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27章 世子心动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27章 世子心动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萧琛和萧停云来到太后的玉坤殿时,正好萧珩坐在一边玩木马,高大的个子挤在小小的木马上,玩得很嗨。宫女太监在一边站了好几个,这可是个小祖宗,他们神情紧张的看着,就怕他摔下来。

    萧停云走过去俯下身:“阿珩,好玩吗?”

    “云云,你来了啊,可好玩了,你要不要试试?”萧珩看了一眼萧琛:“不让他玩。”

    萧琛气的要吐血,我才是你亲兄弟哇!

    萧停云失笑,摸了摸他的头:“有更好玩的,我们带你去,你想不想?”

    萧珩歪过头,认真地想了半天:“想,但要真的有趣,不然我让皇祖母打你板子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一定很有趣,有趣的让你乐不思蜀。”萧琛和萧停云交换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。

    既然是为萧珩办的灯会,若萧珩不在,就办不起来了吧。

    萧珩翻了个大白眼,这个老跟他抢母后的家伙最讨厌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云云去。”萧珩趴在木马上,看着萧停云笑眯眯。

    萧停云点头拉他起来:“我带你,但得先让你皇祖母答应才行,不然我只能带他去了。”他指了指不受待见的萧琛。

    萧珩一脚把木马踢翻:“不带他,必须带我!我这就去求祖母,等我哈。”

    看着孩子般蹬蹬跑远的萧珩,萧琛哽咽了一下,大哥今生就这样毁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拍拍他的肩膀,算是安慰,为数不多的发善心:“这样也未必不好,至少高兴就笑,不开心就发脾气,活的真实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就是看见他这样子止不住的难过。”萧琛清咳两声,拂去忧伤,改为豪情万丈的说:“没事,有我护他一生!”

    萧停云重重点头:“还有我。”他喜欢阿珩干净的笑容,他们一起守护。

    来到殿内,太后已经被萧珩拉了起来,正系着襟间的衣扣。本想午睡一会儿,生生的被吵醒,也就只有萧珩能干的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祖母,珩儿要出去玩,要和云云一起,你答应我吧。”萧珩拉着太后的手左右晃动。

    一个大小伙子做出这种行状,真的有些辣眼。萧琛觉得不忍直视,看向一边的心嬷嬷。

    太后忙不迭的应声:“好好好,哀家知道了,珩儿别摇,祖母受不住。”本来就缺觉,这一晃把一身老骨头都晃散了。

    心嬷嬷连忙过来,这小祖宗可不得了,手劲儿脚劲儿都大,她还要防着被一脚踢出去:“殿下,你祖母答允了。”

    萧珩嘻嘻一笑,真的松了手,脸上的笑带着被允诺后的满足。

    太后有些气喘,平复一下,看向萧琛和萧停云:“你俩怎么有空过来,要带珩儿去哪里玩?”

    萧琛嬉皮笑脸的说:“想祖母了。”

    “呸。”慈宣太后真的被逗笑了,知道这些孩子们都想让自己开心,她也心领。

    “回太后,过两日就是上元节,咱们天凌百姓有放天灯的习俗,来为亲人祈福。侄孙想着,大殿下一直待宫中,也会烦闷,我和三殿下就想带他去玩玩,顺便求老天庇佑。”萧停云不卑不亢的说。

    二人一正一谐,太后觉得他俩能凑一起真是神奇,一个正经八百,一个吊儿郎当。

    慈宣太后刚想答应,突然想到了什么,皱起了眉头:“上元节啊?”那岂不是撞车了吗。

    萧珩见祖母迟疑,就知道她不想答应,连忙又上前摇她的手:“祖母,快答应吧,珩儿就要去!”

    萧停云垂眸看着地上,嘴角的笑一闪而逝。虽然利用单纯的大殿下有些卑鄙,但这也是对他好。试想一下,真给他订了亲,被送出去开府,就是对他好吗?

    太后请来的都是高门贵女,门当户对是有了,但能保证她们对阿珩真心?萧停云暗暗叹息,这人老了就会关心则乱。

    太后受不住,把他的手撸下来,连连点头:“好啦,好啦,哀家允了。到时你跟着云儿和琛儿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萧珩撇撇嘴:“只有云云,不让他去。”回手指着萧琛嫌弃的说。

