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19章 各有所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19章 各有所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风淳成功被姚冬暖留下了,但西院没有多余的地方给他,就在偏院里收拾出了一间厢房。

    姚文翔要他顺带教一位女孩,风淳想了想也答应了。侯府小姐应该都是知书达理的,教一下也没什么,只是在月银上他加了点。

    风淳这一加银子,姚文翔反而对他更放心了,只要有所求,就不是别有用心。而且姚文翔派人查了,彭城确实有了天灾,有亲戚在外地的,就都投奔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按照自己心意,算是也找了先生,但姚春怡知道这个消息后,不但不高兴,还很嫌弃。

    自己的先生就该自己挑,姚冬暖那小崽子,他一个小屁孩懂什么,能挑到什么好人。真不知道爹爹是怎么想的,对他那么纵容。

    她让自己随身丫鬟海棠跑去打听,知晓了这位先生还是残障人士,心里那个不乐意更是滔天翻滚。

    少女情怀总是诗,她也幻想过有一位翩翩公子每日教导自己,他一笑温柔扶风,白衣如雪不染纤尘,才高八斗、学富五车……

    如今梦想被**裸的打碎,姚春怡就想好好作弄一下那先生。

    风淳到西院宜春阁的时候,就看到丫鬟海棠趾高气扬的站在院落中,而不见姚春怡的影子。

    他拄着木拐,淡然的问海棠:“这位姑娘,已到隅中十分,你家小姐可要读书?”

    两位学生自己商议好时辰,姚春怡要占先头,定在巳时,在上午。姚冬暖不和她争,就改在未时,在下午。

    本来授课地点是在偏院,姚春怡死活不同意,非得在自己院子,于是只能风淳先生两边跑。

    海棠两手叠握在腰间:“小姐请先生进去。”

    风淳拄着拐杖不动:“女子闺房,岂能容我进入。还是烦请姑娘把小姐叫出来,院落里摆上桌椅即可。”

    海棠心里着急,小姐交代的办不成咋办。

    “先生此言差矣,尊师重道可是我们小姐最重视的事,她已经焚香沐浴,摆好了桌椅书籍以及笔墨,先生还是进去吧,别让婢子难做。”海棠伸手做出请的动作。

    风淳嘴角不可见的抽动了几下。上个课而已,焚香沐浴?要不要这么讲究。

    但他任海棠如何说,我自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海棠一看软的不行就直接来硬的,她直接上手去拉风淳,嘴里还不停的说:“先生你就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也没见风淳怎么动作,他就摆脱了海棠,眉头打着结:“如果小姐无意上课,那风淳告辞。”

    海棠一看这可怎么得了,连忙上前阻拦,却被风淳再次躲开。?

    姚春怡等得不耐烦,海棠做事就是这么让人不放心,她都在床上躺的腰疼了。

    听到院子里传来隐约的对话声,姚春怡撇撇嘴,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先生,和个丫头都纠缠不清。

    她撩着身上的轻纱,为了赶这个先生走,她也真是拼了。哼,让爹爹看看,姚冬暖那小屁孩儿选的先生是个什么货色,看爹以后还会不会那么相信他。

    就在姚春怡躺的骨头都断了的时候,终于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,吓得她连忙躺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慢慢回转过身,以自己最娇媚的模样,手指在头发上滑下来,一直在胳膊上徘徊:“先生来了?”

    “小、小姐……”传来的声音却是猫一样的女声。

    听声音不对,姚春怡嚯的坐起身来,柳眉倒竖:“怎么是你?那什么风淳呢?”

    海棠快哭了,她也不想进来当出气筒啊,可是人家先生死活不进来。

    “风先生说,既然小姐不想学,他、他就去和老爷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敢!”姚春怡找了一圈,手头没有可砸的东西,便恨恨的指使海棠:“给我拿衣服,去偏院,会一会那个劳什子先生。”

    风淳皱着眉回了偏院,以他的经验,这侯府的小姐应该没那么好心,躲开为妙。

    今日是他第一天上岗教习,对侯府还不熟悉,既然小姐无意学,他的下一堂课又在未时,那么不如现在去花园逛逛?

    风淳把书本放回自己屋,心情很好的拄着拐杖向外走。虽然侯府分为东院西院,东院他无权涉足,但花园还是共用的,他可以随意。

    刚走出偏院,就迎见了一个气势汹汹的少女,看年纪也就十来岁,眼露凶光,一看就不太讲理的样子。她后面跟着的,正是在宜春阁接待他的海棠。

    风淳敛下神色,看她打扮就知是主子,估计这位就是他的另一个女学生。

    姚春怡和风淳迎了个正脸,有些呆住,这人是谁?

