于景熟悉的笔迹映入眼帘,上面说找到了亲人,所以不再教学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揣测大哥这是回去养伤了。定北王府,那里的条件一定比这偏院强百倍,他回去好好养腿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突然他脸色一变,大哥以前说的话在耳畔响起,说一定要带自己回土帛,若自己反抗,他会想办法连霜落也带走。

    这怎么行!

    莫不说霜落还小,她的闺誉还要不要了?再者,土帛条件比不上天凌,加上还有万胤虎视眈眈,一直把安乐候府当假想敌,霜落的安全就没有保障。

    景风脸色变了又变,姚冬暖看了以后忘记了自己的悲伤,安慰他:“景先生,你不要难过了,你看,我都想明白了,先生找到亲人我们该为他高兴呀。”

    这孩子挺厚道,像是霜落那边长大的孩子,景风想。

    他自己向外划着轮椅,贯叶连忙上前替过他。姚冬暖有些傻眼,景先生好失落的样子,风先生一走,他好像比自己还难过呢。

    景风被贯叶推到门口时,他才恍然自己想的入神了,忘记和冬暖告别,连忙回身招手:“冬暖你继续读书吧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慢走。”姚冬暖礼貌的颔首。

    回到迎风阁,景风有点六神无主。大哥是很强硬的人,他说到就会做到,把自己带走也就罢了,霜落绝对不行。

    不行,他也要走。

    景风突然有些难过,离开土帛逃命时都没有这种情绪,在侯府短短一段时间,他已经爱上了这里。霜落也好,天祁兄也好,还有迎风阁都让自己有了家般的温暖。

    贯叶走过来,看着景风郁郁寡欢的样子,就知道世子的离开触动了自家公子。

    他叹口气,这兄弟俩,不是这个消失就是那个消失的。

    “贯叶,收拾东西,咱们走。”蓦地,景风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贯叶吃了一惊,好不容易安稳下来,又要走?

    吃惊过后,贯叶立刻乖乖的去打包为数不多的行李,毕竟来侯府时刚整理了的。他甚至都没问这次是去向何方。

    景风有些过意不去,除了家人,最对不起的就是贯叶了。他一直跟自己东奔西走躲躲藏藏,却毫无怨言,小小年纪,吃了不少苦。

    很快的,贯叶收拾好了一个小行囊,两人的衣服和近来公子画的画。

    他提着出来,“好了,就这些。”

    景风看向房顶,大概自己和天凌无缘。甩甩头,他对贯叶说:“明日回土帛。”

    贯叶喜形于色,忍不住凑上前:“公子,咱们要回家了么?”

    景风摇摇头:“是回土帛,不回侯府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景风本就是不存在的,淳于风始终是土帛人。但是侯府我还不想回去,不想给爹娘添麻烦。”万胤可能也一直在找自己,只是没有大哥手段高,没找到而已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回了府,谁知道那王八会出什么损招。

    贯叶失望:“那咱们去哪住。”

    景风微微一笑:“是我去哪儿住,你回侯府,去找忍冬。”

    贯叶坚决反对,虽然他很想忍冬,也很想侯府,可是他更想跟着公子。

    最后景风拗不过他,只得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一夜无眠,主仆俩都心事重重的,直到霜落拿着工笔美人图进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的图画好了。”霜落笑吟吟的。

    景风微笑接过,立刻吃惊的说不出话,“这是你画的?”

    霜落左右点头,倒背着手很是得意,她也没想到自己完成了的画,拓好后如此惊艳。

    景风抱着画坐在轮椅上,冲着霜落一揖:“先生在上。”

    霜落被他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好啦,景先生,我来是让你看看有哪里不足。”霜落正色道。

    景风再次认真审视这幅画,工笔来讲,实在已经是无可挑剔,他摇摇头赞叹不已:“霜落的工笔画已趋完美,这幅图,堪与那幅《四海升平图》比肩。”

    霜落抿唇,这是很高的评价了。

    收好画,景风叫住她:“霜落……”他有些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先生?”霜落把画轴卷起来,用丝带缠住。

    “我欲请辞,回故乡。”景风一闭眼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霜落诶了一声:“先生故乡何处,为什么突然要回去,还请辞,是不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景风点头:“不回来了,本就是离乡背井,也该回去了。”他看一眼最贴心的学生,真是眉目如画,这么美好的小姑娘,他一定要保护她。

    霜落嘟起嘴:“先生,你请辞的如此突然,是因为学生太顽劣?”

