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33章 孔雀开屏(二更来袭)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33章 孔雀开屏(二更来袭)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随着灯芯点燃,灯盏外罩被照的映成黄色,像是一颗会发光的球。

    萧琛几人忍不住提着灯围了过来,因为,现在那颗本来很普通的球,在点燃以后看上去分外好看。

    萧停云轻蔑的扫视他们一眼,更好看的在后面呢。

    姚天祁本想过来挤开他,自己帮妹妹拿着,旁边的萧琛及时在一边提醒:“咱们不知要注意什么,还是云弟稳妥些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想想也是,这灯被说的如此贵重,自然应该有它的道理。他姑且先看着,等看明白窍门,再把那家伙拉开,离妹妹那么近,是想做什么!

    灯芯越燃越旺,灯笼内温度越来越高,这时萧停云觉得灯杆微颤,凑在霜落身边说:“看好,来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也感受到了轻微的震动,发现灯笼上慢慢地出现了一些细微的裂缝。

    她惊喜的回首说:“真的,有变化了。”美人呵气如兰,眉眼间透着喜悦,像发现了糖的孩童,纯真而美丽。

    霜落这一回头,就和萧停云之间只有一线之隔。二人四目相对,都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萧琛惊呼的声音及时拉回他俩的心神,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众人都向前移步,想更仔细的看清花灯的变化。

    霜落抿唇转回头,这时球体已经裂成好几片,大片从球体裂开,小片从大片上剥出来,慢慢地,一层一层还在向外剥,不一会儿就已经开成了花苞。

    而灯芯也露了出来,竟然包在一片一片金叶子中,成花瓣状众星捧月,难怪能承受如此高温。

    萧琛啧啧称奇:“无怪乎这盏灯值钱了,冲这金叶子,也值不少银两啊。”

    他一说完,萧停云哼了一声:“牛嚼牡丹。”

    “嘿!”萧琛就想上前跟他怼,被扯后腿的大哥拉住,谁都不能和云云吵架。

    秦胜蓝这时“嘘”了一声,示意三殿下快看。萧琛对着萧停云的侧面挥了挥灯盏,意思是本皇子先放你一马。

    霜落紧张的看着,这灯做的实在是太巧夺天工了,合上就是一个球,只留着火折子的小口,外表却是天衣无缝的样子。谁成想,这是用障眼法隐藏的,真绝了。

    慢慢地,前半部分突然不动了,就像是探出脖子的鸟,后半部分却还在繁复延伸,霜落看出了门道,她在《四海图志》上看见过,不由惊讶的脱口而出:“孔雀开屏!”

    萧停云一愣,她竟然知道,她竟然真的各种书籍皆有涉猎,这姑娘还要给自己多少惊喜?

    萧琛被提醒了,仔细打量那盏已经初现雏形的灯,真的是呢。云弟太鬼了,没想到还真弄出来一个宝,这盏灯的稀奇,恐怕母后送出的琉璃盏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终于,灯不再变了,而且供它变化的灯芯正好燃尽,温度渐渐凉了下来。只剩下金叶子做成的灯芯托,在旁边花灯的照耀下反着光。灯芯托巧妙地镶嵌在孔雀的身子上,托上还插着一个完好的替换灯芯,真是不要太讲究。

    一层一层琉璃片叠成了孔雀的尾巴,开成了一把大蒲扇般的屏,透明的琉璃晶莹剔透,霜落忍不住伸出手触摸。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萧停云低声问,再次拿出火折子要点燃灯芯,这下可就纯粹是一盏灯了。

    霜落对他笑,眼里灯光闪闪,很亮,亮入人心。

    “它是颗球我就很喜欢,如今更喜欢。”霜落看着他再次亲手把灯点燃,侧首问:“世子是不是早就听说过这盏灯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不但听说过,这盏灯就是我的。

    难怪,只有他一脸笃定的样子,在别人嫌弃争议时,还是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“云弟,这灯不会再变回去吧?”萧琛忘记了和他云弟的仇恨,不计前嫌的问。

    萧停云撇撇嘴,嫌弃的显而易见:“你觉得呢,它会利用什么再变回去?”

    霜落掩口笑,三殿下这问题问的忒傻。这盏灯和天灯应该是一个道理,她猜测应该是灯芯燃烧在一个球体内的热度使然,虽然书上并未讲明这是因为什么。如今灯体已散,应该就定型了,因为没有任何凝聚的力量让它恢复原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被噎回来的萧琛,静下心来也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今晚变笨了,一定是跟秦胜蓝兄妹待长了的缘故,哦对,还有不分远近的大哥。

    灯芯点燃,孔雀开屏灯所有的琉璃再次被照亮,加上独特的外形,惊艳了众人。

    萧停云直接拿过霜落的手握在灯杆前端:“拿这里,不会烫,而且会更牢固。”

    霜落提着这盏灯,目不转睛的看,也忽略了被某人做了什么动作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没注意这个细节,只有贼兮兮的萧琛看到了。他摸摸下巴,暗暗啧了两下:云弟真乃高人。

    萧停云一触既放,掩饰的把手攥成拳,手心的触感那么清晰的萦绕在脑海。好嫩好滑的小手,有些微凉,和自己火热的手成鲜明的对比,让他忍不住想要捧在掌心呵气升温。

    可是不行,那太孟浪了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再看过去,两只如玉的小手都用上了,一前一后执着柄杆,可见她十分小心翼翼,就怕摔了。

    雪白的手提着亮眼的灯,加上如天人般娇嫩的容颜,成就了花灯节上最美的景观。

    这下秦胜蓝和梓倩由可怜她变成了羡慕,这灯真美。两相一比照,霜落的灯艳冠群芳,像是九天仙子;而自己两人的灯则像柴火丫头,上不得厅堂,低入了尘埃。

    萧停云很满意,他觉得这丫头真是怎么看怎么好,也就只有这么一盏灯,配得上她纤纤玉手来提。

    姚天祁无话可说了,因为这盏灯是萧停云赢来的。他再不喜,也抱拳诚恳的谢过:“谢云世子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微微一笑,头一次没用傲娇的脸对着他,回礼道:“好说好说。”

    梓成惊诧的看向好友,怎么个情况?宿敌经过一盏茶多的功夫,就握手言和了?

