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16章 横生枝节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16章 横生枝节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出了这么一档子插曲,众人也没心情再游湖了,反正也算是游了一半,聊胜于无。

    魏子萱本来还在害怕,可这么混乱的场面,被萧停云的人三下五除二的就摆平,心里的爱慕更是蹭蹭蹭的长了一个度。

    她想着,到底该怎么样才能让云世子看自己一眼呢。

    萧琛在大船上冲安怀喊:“一会儿岸上说话,这里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安怀颔首,也不过问那俩女人的意见,直接对船家说:“回转!”

    于是两艘画舫一前一后的向着来时路划去。不多会儿功夫,豪华大舫就到得岸边。

    支上踏板,三皇子当先走过去,安鑫蹦跳着也下了船,姚天祁看看霜落,低声对她说:“你跟着我,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霜落抓住哥哥的衣袖,一点都不害怕,还很兴奋:“好。”

    于是兄妹二人前面走,萧停云就又护在了霜落身后。

    等他们都到了地面,安怀的小画舫才驶到岸边,魏子萱嫌弃的撇撇嘴,早知如此,当初就答应和姚霜落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船家也支上了踏板,不比不知道,就连踏板都比人家的窄一半,看上去就那么危险。

    安怀当先走过去,再回过头来接那俩表姐妹,岸上的人则都站在一边观望。

    魏子萱抬眼看萧停云,发现他倒背着手看着湖水,虽然带着一股子生人勿进的疏离,但真的越看越有味道。

    她看呆了,刚想上前一步,没想到周彩儿也想下船,两个人撞了一下,她伸手一抓就抓住了船上的围栏,周彩儿却没这么好运,左右摇摆没站稳,“啊”的尖叫一声,就掉进了湖水之中。

    这个变故吓了众人一跳,周彩儿不会水,在水里扑腾,叫着救命。

    安怀不会游水,连忙让船家下水救人,周彩儿在水里摇头:“不要他们救……”说完就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草啊,这个时候还知道挑人,安怀无奈之下回头找弟弟,他知道安鑫会凫水,虽然不是多么精通,但在船家帮忙之下,救个人没问题。

    安鑫不想下水,多冷啊,再说这个女人他不认识,不想救。却被大哥一把拽了过来,作势欲踢,他才忙不迭的向着周彩儿掉的地方扎下去。

    船家也跳了下去,在自己负责的地方出了事,不好兜。

    魏子萱吓傻了,站在船上望着湖水,若是表妹有个三长两短,回去怎么和姑姑交代。只是这个时候无人理会她。

    萧停云对萧琛说:“走吧,回避一下。”越是这种家族的子弟越是知道闺誉的厉害,别到时被缠上。

    萧琛拉了姚天祁一起,三个人竟然真的走去了一边,去马车那边等。反正有船家在,应该没大事。

    霜落看向魏子萱,真不知这俩姐妹是在干嘛,都到岸边了,还能来这一出。不过见她吓得不成样子,霜落摇摇头叹息一声,低头找寻安鑫的身影。

    好在安鑫还真有两把刷子,一会儿就见他和船家一起拖着周彩儿游了上来。

    安怀和霜落齐动手,把周彩儿拉到岸上,发现她人事不知,不知道是喝了水,还是吓得。

    安怀束手无策,霜落一撩长发,把周彩儿的头弄偏了,然后伸出手在周彩儿胸前按压,周彩儿哇的一声就吐了好几口水,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还好管用,霜落对着她微笑。

    周彩儿醒过神后,突然就伸手抱紧自己,只因一沾水衣料全都裹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霜落抬眼找魏子萱,发现她竟然还在船上没下来,不由冷声道:“你,把外衣脱下来。”

    魏子萱今日穿的是对襟小袄加曳地长裙,外面罩一件绣花褙子,脱了褙子,照样还是大方的一身。

    魏子萱不自觉的呛声:“我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

    霜落拉起大表哥,反正周彩儿已无碍,脱不脱的随她。二人去了安鑫身边,安鑫正甩着头发,真特娘的冷。

    安怀二话不说脱下了自己的外衣给弟弟披上。

    霜落催他们:“上马车,咱们回家,二表哥需要热姜汤。”

