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34章 惹是生非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34章 惹是生非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被人发现在偷看,霜落却没有一丝心虚,而是大眼睛一弯,送给他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萧停云怔怔的看着她,只觉得这抹笑容如此美好,温柔了夜色,温暖了自己苍凉的心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在挑天灯写愿望,你为什么不去?”霜落仰望星河,深吸一口气。她要借今日的放飞,斩断前世那一丝挂念与眷恋。

    萧停云静静地欣赏她的侧颜,“我没有愿望。”

    霜落好笑的转头看他:“无欲无求?”

    他失笑,“我都不知道要写些什么。你呢?”

    霜落眼珠转了转:“我不说,说出来就不灵了。但你既然无欲无求,我帮你写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怕他误会,她加了一句:“孔雀开屏灯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一句真诚的祝福,抵一盏灯,希望你能不这么苍凉。

    萧停云见她说完瑟缩了一下,眉头不由又打结:“也不知多加一件衣服,夜深还是有些凉意的。”

    霜落脸颊有些烧,这话就说的有些私密了,她连忙回答:“那世子就快来挑天灯,放完了我和哥哥就回去。”丢下话,她微提着裙摆跑走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看着她的身影,像只小兔子般惊慌逃走,笑的胸膛都有些震动,似轻叹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:“这可是你自投罗网,为我写心愿的人,只能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霜落跑回大哥身边,殊不知她已经被人宣誓了主权。

    姚天祁刚好写完自己的,把纸塞进了灯,脸带笑意的对妹妹说:“快,你也写,咱们一起放。”

    霜落开心的接过笔,走上前蘸了一点墨,微微凝思,就开始在纸上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求佛祖保佑:如夏骄阳,阖府安康,侯府上下,平安顺遂。

    她写完后也不待墨迹干,就轻轻折了起来。来到大哥身边塞进为自己准备的天灯。

    姚天祁有点激动,他虽然少年老成,可第一次放飞自己的愿望,也是有些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他提着两只天灯,笑着招呼妹妹:“霜儿,走,咱们去放天灯喽。”

    霜落扯住哥哥的衣袖:“再等我一下,我还有一张没写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以为是小女孩儿家的心愿太多,乖乖的站在原地等候。

    霜落走回笔墨前,执笔看着远处飘着的灯,有些无从下笔。

    萧停云慢慢地踱了过来,和姚天祁正面相对。看他一手一只灯,难得有如此蠢萌的时候,不由笑了笑。

    嘿,姚天祁一见他的表情,就知道他什么想法,他都不知道自己竟然如此了解萧停云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,有本事你别写。”姚天祁冷哼一声,敢笑话我。

    萧停云斯文的点头,“嗯,我不写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被一句话堵住了,正想拂袖而去妹妹身边,忽然听见大殿下那边传来了哭喊声。

    他刚想看萧停云,谁知人家也不知怎么做到的,早已飞掠了过去!

    姚天祁连忙过去找妹妹,这时候最好霜儿在自己身边,就怕慌乱中妹妹被挤到。

    “霜儿,那边出事了,咱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把两盏天灯放下,正好压在霜落刚写完的心愿上。

    霜落一听出事,脑海里出现的念头就是一定是大皇子。

    兄妹二人匆匆赶过去,整个天灯台的人由分散均匀,变成了一个大圆圈,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姚天祁拉紧妹妹的手腕,这个时候千万别冲散,二人分着人群向中心走,嘴里说:“让一让,我们是里面人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问题是看热闹的人哪里理会他说啥,一时间无法进入。

    这时候,人群从圈中心慢慢被侍卫分开来一条路,一直分到了兄妹二人身边,侍卫们执剑而立,其中一位伸手做出请的动作。

    霜落对侍卫点头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她手腕一转,变成拉着姚天祁走进去。围观天凌子民咋舌,这两位是啥身份捏,侍卫开道啊,难怪这么俊哟。

    萧停云和萧琛一左一右站在萧珩身边,萧琛怒目而视,而萧珩刚发过疯的样子,弄得头发乱成一脸。面前地上跪着一位女子,西子捧心般强忍着不倒下。而二皇子也在,他怀里还搂着一位,趴在他肩头哭泣。

    秦胜蓝和梓倩都与兄长站在旁边,一见霜落二人也进来了,连忙招手让他们过来。

    六人汇合,霜落不解的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,怎么二皇子也在,那不是宇文婷吗?”

