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17章 竹篮打水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17章 竹篮打水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安怀此话一出,长辈们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安平站起来,忍不住责备弟弟:“你怎么回来不说?”

    伯府世子可真冤枉死了,他的大姐要是不多事,哪里会有这许多情况,现在倒来怪自己。

    姚天祁觉得表兄甚是可怜,就出声道:“表姐,她们走的时候已经无碍,只是想回府换衣服,才兵分两路的。”

    安平“哦”了一声,这才放下心来,天祁表弟既然说了话,那就是很靠谱的。

    安怀给了表弟一个感激的眼神,这才是实在亲戚啊,那些拐弯子的亲戚就是不行。

    周彩儿的娘不乐意了:“我家彩儿怎就无碍?真的无碍,她能回去就哭个不停?子任,你来帮姑姑说道说道。”

    魏子任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能问大舅子:“阿怀,听姑姑这么说,彩儿可是受了什么委屈?”

    安怀苦笑:“姐夫,我们乘坐画舫游湖,游完后归来,都到了岸边时她才落水,而且第一时间就被救起,我可不知道她觉得哪里委屈。当然,女孩子可能觉得落了水本身就是一种委屈?”

    周夫人生气,合着听伯府世子的话,是我们家彩儿娇气喽。

    魏子任点点头,有道理,他接着问:“我刚听你说。是因为和我妹妹撞了才掉下湖,是怎么个状况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因为她们表姐妹一艘画舫,我当先下船接应她们。魏家妹妹和她表妹都想下,但不知为什么两个人就撞了一下,周家表妹没抓好,就落了水。”安怀想着当时的情景,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魏子任听明白了,笑着对姑姑道:“这都是误会,小姑娘在船上手忙脚乱的,撞在一起实属正常。彩儿妹妹可能觉得面子抹不开,姑姑劝说一番就是,等我回去,一定骂子萱一顿。”

    周夫人岂能容他一句误会就带过,不然她不是白来了。

    “子任啊,姑姑知道你说的可能都对,但你表妹哭的那么悲伤,姑姑的心真是……”她擦了擦眼睛,“我也跟着难过。”

    伯夫人过来搀她坐下,讲开了就好,就没自己儿子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我问彩儿,是谁把她救上来的,她也不说;问她可有什么失仪的事,她还不说,只是摇头哭。我问子萱,子萱就说,失不失仪她不懂,反正好几个男人看见了。”周夫人拉着伯夫人掉眼泪。

    这话说得,真太可恨了。霜落拉拉大哥,皱着眉摇头,示意他别再插手,有魏子任在。

    果然魏子任生气的囧起了眉头,妹妹这话有点火上浇油,而且还有幸灾乐祸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姑姑,别听子萱瞎扯,彩儿是小姑娘脸皮薄才哭,明天就好了。您可用了午膳,侄儿送您回去。”

    周夫人猛地一摆手:“我怎么能吃得下。我过来就是想问一下,当时彩儿是谁救上来的,都有哪些人在,姚天祁又是哪一位公子?”

    一连串问题问的魏子任莫可奈何,他也不知道,只好再次看向大舅子。

    安怀有些烦,平时母亲教诲他要当谦谦公子,他铭记在心也是这么做的,可如今遇到这种勾勾缠的人,实在不想再君子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耷:“这位伯母,您女儿自己不小心落水,我兄弟和船家一起救上她来后,当时就都回避了,只剩下我表妹和她表姐,全是女孩子。如今,我不清楚您找上门来是为何?”

    周夫人噎了一下,“你兄弟就是姚天祁,是他救的彩儿吗?”

    周彩儿回家哭着给母亲讲了原委,但没提三皇子,只说了落水之事,说是姚天祁体谅自己,让人送她回来。

    周夫人捉住了重点,姚天祁就是安平的表弟,吉安侯府的大少爷,将来是要袭爵的。他如此护着女儿,看女儿的意思是相中了,那她就要来试一试,自己身份不低,今日亲戚都在场,说不定就碍在面子上同意了呢?