    萧琛怒目而视!这家伙,要不是自己大哥,真想狠狠揍他。

    太后捂嘴笑,说起来珩儿也挺逗,在宫里见到谁都一脸漠然,与他无关的样子,就对萧琛和萧停云不一般,对萧停云是格外信任,而对萧琛是格外厌恶。

    她叹息一声,也罢,可能还是缘分不到,姑且再等等,今年就先不给珩儿相看了。

    “云儿,珩儿就交给你了,去宫外可不比咱宫内,一定要把珩儿安全平安带回来啊。”太后一副平常人家的祖母样,担心的神情流露在外。

    萧琛这时插言:“皇祖母,还有我呢,我保准把大哥完好无缺的带回玉坤殿。”他一脸正色,没有丝毫的玩世不恭。

    慈宣太后摇头:“好吧,那你们下去吧,哀家累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三个孩子走出去,太后觉得好不容易提起来的精神又塌了,心嬷嬷安慰她:“不举办也好,本来就还没给皇上说,也省得皇上操心。再者,什么时候相看贵女机会有的是,等太后寿辰时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太后一听也对,没必要急于求成。在宫里办灯会,得有专人负责,负责采买宫灯,还要布置,应该是很繁琐的事。也罢,就当为皇儿节省开支吧,毕竟这也是一件劳民伤财的事。

    宫灯会就这么消失于无形,被萧停云轻易地化解了,只是在上元节时多了一个跟屁虫而已。那倒是无妨,有萧琛呢。

    萧琮乐颠颠的在颐华殿里等消息,暗暗算计着,在灯会时自己相看一下高门里的贵女,到时皇子妃、侧妃一起定下来,那该是何等的美妙。

    宇文馥凤命的签一直是一根刺,扎在他心底。等大婚后,他就彻底的把这根刺拔出来。待他真的登基,大不了寻个错处把皇子妃贬了,扶宇文馥坐上后位,那自己的帝皇位置岂不是一世无忧?

    可是等来等去,父皇的旨意,你倒是下啊!

    这两日姚天祁和霜落兄妹,也是准时在父亲早朝后过来永和院,二人也不问,就等父亲宣布。

    无奈新上任的吉安候杂七杂八的说了一通。就是不提灯会一个字。

    姚霜落给哥哥使个眼色,兄妹俩齐齐告退。

    安氏眨巴眨巴眼睛,对丈夫说:“我怎么觉得霜儿和天祁是有事瞒着咱们呢。”

    姚文远笑着在妻子脸颊亲了一记:“瞎操心,他俩多懂事,就算有事瞒着,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安氏嗔怪的看他,摸着脸颊娇羞不已,幸好兄妹走了,不然又被秀一脸。

    姚天祁跟着妹妹走,一袭天青色锦袍,君子如玉,路过的小丫头纷纷脸红避让。大少爷自从晋升为世子后,越来越有范儿了。

    霜落当先进了挽霜阁,倩兮盼兮连忙上茶,招呼世子爷。

    “霜儿可是知道了什么?”姚天祁坐下后放了放衣摆。

    “我猜,二皇子说的事,没有成行。”霜落浅笑。

    姚天祁端起茶杯,就喜欢喝妹妹院子里的茶:“明日就是上元节,今晨还未宣布,那就应该是了。如此甚好,咱们明晚出去玩,大哥给你买花灯。”

    霜落支颐出神:“我很好奇‘一杯无’的奖品,会是什么样地花灯,会比琉璃盏还要漂亮吗?”

    “明晚就知道了,只要好,大哥一定尽力为你赢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哥。”无论如何,这是兄长的心意,她领。

    兄妹二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可惜景先生腿不能行,不然也邀请他去。”姚天祁想起了景风,不由说道。

    在一边伺候添水的倩兮还未出去,闻言笑眯眯的插嘴:“回世子,先生这几日很忙,找到了新的画友。”

    “哦?说来听听,我怎么不知道。”霜落感兴趣的问。

    倩兮叽叽喳喳的说:“小姐,您这几日都没过去,所以不知。景先生每日去西偏院找风先生,二人一同研究画技。贯叶刚刚才走,送来几幅先生新画出的衣饰图让小姐过目,盼兮放在您闺房里了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眼睛一亮,他听不得别人切磋画技,手痒。能让景风另眼看待,说明冬暖的先生真的很不一般吧。

    “我去冬暖那里看看。”姚天祁对妹妹说。

    霜落点头:“大哥慢走,我也回房看看衣饰图。”

    “看那个做什么?”姚天祁不懂这里面的行道,衣服能穿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霜落小白眼一瞥:“你不懂,三分外貌七分打扮,既然穿衣,就要穿的好看,赏心悦目才是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哈哈大笑,妹妹好可爱,挺庸俗的一句话,她说出来竟然还很有道理。他摸了摸她的花苞髻:“那你这十分外貌的,再来十分打扮,改当何如?”