    地上跪着的正是她们的同窗宇文婷,而萧琮怀里搂着的,是还未宣诏的准侧妃宇文馥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三殿下为大殿下写好心愿放进了天灯,大殿下非要说要悄悄地放,不然心愿一飞就和别人的混了。结果他提着点燃的灯跑出去,就这一会儿工夫没看住,被别人撞飞了天灯,烧糊了没放起来。”秦胜蓝看到大殿下像个孩子一样发疯,就差哭出来了,好可怜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宇文婷撞到他,三殿下应该也不会这么生气吧?”霜落不解,萧琛是讲道理的,虽然是皇家人,也算很开明的人。

    梓倩说:“没错,本来是没事的,但宇文婷她可能是说了不好的话,惹得大殿下发了怒。”

    梓倩真是说的太隐晦了,宇文婷岂止是说了不好的话。她没认出大殿下的身份,单看他的打扮和举止以为是个傻子,再加上身后觉得有人撑腰,极尽轻蔑的辱骂了一通萧珩。

    萧珩哪里受的了这些,立刻发了疯,一脚就踢向了宇文婷,这一脚可让她痛出了一心火,立刻哭叫起来。

    宇文馥和萧珩闻声过来,这一看不得了,萧珩正围在妹妹身边撕扯。宇文馥以为是登徒子,连忙上前要扯开萧珩,整急眼的萧珩反手就是一巴掌,宇文馥的脸挨了个正着,瞬间高高肿起,嘴角都破了。

    她还待上前,被跟着前来的侍卫架住。至于大殿下,他正在解气,而且没有危险,先由着他。

    萧琮认出来是大哥,赶忙上前想把萧珩扶好。既然萧珩在此,还有侍卫跟随,说不准谁会在旁边呢,他连挨打了的侧妃都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宇文馥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二皇子,直到听他喊出了大哥,才惊觉自己的妹妹要完。

    萧珩被二皇子抱住,发狂的挣扎,束好了的发冠也散了,眼睛瞪得几乎凸出来,嘴里大声嚷嚷:“我打死你,狗奴才!打死你,你才是个傻瓜……”

    萧琛几乎是听到哭叫声就往这边来,一看二哥也在,还控制着大哥,不由狠瞪了侍卫一眼,侍卫们连忙上前拉开了二皇子。

    萧珩自由了,还想上前揍宇文婷。他的思想里没有男人不打女人,只有她敢骂我,我就打死她。

    三皇子亲自上前顺毛,“大哥,我帮你揍她。”

    萧珩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有些怔楞,呆呆的看着萧琛,瘪起了嘴:“她说我是傻子,她把我的天灯撞飞了,还骂我是傻子。我不傻,她才傻……我要打死她,这个狗奴才。”

    萧琛眼睛一涩,不停地理顺萧珩的头发,这一番闹下来,头发有些打结:“嗯,大哥才不傻,那些狗奴才才傻,而且该死。”

    宇文馥打了一个颤,咬唇看向地上缩成团的妹妹。

    萧停云走过来,对那俩侍卫声音狠戾的说:“自己去领罚!”

    他话音一落,两个侍卫立刻垂下头单脚跪地:“属下遵命,谢世子责罚。”

    宇文馥更是要昏倒了。大皇子没有受到一点伤,侍卫姑且都要罚,那辱骂皇子的妹妹,还有命吗?

    “二皇兄,要不要给个解释?弟弟奉皇祖母之命,可是要保证大哥毫发无伤的回去,你看这可让做弟弟的如何交代?”萧琛冷声问萧琮。

    “阿琛,都是误会,误会。”二皇子心里暗恨,这宇文婷,可真不消停。

    “呵,一句误会就能消除辱骂皇子的罪名,那天凌百姓岂不是天天都能骂你?”一向和善的三皇子丝毫不给二哥面子。

    萧琮尴尬的看看宇文馥,又瞥了瞥地上的宇文婷:“放心,阿琛,二哥一定会给大哥交代!”

    宇文馥捂着嘴走到萧琮身边,泪流不止,嘴角和脸颊因为肿胀变得有些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萧琮说完觉得愧对宇文馥,不由伸手把她揽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她给我弄起来,好好的跪在那里。”这时萧停云出了声,此时的他一身戾气,立刻有侍卫听命上前把宇文婷给拖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霜落他们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萧珩这时又恢复了孩童般的清醒,拉了拉萧停云:“云云,我还要放天灯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找人带你去。”萧停云说完,就准确找到了姚霜落的方向看了看。

    霜落和他眼神对上,柔和的点了点头,然后看向他身边的萧珩。

    大皇子披头散发的,但垂下来的头发也遮掩不住他的好相貌,皇家人的长相都不俗,而且,他和萧琛不像是亲兄弟,反倒和萧停云有一点点像。

    霜落跟大哥说了一声:“正好咱们的天灯也没放,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也挺可怜大殿下,他若不傻的话,说不准就是未来之君。可如今他只是个,个子高大一点的稚子而已。

    霜落当先走过去,伸出雪白的小手:“大殿下,我们刚写好了心愿灯,你可愿一起去放?”