    安鑫拍着胸口站起来:“是我救的人,和我表哥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安氏一直在一边冷眼看着,和她无关的事她不会多管,嫂子就能全权办理。可如今她一听话头,就猜出了周夫人来意,都是千年媳妇熬出来的,给她玩什么心眼子。

    安氏这时懒懒的靠着老夫人,微微一笑:“夫人说错了,我们家天祁可不会水。”

    周夫人愣愣的看着风韵犹存的安氏,看上去她比自己年轻的多,原来这就是吉安侯府世子夫人,姚天祁的娘。

    她突然词穷,不知说啥好,只是看着安鑫出神。

    被提到名字的姚天祁则错愕的和妹妹对望,关我什么事?

    霜落蹭蹭小鼻尖,想笑。幸好当时三皇子把哥哥拉走了,不然还真说不清。

    她猜想,周彩儿是看上大哥了,所以可能跟她娘亲提了下。大人的世界总是尔虞我诈的,诈就诈到,诈不到也没啥损失。

    不过,那小姐眼力挺好,自己大哥本就很优秀。但若是让她挑嫂子的话,周彩儿还配不上。

    不说家世要多好,至少要为人平和、雍容、大度。本以为是环境造就她那样子,如今看到她娘亲,霜落就明白了这明明是遗传使然嘛。

    周夫人看着安鑫,他说是他救的,十四岁的少年还没长开,连毛都没长齐的样子,她有些嫌弃。但彩儿的婚事是个问题,她不想把彩儿嫁到丈夫当差的地方,还是留在京城才有出路。

    “伯夫人,你也是有女儿的人,安平嫁给我们子任,可谓郎才女貌。这次彩儿自觉名誉受损,在家哭的厉害,你看……”周夫人退而求其次,没鱼虾也好啊。

    伯夫人总算明白了,感情这周家夫人就是来碰瓷的。她看了自家闺女一眼,发现安平在发呆,好像是后悔带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闲适的一笑,不赞同的说:“夫人此言差矣,咱们京城还没那么不开化。若是依夫人之言,那是先救命还是先维护面子呢,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周夫人被堵的无法反驳,她能说维护面子?那岂不是就等于让女儿出事。

    “再者,你说的名誉受损,那都是众口铄金。若无人说道,何来的风言风语?”

    伯夫人言下之意,就是本来无事,都是你自己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周夫人说不过她,却不想放弃。她眼珠转了转,大人说不通,那就直接和孩子说道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安平的二弟吧?”她改问安鑫。

    安鑫啊了一声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魏子任轻咳,姑姑是来做什么的,他现在总算搞清楚了。他觉得面上火辣辣的,丢人丢到了岳父家,这可怎好。

    看向妻子,却发现妻子幽怨的瞪着自己,他讨好的笑了笑,算是安抚她。幸好还是表妹,要是自家妹妹,那就真是打脸了。

    周夫人热情的问:“今年多大了啊,叫什么?”

    安鑫看看自己娘亲,发现她只是脸色不好,倒没啥不乐意的,就开口回答:“我是安鑫,转过年就十五了。”

    周夫人抚掌:“我们家彩儿转过年十四,这可不真是巧了吗。”

    安鑫呵呵两声,不觉得。

    忠义伯这时皱着眉说:“阿君,你带周夫人去偏厅,爹娘都还未用完午膳,妹妹一家也都在,可别怠慢了周夫人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**裸的赶人了。

    伯夫人正有此意,碍于女婿面子不好张嘴。丈夫发了话,她正好顺坡下驴。

    “来,夫人咱们去坐下喝着茶慢慢聊。”

    周夫人竟然点点头:“也好,叫上安鑫,我看这孩子真厚道,怎么说也是我家彩儿的救命恩人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她应该是攀不上了,虽然真的是一表人才,当自己女婿是再合意不过。但人家不但没插手救人,而且似乎瞧不上彩儿。

    罢罢,谁让自己如今虎落平阳呢,论以前的魏家大小姐,谁敢怠慢来着。

    “鑫儿就不必来了,他还未吃好。而且,不是还有船家也下水救人了?夫人自不必耿耿于怀,都是子任的家人,说什么救命不救命的。”伯夫人轻松的就挡了回去,让周夫人再也说不出别的。

    若论起来,难道还去找那船家来为周彩儿负责吗?