    霜落摸着脸叹道:“天生丽质难自弃啊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配合的嗯了一声,大笑着走出去,后面飞过来的是妹妹的死鱼眼。

    上元节,天凌最重要的节日之一,仅次于除夕。

    吉安侯府门外早早地就停了一驾马车,车帘上绣着昭王府的标志。

    姚天祁出来看过,是王府派出来的马夫,一看不是萧停云,他的气也就散了。想想也罢,既然答应了三皇子,那就姑且一起去。于是他不再纠结,兄妹二人上了昭王府的马车,反正碍眼的人不在。

    此时的萧停云不知被嫌弃,他正在当护卫,马车里坐着萧琛和萧珩两兄弟,他骑着闪电护在一旁,机敏的感受着周遭。既然选择拿萧珩当挡箭牌,那就务必要护好他,毕竟街上实在太乱了,谁知道哪里就藏着个歹人呢。

    马车里准备了好多灯,是让萧珩待会儿放的。

    天凌的习俗是叫放天灯,每到节前,就有匠人专门负责做出这种灯售卖。人们买来后,到时只要点燃里面的燃料,加上上元节不大不小的风力,灯就会慢慢地飘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,京城大街上就有专门一处台子,专门让人放灯用,通俗的就叫天灯台。

    今日萧停云的打算,就是先在“一杯无”赏灯,再去天灯台放飞天灯祈福外加祭拜。

    萧珩自从上了马车就像打开了新世界大门,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些灯。都是白色的,一点都不好看,但是薄薄的透透的,看着很是轻巧,和宫里的宫灯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萧琛耐心地跟他讲解:“这些,待会儿都能飞到天上去哦。大哥有没有心愿,我给你写下来,一起放飞。”

    萧珩撇嘴:“骗人,说谎话的人会长疮。”

    “嘿!”萧琛被堵得那个气啊,这个傻大个说起话来咋就不傻呢,还会咒人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在外面听着,嘴角微弯,他扬声说:“阿珩,琛说得对,一会儿我教你怎么把它们放上天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萧珩来了精神,云云说的他就信。

    萧琛哼了一声,不想搭理他了,兄弟情尽。谁知道萧珩这时碰碰他:“给我写心愿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有心愿,说来弟弟听听。想要好吃的?好喝的?好玩的?”萧琛没好气,正一肚子气呢,正好撒出来。

    萧珩切了一声,稚声稚气的说:“第一个愿望,这个人不和我抢母后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心愿,这个人不和我抢云云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个心愿,这个人不和我抢任何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萧琛眼一翻,瘫倒在马车内,无爱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朗声大笑,出门时萧瑟的心被萧珩给融化了一半。天灯内有他对爹娘的思念,还有满满的不甘。

    来到“一杯无”,酒楼门口已经布置好了。这一侧的花灯,从街头一直摆到了街尾。

    百姓们都踊跃的来观灯,这可是大手笔啊,都是上好的花灯。若你想要,只要付一两银子就能答题,然后赢取花灯。比买可合适多了。

    萧琛连连摇头叹息:“云弟啊,你说这老板是不是吃多了,得赔多少银子啊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懒得理他的揶揄,“一杯无”谜目不会很简单,会有很多人的一两银子打水漂,但他不会说与萧琛知。

    萧珩一下车,眼就更不够用了,原来外面这么热闹啊,比宫里可好玩多了。

    萧琛拉着他,寸步不离。一开始萧珩不乐意,频频挣脱,被云云严肃的警告后,才委屈的任由弟弟拉着。

    他贪恋着车里的天灯,一直回眸看,萧停云过来安抚他:“先看花灯,再去放天灯。阿珩喜欢哪一盏,让琛给你赢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棒,那我要看看,我要最好看的。”萧珩第一次主动拉着萧琛跑,让萧琛受宠若惊,还有点不习惯。

    萧停云看着宫里的侍卫把马车赶到一边,就开始找寻。自家的马车还未到,倒是看见了右相府的车。

    一会儿功夫,昭王府马夫驾着马车赶到,远远地就看到了世子,放缓速度慢慢地行到近前。于是霜落一下马车,就看见了萧停云深邃的眼。

    灯火映照,人比花灯俏。

    萧停云凝神打量,她今日穿着杏色襦裙,袖口和裙摆绣着暗金色玫瑰花纹,花朵盛开,精致而贵气。里面配套的诃子,也就是合欢襕群,是浅黄色,上面绣着小朵的玫瑰。两色衬托,颜色鲜嫩,站在那里娇娇俏俏。

    因着是来观灯,霜落把长发都绾了上去,让盼兮给梳了两个花苞,每朵花苞点缀着杏色的丝绦。两侧脸颊处都留下了一小绺秀发,看上去清爽明艳,大眼睛更是熠熠生辉格外明亮。

    霜落就这样站在花灯前,不设防的仰脸看着萧停云,刹那间,云世子的心被重重击了一下。

    眼前的灯光都模糊了,只剩下了如斯美景。他脑海里涌上一阙词:众里寻她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