    景风哈哈一笑,被她的话冲淡了些许离愁:“是啊,学生太优秀,我这先生教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霜落无言以对,她看得出景风不是真心要走。

    霜落把手里的画卷递给景风:“先生,既然你要离开侯府,这幅画送给你做临别礼物,还望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景风眼睛有些湿润,得学生如此,夫复何求。她没有刨根问底,也没有强留,还送给自己刚完成的佳作,相比起来,她的大度更衬托了自己的小心眼。

    他从轮椅上站了起来,郑重的接过了霜落手里的画。

    霜落这下子真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先生的腿,好了?”

    景风苦笑着点头:“除了阴雨天隐隐作痛,血脉不畅通外,只要不长时间跋涉,基本无碍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恍然的点头:“所以,先生是来天凌治腿养伤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可以这么说,甚至可以说是来天凌逃命。”景风自嘲的笑:“在侯府是我最安逸的日子,霜落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这么说,先生教会我很多东西。现如今,我若是开个成衣馆,生意说不定不比芙蓉姿差。”霜落笑着说。

    景风从怀里拿出一颗绿油油的球,递给她:“收好了,这个送给你,可解百毒。”

    霜落连连摆手:“先生这太贵重了,我不能要,而且,既然你身体还在恢复中,这个留给自己用最合适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叫你拿着就拿着。”景风第一次强硬起来,把珠子塞进霜落手里。

    霜落抬起手心,审视着这枚珠子,好像家里那只波斯猫翡翠的眼睛,晶莹剔透的。置在手心里冰凉,触久都不会升温,嗅之有一股淡淡的药香,也不知什么材料制成。

    “随身携带,任它什么药粉毒物都不能伤害你分毫。”景风认真的交代她。

    霜落霎霎眼睛,先生好像真的是在告别呢。她点点头,把珠子放进了荷包。

    “谢先生赐予。”霜落福身。

    见她收下,景风松了一口气,有这么个东西,即使大哥用毒,都伤害不了霜落了。

    淳于景画外音:你神经病,我为什么要伤害美人啊。

    “先生何时动身?我派马车送先生一程。”霜落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,贯叶去雇车了,车一来,我们就走。”景风笑着说,她的好意自己心领了。

    霜落叹口气,“那我去跟大哥说一声,也来送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。”景风一把拉住她,他不想再道一次别,“你跟天祁兄解释一下吧,我实在无颜面对。”

    “行,景风先生,一日为师终生为师,姚霜落在的任何地方,都是你的家。”霜落感染了离愁,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“我记住了。霜落,其实我隐瞒了真实姓名,对你一直很愧疚,请你记得,你曾经有个绘画先生叫淳于风。”

    霜落大眼睛呆呆的盯着他,这个姓氏实在是很特殊,特殊到让她立刻想起了另一个人名,淳于景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是不是土帛人?”霜落问。

    虽然天凌百姓瞧不起周边小国,但几国开放通商,有住在天凌的别国人,很正常。

    淳于风苦笑着应了,就知道这个名字一出,依霜落的聪明劲儿就能猜到。

    “淳于这个姓,在土帛是大姓?”否则怎么这么巧,就认识几个土帛人,俩姓淳于的。

    “也算,国姓是万,复姓都是大姓,据传,土帛是各国的后裔漂流以后来到了一个地方,慢慢地凑成了一个国家。”淳于风为她解释。

    这时,霜落突然问:“你认识淳于景吗?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