    周夫人这一趟算是白来了,她想的太简单,而且思想还活在以前她生活的京城中。那时候女儿家的名誉确是比命都重,被男人抱了,就得嫁给人家那种。

    她见实在无望,也不聊了,直接告辞。今儿豁出脸面来都没达成心意,让她很是颓丧。魏子任和安平也跟她一起,他们得回去看看,怕姑姑回去后再闹。

    送走了女儿女婿,好不容易凑在一起的家宴,就这么被打断了。忠义伯摇摇头叹道:“魏国公家的女儿,如今怎么变成这样?”

    伯夫人倒是心有戚戚焉:“也是为了子女操碎了心,不过这都是她自己作的。”那时候随便在京城找一个,也不至于混成这般田地,只能说,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

    老夫人这时候颤巍巍的说了话,威严的教训所有的孩子们:“看到没,这就是个经验,你们都记好了。女孩儿家要自尊自爱,男孩儿家要君子守礼,今儿你们做的很好,祖母很欣慰。遇到事情,救人还是得救,但一定注意别让人挑出理来。”

    霜落四人恭谨的应声答是,外祖母说的对。今日之事本来没啥,翻过去就翻过去了,周彩儿的娘拿过来当引子,首先就落了下乘,即使她成功了,那周彩儿以后就要被婆家看不起一辈子。

    周夫人和侄子小两口乘坐了一辆马车,魏子任隐忍的看着姑姑:“姑母,到底彩儿跟你说什么了,怎么就找了过去?”

    她支支吾吾的说:“就说掉下湖,没脸见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就找上我岳父门去,可知让我多难堪。”

    周夫人瞪眼:“你表妹受了委屈,我不出头还指望谁替她出头,你吗?”

    魏子任叹道:“可您这样其实更让表妹难做人,本来是救命之事,让您这么一说,倒成了她倒打一耙。”

    周夫人眼睛一红: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魏子任看看不说话的妻子,咬牙道:“我帮彩儿相看相看,同僚中还是有不错的人选的。姑母,彩儿转过年才十四,您也不用这么着急。”

    周夫人不语,她能不急嘛,一年才回来一次,还要受着嫂子的冷眼。爹娘在还好,若是一个不好,老国公两口子不在了,她在国公府就彻底成了外人。

    她能倚仗的,说白了不就是国公府这个名头吗。

    一回到国公府,魏子任就被国公夫人叫了过去。他以为是为了表妹之事,没想到是为了自家妹妹。

    国公夫人四个孩子,老大被封为了世子,老二子任年轻有为,大女儿业已嫁了人,所以最操心的就是幺女魏子萱了。

    魏子任进了娘亲的厢房,妹妹魏子萱也在,百无聊赖的在玩着手指。

    一见儿子进来,她笑着招手:“今日安平身子可好?亲家听到了好消息是不是很高兴?”

    魏子任走到母亲身边坐下,笑着回答:“很好,岳父岳母以及老祖宗们都高兴坏了。”

    国公府人满意的颔首,看了女儿一眼,话题一变:“子任啊,你和昭王府世子熟不熟?”

    魏子任沉吟的想了想:“不太熟,他年龄小,我说不上话。皇家人里,倒是二皇子我能说上几句。”

    魏子萱眼睛一亮,二皇子耶。三皇子和云世子关系那么好,那二皇子想必也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对娘亲说:“他们是堂兄弟呢。”

    国公夫人瞪她,示意她别多话。魏子萱撇撇嘴,嘟着的嘴唇能挂一瓶醋。

    魏子任不明白怎么牵扯上了传说中的云世子,看他娘和妹妹神神秘秘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,云世子有哪里不妥?”对于这个人,他有所耳闻,据说命硬,克死了父母,才得到的世子之位。

    国公夫人微微一笑:“没有不妥,只是你妹妹说今日游湖看见他了,而且还有三皇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他们俩竟然有此雅兴也去游湖,倒真是不多见。怎么,和你们打招呼了?”他转而问魏子萱。

    魏子萱得意的扬扬下巴:“那可不,咱们国公府也是有脸面的。”

    魏子任没接这茬,只是点点头:“听闻最近三皇子和云世子走得近,原来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子任和三皇子关系如何?”

