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21章 得偿所愿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21章 得偿所愿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他口中的名字一叫出,就见景风愣了,淳于风这个名字真的是好久无人叫了。

    景风摸着风淳的脉,看向他的脸,突然失声叫道:“淳于景,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?”

    风淳没有言语,抬手在脸颊边轻触,拈着一角,慢慢的撕下来一张薄薄的面具,露出了熟悉的俊颜。正是应该在定北王府养伤的,土帛候府世子淳于景。

    “这么久不见,连大哥都不叫了吗?”淳于景苦笑着问。

    景风,应该是淳于风,没有回话默然不语,良久才叹道:“先进来吧,你伤的不轻。”

    “贯叶,把世子扶进去。”淳于风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贯叶连忙上前,被淳于景闪开。

    就见他踉踉跄跄的自己走进了屋里,背影孤傲却也萧索。

    淳于风看着他的动作不对,大吃一惊,连忙追了进去:“你的腿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见他没有说话,紧跟着又问:“是不是万胤做的?”?

    淳于景不屑地哼了一声:“就凭他?”可是看看弟弟的腿,他抿抿唇没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离开土帛你到底发生了什么,我怎么找你都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淳于风看向窗纸,上面映着树枝的伸展:“都过去了,没有必要再提。”那是一段噩梦般的回忆,他甚至不敢去想。

    “你的腿这是好了吗,真是老天开眼。”淳于景非常欣慰的说,当时一听风弟坐上轮椅,他的心就揪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他说完这句话,忍不住又剧烈的咳嗽。

    淳于风皱眉,见他如此倔强也不再赘言,疾走两步来到书桌前坐下,提笔蘸墨在白纸上刷刷的一蹴而就。

    “贯叶,你去侯府府医那问一下,这些药有没有?”

    贯叶听话的接过来,药方却被淳于景一把拿走。

    “不要在侯府拿,我的伤见不了人。”淳于景看看方子,果然是治疗内伤的。

    闻言淳于风更是吃惊:“到底是谁伤的你,你又怎会来到侯府找我,没有回土帛?”

    淳于景按着胸口强忍住疼痛说:“就我自己,万胤他们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接着说:“腿伤是我自己弄的,内伤是刚才被当作贼人打伤的。”

    淳于风黯然,兄长的本事他最清楚,没人能把他糟践成这样,一定是为了找自己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哥。”他终于叫出了暌违已久的称呼。

    淳于风拍拍他的肩膀:“你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贯叶觉得自己站在这很碍事,他想着京城大街上的药房应该没关门,就对淳于景躬身道:“世子,我去京城药房买药,可使得?”

    淳于景比起淳于风来自然是有威严的多,他嗯了一声,贯叶就塞上药方出了门,为兄弟俩腾出地方。

    “大哥先躺躺吧,我看看你的伤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好笑:“阿风忘记了,你的医术是谁教的?”

    淳于风怔楞,想起了少年时的快乐以往,只是那时他的视线都在一个少女身上。

    “是我糊涂了。”他怅然,兄长无所不能,他自己生活太久都忘却了。

    “今晚这个暗卫很厉害,若不是硬硬受了一掌,我兴许还在和他纠缠。不过你别担心,看着严重其实没什么,就是被震得气血翻滚才吐了血,将养两日就好。”淳于景安慰他,弟弟一直很善良,不然今晚他一定睡不着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,也得吃药好好调理,不然留下病根你将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笑开,多日来的愁云就像是被风吹散,一贯严肃的脸看上去十分俊朗。

    “等我伤好,就跟我回去,你受的苦,大哥会一点一点给你讨回来!”淳于景收敛了笑容,转瞬变得阴郁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的话一说出,淳于风很激烈的反对:“不,我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眯起了双眼,不悦的盯着他:“不回家?那你在天凌做什么,永远给人当先生?淳于风,你是安乐候府的二少爷,为了一个下贱的女人,你给我说你不回土帛,想要浪迹天涯?”

    淳于风温柔的眉眼染上了痛苦:“大哥,你别那么说柔儿。人各有志,她看不上我也不能那样说她,毕竟……咱们是一起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恨恨的一拍桌子:“你还顾着一起长大的情分,她呢?一包子心眼,害你成这样,还能心安理得的嫁给太子,真是好得很啊。”

    “在天凌这一年多来,我已经看淡了,真的哥,我一点都不恨她。”淳于风很斯文,哪怕说起自己的伤心事,也是霜落那个温柔的先生景风的模样。

    淳于景冷笑:“看淡?不恨她?那你躲什么?为了躲她和万胤,你竟然连你大哥都躲着,你让我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淳于风咬牙不语,低下了头。心里苦涩地想着,大哥,我不是躲你,我只是无颜面对与你。

    他思绪飘摇,飘到了少年时最是容易情动的岁月。

    安乐候府在土帛可是鼎鼎有名的,原因无他,只因府里的世子郎艳独绝,外貌俊美还是土帛第一才子。

    就连侯府的二少爷也是温润如玉,虽然没有兄长出众,但也是出类拔萃的人物。那时土帛贵女们流传着一句话,嫁人当要进侯门!