    于是三人也不再理会那表姐妹,去了自家的马车旁。

    船家抹了一把脸上的水,不耐的冲船上的人喊:“大姑娘,你该下来了,俺们还要收船。”

    周彩儿也已经坐直身子,一脸委屈的叫了一声:“表姐,我想回家。”说完就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魏子萱咬咬牙,横了一条心就从踏板上走了过来,跳到地上时才有了安全感。

    她看着表妹冻得瑟瑟发抖,没办法,只好把自己的褙子脱给了她,然后二人相携也去了马车处。

    萧停云站在闪电跟前,摸着爱马的那撮毛,和萧琛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。

    萧琛问:“那帮子杂碎怎么处理的?”

    “京城府衙也该干点正事了。”萧停云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倒是。”萧琛也冷哼,一个个作威作福,都不干人事。

    萧停云想了想:“一会儿咱们跑一趟,压一下。”不然,那帮子纨绔子弟,递上点子银钱就放出来了。

    萧琛感兴趣的使劲拍他肩膀:“正合我意。”却被萧停云无情的拍掉。

    临别前,萧停云牵着闪电来到霜落跟前:“上元节那天就这么说定了,到时我去接你……们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把妹妹拽到身后:“我们会自己去‘一杯无’的,不劳世子大驾。”

    萧琛贼兮兮的在一边笑,看吧,傻小子,这就是得罪人家大哥的好处。

    但该出手时就出手,才是天凌好堂兄。萧琛也牵着追月踢踢踏踏的过来,“天祁啊,咱们在画舫上不是都说好了吗,都是朋友,你就不要拘泥于什么世子、皇子这些不重要的名头了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被说的有些懵,他只是答应带妹妹去帮她赢那盏灯,没记得答应要和他们一起去吧。

    萧琛不容他拒绝,摆摆手:“我们可走了,还要处理那帮渣渣。咱们就这么说准喽,那天侯府门口见。”

    二人翻身上马,萧停云打马前深深看了一眼霜落,却见霜落一脸好奇的盯着闪电看,不由笑了:“下次带你骑,闪电很乖。”

    “闪电?真形象。”霜落唯一不会的,大概就是骑马了。

    萧琛不乐意了:“我的追月才真乖好不好?霜落,你别被闪电乖巧的外表给骗了,这家伙脾气大着呢,随主人……”还没说完,萧停云俯身在追月屁股上拍了一记,追月以为主人要它快走,立刻撒欢的向前奔跑。

    萧琛吓了一跳,连忙抓紧缰绳,还不忘回头骂了一句:“我靠啊,萧停云你个混蛋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得意的挑挑眉,对霜落抛下一句:“走了。”就潇洒地打马追上去。

    姚天祁不悦的冷哼,目送着二人的背影。远处传来萧琛和萧停云的斗嘴声,当然,大都是萧琛的声音。

    霜落笑吟吟的挽住哥哥的手臂:“皇家也有真朋友呢,三殿下和云世子感情很好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就算再不喜欢萧停云,也不得不赞同这点。其实说起来,萧停云这人讨厌归讨厌,骄傲归骄傲,但人品还真没什么大说处。

    安怀和安鑫在一边商量着回家怎么说,二人愁眉苦脸的,要不是怕大姐回去后难做,他们至于这么难受吗。

    霜落看着那对表姐妹走过来上了马车,问她们:“你们是回伯府还是直接回国公府?”

    周彩儿含着泪,抽噎了一下:“我想回国公府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魏子萱虽然脸色不好,但看她的意思也是同意的。

    霜落对安怀说:“大表哥,你护送她们回国公府,我与哥哥和二表哥回伯府换衣服,这样好吗?”