    “点头之交罢了,三皇子萧琛一般不结交人。”不像二皇子,几乎所有世家子他都相熟。

    国公夫人沉吟半响:“那子任问一下二皇子,昭王府世子可有婚配。”

    魏子任惊呆了,这如何使得。

    “娘怎么关心起这个?”人家世子婚不婚配,和我们国公府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    “唉,咱们国公府门第也不算低,你妹妹转眼也及笄了,我早就在给萱儿相看,无奈没有什么好人选。人才好的,家世太低,配不上咱们府第;家世相当的,要么是姻亲,要么早有婚配;再不然就是人品不好,你妹妹看不上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想让女儿相看的是吉安侯府姚天祁,可今天这一去,萱儿就认准了云世子。

    魏子任总算了然娘亲的意思,这是子萱看上人家了。妹妹一贯眼高手低,他其实早就了解。

    他苦笑着摇头:“你们想的太简单了,昭王府世子的婚事,连他自己都做不了主。”

    皇家子弟,是要皇上赐婚的。

    国公府夫人点头,这点她知道:“娘自然晓得,所以才让你找二皇子试探一下云世子的口风。若是世子想结交咱们国公府,他自然会同意。到时,只要他去皇上跟前求个恩典,不就成了嘛。”

    魏子萱喜滋滋的听着,幻想一下将来云世子为了自己去求赐婚,那该是何等的荣耀。

    魏子任忍不住打量一下自己妹妹,他可不认为云世子能看得上,但他不敢这么说。

    他起身打了个哈哈:“没别的事,那我先走了,姑姑那里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国公夫人撇撇嘴:“她那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魏子萱一脸坏笑的问:“二哥,姑姑去你岳母那里闹了没?”

    魏子任训斥她:“看你像什么样子,那是你表妹,怎么能如此看笑话。”

    魏子萱不服气:“是她自己想攀高枝,管我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国公夫人忍不住插言:“她想攀谁?”

    “侯府的姚天祁呗。”魏子萱早就看出来,周彩儿看姚天祁的目光不一般,小脸红的哟。

    国公夫人眉毛倒竖:“她倒挺有眼光。”那可是她看中的人,没想到自己女儿瞧不上,姑太太家的女儿却和自己有志一同。

    魏子任把事情连贯了起来,总算全部清晰了:今天的事情,都是自己家这帮女人搞出来的。姑姑今日去岳母家,合着是想找天祁表弟,没想到人家自始至终就没掺和进来,平白弄得脸上没光。

    他暗暗叹息,这一帮子都是自己亲人,自己能怎么办呢,没办法。

    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,姑姑带着周彩儿还是回了她们的家。但魏子任答应了姑姑,一定会找到合适的人把彩儿给娶到京城来。

    至于母亲说的萧停云,他自认没那本事,就选择性失忆了,若有一天母亲问起,他就说人家不愿意。

    当日,姚文远来伯府接妻子的时候,一家子早就忘却了这件插曲。一家四口和乐的坐上了一驾大马车,听爹爹说他喝酒时听到的趣事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老二贴出了布告,要给姚冬暖公开征求先生?”世子夫人安氏惊讶的张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平地惊雷,这不是自找着家宅不合吗。万一卢氏知道,还不得吵破天啊。

    姚文远的脸被酒拿的有些微红,他把头歪在妻子肩上,酒劲儿上来想睡觉。兄妹俩视而不见,对爹娘不分场合的秀恩爱早已无感。

    霜落更是知道,若是在他们兄妹和娘亲之间挑一个留下,她爹是连想都不用想的直接挑选娘亲的。

    “老二难得有血性一回,我这大哥倒是支持他。冬暖是个好孩子,是该栽培一下,找个好先生无可厚非。将来他有了出息,也是天祁的臂膀,是咱们侯府的福气。”姚文远闭着眼说。

    姚天祁点头:“现在好先生不多,几乎都在书院里藏着,也不知二叔能找到吗。要不然,我给他介绍一位,我们书院先生的先生,赋闲在家正好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安氏打断他:“你可别,儿子。你想让你娘天天听你二婶来永和院这哭诉吗?”

    姚天祁试想起那场景,不由笑了。也对,那是给娘亲找不痛快。只不过可惜了冬暖弟弟,名分上已然是庶出,若是再得不到好教导,就白瞎了那机灵劲儿。

    姚霜落想起自己找的景风先生,笑着开解他们:“其实,你们不用担心,高手在民间,也许二叔就能找到一位隐姓埋名的好先生呢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终于圆过来了,话语千千万,我写的着急啊,无奈手速跟不上,好歹写到了关键地方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