    他身材修长,虽拄着拐却也难掩挺拔之势,脸色有不健康的黄,但更有一种孱弱的美感。眼睛不大,却很深邃,有一种神秘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就是风淳先生。”海棠怕小姐不认人,连忙上前悄悄耳语。

    姚春怡扬着下巴审视着风淳,长的还不丑,至少没有那种穷酸秀才的呆样。但一想到他竟然不上当去自己屋里,而且还是姚冬暖挑的人,她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先生是要偷懒不成,我们侯府的银子可不是这么好赚的。”姚春怡阴阳怪气的说。

    风淳支着拐杖,抱拳:“小姐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姚春怡不屑的哼了一声:“你无须知道,你只要称呼我为姚小姐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姚小姐。若小姐现在有空闲了,那倒是可以上课的。稍等一会儿,风淳回去拿书。”风淳不卑不亢的说完,转身欲回院子。

    “嘿,你给我站住!”姚春怡掐住腰喊道。

    风淳不自觉的皱起了眉,这位小姐没被教导好,一点礼貌都不懂。他慢慢回转身,冷淡的看着她,听她有什么高见。

    “以后,就进我的宜春阁教,你若是不同意,我就和爹说,你是来混银子的。”

    风淳浅浅一笑:“那小姐就去说吧,君子有可为有可不为,淑女闺房不可入,小可这点还是通透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姚春怡见他油盐不进,气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姚春怡开口第一句话,就把姚冬暖从自己的厢房里招了出来。因为这位二姐只要开口,就咋咋呼呼的让他想听不见都不行。

    在一边听了会儿壁角,他忍不住嗤笑一声,姚春怡的公主病是越来越厉害了,可惜,她真的没有公主命。

    “先生,若是二姐不想学,那我也跟爹说,以后我每日上两堂课,巳时的也归我,未时的也归我。不知先生可愿意教?”姚冬暖走了出来,这是他的院子,他不怕。

    风淳听着他的话,笑着颔首:“我拿的薪俸就是双时辰的,学生换谁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开心的抚掌:“那敢情好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姚春怡呸了一声:“姚冬暖,你要不要脸?”

    风淳暗自摇头,这侯府的二小姐,可真够呛。

    “我的二姐,是你不想让先生教,可不关我的事。要不然咱们去爹爹那里讲理,看谁有理。”姚冬暖才不怕她。

    姚春怡:“……”她还真不敢去,若是这先生说自己非要人家进屋教,还不得被爹爹打断腿。

    “罢了,第一日我就不给先生找麻烦了,明日巳时,咱们宜春阁见。”撂下话,姚春怡狠狠地剜了姚冬暖一眼,挤开海棠,踩着绣花鞋掉头走了。

    姚冬暖哈哈大笑,看着主仆二人的背影,对风淳说:“先生你别怕她,她就是个假老虎,看似很凶,其实最怕事。对了,先生你这是要往何处去?”

    风淳眼睫微垂:“女学生不配合,我闲着也是闲着,就想去花园走动一下腿,也当锻炼了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眼睛一亮:“那我陪着先生去吧,也好为先生讲解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甚合吾意,侯府贵人多,我也怕冲撞了什么人。”风先生微笑。

    姚冬暖跟着他一起向外走:“那先生就不必担心,东院里的长辈都很好相处,若是见了你不认识,问清你是西院的先生,他们一定会以礼相待。”

    侯府虽然赏罚分明,但也是礼贤下士的。

    风淳感兴趣的问:“哦?听你们说起东院西院,这是怎么个意思?”

    姚冬暖看着远处的小径,他觉得先生挺可信的,就忍不住想对他说:“我们侯府有三房,先生也知道我爹行二,长房大伯是世子,所以和祖父他们住在东院主居,我们一家和三叔一家就平分了西院。”

    风淳了然的点头:“这样啊,那你大伯一家好相处吗?”将来袭爵的是他们,若是不好相处,二房三房可以随时扫地出门。

    姚冬暖笑的别有神采:“好相处,我很喜欢他们。特别是大哥哥和大姐姐。”

    风淳沉默了片刻,问:“你大姐和你二姐一个脾气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姚冬暖瞪大眼:“我大姐姐是九天仙女来着,姚春怡怎么配和她相提并论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继续说:“可惜大姐自己有先生,不然,倒是可以和先生见上一见。我大姐姐可是名副其实的才女,不是沽名钓誉那种哦。她无所不精通,在女学数一数二,还进了起舞阁参加皇宫宴会呢。最重要的是,她从没有嫌弃过我庶子身份,对待我和三房天平哥哥没什么区别,所以大姐姐是最好的!”