    董晴柔是淳于景兄弟俩母亲手帕交的女儿,自小和侯府亲如一家。淳于景一向冷脸,对谁都一样,董晴柔就和淳于风走得很近。

    淳于风少年情窦初开,和一个美貌少女走的密切之后,就一汪心思都扑在她身上,没想到,董晴柔暗暗喜欢的是兄长淳于景。

    淳于景冷淡孤傲,如云端高阳,深深吸引着董晴柔。她见淳于景不甚热络,就想着曲线救国,从淳于风身边着手,没想到这才是真犯了淳于景的大忌。

    淳于风一腔热情投了进去,兄长自然看得真切,他严厉的训斥了董晴柔。若是喜欢阿风,就要一门心思的对他好,而不是得陇望蜀。

    董晴柔被训得面红耳赤,失魂落魄间遇到了太子万胤,被万胤于马下英雄救美,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董晴柔和太子就这样走动了起来,万胤对她还是很真心的,很快的就请皇上赐了婚。

    赐婚后,董晴柔不甘心,她心底始终对淳于景有一丝念想,大胆的约了淳于景在一家酒楼见面。

    淳于景以为她有什么事,就赴约了。没想到,看到了一丝不挂的董晴柔,声泪俱下的要自己要了她。说只要自己愿意,她就可以抛却一切跟他走。

    真是个神经病。

    太子万胤闻讯赶来,听了个正着,淳于景高傲的拂袖而去,只有全身**的董晴柔在那瑟瑟发抖。万胤双目赤红的发了怒,狠狠地占有了她,自此对她就不再温柔。

    再后来,淳于风知道了董晴柔的遭遇,竟然带着贯叶去找太子理论,被羞辱一番打伤后逃离。

    淳于风觉得为侯府抹了黑,愧疚难当,不敢回府找大哥庇佑,而是躲到了山崖上。

    万胤是睚眦必报之人,伤不了淳于景还伤不了淳于风么,派人追杀时,淳于风主仆掉落悬崖,自此生死不明……

    淳于景从那时起就和万胤不共戴天,也一直不遗余力的寻找自己的亲弟弟,至于董晴柔,更是情同陌路。

    如今,好不容易找到的弟弟,还竟然不跟自己回家,这让淳于景气的呕血。

    “真的,哥,我在天凌过得很好。虽然是当先生,但学生对我很敬重,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凉凉的的声音道:“原来你过的这么好,那我是白担心了。”他慢慢起身,伤痛、腿痛,却都敌不过心痛。

    一年多来,没睡过一个好觉,为了找寻他用尽了自己的力量。可是如今,他却说离开家过得很开心,

    淳于景只觉得心里一片荒芜,他不知道长久以来支持自己的信念倒塌后,自己会多久才能适应。

    他把人皮面具贴回了自己脸上,轻轻抚平,这才拖着沉重的双腿向外走。

    淳于风抓住他的手臂,一脸痛楚的叫了声:“大哥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恢复成风淳打扮的淳于景摇摇头,“你没有对不起我,是我没照顾好你。至少,我回去后,能和爹娘说一声你无碍,也省得爹娘郁郁寡欢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扎心,淳于风拉着他的手不由攥成了拳。

    是啊,自己是躲出来了,可是爹娘呢?无法在跟前尽孝,还如此厚颜的说自己过得很好,他真是差劲。

    可是要踏足那个伤心地,他真不情愿:“你……容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脸上的笑一闪而过,弟弟还是弟弟,那个心最柔软的人。

    见大哥还要走,淳于风急了:“你至少等贯叶回来熬好药。还有,你现在住在哪,是怎么得知我在侯府的?”

    淳于景回首淡淡的说:“我现在叫风淳,在西院当先生。”

    淳于风一口唾沫没咽下去,呛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,咳咳咳,竟然……”竟然屈尊降贵当先生,还是在西院!

    淳于景幽幽的看了他一眼,这怪谁?

