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32章 为你而生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32章 为你而生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因着是上元佳节,吉安侯府门口也应景的挂了六个大红灯笼,照的门口红彤彤。

    车夫行到此处,从车上迈腿下来一位黑衣公子,他付了银子,慢慢地向侯府大门走。身后有轻微的衣襟摩擦声,他不自禁的回头凝视,未发现什么异常,这才和看门的守护打了招呼,径直进去。

    暗处的人心下沉吟,决定继续跟,一个飞身从墙头越过,轻巧的落在地面上。黑衣人影影绰绰的在前面走,顺着鹅软石小径,在一路灯火的映照下,一直向西慢慢走着,好像腿脚没那么灵便的样子。

    走了不知多远,就听大门“吱呀”一声,黑衣人进了院子。脚步声窸窸窣窣的,直到又传来房门拉开的动静。

    暗处的人知道此人很机警,一直不敢紧跟。这时候才走出来,抬头打量这座院落,位置不但很偏僻,连个牌匾也没有。

    他皱眉,不知该回去如何交待。正在彷徨之际,就听院子里房门打开,跑出来一个人,敲敲门问:“先生,你回来了啊?”

    又是房门打开的声音,一道沙哑的声音回应:“嗯,我要烫烫脚,有点累了。冬暖你今日的课业完成否?”

    姚冬暖得意的说:“先生留的课业早做完了,我今晚去主院和老祖宗一起吃的节饭,很可惜,大哥哥和大姐姐不在。”

    暗处的人听到这里,心里乐开了花,可以了。他闪身到树上,悄悄的溜出了侯府。

    黑衣人,正是姚冬暖的先生风淳,也就是土帛养伤来的侯府世子淳于景。

    前两日,姚天祁在他和景风切磋画艺的时候过来了偏院,三个人倒是相见恨晚般的聊了个痛快。姚天祁书生意气,酷爱诗文也热衷绘画,在他眼里没有门第之分,只有才高八斗或不学无术之分,所以对待二位先生很真诚。

    闲聊时,他说起了上元灯会,说会带妹妹参加诗会赢灯盏。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淳于景暗暗想着也来参加一回,也算是接触天凌文化。

    景风没有武功,所以他秘而不宣,只是自己偷偷的来了。

    上元节当夜,他早早地为姚冬暖布置了功课,然后自己悄悄做了装扮,换了一张人皮面具,连声音都刻意伪装的难听一些,就为了不让人瞩目。

    可他装扮的过了头,反而引起萧停云的注意,还派人跟踪,这就是他想不到的事了。

    天凌灯会确实不凡,京都的繁华,就验证了这一个国家的富强。他站在街头,为自己的国家叹息,不知何时才能摆脱昏庸的帝王,带领子民们走向天凌般的辉煌?

    来到姚天祁说的“一杯无”酒楼,这里相比起其他店铺来确实更火爆。花灯摆了一长街,花枝招展的卖弄着热闹的风情。

    淳于景在角落等候,丝毫不起眼。远远地,他就看到了姚霜落兄妹俩,从一驾硕大的马车上下来。

    这架马车他见过,去天凌寺时也跟着去的,好像亲自赶车的还是那个特别傲气的昭王府世子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瞅着,却见车上只下来兄妹二人,然后那位世子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。就见他们走到了一起,还花银子进了酒楼,准备参加比赛。

    突然,他心头涌起了一种愤愤不平感,本是来体会一下热闹,这下却有了一较高下的心,于是他也交了五两银子进去了。

    姚天祁的诗他知道很好,所以他选择了画,没想到和萧世子正好打擂台。

    一听老先生说有两幅画难以抉择,他当时心里涌上的念头,就是他和萧停云。没想到还真的是。

    信心百倍的自己,被萧停云用只闻名从未见过的双面画法给打败,淳于景内心很震惊。他的画在土帛可以说无敌手,没想到,却在天凌遭遇了第一次失败。

    淳于景一晚上的奔波,让伤腿隐隐作痛。他咬牙硬撑着服下药,暗暗提醒自己不要再这么不爱惜了,否则这腿一定会留下病根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找到了阿风,他不如回定北王府好生休养。待伤好,管他愿意不愿意,直接打包带回土帛。若是阿风实在反感,那自己就想办法把他的学生也带走。

