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18章 考校先生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18章 考校先生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姚文翔的告示发出去没几日,还真有不少人上门谋求先生之位,不就是教导一个**岁的孩童吗,那有何难。

    姚文翔亲自坐镇,侯府门房打点好,只要有上门应征先生的,一律领往西偏院。他文墨不通,就让姚冬暖挑先生,自己则翘着脚坐在一边闲适的观望。

    对此,主院的老侯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随他去。难得这个二儿子,也有为孩子着想的时候。

    卢氏在西院里摔摔打打,为了一个庶子这么大张旗鼓,而且还不与她商量,让她这个主母情何以堪。

    姚春怡也是忿忿不平,就姚冬暖那个皮猴子样,还能考皇家书院?笑话,他能考上个普通书院就烧高香。

    而且,自己也是要考女学的,怎么就不见爹爹给自己请个先生。

    她给卢氏出主意:“娘,你也过去看看。万一先生很好,你就和爹说,让我也跟着一起。”

    卢氏正在气头上:“你怎么不去,让我去那个贱人的院子,我呸。”

    姚春怡手撕着帕子:“我不是被禁足了吗,你以为我不想去啊。那先生看到我天资聪慧,只愿意教我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除夕之夜自己被训斥一番,还跪了佛堂。要不是大过年的,还不知祖父要如何惩罚,最后祖母说让自己禁足才了事。

    她想起来都后怕,佛堂静悄悄地,阴森森好可怕,她宁愿禁足。

    卢氏一听女儿这么说,那点子母爱泛滥了,哼,去就去。她倒要看看,姚文翔那个废材能拿她怎么办。

    侯府西偏院,院门大敞,鹅卵石铺就的小径,清扫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院子里摆着一张木桌,桌上放着五书四经以及各类书籍。笔墨纸砚都是上好的,全是老祖宗那得来的。

    姚冬暖端坐在桌前,面前椅子上坐着的是今日来应征先生的中年文士。

    中年人摸着羊角胡须,居高临下的表情看着姚冬暖,一个奶娃娃还来考校自己,真是不知几两重的黄口小儿。

    “先生以往在何处任教?”姚冬暖有礼相询。

    “鄙人执教过很多书院,正所谓桃李满天下也。”先生得意的说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先生为何不在书院继续教书?”

    中年人打了一个顿,哈哈笑道:“鄙人不喜拘束,所以一直在游学中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回首看看他爹,就见姚文翔摇头晃脑的哼着小曲,看样子指望不上。

    他指着桌上的书:“先生精通哪些书本?”

    “那可多的数不过来。”文士瞅了瞅桌上的书:“四书五经当然是必须熟读的。”

    “四书五经里,先生最崇尚的是哪一本?”姚冬暖觉得先生的形象瞬间高大起来,他就尊重读书多的才子,因为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。

    文士想了想:“鄙人觉得道德经说的是最好的,道可道,非常道,名可名,非常名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听得傻住了。

    中年文士还以为是震住了他,轻蔑的看了他一眼,小娃娃也自己找先生,这些个公候世家子弟就是会玩儿。

    他在茶楼听到好多人说布告的事,仔细一打听原来是吉安侯府二爷想找个先生,要求才高八斗。这等好事他当然要来试试,自己虽说不上学富五车,至少也是博览群书啊。

    看吧,他就说来对了,自己一张嘴,这些个纨绔子弟还不得把自己供奉起来。

    姚冬暖试探的问:“先生可说的是四书五经?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指着那一摞书:“当然,道德经嘛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哈哈大笑:“你可以请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一愣,这是什么意思,请我进屋坐的意思吗?

    只听姚冬暖高声叫:“还有没有下一个,带上来,这位请出去。”

    姚文翔坐直了身子,感兴趣的对儿子说:“不行?那就再找,这么几日过去了,也没什么好师傅上门,咱们今日务必要找一个好的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听明白了,这是对自己不满意,他恨恨的站起身:“真是不识明珠,我到是要问问,小公子为何对我不满?你别因为不学无术听不懂抛书袋,就说我不行。”

    不鄙人了?

    姚冬暖摊摊手:“不学无术的不是我,而是阁下。”

    “简直是血口喷人!想我家三代儒士,如今被你这黄口小儿侮辱,你们侯府就是如此对待先生的吗?”他嗤笑一声,拍打拍打衣袖,作状走人。

    姚冬暖耸耸肩,“既然你在这给我装先生,那本少爷就不客气了,也来教导教导你这个大骗子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脸色一僵,不欲久留:“跟你无知小儿没法说,鄙人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。侯府不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便能走的。”姚冬暖小小年纪冷下脸来,也很能唬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莫非你们还能扣住我不成?”文士有些害怕了,自古民不与官斗,他只是想挣点银子,混个安逸所在,有错吗?