    萧珩呆呆的看着霜落,云云说的就是她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吧唧一下嘴,“你比心嬷嬷好看多了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一脸黑。真不愧是皇家人,色心永远存在,即使心智如萧珩,也有不俗的眼光来发现美。

    萧琛“噗”的笑出来,见霜落惊讶的看自己,不好意思的解释:“大哥在太后宫里,每天最熟悉的就是心嬷嬷。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摸摸鼻子,歉意的对萧停云说:“你们都去放灯,这里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只有自己的身份可以和萧琮抗衡,他们所有人包括云弟,都在身份上差一些,别让二哥记恨上。

    百姓们的包围圈被侍卫强制冲散,看热闹的人一边退去,一边不舍的回头望。这些都是皇家人呢,平时见不着的呢。真有幸,放个天灯,还能看见这么些个贵人,而且奉献了这么一场热闹可看。

    霜落和萧停云走在萧珩左右,姚天祁和梓成他们都跟上。

    梓成拉拉姚天祁:“放完灯咱们回去吧。”这浑水不好趟啊。

    姚天祁心有戚戚焉,他也恨不得早点回去啊,你看萧停云今夜不正常,他怕怕。刚才那厮看妹妹的眼光,和任何人都不同,那厮绝对对自己貌美如花的霜儿有不轨之心。姚天祁算是彻底发现,无需梓成的提醒了。

    他颔首:“嗯,放完就回家,改天咱们再聚。”

    众人来到刚才的笔墨处,霜落让大皇子坐在台子上,柔声问:“你有什么愿望,我帮你写。”

    萧珩撩撩头发,莫名的有些喜感,他鼓起双颊,皱眉细想:自己都是什么愿望来着?

    有了,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萧珩扯扯霜落的袖口:“我想要母后和皇祖母永远陪着我,想要好多好吃的好玩的。嗯,没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莞尔一笑:“真好的愿望。”虽然直白,但确实美好不是吗。

    她起身去帮萧珩写,却发现萧停云正站在她刚才写字的地方,弯身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突然,霜落灵光一现,那不是她刚刚为他写好的愿望嘛。

    霜落快步走过去,从萧停云手上拿过那张纸,催促他:“快去拿两盏天灯来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她敢这么对他,而自己还不生气了,萧停云苦笑着想。他点头,真的离开去拿灯,姚天祁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梓成在姚天祁身边叹口气:“你妹妹危险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重重的呼吸了几下,嘴里咬牙道:“他、想、得、美。”

    二人对视,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无奈,梓成劝他:“妹妹还小,应该无碍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啊。”姚天祁皱起了眉,萧停云看上妹妹,是不是就从那幅画毁了开始的?

    他有些后悔,当时就该豁出面子,自己去给萧停云讲明白道歉的,如今,为了一幅画搭上妹妹,他自责又难过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昭王府水深,谁不知道萧停云命硬,谁不知道皇家人的生活只是表面风光?

    姚天祁暗暗记着,回去跟爹娘商议一下,要不要先把霜落送走一段时日,断断某人的念想。

    霜落可不知大哥愁到那种地步,都想到要把自己送走了。她正拿起毛笔在纸上写着蝇头小楷:一愿亲人常在,幸福开怀,二愿心想事成,永远康泰。

    萧停云拿着灯走回来时,被姚天祁拦住。

    “给我,我拿给霜儿。”从现在开始,他要看紧妹妹一点。

    萧停云耸耸肩,也不和他抢,真递给了他。无所谓,自己想要接近姚霜落,谁也看不住。

    刚刚看到姚霜落为自己写的心愿,他心里正柔软着。这么好的女孩,庆幸被自己发现了。

    本想着这一生注定孤单,哪里会有比娘亲还好的女子让自己遇上。谁知道,就是有这么一个人,美好到让自己想不动心都难。

    他抱胸而立,遥遥的看着那个最耀眼的女孩,她正往姚天祁拿着的天灯里塞纸条,看样子是给阿珩的。

    突然有些嫉妒,仿似自己的宝贝被别人看到了,不爽。

    也不知她为阿珩写了什么,想起萧珩的稚言稚语,他笑起来。若是姚天祁这时回过头,就会发现他认为性格乖张的同窗,竟然会有如此温暖的笑容。

    霜落把纸条塞进天灯里,提着来到萧珩身边:“大殿下你的天灯,等云世子过来,咱们就可以一起放了!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