    安怀想了想,这样也行,就怕这俩女人回去后乱说话,弄得姐姐里外不是人。不过也不怕,三殿下和昭王府世子都在,当时的情形也与众人无关,到时直说就是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回去?”他担忧的看着霜落,这么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,以前的表妹可不会做,所以对现在的霜落他很关心。

    姚天祁这时发话:“我与霜儿共骑,不要紧。表兄快走吧,莫让姑娘家着了凉。”

    车里的周彩儿听到姚天祁的话,心里升起一股暖流。侯府的这位公子真是一位温柔和善的人,比那皇家人有人情味多了。

    她想起萧琛冷下脸说她大胆时的样子,就忍不住发抖。明明和风细雨,刹那间就会变成暴风骤雨,皇家人真的好可怕,与那种人在一起,无异于与虎谋皮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冷脸世子,周彩儿不想再看他第二眼,晚上要做噩梦的。

    安怀护送着马车走了,霜落松了一口气。她不是为她们好,而是实在不想和她们面对。一个楚楚可怜的小白花表妹,加上一个莫名带有敌意的仙人掌表姐,霜落可不想亏待自己。

    姚天祁正欲扶妹妹上马,就听马车轱辘声碾压着青石子路面,朝他们的方向驶过来。

    霜落望过去,大眼睛一亮:“是萧声。”

    萧声亲自赶着马车,脸带笑容心情很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姐,世子派我来问问你们有什么需要。”他脱口就想喊出小仙女三字,及时刹住了车,变成了小姐。

    霜落好奇地问:“你不是早就带那些人去衙门了?”

    萧声摆摆手:“我没去,那种小事还用不到我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睨过来,怎么主子傲娇,带的下面的人也这么狂妄呢。还小事,那种事一般人也干不来好不好。

    但不得不说,这辆马车来的真是时候,他骑马勉强还可以,带着妹妹的话有些没把握。

    “那谢谢你家世子和萧声小公子了。”霜落开心的应了下来,今日的装扮也不适合骑马,美貌如她,还是坐马车比较优雅。

    萧声开心的摇摇手,不知说啥。这小姐脾气真好啊,以后的幸福生活就靠着她了,世子的冷脸真心可怕,而且他希望看见世子天天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回到伯府,兄妹二人进了主屋,发现一屋子人喜气洋洋的。伯夫人笑的合不拢嘴,女儿嫁过去快两年,终于有了身孕,真是苍天保佑。

    见他们回来了,竟然没在第一时间发现俩儿子都不在,她冲他们招手:“天祁,霜儿,来来,舅母发给你们红封,今儿高兴,你们可是福星!”

    霜落看着表姐羞答答的坐在一边,魏子任温柔的笑看着她,就知道大人们都知道了好消息,一定已经讨论半天了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坐在舅母身边:“什么好消息?”

    伯夫人拉着霜落的手:“你表姐六个月后就能为你添一个小外甥,或者小外甥女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很给面子的笑:“那敢情好,咱们两家都没有小娃娃,一点都不好玩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,还是娃娃好,家里有孩子才喜庆。”以前这话不敢说,现在终于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安平看看门口,奇怪的问:“霜儿,怎么不见你表兄,还有我那俩妹妹?”

    霜落敛住笑:“大表兄送她们回国公府了。”她不知该不该实话实说,就看了看大哥,一脸为难。

    姚天祁对着她摇摇头,还是等他们自己回去说吧,当着长辈,会让表姐夫难堪。

    安平有些惊讶,转而问魏子任:“她们怎么先回去了?”

    魏子任不关心那些:“回去就回去呗,可能觉得来叨扰这么久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伯夫人笑:“你这孩子说什么话呢,什么叫叨扰,你的妹妹就是咱们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魏子任受用的附和道:“岳母说的是,小婿说错了。”

    安鑫让下人弄了一桶热水,舒服地泡了一个澡,这才换好衣服过来。他听霜落的,喝了满满一大碗姜汤,终于觉得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过来后挨着姚天祁坐,也是绝口不提湖边的事,只是缠着表兄问书院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多会儿,安怀送完人回了府,擦擦额头的汗。他暗暗提醒自己,找准没人的功夫给姐姐提个醒。

    伯夫人见人全后,起身给老伯爷夫妇奏请:“爹娘,咱们要不也开席,差不多午膳时候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该开了,平儿可是双身子的人,可别饿着她。”老伯夫人慈眉善目的,她早已不管府里事,有个能干的儿媳妇是她的命好。

    安平笑嘻嘻的撒娇:“谢祖母挂怀。”

    一屋子和和睦睦的,齐齐转移阵脚去饭厅用饭。

    霜落见舅母张罗了一桌子好吃的,不由把头倚在舅母肩膀上:“舅母最好。”