    姚天祁看出梓成所想,翘翘嘴角,缓缓摇头,不是的,不是你所想。

    秦胜蓝是最直爽的,忍不住发声:“姚大哥,这是云世子的灯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刚才你们都跑远了,我们参加了酒楼的诗画会,这是云世子赢来的画作头奖。”姚天祁解释,可不能让他们乱想,会坏了妹妹名声,若是萧停云拿来的,就是私相授受呢。

    梓成失望的唉了一声:“早知道有这活动,我也和你们一起去了,听起来很有趣。那天祁你没参加吗?”

    诗画诗画,有诗有画才对。

    姚天祁冲他笑:“参加了,我得的诗作头奖,可惜奖品不是灯,现在在昭王府马车上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得意的看了眼萧停云,对的,这灯是我用礼盒换来的。

    萧停云木然,无感。

    萧琛长出一口气,终于搞定了,就是为了送出这一盏灯,简直是让本皇子劳心劳力。

    他提着灯,伸展了一下胳膊:“走吧,今晚的重头戏来了,放天灯!”

    三个女孩们都是第一次来,一听这个,都跃跃欲试。梓倩苦着脸对大哥说:“咱们忘记买天灯了啊,怎么放?”

    未等梓成回答,姚天祁安慰她道:“三殿下准备了,咱们都有份。”

    梓倩对他感激一笑,哥哥的朋友好温柔。

    萧琛点头:“走,去天灯台。”

    于是一行人提着灯向天灯台进发,萧琛的护卫连忙回去驾车,给这些祖宗们运送天灯。

    爬天灯台时,萧停云接过了霜落手里的灯,在她身后护着,姚天祁跟在妹妹身边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这场景被梓成看进眼里,他觉得好像出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,改天一定要提醒自己的好友。

    天灯台上人满为患,已经浮起了不少轻盈的天灯。

    侍卫们搬上来一个大箱子,萧珩乐颠颠的围着箱子转个不停。众人手里所有的灯盏且都放置一旁,排成了一排,由侍卫专门看守。

    笔墨纸砚都呈了上来放在台子上。谁想起写什么愿望,就可以跑过去写,然后塞进天灯里一起放飞,这就是放天灯的初衷。

    萧珩也顾不得他的云云了,拉着萧琛就去写愿望。萧琛指着众人:“那本皇子先写啦。”

    此举其实是在警告,谁都别过来。偏偏就是有人听不出来,哥俩好的跑过去观摩,那就是没被秦盛文看管好的秦胜蓝。

    看到萧琛写的,秦胜蓝噗的笑出声。萧琛斜眼看过来:“很好笑吗?”

    秦胜蓝被他突然迸发的皇子威严吓了一跳,呐呐的说:“不,不好笑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默默地退了回来,静悄悄的守在霜落身边,垂头不语。其他人都在想着愿望,没人觉察到,只是奇怪为什么胜蓝不叽叽喳喳了。

    萧琛说完就有些后悔,都是出来玩,面子有什么嘛,看把人家小姑娘吓得。再者,这是替大哥写的,又不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走过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低垂的小脑袋:“你不去写愿望吗?”

    霜落被姚天祁拉走拿天灯,秦胜蓝落了单。听到有人问自己,抬脸看见是萧琛,又抿唇想垂头。

    萧琛拍了拍她脑瓜顶:“刚刚跟你开个玩笑也不行,这就怕了?”

    秦胜蓝不语,皇家人真的不好,一言不合就甩脸。

    萧琛苦恼,怎么哄呢。

    “那是大哥的愿望,我不想别人看轻他。”不觉间,他竟然吐露了心扉,说的是自己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秦胜蓝奇怪的看萧琛:“谁会看轻他,他本身就是高高在上的大殿下,谁又能看轻他呢?再者,那愿望多美好啊,我也想要。”

    萧琛嘴角一抽,有吗。

    “三殿下,你也帮我写一份,我就原谅你。”秦胜蓝想了想。

    萧琛想走,他可不想再写一份傻兮兮的所谓愿望。

    秦胜蓝撅起嘴,嘁,不写拉倒。谁知,走出没两步,傲娇的三殿下认命的倒了回来:“你赢了。说,想写什么。”

    霜落那边也已经想好了,正想和哥哥过去写,却见萧停云一个人呆呆的望着天上飞着的灯,不知所想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站在那,倒背着手,下巴微抬,就连这个动作做出来都透着一股孤傲。

    姚天祁对妹妹说:“我们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霜落顿了顿:“你先写,我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不以为忤,小姑娘嘛,想的就是多。他笑了一下走向放置笔墨的台子。

    霜落看了一会儿,见萧停云没变换动作,也不见他过来挑天灯。不由缓缓走过来,来到他身边站定。

    她也仰望星空,看看萧停云到底是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幽香传来,萧停云鼻翼耸动,这熟悉的香味只属于一个人,那就是姚霜落。他动容的看过来,和那一对比星子都闪亮的大眼直直对上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谢谢亲爱的票票,昨天上了月票榜,虽然就呆了一下午,哈哈哈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