    淳于景想得很畅快,慢慢地靠在椅子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京城大街上分头行动的众人,终于慢慢地聚拢在了“一杯无”门口。

    霜落吃惊的看着他们,他们这是打劫去了么?几乎是人手一只。

    梓倩一向是沉静内敛的,今晚竟然也笑得合不拢口,她手上提着两盏花灯,一盏鲤鱼跃龙门,一盏荷花灯,她兄长梓成手上还有一盏,是宝塔灯。

    大皇子萧珩也笑的很满足,他拿到了心心念念的大老虎灯。还别说,这灯做的惟妙惟肖,真有老虎出山的气势。只是拿在这么一个大小伙的手上,怎么看怎么违和。

    萧琛看开了,天一黑,谁认识谁呢。所以,他手上竟然提着三盏。

    秦胜蓝得意的背着手,兴高采烈的对霜落显摆:“当当当,看我的兔爷!”立马从身后挑出来一盏灯。

    秦盛文想哭,这不是他的妹妹,他想跟梓成和姚天祁换,成不成?

    霜落睁大眼:“这都是你的?”连带着萧琛手上的三盏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。”秦胜蓝搂住她:“别说姐妹儿不仗义,你任挑一盏,这可都是三殿下帮我赢的,他好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还略带深意的瞧了自己二哥一眼,秦盛文装看不见。

    萧琛则眉梢高挑,那还用说。

    霜落摇摇头甜笑:“我也有。”她提出来自己那一颗,球。

    秦胜蓝傻眼了,梓倩也厚道的没说什么,但她们的眼神分明充满了同情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,霜落,你快挑一盏,我这里有四盏灯,你就是想要兔爷这个,我也给你。”秦胜蓝真的是很仗义,可惜她的仗义遭到了某世子的冷眼。

    就连梓倩也想把荷花灯给霜落,这么美丽的小姑娘,提着干巴巴的一颗球,不像话啊。

    萧琛想笑,强忍着。云弟啊,我说什么来着,让你不听我的,该。

    霜落摇了摇自己的灯盏:“我的是独一无二的,你们的灯都留着,咱们都提着自己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翘翘嘴角,看向萧琛,怎么地。萧琛撇撇嘴,懒得搭理他。

    他提议道:“大家都把灯点着,咱们要去天灯台放天灯了。”

    萧珩第一个跳高脚欢呼:“好耶,我要放天灯。”他转头对萧琛说:“别忘了帮我写我的愿望啊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兴味的问:“阿珩,你什么愿望能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大皇子刚想回答,就被萧琛堵住了嘴,家丑不可外扬。

    萧琛取出火折子,先把自己手上的灯都点燃,递了一盏给秦盛文:“应景,拿着。”

    秦盛文一个武将,他实在不想提这么女里女气的东西。无奈是三殿下给的,他一脸不情愿的接过来。

    萧琛还想递给萧停云一盏,被他斜眼瞅着,不自觉的收回了手,瘪瘪嘴:“还是不给他了,浪费。”转而递给了姚天祁。

    姚天祁嘴角一抽,我也不想要啊。

    萧停云不理他们如何动作,从怀里掏出一个精巧的火折,从霜落手里拿过那盏球体,声音放缓对她说:“你可看好了,这盏灯就为这一刻而造,而这一刻的美独一无二,为你盛开。”

    霜落大眼睛不敢眨,直直的盯着这球,就怕萧停云说的美丽让她错过。萧停云笑,她那种怕球溜了的表情,好可爱。

    灯芯被点燃,随着灯芯的发出“噼啪”的声音,萧停云把灯杆递回霜落手心,又怕她待会儿受惊扔出去,索性和她一起握住了这盏灯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卡在这里,等我二更哈!来打我啊,哈哈哈哈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