    伯夫人开心的摸摸她的头,安平吃味的说:“霜儿,我跟你说,自从我嫁人了,我娘就只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失笑,安氏都笑着摇了摇头,这个侄女大大咧咧的啥都说。

    伯夫人笑骂道:“你个丫头,有子任在,我有什么好不放心你的。家里就那俩臭小子,我当然更喜欢讨人喜的霜儿了。”

    安怀和安鑫对视一眼,莫名躺枪好无辜。

    一大家子围坐在一起,热热闹闹的吃初二回门饭。正吃着,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,大家齐齐停箸支耳细听。

    伯夫人皱皱眉,“你们用,我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忠义伯冷声道:“去看看也好,这成什么样子,吵吵闹闹。问管家是怎么回事,咱们伯府什么时候成市井了?”

    管家这时候也很可怜,他正被一位打扮的如暴发户一样贵气的夫人咄咄相逼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们需要给主子秉明,您才能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你们家主子惹了事,你要是报信,他们跑了怎么办?”这位夫人掐着腰,一脸不好惹的泼妇样。

    管家:“……”跑了这也是主子的家。

    跟她理论不通,见她还是硬闯,再不来硬的,就闯到了饭厅了。

    管家正想有所动作,就听自家伯夫人斥责道:“怎么回事,不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?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那位夫人一看来了主子,把管家一推,就跑了过来:“你是伯夫人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你是哪位,为何硬闯我伯府?”伯夫人有些不悦,这位夫人的所作所为实在缺乏教养,但她家教使然,却不能口出恶言。

    “我是国公府的姑太太,魏子任是我侄子,我夫君姓周。”原来这是周彩儿的娘亲,以前国公府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了姓周的以后,竟然混成这般田地。看她满头翠羽,估计把家里值钱的都插了上去,生怕被人知道她家底不厚,反而更落了下乘。

    伯夫人表情一缓,原来是姑爷的亲姑姑,那也算是亲家。不过硬闯进来,就不知所为何事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周夫人。不知夫人闯进来,是找子任吗?”伯夫人问她,见她不像是来友好的,所以也不急着邀请她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找姚天祁!”周夫人下巴一扬,眉毛一挑,大有你不把人叫出来,我就和你没完的劲头。

    “你找天祁作甚,你家女儿已经被我儿子平安送回去了。”伯夫人很是不喜她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平安?哈哈哈哈,笑话。”周夫人冷笑道:“若是你把女儿掉进湖算作平安的话,我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伯夫人愣住:“掉进湖?谁,你女儿?”

    周夫人一脸沉痛:“要不是我女儿出事,我能就这么冲进来?我们周家虽然不是大官门户,但彩儿也是备受宠爱长大的,今日她陪表嫂回娘家,也是为了让她给表姐做个伴。谁成想,好好的闺女来了,换回一个落汤鸡回去!我这心,疼啊。”

    伯夫人被这消息打了一个措手不及。俩儿子外带外甥和外甥女,没一个漏口风说这事啊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魏子任站起身,对安平说:“听声音像是姑姑,我出去看看,你慢慢吃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句话,姚天祁和霜落不由对视,安怀和安鑫也变了脸色。不是刚送回去吗,怎么周彩儿的娘就找上门来,莫非是周彩儿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此事非同小可,伯夫人带着周夫人朝饭厅走来,和魏子任迎了一个对脸。

    “姑母,你怎么来了?萱儿和彩儿可是回府了?”魏子任没想到还真是姑姑。忍不住开口问。

    周夫人冷哼一声:“你这个表兄还真是好,表妹被欺负成那般模样,你竟然还待的下去。”

    魏子任被怼的错愕万分,这是怎么说的。

    伯夫人看闹得不好看,招呼他们进去:“屋里说。万事都能说的分明,夫人就先不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齐齐走进去,霜落等人已经放下了竹筷,因为吃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伯夫人严肃的叫安怀:“怀儿,你来说,你们游湖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安怀站起身,认命的叹了一口气:“本来没事,我们要回来时,魏家妹妹和周家表妹在画舫上撞了一下,周表妹落水了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