    “我最近不能来找你,只能找机会了,若是再夜闯一次,暗卫就不只是一个,以我现在之力,难以抵挡。”

    淳于风着急的连忙说:“那你别再冒险,毕竟是侯府,守卫一定会很森严。”

    (萧停云暗暗翻个白眼:森严个屁。)

    淳于景点了点头:“能有如此暗卫,吉安侯府不可小觑。若说那人的功力,说是皇家暗卫也担得起,你在侯府也要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淳于风浅浅一笑:“我平时都不出迎风阁,不会惹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姚冬暖说,他大姐姐已经在女学,怎么还会另聘与你,莫非女学的先生沽名钓誉?”淳于景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淳于风错开眼,有些难以启齿:“我一开始来到天凌,是在家商铺作画师,专门画一些女人衣饰图。”

    “芙蓉姿。”淳于景立刻道出商铺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淳于风脱口而出,问出口后才后知后觉,大哥一定是去找过了,心里立刻又是满满的暖意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在那里认识霜落的。她找我画图,我那时一天只接几份单子,所以她就邀请我来侯府,做她先生教她画衣饰图。”想起那时的事,淳于风脸上都是笑意。

    淳于景一听霜落这名字,更觉熟悉,不由喃喃念叨:“霜落,霜落,姚霜落,侯府…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啊的张大嘴,定格在原地,原来是她!早该想到的,姓姚的侯府,应该只此一家。

    没想到,阿风竟然会做她的先生。淳于景不知为什么,突然觉得心里有点酸,弟弟的待遇貌似比自己好,教一位知书达理的美少女,应该比教一位小孩子要有趣得多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她那样的人,竟然会对衣饰图感兴趣。”淳于景失笑。

    淳于风惊诧道:“大哥也认识霜落?”

    淳于景点了点头,忍不住告诫他:“不要和姚霜落提起我的真姓名,她见过我。”

    淳于风纳闷:“那倒是很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土帛来天凌祝贺被皇子招待,姚霜落作为贵女,也在陪同之列,一起攀爬天凌寺。而我就是在天凌山受的腿伤,现在正在定北王府里修养。”淳于景三言两语就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淳于风闹不明白:“大哥在定北王府住,又怎么会来侯府的,不怕被发现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人易容成我在那里养伤,我才得以脱身出来,不然我干嘛要戴这东西。”淳于景指指脸上的面具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未好,就如此劳碌奔波,而我竟然还……”淳于风越说越难过。

    “不怪你,为兄见到你好好的,也算得偿所愿。”说着,淳于景转了话题:“天凌寺果然灵验,不愧是第一神寺,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改日我也去一趟,为爹娘和兄长祈福。”淳于风虔诚的说。

    “也好,咱们一起,我算还愿。”兄弟二人相视,不约而同的微笑,心结慢慢解开。

    而当夜回到昭王府的萧停云,则马不停蹄的开始布置人手。侯府的安危不关他的事情,但挽霜阁就一定要安稳。

    “暗一、暗二何在?”萧停云冷声在世子院内问。

    立刻两道黑色人影不知从哪里闪了出来,单膝跪倒。

    “属下听令。”二人抱拳。

    “从今日起,你们二人负责吉安侯府挽霜阁的安全,姚霜落就是你们的主子,做不好,你们也就不必留在我暗煞了。”萧停云肃然地说。

    “属下得令!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眨眼间,这两人就鬼魅的消失了,称得上来无影去无踪。

    萧停云这才舒了一口气,然后不屑的摇摇头,姚天祁,你平时拽成那样,也不过如此,连自己的妹妹都保护不好,丢人。

    不过,有爷替你兜着呢,姚霜落以后就归我管,谁让我看她顺眼呢不是。

    姚霜落却不知,一夜之间自己的院落就多了两位绝顶高手。她安稳的睡了一觉,美美的去永和院陪爹娘用早膳。

    来到永和院,发现大哥也在,她美目一翻:“大哥如此早,也不知道叫上我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亲昵的弹了妹妹一个脑瓜崩:“我是爹娘叫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姚霜落更不乐意了:“那就是爹娘的不是了,咱们一家四口在一起用膳不好吗。”

    安氏走过来拍她一下:“娇气包,你爹找你大哥是有要事。娘不让你来,是为你好,姑娘家要睡饱了才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还艳羡的摸摸女儿娇嫩的小脸:“看看,我闺女这脸蛋多好看啊,吹弹可破,细如凝脂,女儿家就是得娇贵才养的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姚霜落嘴角一抽,娘啊,你这是打哪个戏文里听来的。

    姚文远轻咳一声,作为大家长,就得把跑偏的话题带回来。

    “霜儿来了也好,是这样,你祖父已经上奏,不日就会下来圣旨,你大哥被立为侯府世子。”姚文远开心的说,儿子有出息,他很骄傲。

    姚霜落眼睛睁得更大:“爹的意思,岂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姚天祁笑着搂住她的肩膀:“正是,爹继承爵位了,是吉安候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