    姚冬暖摇头:“我不想干什么,我只是想教教你,日后再跑去给别人应征先生,就不会闹出笑话,被学生瞧不起。”

    文士一脸懵逼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姚冬暖站起身,倒背着手,模仿着大哥哥的模样:“没有学问却来当人先生,所谓误人子弟,是你一宗罪。儒家道家混为一谈,徒增笑料,是你二宗罪。我如此说你可是就明白了?”

    说完看着假先生还一脸懵懂,姚冬暖厌恶的叫了一声:“来人,撵出去!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让家丁踹了两脚,灰溜溜的被赶出了侯府。

    姚文翔小心翼翼的问儿子:“他说的哪里不对吗?”

    姚冬暖没有嘲笑爹爹,他知道自己的爹没有多大学问。作为从小被亲兄长光环照耀长大的人,老爹的存在就是衬托大伯的。

    “爹呀,我幸好没问他什么很深的问题,若是我也不知道,这次就能被他忽悠过去。道德经不属于四书五经,我问他在四书五经里最喜欢哪一篇,他竟然给我背了一句道德经。若是瞎了眼找了这样一位先生,那我将来是不是会成为大大的笑柄。”姚冬暖说完擦了擦额头,真的是后怕。

    姚文翔一拍桌子,大怒:“混蛋,岂有此理!”不行,他得找人教训一下那狗玩意儿。

    “那儿子,接下来怎么办,还看不看?”

    姚冬暖奇怪的看他爹:“当然看喽,只是最后选好了先生,要带去给大哥哥过一下目,我才放心。”

    姚文翔咧开大嘴笑:“还是我儿想的周到。”

    爷俩说的正热络,卢氏这时就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姚文翔看见她就不耐烦:“你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卢氏没理他,先打眼瞅一圈,嗯,陈氏那个贱人不在,算她还懂得避让。

    她施施然的抿着发髻走到姚冬暖面前,看着桌上的东西,忽的一笑:“我来看看选先生的,选的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起身恭敬的垂头:“母亲。”

    卢氏撇撇嘴勉强“嗯”了一声,看这笔墨纸砚都是好东西,一个庶子也配。但她不敢说什么,这可都是老侯爷两口子赏的。

    “还未选好。”姚冬暖跟她说明。

    卢氏啧啧了两声,还和真事似的,没选好。不就教一个小孩子,难不成还要挑皇家书院级别的先生。

    姚文翔忍不住问她:“你啥时候也对先生感兴趣了,我可跟你说好。这事你少插手。”

    卢氏走过来一拍他的肩膀:“说什么呢,我怎么就不能插手。老爷,我是来和你打个商量的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新鲜,卢氏啥时候会打商量了,姚文翔斜睨着他的发妻,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“老爷,你选先生也是为了孩子成才对不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不然你认为我选了先生来清扫院落啊。”姚文翔跟她说话就没好气。卢氏拂拂胸口,我不气,不生气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继续说:“既然这样,那等选好先生后,让怡儿也来一起学吧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嘴角一抽,姚春怡来和他一起上学,天哪,不要啊。

    姚文翔似是听到了儿子的心声,冷哼:“开什么玩笑!”

    “怎么是开玩笑呢。”卢氏俯身和他细说:“你看,霜落为什么能进宫?那是因为她进了起舞阁。为什么能进起舞阁,那是因为她考进了女学。怡儿也到了考学的年龄,若是找个好先生让她也能进女学,到时你脸上也有光彩不是。”

    姚文翔笑了:“怡儿还想考女学,你在逗我么?就除夕之夜的那水平,还不如人家春雨呢。”

    卢氏咬咬唇:“所以才让你找个好先生啊,本来孩子有那志向,你这当爹的就该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怎么支持,啊?冬暖找的先生是按照皇家书院标准来教,怡儿一个姑娘家学来何用?”姚文翔真的不是不愿意,而是他再混,也懂得因材施教这道理。

    卢氏想了想:“这样,你找到先生,让他分开教,教完春怡教冬暖,正好验证一下他的本事,一举两得。”

    姚文翔摸着下巴暗忖,倒也可行,不管怎么的至少堵住了这老娘们儿的嘴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了,你回去吧。”他赶人像赶苍蝇。