    风淳听的很动容,原来侯府大小姐真是个好的。

    “她的先生,你见过吗?”

    姚冬暖耸耸肩:“我怎么可能见得着,她先生就没出来过迎风阁。”

    “迎风阁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听说,大姐先生的名字里有个风字……”姚冬暖后知后觉指着风淳,惊讶的说:“诶,好有缘啊,你的名字里也有风字。”

    他拍手笑,有**岁孩童的真正模样:“真好,我先生和大姐先生的名字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风淳未接话,良久才说:“天凌人口众多,偶尔姓名有一样的很正常啊,还有人有全部重名的,这不稀奇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嘟嘴,被先生打击了,好烦。

    “你再说说迎风阁的事。”风淳把话题挑回来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的,我听下人说的,大姐为了迎接新先生,专门辟了一个院子,说迎风为逆,逆流而上,迎风二字最适合她的先生。”姚冬暖知无不言。

    “迎风为逆,逆流而上。”风淳咀嚼着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这位侯府大小姐,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这时姚冬暖看着风淳,看上去很可惜的样子。

    风淳不由笑了:“想起什么来了,这种眼神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你的腿是伤,能好,但我听说大姐姐先生的腿是真不好,他都坐在轮椅上。据说也是因此才不出迎风阁的。天妒英才,为什么好的先生都要受折磨呢?”姚冬暖不甚开心。

    风淳听着这话,低头专心的走路,不知所想。

    姚冬暖转过头看他,突然惊讶的喊道:“先生,你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只见风淳脸颊上流着清泪,已经滴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先生太善良了,听自己说起别人不幸的遭遇,都能哭成这般,姚冬暖觉得感动的不行。

    风淳连忙举袖拭去,“是我失态,让冬暖看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摇头:“没有,先生这才是真性情,冬暖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位先生,我改天能不能结交一下?”风淳突然问他。

    姚冬暖迟疑了一下:“我不知道行不行哎,我得问问大姐姐,她答应了才行。”

    风淳勾唇:“既然你把你大姐说的那样好,那么她就一定会答应。”不然,这个人就是装的和蔼可亲。

    姚冬暖挠挠头,“那好吧,我见到大姐时问一声。”

    风淳满意的颔首:“走,去花园,我教你如何作诗写实景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立刻开心的跳起来:“太好了,先生,我扶你。”师徒二人相携而去。

    被姚冬暖夸得天上少有地上无的姚霜落,此刻正在那被人怜惜的景风书房里,还有姚天祁一起,三人在研究萧停云的画。

    景风频频点头:“这《秋明湖景"se tu"》看上去是两个人的手法。这一半貌似出自霜落之手,这一半则和《四海升平图》一样的手笔,至于这字,则是另一个人所提,不知我说的对与不对?”

    霜落双手支着桌子俯身看着,姚天祁坐在一边闲适的喝着茶,兄妹二人听他如此说,对视了一眼,不约而同的伸出手赞了一记。

    “景先生眼力惊人,天祁甘拜下风。”姚天祁放下茶杯,给他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景风笑着回礼:“天祁兄折煞我,让我画出这幅图,我可做不到,提出这样的诗词,我也提不出来,也就只能卖卖眼力价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错愕的看着先生,原来他也是会开玩笑的。自从他来到侯府迎风阁,真的开朗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先生,看得出这和《四海升平图》是一个人?”霜落也凑过来看。

    “是,这个人的画有层次感。霜落你瞧,这半边是你画的,同样的湖水,你比一下另一半。”

    霜落仔细的审视,越看越不一样,她突然茅塞顿开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我总觉得不对,猛地看上去,都是湖水,但仔细品一下,就有了不同。大哥,云世子的画技真的不一般!”

    姚天祁盯着画,缓慢的点头,算是对宿敌的肯定。

    被肯定的云世子,若是知道一向讨厌的姚天祁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了,一定会尾巴翘得老高。但这时候,他正在自家世子院库房里扒拉着呢。

    他的库房里几乎全是好东西,平时除了萧声也没个人分享。

    萧停云看着井井有条摆放的盒子,突然很头痛,到底自己都有些什么不得了的宝贝呢,他一时真的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萧声!”不得已,还是要找自己的好助手。

    萧声应声而到:“世子,您是要找什么?我来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