    卢氏见他又躺回长椅上,不由挥了挥拳,呸了一声就走出了偏院。以为老娘好稀罕么,贱人呆的地方。

    姚冬暖舒了一口气,至少爹爹没答应让他和姚春怡凑一起上课,不然他还真学不下去。

    家丁这时又带进来一位应征先生的,他拄着一支木拐,身量很高,一身干净的青色锦袍斯文又清爽。

    姚冬暖仔细观察他,发现他脸色极白,眉毛淡淡的,连嘴唇都没有几分血色,看上去身体不是很好。他唯一的亮点,就是眼眸很深幽,看上去是个二十几岁的青年书生。

    姚冬暖莫名的对他有好感,礼貌的站起身请他坐下:“先生,敢问是何方人士,为何来此应征先生,有什么当先生的经验,都请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青年微微一笑:“小可乃彭城人士,今年二十有一,一直在家乡私塾任教。去年秋季家乡闹了蝗灾,冬季闹粮荒,年前才不得已逃来京城寻找亲戚,寻找未果,一直在路边为人写写书信挣点口粮。看到贵府的告示,就想着小可虽不才,但还可以一试,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哦了一声:“先生身体不好?”

    他拍了拍腿:“逃难时摔到了腿,因为囊中羞涩,所以暂时将养着,任它自生自灭吧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皱起眉,好可怜的先生。听他说话真的是文绉绉,气质一看就是有底蕴的,和刚才那个装模作样的明显不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姚冬暖摆摆手:“先生此言差矣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怎么任它自生自灭,若是先生被我侯府留用,我自会请爹爹为先生治腿。”

    书生哈哈一笑:“小公子有为善之心,乃侯府之幸。但我这伤不碍事,休养月余就会痊愈,但还是谢谢小公子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点点头,又问:“先生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在下风淳。”

    “风先生,敢问诗书文画你最精通哪一项?”

    风淳扫了一眼桌上的笔墨纸砚,突然站起身,把木拐放在一边,一手拿起毛笔饱蘸浓墨,在摊开的纸上开始作画。

    不多会儿,画上出现的场景让姚冬暖咋舌,这这这,简直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风淳这一会功夫,就把小院给还原在了纸上,活灵活现,栩栩如生,就连躺在长椅上的姚文翔都入了画。

    这画工,称得上神乎其神,就这一手,皇家书院教画艺的先生都不一定比得上。

    姚冬暖挠挠头,可只会画画不行啊,考皇家书院好像没有画艺这一项哎。

    他正纠结着,风淳先生又蘸了一笔墨,略微沉吟一下,就在画旁又下笔写字。姚冬暖不由起身来到了先生身旁,看着他下笔就是一首诗,念出声:“霭霭二月初,新树叶成阴,动摇风景丽,盖覆庭院深。”

    诗配画,合情合景,画技娴熟,出口成诗。

    姚冬暖恭敬的抱拳:“先生才学,冬暖拜服。”

    风淳摇摇头:“这还称不上,小可也是在不停的学习之中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桌上的书,只有四书五经,不由问道:“小公子喜儒家之书?”

    姚冬暖不好意思的笑:“不是啦,我是摆出来问先生的。我还喜欢道家。”

    风淳点点头:“儒学经籍浩繁,汗牛充栋,要想一窥堂奥,殊属不易。小公子切忌多而杂,最好术业有专攻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风淳好像站的有点累,连忙坐下轻轻抚了抚:“风淳无理,实在是腿受不了,小公子见谅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连忙摆手:“先生自便。”

    风淳想了想,继续道:“既然公子也喜欢道家,那咱们就对上一对?”

    “甚好,正合吾意。”

    “持而盈之,不如其已。”

    “揣而锐之,不可常保。”姚冬暖轻松地应答。

    风淳一笑,继续:“何谓宠辱若惊。”

    姚冬暖接道:“宠为下,得之若惊,失之若惊,是谓宠辱若惊。”

    “何谓贵大换若身。”

    “吾所以有大患者,为唔有身。及吾无身,吾有何患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来一去,风淳越说越快,姚冬暖初始接的也很快,但随着先生越说越深,姚冬暖就想想再回,慢慢地有些卡壳。

    最后,姚冬暖深深地一揖:“学生甘拜下风。你这位先生,我认了。”

    风淳站起身回礼,被姚冬暖扶着坐下。

    他回身扬声道:“爹,我找到先生了,您可以撤回发出的告示,我的先生叫风淳。”

    姚文翔早被二人满嘴的书包给绕晕了,原谅他,他一点都没听懂。

    他从长椅上爬起来:“找到就好,你可认准了,还用不用你大哥哥来过过目?”

    姚冬暖笑得很灿烂:“不用了,大哥哥一定也会很满意我的先生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猜猜他是谁,哈哈哈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